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金丹天醫
金丹天醫 連載中

金丹天醫

來源:google 作者:和平鴿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周天 奇幻玄幻 趙慶龍

周天不過就是一名普普通通的實習醫生,他的生活向來平凡無波,可誰知因為小人的算計使展開

《金丹天醫》章節試讀:

副院長辦公室。
趙慶龍紅光滿面的走進來,兒子趙子昂緊張兮兮地站在角落。
「爸,我……」 看見兒子如此不堪大用,趙慶龍恨鐵不成鋼的瞪了一眼。
趕忙將辦公室的門插上,扭頭戳着趙子昂的額頭。
「記住,不管誰問,我們都一口咬定,就是周天做的手術,你什麼都不知道。」
趙子昂吱吱嗚嗚,老爸剛幫自己解決麻煩,這又攤上一樁人命官司,如果被老爸知道,估計又得罵他,仔細想想還是把想說的話硬生生給咽了回去。
然而就在這時,有人砰砰砰的敲門,聲音之大,震耳欲聾。
「誰啊,家裡死人了?」
趙慶龍氣的破口大罵,打開門,敲門的人是王醫生,也是趙慶龍最忠誠的狗腿子。
王醫生氣喘吁吁,一臉焦急的說道: 「不不不好了,出大事了!」
「誰出事了?」
趙慶龍也有些急不可耐。
「剛剛電話通知,開國公正要被送來咱們醫院,心臟衰竭,生命垂危。」
「開國公?」
趙慶龍只感覺心驚肉跳。
這位可是德高望重,國之重器。
整個江城誰不知道,就在前幾天,退休的開國公來江城度假,來的時候可是鑼鼓喧天,人盡皆知。
他如果有個三長兩短,整個江城都會跟着遭殃,面對這樣身份背景的患者,趙慶龍可不敢有一丁點的馬虎大意。
…… 與此同時。
周天先將老人的屍體送去太平間,坐在走廊的長椅上,雙手拂面,不知未來該何去何從。
先不說腦袋中多出來的,不屬於他的記憶,以及高深莫測,神秘的道法仙術是怎麼回事。
就說今天接連兩次攤上重大醫療事故,他的前途算是徹底毀了。
「周天,你沒事吧?」
付媛媛坐在周天身邊,柔聲安慰道: 「不是你的錯,你就別自責了。」
其實周天並沒有太多自責的情緒,現在他的大腦很混亂。
兩世為人的記憶不斷重疊,一個是他的,另一個是陳天生的傳奇一生。
仙風道骨的他,能呼風喚雨,趨吉避凶,能救人生死,起死回生,他簡直就是個縱橫捭闔的絕世奇才。
這和周天的思維有很大的衝突。
周天是個孤兒,從小在孤兒院長大,因為撿到他的時候是星期天,所以孤兒院的劉媽媽,就給他起了周天這個名字。
從小到大的25年,周天一直很低調,性格中還有些懦弱與自卑。
他一直很有自知之明,他就是個無依無靠、沒人要的棄嬰,成長至今,很多時候都不敢爭取自己應有的權利。
直到今天,兩世記憶的重疊在不斷發生衝突。
他也才知道,不爭,錯的究竟有多離譜。
「這位患者到底是誰,什麼身份?」
周天迷茫中隨口一問。
付媛媛想了想說道: 「他就是一乞丐,沒身份,所以趙子昂才敢胡來的。」
周天勃然大怒,「就算是乞丐,他也是一條人命!」
可就在這時。
急診大門口人聲鼎沸,循聲望去,就見幾個黑衣西裝男,正推着平車一邊跑一邊急切大喊。
「醫生,快來人幫忙救人,醫生呢,通知你們院長過來!」
這些人很急躁,面色冷峻,眼神中還帶着常人不易察覺的殺氣。
周天只看一眼就認出,這些人都是行伍出身,而且每一個都是練家子,個頂個的高手。
他們推着平車路過的時候,周天下意識看了一眼平車上的患者,滿臉都是老年斑,老態龍鍾,昏迷不醒,嘴唇發青,面色蒼白,這是心臟衰竭的跡象。
路過的黑衣人一把抓住周天的胳膊,拽着他一起跑。
「還愣着幹什麼,還不趕快救人!」
真是病急亂投醫,看見穿白大褂的人就拉上,根本不管能不能救人,可見這些人有多麼着急。
「趕緊看病,老爺子不能出事,他如果有什麼三長兩短,你們吃不了兜着走!」
黑衣人真是急紅了眼,推着平車一邊跑一邊大喊大叫。
雖然周天被抓了壯丁,但他並沒有推辭。
救人,本就是醫生的本分。
雖然他馬上要被開除了。
但這個老人只有他能救,不,應該說是不屬於他記憶的人,仙風道骨的陳天生有救人的辦法。
隨着平車一起前進,一邊跑一邊把脈,診斷老人的病情。
自從腦海里多出一些不屬於他的記憶,周天診斷的方式就已經潛移默化的發生了變化。
脈象細弱,這是老人的生命力正在減弱的跡象,常規的醫療手段已經無用,除非續命的辦法。
續命!
想到這周天也是一怔,他的思維還很傳統,甚至與另一個思想發生衝突,抵制腦海中這個不切實際的念頭。
家屬見周天發獃,急切的大喊道: 「別發獃了,快,馬上叫你們院長過來,通知全江城是最好的醫生都過來會診。」
「開國公可不能有事,他要是有個三長兩短,你們醫院可承擔不起。」
周天也是一怔,開國公,哪個開國公?
「整個國家還有哪個開國公,不會治病就滾一邊去!」
家屬一把將周天推開,對着其他人發號施令。
「給帝都打電話,派遣專機,立刻馬上調醫學院的專家過來!」
這般大放厥詞,讓周天恍然大悟。
這位病入膏肓的老人,居然是國之重器,開國公古老爺子?
醫護們也都是心驚肉跳,不敢大意,趕忙照顧古老爺子,啟動監護設備,心電監護儀,呼吸機能戴上全都戴上。
就在眾人忙活的時候,副院長趙慶龍匆匆跑了過來,與家屬噓寒問暖,詢問病人情況。
其實這位不是家屬,而是古老爺子的副官,他陪同古老爺子南征北戰,是古老的親信,說是左右手一點也不為過。
「我是副院長趙慶龍,請問一下,古老的病歷帶了嗎?」
「事發突然,病歷怎麼可能隨身攜帶。」
副官神色焦慮,愁眉不展,心急似火,對趙慶龍一點好臉色都沒有。
「你們院長呢,怎麼還沒來?」
「院長他去省衛生廳開會去了,恐怕短時間來不了。」
副官破口大罵道: 「都是沒用的廢物,如果古老出什麼事,你們,吃不了兜着走!」
然而就在這時,急診病房內傳來驚呼。
「周天,你在幹什麼?」
眾人側目,當趙慶龍看見周天也在搶救室,他嚇得後背發涼。

《金丹天醫》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