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既已見你雲胡不喜
既已見你雲胡不喜 連載中

既已見你雲胡不喜

來源:google 作者:落臣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上官璃 古代言情 林默

出生就被遺棄,後被好心人家收養家境貧寒不得已做了下人機緣巧合遇見了想要相守一生之人,但身份懸殊,重重阻礙展開

《既已見你雲胡不喜》章節試讀:

只是眼下他留下的這一襲黑衣…似乎丟掉不妥,留下亦不妥,畢竟自己終究還是女兒身,也是多有不便。

經過一番思忖後,我還是把那件黑色外衫摺疊整齊,放入自己的行囊之中,這還與不還,以後隨緣。

當日我並沒有離開那間廟,因為正如夢中一般,下起了瓢潑大雨,可是我的婆婆卻再也不會如夢中一樣,冒着大雨狼狽的向我走來…婆婆她切切實實從我的生命中消失了…

我望向廟裡那尊高大的,如今全身卻已落滿灰塵的神像。他依舊是莊嚴的神聖的,慈悲滿眼。我走近他,然後虔誠的跪下去,心裏默默的許下願,願我的婆婆來生不再受孤獨之苦疾病之痛。

大雨漸停已經是次日清晨的事了,我從包袱中拿出張伯臨走前給我畫的很是潦草的地圖,仔細看了看,確定好方向,準備起身朝着都南趕去。

「不如先進去避避雨吧?」

「好吧」。

此時廟門之外兩個男子的聲音已顯然入耳,接着門吱呀被緩緩推開了,然後兩位素衣男子便出現在我的視線里。

他們看到我先是一愣,然後其中一位男子禮貌上前道:「不知小公子在此,恕我們進來的冒失了」。

「無妨,在下也正準備離開了,便不多作打擾,在下先行告辭。」我拱手道。

「小公子,外面還下着雨,我見你未有雨具,而且我看你手中那張草圖,竟和我們去的也是同一方向。不如小公子稍歇片刻,等雨停,我們有馬車與小公子同行可好?」這男子虔誠道。

「對呀,對呀。」另一男子附和着。

看着眼前兩位公子面善又熱情,我竟有些不好拒絕。的確,如若我徒步前去都南,如果途中不能遇到折返而來的張伯,那麼趕去陸府也只能是四五日後的事情了。

「好的,那在下先行謝過兩位公子」我拱手相言。二位拱手以禮。

接下來的交談中,我才知道他們是有過過命交情的兄弟,一位叫魏青一位叫賈廉,此去都南為的是經商。

在我的印象中,經商之人渾身或多或少都散發著一絲圓滑的氣息。但這二位,卻溫文爾雅的如同教書先生。

雨停後,我搭上他們的馬車向都南趕去。

雖說從我們家鄉到都南,馬車也不過是兩三日的時間,但是這一路上便明顯的可以感覺出兩地截然不同的變化了。那就是越往都南境內走去,就會發現這裡人們的生活環境便是愈發的好,雖不及皇帝所在的玉城,但也是其他地方所不能相比的。

一日後,我們成功來到都南城中,一進城,便看見城中大道車水馬龍人來人往,周邊茶樓,酒館,當鋪便是隨處可見的。第一次面對如此熱鬧繁華的景象,我竟有些茫然無措之感。

「小公子,如若不需要逛逛的話,我們可直接送你去陸府。」魏青實屬是細心,似乎看出了我的不知所措。

「那樣會不會太麻煩你們?」我有點不好意思。

「無妨,我們時間還算寬裕,請小公子放心。」魏青認真的說道。

於是大概半炷香後,我們便來到了陸宅府邸處,一下馬車便看見志才熱情的向我奔赴而來。

「林默,知道嗎?我今天一睜開眼便在這大門外等你了,這人來人往的看得我眼睛都花了…」這小子竟然抱着我小聲的哭哭啼啼起來。

「好了,好了,還有沒有點男子漢的樣了」志才聽我這麼一說,立即鬆開我蹙眉道:「人家哪裡不男子漢了?」

一旁的魏青和賈廉,看着我和志才,露出有些尷尬卻又不失禮貌的微笑…

「多謝兩位公子護送至此,他日若有用得到在下的地方,在下必當全力以赴。 」我對他們拱手相送。

他們見此還禮言:「言重了,小公子,那我們就此別過。」

目送他們離去,志才便一個勁問我,那兩位是誰啊,我們為什麼在一起之類的。他知道後,說了句:「早知道不讓張伯走得那麼匆忙了,不過他說過路上接不到你,有可能便是與你錯過了,他就回家鄉去了。讓你順利到達陸府後給個書信給他。」

「那,我還能順利進去嗎?」我望着門匾上偌大的陸府二字,心裏沒底,畢竟我遲來了一日。

「當然!陸府的老爺可好了,不然我如何在這等你。」志才挑眉道。

志才叩叩門扉,不一會,門就被打開了。

「志才,這就是你的同伴嗎?」那人打量着我。

「是的,小山,我先不與你多說了,我們得先去見老爺了。」志才輕拍了下那人的肩膀。我心裏不禁感嘆,這志才也太厲害了,這麼快就和他們混熟了

偌大的庭院,富麗堂皇的景象。志才帶着我走了很久才來到老爺的住處,其實我真的懷疑他在這府里急是不是迷了路。

「老爺,林默來了。」志才禮貌的朝着一間正廳內正在悠閑品茶的頭髮些許花白的男人鞠躬。我連忙也鞠躬行禮。

「好,帶着他下去吧,你做什麼他做什麼」他放下茶杯,抬頭看了我一眼。

我們隨即禮身而退。

奴僕們的房間大多在後院,而且都是幾個人一個間,房內陳設簡單卻也乾淨整潔。志才給我選了張臨挨着他的床給我鋪好了被褥床單。

「林默,只能委屈你了」

我拍拍他的肩膀,「本就是出來謀個溫飽,何談委屈」。其實,我明白他是指我一個女孩子挨着他睡實屬委屈。可總比挨着陌生男子而眠要好的多吧。

就這樣我順利的入了杜府。而我和志才日常的主要任務就是負責府內的那些花花草草,修枝澆水施肥等等…

就這樣充實的過了八日。

第九日,聽說玉城的上官小王爺要來府上做客,府上上上下下便都忙碌了起來,老爺夫人小姐和少爺更打扮的異常隆重。

「看來這上官小王爺來頭不小呢」志才撇撇嘴。

「你傻啊,小王爺小王爺,那自然是來頭不小…」澆你的花吧,我真是想沖志才翻個白眼,可又怕被管家或是老爺夫人小姐的看到,落個對待工作不認真之罪。

「林默」聽到管家喊我,我心裏咯噔一下,莫非他順風耳聽見了我和志才的對話?志才也被嚇得愈加忙碌,看上去就一副挺勤快的樣子。

「林默快去把左邊樓上的那些花也澆澆水。注意不要把水撒到花盆外了」。聽到此言,我如釋重負,連忙應聲,匆匆向樓上跑去。

「璃王爺到」

聽到此聲,所有人都停下了手中的活,慌亂的整理自己的衣裝,然後整整整整齊齊的在前院院落中站成兩排。老爺夫人少爺小姐的,則步態端莊的走過人群站在矗立於正前方。大家鄭重等待着上官小王爺的到來。而我也放下手中的花灑向人群中望去。

不一會在管家的迎接下,三位男子一前兩後款款而來,為首的男子白衣束髮面容俊美,氣質不凡,整個人看上去,給人的感覺大抵神仙也不過如此吧。而他身後的兩位…

「魏青?」我竟然脫口而出,雖然聲音不大,但管家似乎發現了,在大家叩拜王爺之餘,他蹙眉沖我招手,示意我趕緊下去。

我連忙點頭,正欲下樓,然而剛邁出腳步,怎知腳下一滑,我啊的一聲整個人從樓上跌欄而出。

隨即樓下一片驚呼,唯有志才那聲焦急的「林默!」顯得尤為顯耳。

心裏想着這要非死即殘了,我害怕的閉上眼睛,接受疼痛的來臨,然而我卻穩穩落入他人的懷中,而這個他人正是上官小王爺…

「王爺?!」他鬆開我後,我緊張的跪地,不敢看他。因為在他接住我時,我便睜開眼,那一眼不經意的對視讓我瞬間慌了神,也不知道是他長得太好看了,或者還是因為別的原因,一時我也說不上來。

「起來吧。」王爺平靜的說道。然後我謝禮起身後連忙站於志才身邊。我偷偷的看向魏青他們,魏青發現了我,沖我微微笑了笑。

《既已見你雲胡不喜》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