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利己青梅不討竹馬喜
利己青梅不討竹馬喜 連載中

利己青梅不討竹馬喜

來源:google 作者:虞戲一言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樂桔 現代言情 路行辭

他開始討厭她了樂桔與路行辭成年至今,幾乎只有一年的時間是分離的,也就是那一年,她回來後整個人都不同了她似乎在學習某個人,她在試圖變得優雅且美好;路行辭並不清楚那年她去了哪裡,可他看懂了她心底的自卑與敏感那一年萬家的正妻去世了,樂桔的母親樂清,也就是萬家主人養的情人,帶着萬家的私生女回去了萬瑞霖承諾,若樂桔有任何一處比得上萬家大小姐萬里里,那萬家便有樂清樂桔母女的容身之所於是就在那一年,樂桔如同被碾進了泥土裡一般,絲毫抬不起頭自那以後樂桔再為見過樂清,只是日常花銷照樣打進卡里,而她再見到路行辭時,感覺自己驟然縮小數萬倍,她拚命壘起磚塊,試圖與他並肩,卻感覺再也做不到了她淪落成一個所謂的利己主義她要拚命的往上爬初三那年,路行辭出車禍了,兩人的關係由於樂桔的疏離而宣告破產再然後的然後,樂桔發現,她再也離不開他了展開

《利己青梅不討竹馬喜》章節試讀:

昏倒後的樂桔沒幾秒鐘又被電話吵醒了,是一串有點熟悉的號碼,她也難得地接聽了。

「樂桔,可能不僅僅是向流舟。」

樂桔聽得迷迷糊糊的,只聽出是白柿的聲音。

對了,路行辭和沈榆那邊出事了來着,雖然報了警多少還是有點不放心,只得應付白柿說道:「提醒我了,我還得去解決一件事情,下次再聊。」她邊說邊套上外套徑直就往樓下跑。

只是剛下床的第一步就差點爬不起來。

低血糖真是麻煩啊。

他們只是將一圈圈的繩子繞在路行辭的腰上把他與椅背綁在一塊,打完電話後又把他手腕給牢牢綁起來,向流舟他們人多,也並不怕他們兩人做什麼小動作。

路行辭被綁時吸足了氣,現在隨着平穩的呼吸繩子也鬆了些許,好在手腕是正綁的,靈活度要高很多,然後他一點點將那圈繩子的繩結處往自己手腕方向轉。

向流舟倚着窗戶那目不轉睛,安靜等待樂桔的到來;他的兄弟們也各玩各的,偶有幾個人語言調戲了沈榆。

沒多久,路行辭就把腰上的繩結解開了,手腕上的實在是牢固,時間緊迫,他只得先跑到沈榆身後幫她解綁身後的繩結。

小混混本都在偷懶兒,突然這麼一出差點沒反應過來,他們倒是也不慌,門口有人守着,就算都解綁了也逃不出去的,但多少有些人看路行辭不爽很久了,趁機報復一把也是很爽的。

「現在去攔住樂桔應該還來得及。」路行辭說話悶悶的,似是受到不少傷害。

他試圖再次為沈榆闖出一條路。

但這次連手腕都被綁住了,實在太艱難了。

向流舟回過頭看着他們的掙扎,眼裡儘是嘲笑。

沈榆也是鉚足了勁,但好像仍是無濟於事,她的力量太弱小了。

幾個小混混靠在門背上,眉目間都是嬉笑,驀地失了重心,往後倒去。

樂桔一開門就有個人差點倒她身上了,險些被嚇了一跳。

向流舟終於露出笑容,「你來了!」

樂桔靠着門框,身上只有一件睡裙和單薄的外套,臉色紅得不像話,與之相反的是白得失了血色的嘴唇。

「我來了,放他們走。」她有氣無力地說著。

「好,把他們丟出去。」向流舟發話道。

樂桔看着沈榆,扯了扯嘴角,「放心,沒事了。」當她目光轉向路行辭的時候着實一愣,他雙手被綁着,已經勒出了血痕,臉上也有大大小小的傷害,黑白色的校服也滿是灰塵與血跡。

樂桔神智越來越不清楚了,眼前的畫面開始模糊了,她一步一步挪到路行辭面前,頭磕到他的胸膛上,力氣漸漸流逝,但手還是在努力地給他解綁,無奈頭暈眼花,半天都沒解開。

」徐清在外面,你們先出去。「樂桔的聲音很小,只有兩人聽得到。

「你是不是傻。」路行辭深嘆一口氣,用被綁住的手腕把她身子圈住,牢牢錮住她的腰。

「我很聰明的,馬上就安全了。」她有氣無力地說道。

沈榆先出去了,路行辭是一動未動,就這麼看着向流舟。

向流舟感覺路行辭咬着牙根,想把他生吞活剝一般,他倒也不慌,讓手下把門關起來。

門還沒關完,**就沖了進來。

「看吧。」這下樂桔是真的沒了聲,暈了過去,要不是路行辭撐着,樂桔就跌下去了。

最後警車把路行辭和樂桔送到醫院裏。

樂桔睜開眼就是白茫茫的天花板,愣神了許久才反應過來,直挺挺地坐了起來,隨即就是一陣眩暈,她扶着額頭,「完了,行李還沒收拾,今天還得坐車去集訓。」

她摸索着手機,卻什麼也沒找到。

這時路行辭從門口走進來,手上還拿着樂桔的手機和一份小餛飩。

樂桔接過手機想看看時間的同時還看到了幾條扣款信息,現在早上七點,下午兩點出發,她還來得及。

,但是這扣款信息?她不解地抬眼看向路行辭。

「你的醫藥費和早飯錢當然你出。」路行辭淡然地說道,順帶打開了小餛飩的包裝盒,餐具包裝也撕開來放在一旁。

「看來得改密碼了。」樂桔嘟囔着。

「跟你記得住那麼多密碼似的。」他諷刺道。

樂桔撇撇嘴,「路總越來越小家子氣了。」說著才注意到路行辭身上那套校服還是灰撲撲的,看樣子只給自己洗了把臉,眼底又有着深深的黑眼圈,她記得路行辭有着嚴重的潔癖來着,「你沒給自己看醫生?」緊接着又跟了一句:「路氏集團破產了?」

路行辭白了她一眼就轉身就離開了病房。

樂桔看着路行辭的背影,突然覺得路行辭好像有點變了,走路姿勢變了,左腿有些瘸。

樂桔的眼神隨着路行辭離開後也越來越黯淡了,又欠他一筆。

樂桔回去路上給沈榆打了個電話問了下是否安好,而後就專心收拾自己的行李了。

坐上離去的大巴車時收到了路行辭的一條短訊,只兩字:保重。

《利己青梅不討竹馬喜》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