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快穿:病嬌主神他又瘋又撩
快穿:病嬌主神他又瘋又撩 連載中

快穿:病嬌主神他又瘋又撩

來源:google 作者:白璇璣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燕蘇 現代言情 白璇璣

【病嬌+1V1雙潔+切片】燕蘇是只狐狸,歷劫被雷劈死了,然後他就綁定了個系統禁慾總裁推了推眼鏡,斯文一笑,「寶貝,逃跑可不是個好習慣」聽話可愛的小徒弟握住他的踝骨,露出病態的笑容,「師尊,我是您的,您也是我的」姿容絕色的國師大人風華一笑,眼底隱隱藏着暴戾,「本座只給你一個選擇,死還是嫁?」燕蘇:怎麼全是瘋批病嬌?展開

《快穿:病嬌主神他又瘋又撩》章節試讀:

其他幾人看到這兩人關係這麼好,都紛紛有點詫異,竟然還有人樂意和沈涼川一起玩。

沈涼川對於這群人異樣的目光全然不在意,他走到浴室里,簡單的洗了個澡。

燕蘇躺在床上,戴着耳機,正在玩遊戲。

突然,有人拍了拍燕蘇的肩膀,少年壓低聲音,湊到他的床頭。

「蘇同學,明天還有早自習,你不睡嗎?」

燕蘇打了個哈欠,「再玩兩局,你先睡吧。」

玩到半夜的後果就是早自習的時候,困得眼睛都睜不開,索性直接趴桌上睡覺了。

老師看到了也當沒看到,只要不打擾到其他人,就沒事。

沈涼川閱讀着單詞,扭頭看了看睡著了的少年,睫毛長的就像小刷子,墨色碎發軟軟的貼在少年的額前。

他下意識抬頭看了看老師有沒有往這邊看,看到老師沒有往這邊看,他鬆了口氣,低頭繼續背英語單詞去了。

燕蘇是被一陣香味弄醒來的。

「蘇同學。」

燕蘇睜開了眼睛,少年把手裡的早餐放在他面前。

「給你買的早餐。」

他看了看袋子里的食物,一份手抓餅,還有一杯豆漿。

燕蘇從兜里掏出來十塊錢放他面前。

「喏,謝謝你給我帶早餐了。」

沈涼川搖搖頭,「不用給錢,我請你吃的。」

燕蘇強硬的把錢放他褲兜里。

「謝了。」

垂在身側的手放進了褲兜里,他握緊了那錢,彷彿少年手指的餘溫還在。

一切都和燕蘇預想的那樣,雖然沈涼川沒有承認他是他的朋友,但是對他的態度溫和了很多,也沒有再拒絕他的好意。

校園的生活很是無聊,這裡平時只能星期天放假了才能出去,其他時間基本上都是封閉式管理。

燕蘇坐在座位上,剛走回來的兩個同學回到了座位,在那裡小聲議論。

「沈涼川真是的,說聲道歉都不會。」

「不過那群人確實挺狠的。」

「沈涼川也真是夠倒霉的,偏偏惹到了那伙人。」

燕蘇皺了皺眉,立刻把手機放在了兜里。

「沈涼川他現在在哪裡?」

兩個男生愣了一下,「就在廁所里。」

燕蘇從座位上起來,大步走出了教室,往廁所的方向跑過去。

密密麻麻的人圍在一起,燕蘇往裡擠了擠。

「住手,你們幹什麼呢?」

這時,一雙手狠狠的推了推燕蘇,將他推了進去,然後燕蘇就被誤傷了。

沈涼川的怒氣一下就點燃了起來,他伸手狠狠的推開了那群人。

「蘇同學,你沒有事情吧?」

燕蘇倒吸一口涼氣,特么打你幾拳頭你試試疼不疼?

早知道就不強出頭了,真是倒霉透了。

「蘇同學,我帶你去醫務室吧。」

他搖了搖頭,「不用了,快上課了,你快去上課吧,我自己去就行了。」

沈涼川還是不放心,拉着他要一起去。

燕蘇語氣強硬,「快去,我又不是死了,不用擔心我。」

他抿了抿唇,「好吧,那我先去上課了,你要快點回來。」

看着反派已經離開了,燕蘇來到了醫務室里。

醫務室很是乾淨,冷冷清清的氛圍。

「有人嗎?」

他往裡走了走,又問了一遍。

「喂,有人嗎?」

「當然有人。」

一道磁性溫潤的聲音突然響起。

燕蘇嚇了一跳,往門口看了看,那裡站立着一個男人。

男人逆在光里,一身白大褂,雙手插在白大褂的口袋裡,他身形修長清瘦,往上看,一頭墨色碎發,幾縷墨色碎發貼在額前,戴着一副金絲眼鏡,那雙眼眸里溫和的如一團暖玉。

那張妖冶魅惑的臉即使是戴上了眼鏡,也無法掩蓋這極致的男色,反而為他帶來了幾分禁慾斯文的美感,右眼下方有着一顆小小的紅色淚痣,襯得那張臉多了幾分魅惑,唇色比那盛放的玫瑰還要瑰麗。

膚色呈冷白色,過分白皙。

燕蘇有些意外,沒想到這間小小的醫務室里,竟然還有這樣容貌出色的人。

看這男人的氣質,不像路人甲。

男人走到椅子旁邊,然後緩緩坐下,他雙腿交疊,被白色長褲勾勒的長腿筆直纖細。

他推了推眼睛上的鏡框,語氣溫和,「這位同學,生了什麼病?」

燕蘇眼角抽了一下,「校醫叔叔,我沒生什麼病,就是看別人打架不小心被誤傷了。」

男人抬起了頭,修長的手指支在下頜,勾起了唇角,「我才二十五,怎麼就成叔叔了?」

燕蘇咳了一下,「一個稱呼而已,不要介意哈。」

他指了指一旁的病床。

「過來,我看看。」

燕蘇走了過去,坐在了上面。

「脫掉衣服。」

燕蘇抓着自己的衣服,眼神警惕。

「你想幹什麼?」

男人看着少年眼裡的警惕,挑了挑眉,嘖,慢條斯理的開口,「給你看傷口!」

燕蘇脫掉白襯衫,男人伸出手指戳了戳那片淤青。

他倒吸了一口涼氣,差點爆粗口了。

「校醫先生,你可以輕點嗎?」

他嚴重懷疑這個校醫就是報他剛剛喊他叔叔之仇。

「沒什麼事,一點皮外傷而已,過幾天就好了。」

他轉身坐在椅子上,交疊着雙腿,看也沒看他一眼。

「你確定真的沒事?真的很疼好嗎?不需要開點葯輸點液什麼的?」

其實燕蘇就是想要在這裡多待一會兒,他實在是不想去上課,要不是為了任務,他早就跑路了。

男人抬起了頭,這才終於仔細看了看坐在病床上的少年。

那是一個身材纖細,很是精緻乾淨的少年。

他收回眼神,握着筆,在紙上唰唰唰的寫了半頁紙。

「如果你想好快點的話,是可以輸液可以吃藥的。」

燕蘇眼神一亮,穿上衣服,「早說嘛。」

男人伸手裝了幾盒葯放進袋子里。

「但是輸液就不必了,葯可以吃點,這些葯和維生素片差不多。」

哎,算了,看來逃課是不可能的了,燕蘇下床走到他面前,提起袋子。

拿出手機。

「多少錢?」

「不貴,一百。」

燕蘇懷疑自己的聽力出現問題了。

一百,不貴?

特么搶錢都沒有這麼狠的。

他深呼吸一口氣,「校醫先生,你看看你是不是看錯了價格什麼的?」

男人笑的斯文,「這位同學,我並沒有看錯,付錢吧。」

《快穿:病嬌主神他又瘋又撩》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