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快穿:病嬌主神他又瘋又撩
快穿:病嬌主神他又瘋又撩 連載中

快穿:病嬌主神他又瘋又撩

來源:google 作者:白璇璣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燕蘇 現代言情 白璇璣

【病嬌+1V1雙潔+切片】燕蘇是只狐狸,歷劫被雷劈死了,然後他就綁定了個系統禁慾總裁推了推眼鏡,斯文一笑,「寶貝,逃跑可不是個好習慣」聽話可愛的小徒弟握住他的踝骨,露出病態的笑容,「師尊,我是您的,您也是我的」姿容絕色的國師大人風華一笑,眼底隱隱藏着暴戾,「本座只給你一個選擇,死還是嫁?」燕蘇:怎麼全是瘋批病嬌?展開

《快穿:病嬌主神他又瘋又撩》章節試讀:

燕蘇往旁邊挪挪,「可以,那你的課本可以和我一起看嗎?」

他打開課本,放在中間。

「可以。」

燕蘇笑着點頭,「謝謝你了。」

少年藏在鏡片下的眼眸里微閃過一絲複雜,他冷冷的嗯了一聲。

燕蘇也不在意,只要時間久了,沈涼川會看到他的誠意的。

上面的老師正在講課,燕蘇聽了沒一會兒就有點煩躁了,他拿出手機,掃了掃時間,還有半個小時才下課。

001有些心累。

「燕蘇,你居然在課堂上玩手機?不怕被那老頭髮現啊?」

燕蘇晃悠着長腿,「怕什麼?玩手機而已,本王子又沒有吵到別人。」

001毫不客氣的嘲諷。

「王子?你的狐狸本體都被劈成碳了!」

說到這裡,燕蘇心裏就憤怒,他就歷個劫,那該死的天雷非逮着他劈,他氣不過就豎起中指大罵天道——狗日的天道,有種你就劈死本王子!

好傢夥,天道直接放出了幾條手腕粗一樣的紫色天雷往他的身上使勁劈。

當即把他劈的外焦里嫩,卡蹦脆,十里飄香的烤肉味,風一吹,還冒着黑氣,死的不能再死了,他的靈魂飄在空中,親眼目睹來了條狗,把他劈的黑成碳一樣的身體吃了,吃了,吃了!

他氣的指着狗,破口大罵。

死狗,本王子尊貴的肉體也是你能吃的?

狗沒有聽到他憤怒的質問,反而把他頭蓋骨都吞到肚子里了!

就在燕蘇以為自己這輩子只能做個阿飄飄來飄去了,突然就綁定了一個系統。

因為不太熟悉這方面的知識,一開始他有點笨手笨腳的,直接被001嘲諷是個呆萌小狐狸。

他也不客氣的給001起了個外號——小翠。

思緒轉回,他低頭玩着開心消消樂。

老師正往講台下走,越來越靠近燕蘇的座位。

沈涼川餘光看了看低着頭,睫毛纖長,側臉精緻,專註玩遊戲的少年。

一副完全沒有察覺到老師離他們越來越近的覺悟。

薄唇微抿,思索再三,他伸出手敲了敲燕蘇的大腿。

壓低聲音,「老師過來了。」

就當他幫助他的回報吧,以後他還是離他遠點比較好,他這種人不適合交什麼朋友。

燕蘇抬頭看了一眼都走到他們前面座位的老師,趕忙把手機往兜里一放。

手肘支在桌面上,看着課本,一副認真聽講的好學生樣。

老師看了一眼就收回了目光,看來這個紈絝少爺還沒有那麼無藥可救。

沈涼川翻着課本,突然,耳邊傳來一句話。

「兄弟,謝了哈。」

他皺了皺眉,「蘇同學,你的話太多了。」

燕蘇心裏哼唧一聲,竟然嫌棄他話多,他往旁邊挪了挪,整個人都要貼在牆上了。

注意到旁邊的動靜,沈涼川扯了扯唇角,他低頭看着課本,目不斜視。

一節課很漫長,當鈴聲響起那刻,講台上老師滔滔不絕的聲音這才停下。

「同學們,這節課就講到這裡,現在,下課。」

即使是下課了,教室里也依然很安靜,除了偶爾傳來一兩聲低低的說話聲。

「沈涼川,你出去一下,我要出去。」

少年有些怔愣,他站了起來,走到一旁。

燕蘇走出教室,在外面走了一圈,然後去小賣部買了兩瓶冰飲料。

他擰開瓶蓋,仰頭喝了幾口,瞬間解了幾分盛夏帶來的熱意。

他走進教室里,看着低着頭做作業的少年,一瓶飲料放在他面前的課桌上。

「沈涼川,給你的。」

少年心裏有些複雜,他站了起來,走了出來,燕蘇走了進去,坐在裏面。

他走到座位旁邊,坐了下來,手裡摩挲着冰飲料,這瓶飲料是最貴的那種,平時他都喝的是白開水,從來不喝飲料,一是因為他喝不起,二是他覺得太貴了不划算。

他掏出兜里的十塊錢,放在燕蘇的課桌上。

「我不能白喝你的飲料。」

燕蘇知道反派和外婆相依為命,很窮。

「一瓶飲料而已,就不用那麼客氣了。」

少年語氣執拗,「我從來不佔別人的便宜。」

燕蘇拍了拍他的肩膀,「別這麼客氣,都說了我把你當兄弟,你要是不喝我就把它扔進垃圾桶里了。」

然後把錢拿起來放回沈涼川的兜里,溫熱的指腹隔着布料傳來溫度,少年耳尖微紅,眼神也有些飄忽。

少年抿緊了唇,「那就謝謝你了,蘇同學。」

下午的課枯燥又無聊,燕蘇連連打了好幾個哈欠,這些課他上個世界剛聽完,這個世界又要聽一遍。

終於等到放學,燕蘇眉飛色舞的拍了拍沈涼川的肩膀。

「放學了,走了走了。」

沈涼川將課本合上,站了起來,邁着長腿離開了教室。

「沈涼川,一起吃飯不?」

他的肩膀上搭着一隻手,少年很是自來熟的問他。

「還是算了。」

他平時吃的都是最便宜那種,像蘇沐這樣的有錢少爺,吃的估計都是最貴的飯菜。

燕蘇對於反派的冷漠像是全然不知一樣,他哥倆好的攬着他的肩膀。

「別磨蹭了,我都快餓死了。」

沈涼川是第一次遇到那麼自來熟的人,從小到大,因為無父無母,家裡窮,加上性格孤僻冷漠,幾乎沒有人靠近他,那些人只會嘲笑他,這種情況在上了一中好了很多,但是謾罵和嘲笑不時還能聽到,甚至被欺凌也是經常的事情,久而久之他也覺得沒人會真心和他交朋友。

現在有個人願意和他做朋友,沈涼川心裏抵制但是內心深處卻隱隱期待着什麼。

他不動聲色的往旁邊走了幾步,甩開了肩膀上的那隻手。

食堂里人很多,排隊的人還不是很多,燕蘇拉着他就往裡沖,選了一個窗口。

燕蘇站在沈涼川的前面,他盯着少年的後腦勺,眼神往下看了看,那一身衣服一看就知道價格不菲,他又低頭看了看自己洗的發白的藍色牛仔褲,心情略微沉重。

燕蘇指着各種葷菜。

「阿姨,我要這個,還有這個,還有那個大雞腿也給我來兩個。」

大媽抬眼看了看,是個唇紅齒白,笑起來像是個小姑娘一樣好看的少年。

《快穿:病嬌主神他又瘋又撩》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