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快穿:炮灰狗血世界我無限求生
快穿:炮灰狗血世界我無限求生 連載中

快穿:炮灰狗血世界我無限求生

來源:google 作者:就想喝奶茶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小璃 胡清

【無cp女主專心搞事業】胡清作為天才九尾狐,穿越進各個小世界裏成為炮灰,逆風而起,乘風飛揚!前期手裡的牌再渣又如何,誰都擋不住她的腳步!氣運差又如何?看她從爛泥里殺出一片血路!這一路她看到了餓得精瘦的人,看到了上不起學早早就嫁人的女孩子,看到了被拐賣還被打斷腿的孩子們她終於明白原來她很幸運,有那麼多選擇命運的機會,遇到的每一個人都是貴人!展開

《快穿:炮灰狗血世界我無限求生》章節試讀:

師傅總說世間多苦難,以前胡清認為的苦難就是吃的不好,爹娘的偏心,修鍊的痛苦,後來是女子無法選擇命運的困惑,直到這次跟隨師傅一起出來遊歷,一路上看到了太多生老病死,平民無法主宰自己的命運,貴族也無法主宰生死,一路上有很多逃難的人,他們衣衫襤褸,經常會有人倒在路邊再也爬不起來了,沒有人收屍,等他們發現的時候很多人的身體都已經被鼠蟻吃的差不多了。胡清第一次看到的時候還會嘔吐根本不敢伸手,後來看的多了,一次次的習慣了,就開始給他們幫忙一起把見到的人安葬了。

尤其是來到明州府城外看到那一頂頂破舊的茅草棚子,裏面躺着的一個個生病的人,他們看見胡清他們的到來一點都不好奇,眼中沒有任何波瀾,一副完全是等死的樣子,胡清感覺大受震撼,原來自己受過的苦根本就不算什麼,反而很幸運的小時候沒餓死,年少又遇見了師傅學習道法,因為資質特殊很快就修鍊有成,幾乎沒有遭受過病痛,回想起來最難的時候也只是爹娘非要讓她嫁人的時候。

城郊的人根本就沒想過能繼續活着,輕症的人都走了,年輕人有**接走治療了,只有他們這些腿腳不好的老年人在這個地方等死了,所以哪怕是胡清給他們把脈,都沒有流露出看到希望的表情。幸虧閩地並不寒冷,不然冬天的夜晚,凍死的比病死的都多

「師傅您以前說眾生皆苦弟子不理解,這次弟子終於理解了,卻真的看不下去百姓這樣等死下去,還望師傅能讓弟子跟您一起做法事,找到源頭,儘快驅散死氣,讓他們不至於等死了。」胡清回去之後立馬拜見張真人,請求一起做法

張真人當然不會拒絕,胡清是他的得意弟子,修行就像普通人喝水一樣簡單,修鍊時間雖短卻能比得上普通道人十幾二十年的修行。

「你先回去準備,我已經起卦定好了明日午時就開壇做法,你給我護法,不為和守靜就不要參與了,你們沒有法力幫不上什麼忙,就去跟總督他們一起安定民心去吧」

安排好之後,張真人和胡靜就開始着手準備符篆等物,等着時機的到來。

這天難得的是個大晴天,看起來天空的漏洞都像是小了一些,午時終於到了。

這次做法的地方擺到了正南方的城牆上,張真人已經穿上了金絲銀線繡的郁羅蕭台、日月星辰、八卦、寶塔、龍鳳、仙鶴、麒麟等的紫色法衣,左手持雷擊棗木法印,右手一直揮灑符篆,口中一直默念誦神經。

終於是時候了胡清跟張真人一起走上道壇,一起大聲喝到「八方諸神聽令,諸邪皆去,神位歸宗,去」

天空中突然一道亮光,原本天空中的漏口慢慢變得越來越小,爐中香火直直的往上飄,道壇周圍的符篆無火自燃,灰燼無風卻往四面八方飄去,空氣越來越清新,漏口馬上完全關閉的時候,突然一道灰色的影子越國方向極速跑去,突然張真人手中的法印發出一道強光朝着灰影激射而去,只聽到一聲慘叫,一個人就從重重的落在地上,昏死過去。

不為道長立馬讓總督大人派人把昏死過去的人捉回府衙,等待法事結束後審問。

天空越來越乾淨,直到看不到一絲烏雲,法事終於結束了。

「噗」的一聲,是張真人突然吐出一口血出來

「師傅,快來人」胡清焦急萬分,明明剛剛還好好的,怎麼突然就這樣了呢?

「別擔心,師傅只是法力使用過度而已,看來我還是修為不夠,掌控不了法印啊」張真人臉色一片灰敗,還是不住聲的安慰胡清

總督大人派了兩名強壯的士兵把張真人一路從城牆抬回了府里的床上,並連忙送過來了不少的藥物。喝完胡清熬過的葯之後,張真人的臉色好看了許多,終於有了那麼一點血色

「師傅只是年齡大了,不用擔心,抓緊去研究病方醫治那些生病的百姓才最重要」張真人看不得自己這個向來沒什麼表情的弟子流露出來天塌了的表情,一直不停的安慰

「師傅你不要騙我,我知道你是拿自己的壽命啟用的法印,弟子知道阻止不了你,但明明你知道根本不需要使用法印抓人的,為什麼還要再次使用呢?大不了咱們下次在抓他,總不能讓他繼續跑了的」胡清腦子裡一直是她師傅吐血的畫面,這個解救、教導自己的老人,她已經把他當成是這個世界上最重要的親人放在心上了

「五十年前,師傅我學藝不精,只是知道有人在行邪法殘害無辜的百姓,卻沒有辦法把擒住,眼看着他跑掉了,現在終於有機會了,我絕對不會讓他再跑掉了」

五十年前他才三十多歲,資質不錯卻也不像胡清這麼逆天,努力跟隨他的師傅修鍊,師徒兩人共同做法卻也只是驅邪並未抓住幕後之人,只是猜想邪術反噬估計他也受傷不清。沒想到都五十年了邪法竟然還在,之前觀測到此處的不同尋常,年頭太久了竟然一時之間沒聯想到,剛才一看到就立馬下定決心一定抓住他,所以越力使用法印,倒是自己還是老了,以後還要靠若水了

「邪修已經抓獲,師傅不用擔心了,這幾天先好好休息」胡清看着臉上平整的師傅,法事之後眼角眉梢長出來好幾道皺紋,就是一陣心疼

張真人睡下之後,胡清也沒有歇着,立馬趕到了府衙,開始跟那些大夫一起改善藥方。經過不斷的改進,試藥,終於找到了能暫時遏制疫情的方法,官府收容的病患喝下藥之後明顯病情不再惡化,死的人越來越少之後,總督他們都放下了大半的心。

城郊的病人聽說胡清他們研究出了救命的藥方,喝了葯之後都痛哭流涕,每到胡清去研究病患的時候都有人圍在她的身邊,跪地高呼「仙人」,以至於不得不每日蒙面醫病。

終於趕到年前,朝廷派出了欽差來到閩地,帶來了大批的物資,明州府慢慢的開始有了往日的樣子。

「原來是國師大人,下官一路來的時候就聽說了仙人下凡救世之名,還在猜測是何人,下官代替百姓和朝廷拜謝國師大人的大恩大德」欽差大人剛來就來拜見張真人了

「貧道已經不是國師了,只是做了一些小事當不得大禮」張真人經過幾天的休息臉色終於好了起來,不過跟之前比還是顯出了幾分老態,法力用竭的影響一直沒有消退。

「這位想必就是若水道長,下官聽說若水道長也是道法高明,醫術精湛,都被當地百姓稱為仙人下凡,不愧是國師大人的高徒啊」

現任皇帝對修道並不像先帝那麼熱衷,所以收到張真人的信件並沒有很重視,以至於欽差來的比他們都晚,半信半疑之下還是選擇派人來了,倒正好帶來了他們最需要的藥物等,也算是功德無量了。

欽差心想:一定要帶他們回京,看在國師的份上希望陛下能不要算他的延誤之罪啊。所以盛情邀請張真人他們回京,「國師大人也好幾年未曾回京了,之前在外清修,一出山就解決了一場大的疫情,真的是天上諸神保佑咱們朝啊。這次還請幾位道長跟下官一起回京,陛下一定大加封賞的。」

張真人最終答應了跟他一起回京,倒不是為了封賞,而是當初走得時候沒想過要這麼久,只帶了重要的法器,還有很多封存在京郊的觀里,以至於若水到現在還沒有合適的法器使用,只能用他的桃木劍,回去了要好好給她挑挑合適的法器,其他的倒是其次了。

胡清自然不會反對師傅的決定,現在就是擔心他的身體,北方多嚴寒,現在去怕他撐不住

「大人,我師傅這次做法身體損失比較大,可能要年後休養一段時間才能去京城了,還希望大人替師傅在陛下面前解釋一番」

「當然當然,國師身體要緊」欽察得到張真人要回京的明確消息就可以了,到時候他先回京將消息運作一番,估計有不小的好處,至少善緣算是結下了,平安符能多拿幾張?

《快穿:炮灰狗血世界我無限求生》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