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絕品鑒寶師小說
絕品鑒寶師小說 連載中

絕品鑒寶師小說

來源:google 作者:騎着騾子上高速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肖麗 韓安然

雲帆不過就是一個普通青年,因此,當他接二連三被妹妹病重、女友出軌的噩夢襲擊時,他展開

《絕品鑒寶師小說》章節試讀:

「醫生,求求你不要把我妹妹趕出去,錢我會湊齊的。」
雲帆拉着白袍醫生苦苦哀求道,整個人極其卑微,就差給醫生跪下了。
「三天,你只有三天籌錢時間,三天後如果五十萬還沒有湊到,我們只能把你妹妹趕出去了。」
醫生豎起三根手指,語氣堅決道。
瞥了眼面前病床上,渾身插滿管子的妹妹,雲帆點頭如搗蒜,激動的連忙道謝道。
「謝謝醫生,三天時間我一定湊夠五十萬。」
醫生前腳剛走,雲帆整個人差點癱瘓在地。
五十萬,對於月薪三千的雲帆而言,無異於天方夜譚,但看着病床上奄奄一息的妹妹,雲帆別無選擇。
捏了捏拳頭,雲帆咬緊牙關,走出重症監護室。
「表哥,我妹妹心臟病犯了,要做心臟搭橋手術,需要五十萬,你看能不能把欠我的那兩萬塊錢先還了。」
迫於無奈之下,雲帆撥通了親戚的電話。
「催什麼催,不就是兩萬塊錢嗎,生怕老子不給你嗎?」
電話對面的表哥語氣很是不耐煩。
「不是表哥,主要我妹妹現在真的需要這筆錢。」
雲帆很是為難,有些如鯁在喉。
之前表哥需要錢的時候,雲帆義無反顧借了兩萬,這都一年多了,一分錢還沒有還。
「現在我沒錢,等我什麼時候有錢再說吧。」
「可是你當初借錢時候,明明說半年之內就還的。」
雲帆有些惱羞成怒了,當即想要罵娘。
「我有說這句話嗎?
再者說了,我有求你借我錢嗎?」
表哥狡黠一笑,隨後掛了電話。
「操。」
雲帆握着手機的手都在微微顫抖,這個狗東西,借錢的人現在都成了大爺是吧?
雲帆調整了下情緒,開始給下一個親戚打電話。
「姑父,你能借我點錢嗎?」
雲帆話音剛落。
電話對面的男人詫異道。
「你說什麼,我這邊信號不好?」
等雲帆再次撥通過去的時候,已經被拉黑了。
雲帆咬了咬牙,這些親戚平常的時候,沒少受到自己父母恩惠。
如今父母離世了,這些親戚變臉比翻書都要快,真的是噁心至極。
雲帆打了一圈電話,都沒有什麼結果,翻遍了整個通訊錄,只能跟大舅打電話了。
雲帆父母三年前死於一場車禍,當時肇事者賠了二十萬撫恤金,都被大舅拿了,之前礙於情面,雲帆一直沒有找大舅核實這件事。
「大舅,三年前我爸媽不是有一筆二十萬撫恤金嗎,據說被你拿了,你看我妹妹住院,能不能拿部分出來?」
雲帆客氣禮貌的問道。
誰知道電話里的大舅裝傻道。
「什麼撫恤金,什麼二十萬,你在說什麼?」
「就是肇事者賠了我爸媽二十萬啊。」
雲帆再次解釋道。
「哪裡賠了二十萬,你可別胡說啊,你怕不是想訛我吧,我說雲帆,你是不是想錢想瘋了,你妹妹住院沒錢可不能怪我,要怪就怪你父母太窩囊廢了。」
「活了大半輩子,錢沒掙到多少,還把命給搭進去了,最後死的時候,什麼都沒給你們兄妹。」
「你媽媽也是不聽話,當初非要執意嫁給你爸這個垃圾,廢物,要是嫁給別人,早就享福了,哪裡會落到這個地步。」
「大舅,我親眼看到那二十萬被你拿了!」
雲帆攥緊了拳頭,強壓下內心的憤怒,擔心惹惱大舅,不認賬了,雲帆只好陪笑道。
「那是你看錯了,好了好了,不說了,我這邊正打牌呢。」
聽着嘟嘟嘟的聲音,雲帆再也忍不住了,一拳砸在了醫院椅子上。
渾身怒火的雲帆,也顧不上疼痛。
想到父母的二十萬撫恤金被大舅一個人私吞了,雲帆氣不打一處來。
這些垃圾親戚醜惡的嘴臉,雲帆都記住了,他日若遂凌雲志,敢笑黃巢不丈夫!
雲帆雙眸彎彎,看了眼時間,半個小時前,雲帆給女朋友肖麗打了一個電話,想要女友來一趟醫院。
肖麗手裡,有雲帆存着的十萬塊錢,這錢肖麗說是以後雲帆買房子的首付錢,提前幫雲帆攢着呢。
現在事已至此,雲帆只能找肖麗把這十萬RMB取出來了。
這個點按理說肖麗應該到醫院了啊,雲帆試着撥通電話,無人接聽。
估計路上堵車吧,雲帆打算先上趟洗手間。
男廁所里,雲帆聽到有個隔間發出怪聲,明顯有兩雙腳,其中一雙穿着黑色的高跟鞋。
高跟鞋瞬間吸引了雲帆注意力。
是古馳的,當時女友肖麗想要,以分手為理由要挾雲帆買,雲帆不想三年感情毀之一旦,就買了。
一股不好的念頭在雲帆腦海中誕生。
雲帆搖了搖頭,不可能,肖麗現在怎麼可能到醫院了呢,肯定只是撞鞋子了罷了。
可很快雲帆發現腳腕處,有個玫瑰紋身,紋身位置跟大小跟女友一模一樣。
雲帆再也忍不住了,直接推開了隔間大門。
入眼看到一男一女正在做一些噁心至極的事情。
「肖麗!」
看到「女主角」瞬間,雲帆感覺一股熱流湧上大腦,雲帆腦袋空白,接着憤怒不已。
肖麗臉上也是閃過一絲驚慌。
「雲帆?」
「你怎麼在這?」
肖麗一臉詫異。
「你有臉問我怎麼在這,我還想問你怎麼在這呢,你不是告訴我還在路上嗎?」
雲帆冷眼質問道。
整個人臉上散發著陣陣冷笑。
雲帆感覺心拔涼拔涼的。
肖麗是雲帆大學時期的女友,談了三年了,在肖麗身上雲帆花了不少錢,每個月的工資基本都花肖麗身上了。
沒想到就是這樣,肖麗居然出軌了。
極致的悲傷讓雲帆渾身都在顫抖。
「既然你知道了,我也不裝了,雲帆,我們分手吧,你太窩囊了,跟着你天天吃路邊攤不說,現在你又有個賠錢貨妹妹,跟着你以後只能吃苦。」
肖麗這下也不掩飾了,直接抓緊了中年男人的手,嘴角很是嘲諷。
「分手可以,把我那十萬RMB還給我。」
這句話幾乎是雲帆壓着嗓子說的,事已至此,沒啥好說的了,就當雲帆瞎眼了,只要把錢拿到就行了。
「那十萬我早花完了,就當你賠我的青春損失費吧。」
肖麗聳了聳肩,不以為然道。
「好了,沒啥事的話趕緊滾吧,別耽誤我們過二人世界。」
肖麗挑釁一笑,絲毫不把雲帆放在眼裡。
「*。」
雲帆三步上前,一巴掌扇在了肖麗臉上。
五個巴掌印立顯。
「你打我?」
肖麗捂着臉,一臉難以置信。
雲帆可絲毫不慣着,又是一巴掌, 所有怒火在頃刻間得到發泄。
就在雲帆轉身準備離開的時候,肖麗旁邊的男人,不知道從哪抽起一根鐵棍,重重砸在了雲帆的後腦勺上。

《絕品鑒寶師小說》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