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極品太監散修成聖
極品太監散修成聖 連載中

極品太監散修成聖

來源:google 作者:大笑卮言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大笑卮言 奇幻玄幻 李文采

穿越成悲催的太監,坑爹的系統自吹全能智慧型一切美好的願景從鍊氣境開始,以仙武輾軋低武宗師不是夢沒成想走出小院,宮廷禁苑內竟然有人在低空飛越……展開

《極品太監散修成聖》章節試讀:

李文采將三具屍身藏好,心裏還狂跳不止。

真是**裸的搶劫啊。須臾的功夫,自己,不!應該是系統就連奪了三條人命。

還是在封天宮這禁苑內,天子眼皮低下。

最令李文采餘震未消的是,自己現在身處的是一個修真世界。而自己剛剛才練到了一重鍊氣境,也就是個最低等的鍊氣士而已,跟之前幻想的仙武滅低武,來了個大反轉。

而不靠譜的系統,只要聞到一點「道元」氣息,就會生撲上去,跟瘋了一樣。哪裡是什麼代練,完全就是在只求速死。

「系統小姐姐,我們商量一下……」

李文采話音未落。

「系統檢測到附近有道元出現……」

「千萬別胡來!」

啊!

李文采抬頭一看,就見令公公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了院子門口,手裡提着一根鞭子,正凌然看着自己。那陰鷙的眼神里,滿是疑惑的巡視四周。

而系統這次也意外的沒有強制代練。看來她也清楚,自己一重鍊氣境而已,可能不是這位令公公的對手。

「小臭蟲居然還活着?沒看出來,你還經得起折騰。」

李文采不知他接下來會幹什麼,但是令公公並沒動怒,令人意外。只是他一副吃驚的表情里,夾雜着幾許冷笑。他也不問自己是怎麼活下來的,慌慌張張的在院子里幹什麼,但是他的眼神分明又看穿了李文采。

「她們人呢?」

「走……走啦。」

「走個屁。既然沒事了,那就趕緊走吧。」

令公公說完話,也不再多說,佝僂着轉身就走。

李文采趕緊跟了上去。

自己沒別的地方去。禁苑之內,可不敢隨便亂竄,自己只能跟着令公公走。

回到兩人住的小院,李文采怯生生的不敢進門。

令公公看他站立不動,語調突然變溫和,道:「還不趕快去藥房,把葯煎好喝了。」

李文采看令公公根本不打算提七子八子的事,像是在寬慰自己。這跟之前的態度來了一個180度大轉變,會不會是他跟七子八子有仇怨,自己解決了她們反而幫了他一個忙呢。

李文采想着,防備着就走進院子另一個小廂房內。

這藥房,裏面有不少的藥材,很濃郁的葯香味。但是李文采發現,這裡的藥材可都不是普通東西,好多自己別說不認識,連見都沒見過。

能大致猜出來的,就是那些老人蔘,還有天山雪蓮等等玩意。其他的藥材,根本猜想不出來。

觸景生情,原主的記憶也回來了。李文采想起,那些叫不出名字的藥材,有的叫玉靈芝、天靈果、血池草……

「應該是些天材地寶吧?」

李文采突然想起七子八子剛才的對話,她們說令公公以前給自己餵了不少好東西,才養出了道元,而最後卻被用來供她們採擷。

「這些藥材也能煉出養道元,那是不是就不需要去吸別人的道元了。」

「如果老閹宦不為難我了,自己就呆在這兒,以後就靠這些藥材來養道元,不也能慢慢的煉出境界來。」

李文采想着,就按記憶中的配方開始配藥,然後就開始準備煎藥。

等他快把葯煎好後,他也沒有多想,自己就把一碗湯藥給喝了。他記憶里,令公公是不喝這玩意的。

葯是真苦,比普通葯苦了不知多少倍,說是天下第一苦都不為過。李文采第一口是沒什麼思想準備,差點吐了。第二口時,要不是覺得這玩意養道元,真不想喝了。

李文采喝完還直咂舌,突然想起原主也是真可憐。就這麼忍受着這苦味,喝了若干年,最後還準備把好好的道元給養出來後給別人。

「葯喝啦?」

令公公不知道什麼時候站在了自己身後,他手裡還提着那一條鐵鞭。

這老閹宦,總是神出鬼沒的。不過他拿一條鐵鞭幹什麼,而且,那鐵鞭跟普通的鐵質不一樣,像是有什麼法力。

「把深衣撩起來!」

李文采訝異的看着他,沒動。

「快撩!」

令公公的口氣突然強硬起來,眼神變得不容置疑,手裡的鐵鞭還揚了揚。

李文采心一橫,大家都一樣,看我的殘缺樣子不也是糟踐你自己嗎。

他眼一閉,奮而將直裾撩了起來。

在他閉眼之時,他聽到了令公公粗重的呼吸聲。

這老變態,怎麼還興奮起來了。

李文采覺得自己**的涼意也有點特別,就睜開眼。

只見令公公貪婪的盯着自己的**,眼睛裏亮晶晶的,眼神里透露出掩飾不住的內心狂喜。

李文采也低頭看去。

天吶!

我滴神!

自己居然看到了虛影在晃動。

李文采還以為是自己眼花了。

可轉念一想。對啊,自己可是鍊氣士鍊氣境一重,雖然品級很低,但好歹也是入門級鍊氣士了,能是普通人?

鍊氣士,鍊氣煉骨還要煉體,更別說後面化神飛升,超凡入聖了。現在自己是煉有所得,死魚翻身,死灰復燃,總算可以真正的淡定了。

李文采放下自己的前直裾,突然回過神來。

令公公看到自己這變化,是不是想要重新把自己又割一刀,這可是大內啊。

「好!很好!你小子有福了。」

令公公出人意料的笑了,只是皮笑肉不笑的樣子,透出了他對李文采淡淡的嫉意。

「不過,放心。公公不會傳出去的。」令公公轉過身,背影里還有凄艾。

「當年啊,你小子進宮來的時候,公公早知道這個秘密,你身上的玉符根本就沒用。玉符也不知是被誰給消除了法力,所以,我才給你養出了道元來。」

李文采聽他這話,腦子轉得飛快,馬上明白了怎麼回事。

令公公的意思是,自己身上原本應該有一張玉符。它是為了防止自己養出道元的,可是,自己身上的玉符被人做了手腳,自己也就成了一條漏網之魚,所以能夠養出道元來。

「公公讓我養出道元,就是為了獻給七子八子她們?」

令公公的背影一僵,站住了腳。

「七子八子?要不是別人抓到了我的把柄,我怎麼會把自己含辛茹苦養出的道元,又要送給別人。」

「那就是準備把我養出來自己用了。」

令公公回過頭來,眼神里很複雜,看得出他又很深的悲戚。

「小文子,你現在應該到了一重鍊氣境了。說話的口氣也變了,也沒以前那麼乖巧了。不過,公公不責怪你。有些事,你就算是成了真正的鍊氣士,你也還是個孩子,不知道公公的苦處。你要是想不通,我們倆換個個,你也會跟我的想法差不多。」

他苦澀的一笑,讓李文采覺得,這老閹宦的話也不虛。

修真世界,逆天一途,生民如螻蟻,天地無天理。

《極品太監散修成聖》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