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絕色狼妃的江山聘禮
絕色狼妃的江山聘禮 連載中

絕色狼妃的江山聘禮

來源:google 作者:淺淺墨璃玥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幸寧 現代言情 陳可心

幸寧擁有魅惑的眼睛,只要男人看了都會聽她擺布並且深深的愛上她,所以她總是帶着隱形眼鏡來掩飾自己眼睛裏妖異的光芒幸寧表面是形體連鎖店的老闆,其實是神秘特工組織里,號稱是笑蝴蝶的特工,為組織服務的人必須要聽組織的話,因此為了控制特工們、組織里的人安排了一系列的人員出現、左右他們的情感,幸寧為了保護「所謂的家人」決定執行一個危險的任務為了奪取神秘的窺天寶石,幸寧化身按摩女來到安排地點在幸寧搶奪寶石中,被槍打中、靈魂被寶石吸走穿越到夏墨皇朝展開了另一段傳奇展開

《絕色狼妃的江山聘禮》章節試讀:

夏凌軒下令,把這狗官拖出去處理了,然後帶着陳可心一起走了出去。

他並沒有帶着陳可心走,畢竟攏翠軒出了命案是不爭的事實,如果私自把她放了,就是草菅人命,但夏凌軒相信,一定不會是陳可心做出這樣的事情來的,她是那麼純真的丫頭,並且,她並不缺錢。

攏翠軒在她的經營下不說日進斗金,起碼攏翠軒已經是皇城數一數二的酒店,她也不缺人家顧客兜里的那點錢。

夏凌軒帶着陳可心一起在衙門的院子里走走,其實這會已經是初夏,月朗星稀倒還真適合散步,可惜花前月下,兩個人想的事情卻是完全不同的事。

「陳老闆,你會不會責怪我?」夏凌軒說。

他的腳步緩緩,不緊不慢,陳可心想到自己剛躺過又臟又臭的稻草,所以也不敢跟夏凌軒靠得太近,就怕他到自己身上的味道。

「怎麼會呢,還要多謝王爺相救。」陳可心笑笑,說。

夏凌軒忽然覺得自己很沒用,就好比今天,他聽到風聲說攏翠軒出了命案,等他趕到,陳可心已經被官府抓走了,他現在很恨自己,如果能多上心,安排一些眼線,或許她就不會吃這個苦了。

所以,夏凌軒有些不好意思的說:「我沒能保護你。」

「啊?你為什麼就得保護我呢?」陳可心奇怪的說,其實她不是不知道夏凌軒這麼說是什麼意思,只不過她不想和夏凌軒扯上任何的關係,所以,她決定裝糊塗到底:「很謝謝你,這麼把我當朋友!我陳可心沒有白交這麼個兄弟!」

「什麼,兄弟?」夏凌軒有點不爽了,難道在她的眼裡,他就只是個兄弟而已?

「是啊……你是堂堂的凌王爺,還能對我這麼仗義,我當然要把你當好兄弟了!」她笑着說,語氣雲淡風輕。

夏凌軒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他很想告訴她說,他並不是這麼想的,之所以每次都來救她……呃,撇去每次救而不成不說,他還是很喜歡她的。

夏凌軒有時候真想派人把她逮住,擄回凌王府,陪伴他一輩子,但比起這個來,他還是更希望陳可心能夠自願跟着他的,除非是真的沒有可能了,他會這麼做。

「啊……」陳可心打了個呵欠,裝作了很困的樣子,對夏凌軒說:「時辰也不早了,凌王爺不困?」

這很明顯就是在下逐客令,夏凌軒懂了,不動聲色的說:「嗯,困了,我也該回去睡了,我會吩咐下去,讓你們幾個弱女子能住得好些,但太多的權利還是不方便行使的,畢竟命案太多人知道,等我派人查清楚,一定會給你們一個公道。」

如果能在他的幫助下洗清冤屈,也是不錯的事!

可想着他繃著臉的模樣,以及笑得有些妖孽的模樣,心裏還是暖暖的。

胡思亂想着,陳可心也不知道過了有多久,忽然,一聲細微聲在黑暗中響起。

正在猜測着是不是那個囚犯生病了,一陣腳步聲傳了過來,藉著微弱的月光,陳可心警覺的望着那腳步聲傳來的方向,忽然一條黑影出現,有個人站在了牢門前,掏出一串鑰匙開始開鎖。

陳可心想着,難道會有誰來劫獄救她?

不對啊,她在這個世界也沒有多少朋友,更別說能兩肋插刀來劫獄的人了,所以,她靜靜的坐着,等着看這人是要做什麼。

那個人把門鎖一打開,飛也似地沖了進來,臉上的五官看不清楚,帶着一個黑色的面罩,這就是傳說中的黑衣人了。

黑衣人一看陳可心在那坐着,很欣喜的說:「原來你在這裡!」

「啊?」陳可心慌了,難道這人認識她?聽聲音還是個男人呢!

黑衣人二話不說,一把逮住陳可心的手臂就往外面拖,陳可心使勁的推,都推不開,她發現原來外面的獄卒已經全部被他放倒,雖然出去是她最迫切的想法,但這個黑衣人來路不明,指不定是什麼人。

想着自己被人帶走,沒準會落下一個畏罪潛逃的罪名,

「救命啊!放開我!你是誰?」

「噓……別叫啊!」黑衣人很無奈的去捂住陳可心的嘴,可惜已經晚了!

大牢里的囚犯們都被陳可心這麼一嗓子給叫醒了,一個個的抓着木柵欄往外看,奴兮和紅月也被驚醒了,爬起來一看,陳可心不見了!

奴兮看着大開的牢門,連忙爬了起來就往外面追,在跑出一小段之後,她終於看見了一個可疑的黑衣人正拖着陳可心,趕緊就上去,拉住陳可心的另一隻手,使勁的奪,嘴裏喊着:「大膽賊人,你給我放開!」

黑衣人被那一聲聲的尖叫弄得心煩意亂,回過身來,一把就打上了陳可心的肩井穴,陳可心本來是能躲過的,只可惜另一隻手被奴兮死死的拽着,整個人就呈大字狀,愣是沒有躲過去,眼前一黑,就往下倒。

「來人啊!有人劫獄啊!」奴兮虛弱的喊着,真箇人都軟了下去。

等到陳可心醒了過來,已經是白天了,因為睡了太久,她已經算不出來現在大概是什麼時辰了。

她這會已經是被人捆住了別在身後的雙手,她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衣衫還是完整的,一點也沒有亂,看來在昏倒的時候沒有被人佔便宜。

陳可心靜靜的看着周圍的環境,這是一個簡陋的民房,周圍還堆着不少的五穀雜糧,看來,這是個倉庫!

雖然是醒了,但是她也不敢出聲,怕萬一別人知道她醒了,遭遇什麼不測,所以,陳可心乾脆眯着眼睛繼續靠着,節省精力。

過了好久之後,肚子里忽然傳來了「咕嚕咕嚕」的聲音,她餓了!

正考慮着要不要乾脆大咧咧的喊餓,就穿來了腳步聲,陳可心一聽,似乎還不像只有一個人,趕緊裝昏迷,看看能不能從別人的對話里聽到一些什麼。

門「吱呀」一聲就被人打開了,陳可心聽着兩個人不同的腳步聲走到了身邊,一個稍微輕一點,一個稍微重一點,盼望他們趕緊說話,最好是能聽到點有價值的線索。

「我可是把人帶過來了,錢呢?」

「別急,兄弟,我先驗貨。」

邊說著,陳可心感覺有個人對她伸出了手,捏住了她低垂的下巴,左右看了看,說:「嗯。不錯,就是這個臭丫頭。」

然後那個人放開手,陳可心喘了口氣,心想幸好他放開了,不然真會憤怒到忍不下去,睜開眼來瞪他幾眼。

到這個時候,陳可心才發覺,要是現在還有輪迴之眼可多好,起碼不會陷入未知的危險里。

也只有到了這個時候,陳可心才會想起來,要是夏凌軒在就好了,他一定會救她。

可惜,想歸想,還得面對事實。

「既然是這樣,趕緊拿錢吧,我也是做點力氣活,賺點活命錢。」

「嘿嘿,出錢的主可說了,這臭丫頭得一直關個一陣子,你先看好她,別讓她跑了,等到時候罪名確立了,把攏翠軒端平了,一齊給你錢。」

「好吧,我會看好這丫頭不讓她跑掉的。」

陳可心明白了,看來這一切都是那個號稱凌王爺的女人做出來的,那個臭女人,可真叫人咬牙切齒!

陳可心恨恨的想着,忽然胃裡一陣翻湧,一個悠長的「咕嚕」聲響起,她無語了,這肚子怎麼又叫了?

聽着陳可心的肚子這麼一叫,邊上的男人笑了笑,說:「這丫頭肚子餓了,也是,這都中午了,她還沒醒,鵬哥你放心,在我這絕對跑不掉。」

「那就好!等這臭丫頭被通緝之後,我們再演一場戲,把她送到官府領取賞錢,還能賺一筆。」叫鵬哥的男人說。

兩個人邊說著,就邊關門走了出去。

陳可心睜眼,果然這兩個人都已經不見了,她坐起來,一看,怪不得腳麻,連腳腕都被人綁住了。

她忽然就有了一種悲慘的感覺,要是在過去,手腕上的手錶里就藏着一些小工具,就算被人綁住了,也能自己解開,在這個落後的時代,可真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

過了一會,腳步聲又傳來了,這一次可不是兩個人了,而是只有一個人。

門一開,有一個穿着淺藍色衣裳的年輕男子走了進來,陳可心警覺的望着他,哇,好可愛的男人!

《絕色狼妃的江山聘禮》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