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獵夢之劍
獵夢之劍 連載中

獵夢之劍

來源:google 作者:僧多粥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僧多粥 沈雲 都市小說

夢災降臨,沉眠症席捲肆虐以迴夢石為基礎施行的轉移療法成了幫助患者轉醒的唯一手段身為釋夢師的沈雲,是療法中至關重要的一環擁有多年釋夢經驗的他,處理過各式各樣的案件,本以為不再會有挑戰出現直到在一次平平無奇的任務中,他離奇墜入了一個不同尋常的世界……展開

《獵夢之劍》章節試讀:

「他到底做的什麼夢呀?」栗麗只覺一場夢的功夫,沈雲對自己的了解似乎加深了許多,當下滿是好奇,忍不住刨根問底。

「一個滿足他窺視和掌控**的夢。」沈雲粗略地講述了夢中的遭遇。

「他和你的關係應該不止是朋友這麼簡單。你們認識很久了吧。」

栗麗沒有否認。

「他對你的執念可深得很。在夢裡表現得,甚至有些瘋狂。」沈雲注視着女人,眼見着她眉宇間浮現出一縷惆悵。

栗麗似是不願多說,沈雲也不多問,只柔聲安慰道:「你不用多想,夢裡的事也不能說明一切,平時多留點意就行了。」

栗麗輕蹙雙眉,嘆了一聲:「但夢裡的情況還是能說明一些事情的。」

沈雲剛要起身,聽到她的話,立刻停下了動作,暫時留在了椅子上。

「我們交往過。」栗麗說罷又馬上搖了搖頭,「也不算是。我們是有過婚約,但我一直都只把他當成哥哥一樣看待,對他並沒有那方面的感情。」

「我們兩家事世交。他父親和我爸爸從小一起長大,我和他也是。我倆,算是青梅竹馬的關係吧。」

「是雙方父母給我們定下了這場婚事。我以前並不在意,心想着和他過一輩子也沒什麼問題。可後來……我還是想要和心愛的人在一起,所以就……單方面取消婚約了。」栗麗有些失落地凝望着沈雲。

沈雲聽罷恍然,顯出幾分驚訝:「所以,這麼說你是找到真命天子了?你口風真是夠緊的,認識這麼久了,我竟從沒聽你提起過。」

女人莞爾一笑,笑容中卻藏着幾分無奈:「傻瓜,你不知道的事兒多了去了。」

正當她說話之際,桌上的手機突然「嗡嗡」震動了起來。鈴聲驟然響起,二人皆為之一驚。

是先前設下的鬧鈴。

四點四十八分。

沈雲急忙關閉了鈴聲,將手中杯子里的水一飲而盡,匆匆起了身。

「栗姐,先不和你說了,我得出發了,晚上還有事。咱明天再聊吧。」

女人點頭應了一聲。

出門之時,沈雲不忘回頭提醒:「這石頭你記得還。以後別再……哎,算了。」

男人的語聲尚且殘留,但身影已然消逝。

栗麗目光則仍遺落在門邊,久久不曾收回。

她的手中猶捏着那枚迴夢石,上頭還留着男人手心的溫度。

……

沈雲給自己多預留了一些時間。

他可不想空手去師娘那裡,得先去一趟市場。

忽然想起以前那些任性的時光。那時候,他去師父師娘那兒可都是無比的自在,兩手空空而去,胡吃海塞而回。

可現在卻不如以往那般隨意了。

是因為自己成長了,還是因為彼此生分了呢?

心中莫名湧起一陣悲傷。

沈雲深吸了一口氣。應該是前者吧。

師娘最愛吃的水玉芒果已經上市了,他在市場里仔細地挑了滿滿一大袋子,又補了其他一些零食小吃,這才離開。

到達師娘家樓下的時候,夕陽正好,空氣中的餘溫被清涼的晚風吹散。

開門的剎那,最愛的燉肉香味撲面而來,是久違的味道。

「人來就行了,還帶這麼多東西。師娘給你盛飯去,你去洗個手,先坐。」師娘匆匆接過他手中的東西。

更換的拖鞋早就給他備好了,就放在他腳邊。

低頭掃過身周,玄關處的地上只放有師娘的鞋子,看來席敏並不在家。

「又和那小子約會去了嗎?」沈雲忍不住猜想,但旋即轉念:「和我又有什麼關係?」

強行收起了思緒,換鞋進了屋中,去洗了手,隨後來到餐桌邊坐下。

方桌上擺滿了菜,但只放了兩副筷子。

看來今天席敏是不會回來吃飯了。

「我給小敏打了好幾通電話了,這死丫頭,說是有事不回來吃了。」

「沒事,那就咱倆一起吃唄。」沈雲笑着道。

似是看出了他的強顏歡笑,師娘的神情中露出一絲無奈,不過沒有多說什麼,將大碗米飯放在他面前,便去到另一側坐下。

有幾樣菜已經涼了,師娘準備這麼多想必是花了不少的時間。

沈雲筷子不停,大快朵頤。

「雲啊,師娘原本不想多過問你和小敏之間的事。但你倆最近是不是鬧矛盾了?那丫頭這一陣回來總是悶悶不樂的,每次我一提到你她就變得不耐煩,把自己關在屋子裡飯也不吃,你們之間到底是怎麼了?」

沈雲放下了碗筷,緩緩咀嚼着口中的食物,許久不曾回答。

「師娘不該提這個,說得你都吃不下飯了。不說了,吃飯,吃飯。」

師娘的語聲中滿是擔憂,沈雲如何聽不出,他不是不願解釋,只是想起自己與席敏之間的矛盾,又忍不住思考到底是誰對誰錯,心裏糾結,便不知該從何說起。

過了好一陣,他才開口:「師娘,我們前陣子是大吵了一架。」

聽見沈雲的話,師娘立刻側身面對向他,凝神等待進一步的述說。

「小敏她想讓我放棄釋夢師的工作,轉崗去其他部門。」

「小敏這孩子,看來還是沒能放下她爸的事。」

「師娘知道你也放不下,這麼多年了,你還在不停尋找正軒的下落。當年他帶你入行,你一待就是十幾年,現在突然要你放下這份工作,確實有些強人所難。」

「師娘,我不是捨不得這份工作,我只是怕一旦離開了這個崗位,再要追查師父失蹤的事,就沒那麼方便了。」

「那你在這個崗位待了這麼些年,有追查到什麼有用的線索嗎?」

沈雲垂下了頭,隨後輕輕搖動:「查到過一些,但都進了死胡同,可直覺告訴我,真相已經不遠了。」

「那就是了,這麼些年了,你也儘力了,也是時候放下了。」

「小雲,師娘明白你心裏難受,可小敏又何嘗不是,師娘我……又何嘗不是呢。」

「因為她爸的事,小敏不願你繼續當一名釋夢師,是害怕同樣的事也發生在你身上,你千萬不要怪她。」

「師娘,我沒有怪她。」

「那就好,回頭我也勸勸她去。」

「小雲,你和小敏都是我的孩子,我不想委屈你倆當中的任意一個,但……」

「我明白的,師娘,您有話直說。」

「哎。」師娘有些為難,輕嘆了一聲,猶豫了一會兒,才開口繼續說道:「在師娘心裏,你一直都比小敏成熟得多,師娘還是希望你能多包容她一些。」

「師娘,您也覺得我該放棄這個工作嗎?」

師娘遲疑了許久,方才輕輕點了點頭。

「師娘,您也害怕我和師父一樣是吧。」

師娘將頭撇向一旁,黯然不答。

「其實我們三個人都放不下。」話及此處,沈雲忽然語聲一振,一掃臉上的陰霾,試着揚起嘴角,卻只擠出一縷苦笑:「師娘,其實……」

「其實我們已經分手了。小敏她……」

「現在也已經有了新的男朋友。」

「什麼!」手中的筷子跌落,師娘卻忘了撿拾,轉過頭來,瞪大了眼睛盯着沈雲。

「我本覺着,應該由小敏告訴你會比較好,但事已至此,我想還是不該再瞞着你了。」

「什麼時候的事?」

「月初的時候。」

「小敏提的?」

「嗯。」

「這死丫頭……」

「吃飯吧小雲,這事先放着,等我好好收拾完她改天咱們再聊。」

《獵夢之劍》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