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拒當後娘:逃荒路上我靠空間開掛
拒當後娘:逃荒路上我靠空間開掛 連載中

拒當後娘:逃荒路上我靠空間開掛

來源:google 作者:木南山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沈禾 簡舟

沈禾一朝穿越喜當媽,而且還是後媽上來就要面對刻薄的婆婆,白眼狼一樣的三個繼子繼女,沈禾直接上手教他們做人還想踩在她頭上敲骨吸髓?天都沒黑,做什麼白日夢什麼忍辱負重,悉心教導,在沈禾的字典里統統不存在誰家的娃誰家養,她才不要跟極品湊在一起(不聖母,不養娃,有空間,逃荒,夫妻穿越)展開

《拒當後娘:逃荒路上我靠空間開掛》章節試讀:

原主的娘家就住在桃花村裡,儘管兩個村子都離得很近,但當初的沈禾因為去留問題,跟娘家關係鬧的很僵。這六年,基本就處於老死不相往來的狀態。

中午的時候,沈禾也思索了很長時間,最終決定還是要先跟沈家聯繫上,畢竟要想正大光明的離開胡家,光是靠她一個人,太過麻煩了。

要是有娘家人支持,那麼事情就容易很多,於情於理她今天都得走一趟。

但在此之前,自己還得做一件事情,「報答」劉氏等人剛剛的所作所為。

桃花村和上河村之間就隔了一座小山。速度快的人來回一趟也就個把時辰。

沈禾慢悠悠的走了一個時辰,中間渴了就喝點靈泉水補充體力。一路下來,雖然腿腳有點酸麻,倒是堅持得住。

「你是沈興德家的大閨女吧,阿婆都有點認不出來了。」

「是我,阿婆。您看着還是跟以前一樣硬朗哦。」

「小禾啊,好多年沒看見你回來了。」

「賀伯伯好,這幾年事情太忙,抽不開身,以後不會了。」

沈禾一路走來碰到人就連聲打招呼,嘴巴都快笑歪了。終於是到了沈家門口。

「喲,稀客啊,這太陽打西邊出來了?就你居然會捨得回來,怎麼不繼續躲在胡家窩着,跑我這賤地做什麼。」

沈家大門口,一位身材壯碩的中年婦人,身子倚靠在門板上,對着沈禾皮笑肉不笑的。

中年婦人就是原身的母親,沈母王氏。

她這人就是這樣,對誰都是一副看不順眼的模樣,整天板着一張臉,要是不熟悉的人,都會覺得她難相處,但事實卻正相反。

「這就是我家啊,我不回來還能去哪?」

「我這大老遠的回來,就是因為心裏惦記着您呢。」

沈禾厚着臉皮裝糊塗道:「娘,這裡風大,咱們有什麼話回屋子裡說。」

說著,沈禾就上前挽住沈母的胳膊,拉着人就往裏面走。

沈母這人就是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她要是真不想讓沈禾進門。又怎麼會大老遠的看見沈禾,就在門口等着。

沈母看到沈禾這般作態,心裏的火氣到底是沒了大半。於是,也就被沈禾半推半就的回了堂屋。

「說吧,到底出了什麼事?」

沈家堂屋中,沈母板着張臉坐在桌前,說話間遞了個眼神給沈禾,示意對方有話就趕緊說來聽聽。

她可不信自家大女兒閑着沒事,會大老遠特意跑來看自己。要說真有這份孝心,還用的着等到現在才回來。

「你要有什麼話就直接說,跟你老娘沒必要藏着掖着。我現在還給你機會讓你自己解釋。過了這個村,可就沒這個店了。」

沈母最煩別人說話拐彎抹角的,聽着就讓人覺得不舒服。她這人就是直腸子,學不來那套彎彎繞繞的把戲。

「我想離開胡家,那地方我實在過不下去了。想回來請爹娘去上河村給我撐腰。」

知道沈母就是這麼個性格,沈禾也沒有廢話。她挑着能說的把原主這六年來,在胡家的遭遇都抖落出來。

並且表示當初自己是豬油蒙了心,被胡家孤兒寡母的矇騙了,覺得他們是自己的責任,這才落到今天這個地步。現在自己從鬼門關走了一趟,登時腸子都悔青了。

「吃了這麼多的苦頭,我才發現只有爹娘和哥哥嫂嫂們,才是真心對我好的。當初是我不識好歹,傷透了你們的心。這些年也是我自作自受,但是我現在清醒了。」

沈禾一邊抹着眼淚,一邊趴在王氏的懷裡泣不成聲道:「娘,我真的真的知道錯了,你救救我,救救我吧。我要是再呆在胡家,哪天一不留神,就得把自己的小命搭上。」

「你這個討債鬼,儘是給老娘氣受。我怎麼就生了你這樣一個蠢貨。」

「當初,老娘多少次要拉你回來。結果呢,你還死命往胡家這火坑裡跳。現在知道後悔啦,早幹嘛去了。你活該啊,蠢東西,沒用的蠢東西。」

沈母一邊拿手不停往沈禾後背拍打着,一邊死命仰頭把眼淚憋回去。她往日里要強慣了,這旁邊都是女兒和兒媳婦在,她不好哭哭啼啼的,怕丟份兒。

「秋娘,耀東這孩子估計又去哪裡玩了,你再去田間一趟,把你公爹和你丈夫他們都喊回來。」

「娘,要不我讓耀北再去一趟,這孩子老實,肯定會乖乖去叫他爺爺回來的。」

堂屋中,坐在角落裡納鞋底的年輕婦人,聞言抬頭討好的朝沈母笑了笑,指着院子里玩耍的一個小孩說道。

「叫你去就去,哪裡那麼多廢話。怎麼老娘現在就使喚不動你啦?」

秋娘脆生生的答應着,趕忙利落的朝屋外走去。沈禾抬頭看了看出去的小婦人,面色疑惑的看向沈母。

「那是你三嫂,四年前跟你三哥成的親。當時你倔的很,再加上你爹也被你氣得不輕。所以你跟她還不認識。」

「是我以前犯混,讓你們跟着受累了。」

沈禾悄悄往旁邊挪了一些,這老娘手勁賊兒大。自己剛剛還怕哭不出來,結果被她這一通亂拍,眼淚那是嘩嘩的流啊。嘶,自己後背絕對青了一大片。

「你知道就好。」

王氏白了沈禾一眼,看幾個兒媳都有眼色的出去了。這才摩搓女兒的手,心疼道:「你瞧瞧你這手,都粗糙成啥樣了,我一個老太婆摸着都嫌硌得慌。」

「等會你爹回來,好好跟他道個歉,這父女之間哪有什麼深仇大恨的。到時候,他要是說些不中聽的話,你就當他在放屁,就是別跟他頂嘴,曉得不?」

「知道了。我知道都是我當初不懂事,傷了爹和娘的心。您別說是罵我幾句,就算打我幾下,那也是我應得的。」

沈禾一邊乖巧的回復着,心裏的小人恨不得跪地求饒,希望等會老頭子罵多久都行,可別再動手了,她這小身板真心挨不住啊。

「你早這麼聽話就好。」

這邊的沈家的地頭上,秋娘把沈禾回來的消息都跟沈父等人都說了一遍,老實交代是沈母讓他們都回去一趟。

一旁的沈父沒有多說什麼,只一言不發的收拾好東西,把鞋底的泥往路邊上颳了刮,徑直往家裡走去。

沈家兄弟三個對視一眼,也都跟着沈父往家裡走。

秋娘在旁邊趕忙拉住沈老三的手,悄悄把人往邊上帶,湊到對方耳朵邊說道。

「你家大妹打算回娘家來,你有個什麼章程沒?」

「她想回來就回來吧,我有什麼好想的?六年前爹娘早就打算讓她回來了,拖了這麼久,小禾總算是聰明一回了。」

沈老三滿不在乎的說道:「反正我聽咱爹娘的,他們說咋辦就咋辦。」

秋娘氣的捶了沈老三一拳頭,看到前邊的幾人走遠了些,這才惡狠狠的說道:「你就是個棒槌,什麼都聽你爹娘的,他們叫你去死,你去不去?你就不能多動動腦子嗎?」

「那不行,我還沒活夠呢。」

「你,我是讓你說這個嗎?」秋娘實在是被他蠢哭了,乾脆直接說道:「家裡孩子這麼多,一個個眼看着都快成家了,我們又都沒有分家。這多一個人,就是多一張嘴吃飯,還有房子的問題,你有想過怎麼解決嗎?」

「這我怎麼知道?」沈老三犯難了,他就是個沒主見的,以前沒成婚那會兒聽爹娘的,成了婚又變成聽他們三個人的。現在讓他自己解決,這不是為難他嘛。

「反正等會回去了,咱爹娘要是讓你哥兒幾個去胡家,給你大妹弄歸家契書,你不同意就行。」秋娘不想再跟他啰嗦,乾脆直接吩咐道。

「光我一個人不同意有什麼用?這不是還有咱大哥和二哥嘛,要是到時候只有我在唱反調,那不是找抽呢。」

秋娘聞言不屑的翻了個白眼,不耐煩道:「這你別管,他們可精明着呢。」

《拒當後娘:逃荒路上我靠空間開掛》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