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快穿之拯救可憐女配
快穿之拯救可憐女配 連載中

快穿之拯救可憐女配

來源:google 作者:夢南橋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宋命 蕭芸

【女強+甜寵+救贖】農婦蕭芸重生了她與曾經的命運之神----宋命,一起走遍三千小世界,去拯救更多如她一般的女性這趟旅程,是相互幫助,也是自我救贖第一個世界:柔弱花魁離歡歡×落魄公子鍾一許(√)第二個世界:末世嬌蠻秦清清×忠誠護衛阿狼(√)第三個世界:現代高倩倩第四個世界:靈異白素素第五個世界:仙俠沈思思第六個世界:千金柳瑟瑟……人各有命,我不信命展開

《快穿之拯救可憐女配》章節試讀:

「自古多情空餘恨,此恨綿綿無絕期。」

蕭芸躺在竹園的竹床上,疲倦的身軀像找到了歸處,終於放鬆下來了。

宋命坐在床邊,拿起竹笛,輕輕吹奏。

在輕緩的笛聲中,伴着竹葉被風吹過的沙沙聲,蕭芸感覺她的靈魂被一雙大手撫慰。逐漸輕闔雙眼,陷入沉睡。

宋命看到如此場景,會心一笑。也不知她睡着後夢到了什麼,嘴角竟帶了絲微笑。

清風微涼,宋命起身為蕭芸蓋上一層薄被。又忍不住輕點了她的鼻尖。

【真是小頑固。】

宋命掌管命運幾千年,深知世人皆苦。麻繩專挑細處斷,厄運只找苦命人。離歡歡命中該有這一劫。

這一劫過後,也許就能否極泰來。

宋命又吹起長笛。人各有命,但不信命。

……

林志文不知他的齷齪想法已被他人知曉。他正苦思冥想,如何讓離歡歡心甘情願地與他出來。

女人最是心軟,尤其是離歡歡。

她今日總是收到林郎托小童送來的花。一束含苞欲放的茉莉花,一朵微沾水珠的六月雪,一捧艷麗明媚的日光菊……

本來有些哀傷、有些怨言的心,被這一束束送來的花安慰了。

離歡歡想見自己的林郎。

隨着小童第四次將花送來,那是一朵嬌媚欲滴的玫瑰。玫瑰花上掛着一封薄薄的、散發著玫瑰香的書信。

離歡歡懷着激動而期待的心情拆開,是林郎寫的。

林郎信中言及對她的愧疚與愛意,約她三日後在城郊馨香園相聚。

離歡歡心中泛着甜意。

這幾日她一定要好好練琴,等見到林郎告訴他,自己已經是樓里的清倌了,每日只需在台上彈琴,不需要在房內接客。

林郎一定會高興的。

離歡歡懷揣着對三日後的期待和對未來的嚮往,朝氣蓬勃地投入到練習中。

而秦良平也早早地約好了矮個子,和一眾與他志同道合的學子。

幾人都靜待着三日後的到來。

蕭芸和宋命,亦是如此。

三日後,馨香園。

離歡歡從未與林郎約過這麼遠的地方。她怕被別人發現,只能自己一個人抱着琴,走小道偷摸地去。

而馨香園內,眾學子文人,喝酒吟詩,好不快活。

林志文跟在秦良平身後,聽着眾人對秦良平的恭維,心中不忿。這一切,都是自己促成的。但自己卻只能像一個跟班一樣,受他人差遣。

林志文安慰自己,再忍一忍。等他進入青山學院,一定能抓住機會,得貴人賞識,然後飛黃騰達。

「這百花樓花魁何時來到啊?」

學子中有人迫不及待了。當朝對讀書人要求較高,若他們踏足青樓楚館,會被同袍看不起,影響前途。

但才子佳人,沒有一個學子不嚮往美人的。尤其是那百花樓的花魁。

秦良平眼神詢問林志文。

林志文趕緊回答:「馬上就到!馬上就到!」

他小跑着去園口,想看看離歡歡到哪了。

恰好在園口看到離歡歡款款而來的倩影。

離歡歡走累了,嬌喘連連,體香陣陣。

「林郎……」

離歡歡很感動,她以為林郎一直在門口等她。

「怎麼現在才來?沒坐轎子嗎?」

林志文不等離歡歡歇口氣,扯着她大步往前走。

為什麼沒坐轎子?自然是因為沒錢了。

離歡歡心中委屈。初見面,也不問一下她累不累,走得腳疼不疼……

離歡歡吸吸鼻子。【算了,好不容易與林郎見一面,要開心。】

她滿心歡喜地往前走,等待她的卻不是二人世界,而是眾多陌生的衣冠禽獸。

「林郎……他們是?」

「歡歡,他們都是我日後的同袍。今天你就代替我好好招待他們。為了我們的未來。」

林志文將離歡歡輕輕推入人群。

「不愧是名動盛京的花魁!淡眉如秋水,玉肌伴輕風。」

「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

「借水開花自一奇,水沉為骨玉為肌。秦兄,今日托福了!」

離歡歡被眾多男子圍在中間,驚慌失措。她好像一盆美麗的花,在人群中被圍觀,被鑒賞。

可她不是花,是人!

她遍尋不到林志文的身影,混亂中被一名男子拉住坐上了他的膝蓋。

「秦大人?」離歡歡回頭看到一張熟悉的臉,是曾經來百花樓的客人。

「歡歡小姐,昔日我為見你一面,散盡銀錢。但今日,無需花費一分一厘,就可將你納入懷中。太暢快了!」

「這一切,可得好好謝謝林弟啊!」

「林弟,你來!」

在離歡歡眼中一直風光霽月的林志文,此刻卻像一條狗,被秦良平呼之即來。

「林弟,你的要求我答應了。」

秦良平心知肚明離歡歡與林志文的關係。

又是一出痴情女子負心漢的戲本。但他不在意,因為在他心中,在這些男子心中,離歡歡本就是千人騎萬人枕的青樓女子。不用在乎,不用尊重,不用珍惜。

離歡歡這時已明白了一切,她心心念念的林郎,用她,換了進青山學院的機會。在林志文的心中,她只是一件可交易的貨品,而不是想攜手一生的愛人。

離歡歡被圍繞的男人,一杯一杯地灌酒,她抱來的琴早被扔到了一旁,弦斷,琴毀。

離歡歡心痛得不能呼吸,一雙曾灑滿清輝的眼睛狀若一潭死水。

喝下的每一口酒,就像一把把刀子,劃開了她的喉嚨,劃開了她的心臟,劃開了她的身體……

她不知道自己的眼睛在流淚,她不知道自己像一個精美的人偶被肆意撫摸。

周圍的男人看着她被淚水洗凈的臉龐,越發興奮。

「經珠不動凝兩眉,鉛華銷盡見天真。」

在久經世故的青樓女子臉上,看到天真與單純,看到痴情與不悔,讓他們更興奮……

「你們在幹什麼?」

《快穿之拯救可憐女配》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