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絕命縫屍人
絕命縫屍人 連載中

絕命縫屍人

來源:google 作者:十三爺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劉大爺 懸疑驚悚 沈仙

身體髮膚受之父母,若有殘缺不入輪迴,且讓我來說一說,縫屍這門行當……展開

《絕命縫屍人》章節試讀:

劉大爺和他老婆,明顯相信了寡*婦漏洞百出的說辭,這本身就有很大的問題。
「劉大爺,那我去和我的救命恩人說兩句。」
說完後,寡*婦朝着我走了過來,不由分說的,拉住我的手腕,朝着外面走。
她的手冰冷刺骨,力氣很大,好像鐵鉗一樣,掙脫不開。
我帶着黑狗皮做成的帽子,陰邪勿侵,卻被她忽然拉住,而且還一點事都沒有。
這一刻,我都差點相信她是活人了。
但出去後,我瞄了眼寡*婦的身後,沒有影子!
我想到了老爹曾經說過的話,髒東西是沒有影子的。
額頭上的冷汗瞬間就流下來了,我在腦海里思襯着對付詐屍的辦法,可怎麼樣,也沒辦法做到在不傷及無辜的情況下把她解決了。
劉大爺和大媽就在屋子裡,寡*婦要是想殺了他們,我根本阻止不了。
走到院子中間,寡*婦忽然回頭,眼角竟然落下了兩行血淚,哭了起來。
髒東西本就是人的執念,怨氣形成,幾乎不會哭。
但鬼哭,一般來說都是有莫大的冤屈在身上,因此牽連着他們,無法到地府轉世投胎。
跟了老爹這麼久,我也是第一次遇上鬼哭,頓時有些慌亂,不知所措。
寡*婦一邊說一邊哭,她不想死,她還想好好活下去,這才迷惑了劉大爺和他老婆,不想嚇到他們。
大中午的,我莫名的感覺到一股寒意,都說鬼話連篇,我今天算是見識到了。
哭了一會兒,寡*婦見我不為所動,忽然拉住我的手,跪在地上咚咚咚的磕了幾個頭,乞求道:「沈小仙,我知道你一定有辦法對不對,你能幫我活下去的對不對?」
我想掙脫,但沒掙脫的了。
「沈小仙,你就幫幫她吧。
她也是一個苦命的女娃,嫁給了一個病癆子,沒過幾天好日子,又遇到了這樣的事。」
不知道什麼時候,劉大爺也從屋子裡出來了,跪在地上給我磕頭。
「劉大爺,你別這樣,老跪小,您是要折我的壽啊。」
我伸手去扶,但扶不動。
沒想到寡*婦還玩這麼一出,我有些措手不及。
「沈小仙,你也看到了,她根本沒死,只是斷了腦袋,你都幫她縫好了,就幫幫她吧。」
聽了劉大爺的話,我眼皮一跳,什麼叫只掉了腦袋?
人掉了腦袋,還能是活人嗎?
我已經能斷定,劉大爺被寡*婦遮了眼睛。
這寡*婦不知道因為什麼詐了屍,還不是一般的冤魂,能在太陽下行動的,更像是凶煞。
正當我猶豫的功夫,劉大爺的老婆也從屋裡走出來,撲通一聲跪地上了。
寡*婦也抬起頭,直勾勾的看着我,眼睛黑的嚇人,看不到半分眼白,兩行血淚掛在臉上,看起來格外的滲人。
很快,我背後就被汗水浸的濕透了,手心裏黏糊糊的,很不好受。
我知道,今天這事,是沒辦法善了了,要麼勸她轉世投胎,要麼直接打的她魂飛魄散。
一個念頭,從我腦海中冒了出來。
我嘆了口氣,裝出一副猶豫的模樣,沙啞着聲音說道:「我家裡確實有一東西能幫你穩住魂魄,不入輪迴,但是……」
這我倒沒撒謊,那是我娘生我時候留下的胎盤。
老爹說我的命太硬,剛者易斷,那東西是給我保命用的。
寡*婦聽了,神色一喜,可在我看來,她臉上的表情要多詭異就有多詭異。
她語氣急迫,還帶着一種異樣的情緒,說她只是沒活夠,不會傷人。
只要我幫她,她接下來的日子就會安分守己,做一名普普通通的村民。
「好,但那東西取出來了就要用,你必須跟我回去。」
寡*婦當即激動的站了起來,聲音都有些顫抖,說可以,現在就動身。
連帶着,她說話的聲音都飄忽起來了。
見她信了,我和劉大爺打了聲招呼,就帶着寡*婦出村了。
路上,我問她,穩住了魂魄後,真的不會害人嗎?
寡*婦就跟在我的身後,不遠也不近,陰測測的很嚇人,聲音有些凄涼:「只要你幫我,我就不會害你。」
我又問:「那其他村民呢?」
她搖搖頭,臉上露出一抹怪異的表情,聲音尖銳的說:「不害,我只想再多活一陣子。」
她說完後,溫度又驟然降了幾分。
我鬆了口氣,決定先帶她回家,用老爹的法陣把她困住,然後逼她去投胎。
如果她執意不去,就只能動手,讓她魂飛魄散了。
聽起來有些殘忍,但人鬼殊途,留着她就是一個禍害,就算不傷人,可長年累月生活在石村,村民還是會受到影響。
輕則走霉運,重則疾病纏身。
顯然,寡*婦不知道我的想法,還一直和我道謝,說無論生前還是死後,我是唯一一個願意幫她的了,來世願意做牛做馬來報答我。
我嘆了口氣,沒接話。
說起來,她也不是很壞,迄今為止都沒害過一個人,只是命不好。
不知不覺,已經走出石村了,也許是身後跟着個凶煞,這一路走的很順暢,也沒碰見什麼孤魂野鬼。
到了家裡已經是下午時分了,我走到大門口,正準備開門進去,寡*婦忽然快走了幾步到我面前,瞪着死魚眼問道:「你家裡還有別人?」
我搖搖頭:「平時就我和老爹住的,現在他走了……」
話還沒說完,寡*婦忽然惡狠狠的瞪了我一眼,聲音陡然變得尖銳:「沈興,你算計我,明天正午前我要還見不到東西,石村的人都要給我陪葬!」
說完,她就變成一股黑煙,消失在我的面前。
心裏正疑惑着,遠遠的看見我家的門被推開了,一個穿着長褲T恤的女人走了出來。
她看起來二十歲左右,沒有化妝,長發披肩,看起來很清純漂亮。
還不等我問話,她忽然抽出一根柳條抽了我一下,火辣辣的疼。
「你他媽的有病啊!」
因為這個忽然出現的女人,寡*婦被驚嚇走了,回去指不定要害多少村民。
想到這裡,我就一肚子火,也顧不得憐香惜玉,一把抓住她的手腕,用力一擰,想要把她擒拿住。
卻不想她手腕一轉,轉了個身,回頭一腳踢在我的屁股上,柳條劈頭蓋臉的抽了下來。
她一邊抽,一邊罵道:「沈家怎麼出了你這麼個廢物,看看你現在的這幅鬼樣子,怨氣纏身,死到臨頭了都不知道!」

《絕命縫屍人》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