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凌雲修仙傳
凌雲修仙傳 連載中

凌雲修仙傳

來源:google 作者:墨舞人生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上官香靈 凌雲 奇幻玄幻

不是爽文,風格類似凡人,誅仙,反派計謀毒辣,角色個性鮮明,並不是簡單的升級打怪講述主角艱辛的修仙之路,從被排擠到被承認,從一個門派弟子,逐漸成長為和道,佛平起平坐的人皇,而最後,他卻選擇自散功力,那修道又是為何?展開

《凌雲修仙傳》章節試讀:

「我回來了。」

見凌雲興奮地從門外走來,臉上竟然看不出一絲疲憊的神態,這讓幾個師兄很驚訝,有的揉揉自己的眼睛,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實,凌雲做了這麼多活依然不累。

吳大勇之所以讓凌雲做常人無法做完的活,是想讓他知難而退,這樣師父允劍寒就不會看到凌雲,而想起悉心栽培但又背叛自己的唐俊。

凌雲進來後一一拜見師兄,諸葛長平幾人倒是十分高興,圍着凌雲問長問短。

「給你安排的事都做完了嗎?」吳大勇帶着試探的口吻問道,雖然有些多此一舉,但還是想證實下。

凌雲點了點頭回答道:「大師兄交代的事情已經全部做完。」

吳大勇看了看凌雲,便讓老實的魏石去查看究竟,一會兒,魏石回來道:「小師弟確實全部做完所有的事。」

其實吳大勇交代的事情,是這個年齡的孩童不可能完成的,雖說是為了不讓允劍寒傷心,但他自己都有些不忍,竟然想出如此卑劣的手段,可凌雲回來那一剎那,吳大勇心中有些矛盾,可能連自己都不知道是喜是憂。

諸葛長平生性孤傲,自以為是落霞峰唯一人才,這時也不得不佩服地說道:「這樣的毅力實屬罕見,多加努力日後必將超越我這個落霞峰第一。」

能得到諸葛長平的稱讚實屬罕見,魏石和莫青松都驚呆了,這卻讓張揚有些嫉妒,他來落霞峰已有五年,倒也算是勤奮刻苦,可是卻從未得到這樣的認可。

張揚冷冷地說道:「二師兄,我這麼優秀,而且是下次「七峰會武」的種子選手,小師弟才來第一天,怎麼能比我優秀?」

莫青松一聽不忍笑道:「張師弟,你所謂的種子選手是自封的吧,誰都知道落霞峰人丁單薄,在『丙』組中只有你符合要求,你不去誰去?再說,上屆比賽,你這個種子選手好像是一輪游吧?」

落霞峰每三年會舉行一次會武,讓各峰弟子能有機會切磋,也是各峰首座**弟子能力的一種體現。

「七峰會武」以年齡大小劃分為三個組:十至十五歲的為丙組,十六至二十歲的為乙組,而二十一歲以上的為甲組。

除落霞峰弟子太少外,其餘六峰的人數都比較多,丹陽真人為避免人多太佔優勢,便只允許其他每峰一組只派兩人,而落霞峰一組只能派一人,這樣一來落霞峰不會太吃虧,比賽也公平許多。

當然,丹陽掌門的弟子略為占些優勢,那就是有三人是每組中的種子選手,其餘六峰分出勝負才能和他們較量,這三人分別是:甲組的齊雲,乙組的楊成和丙組的陳兵。

但比賽最後才是最精彩的,因為那時將在三組裡選出前兩名,然後按他們自己的意願選擇,自由組成兩組進行較量,勝出者將保送去「萬經閣」一個月,有機會學到高級功法。

聽到莫青松的話,張揚胖乎乎的臉脹得通紅,不過也確實說的實情,但他也有些不服氣地反駁道:「莫師兄最好的成績也就是進入了第二輪,為這不知吹了多少回,搞得跟自己奪了第一似的。」

莫青松頓時語塞感到尷尬,他瞪了瞪張揚,帶着一絲譏諷的口氣說道:「比你成績好就行。」

張揚白了他一眼,但也沒辦法反駁。

凌雲好奇地問道:「師兄們都是凌雲的榜樣,不必如此爭吵,我想知道什麼是「七峰會武」?」

一提起「七峰會武」,張揚一臉興奮地站了起來,剛剛想給凌雲解釋。

「你們是不打算吃飯了嗎?」吳大勇板着那張臉,冷冷地對凌雲說道:「「七峰會武」不是你想參加就參加的,你得熬過一年成為正式弟子再說。」

看着大師兄那嚴肅的表情,張揚吐了吐舌頭不敢再說下去,為避免尷尬,魏石趕緊招呼大家一起吃飯。

晚飯過後,凌雲回到了自己的院子,看着一間間房屋空無一人,難免感覺有些孤單,他進屋後點燃燈,躺在床上卻不能入睡,父親的樣子又出現在他的腦海,鼻子一酸淚水迷住了雙眼。

突然,門外傳來「嗷嗷」的叫聲,凌雲聽到這聲音立刻從床上蹦了起來,一個名字在腦海里閃現——[灰牙]。

凌雲慢慢地打開門,一個黑影躍起撲在他的懷裡,不時地用毛茸茸的頭來回蹭,長長的舌頭不停地舔他的臉龐。

「灰牙!」凌雲又驚又喜,他不知道這個「玩伴」怎麼找到這裡的,見到它突然感覺沒有那麼孤單了,凌雲緊緊地抱着「灰牙」,不停地撫摸着它的後背。

「灰牙」倒是很有靈性,偎依在凌雲的懷抱中輕聲地叫着,就像是一對久沒重逢的親人一般。

凌雲倒是十分高興,這裡屋多人少,「灰牙」只要不在師兄的面前跑出來,是不會讓人注意的,這樣凌雲累了一天,還有「灰牙」訴說心事。

他將「灰牙」領進屋中,同它嬉戲玩耍了一會兒,思鄉的心情終於得到緩解,倒在床上呼呼大睡起來,夢中他學會了法術將狼娘復活,快樂地在後山樹林中玩耍。

次日,凌雲起床後卻不見了「灰牙」,他也不急着尋找,知道它是跑到山林中覓食去了。

凌雲簡單收拾下便去了膳廳,飯後便跟着諸葛長平到他的書房學習,當然還是學「道玄經」,凌雲依然學得很快,將第二章內容很快記在心中。

諸葛長平突然問起凌雲怎麼能獨自完成那麼重的功課,凌雲心知門規的規定,沒有得到師父准許不得學習功法,他只好回答道是從小吃狼奶,故而力氣很大。

這個解釋有些牽強,但還能說得過去,諸葛長平從魏石那裡得知了測試的事,搖着鶴羽扇沉思片刻,也就沒有追問下去。

凌雲突然問道:「二師兄,聽魏師兄說以前落霞峰很輝煌的,是不是啊?」

看到剛才諸葛長平有些懷疑,凌雲立馬岔開話題,不過那個問題也是自己想問的,他也很好奇曾經輝煌的落霞峰為何落魄。

一聽凌雲問這個問題,諸葛長平很是驚訝,在所有師弟中,凌雲是唯一一個問起這事的人。

搖了搖手中的鶴羽扇,諸葛長平驚訝的臉上慢慢恢復平靜,緩緩道:「你知道後又如何?」

「我要努力修行,力爭讓落霞峰恢復以前的地位。」

這話從一個幾歲的孩童口中說出確實少見,諸葛長平雖然知道凌雲身體素質不錯,但是感覺和唐俊那時比還是有些差距。

諸葛長平冷冷道:「就憑你?」

被師兄這冷冷地一問,凌雲感覺這話唐突,趕忙規規矩矩坐好抄起「道玄經」來,諸葛長平看了看凌雲,覺得他身上有種特殊的氣質是其他師弟沒有的。

在諸葛長平印象中,能自己說出振興落霞峰這樣話的,只有那天賦異稟的唐俊,當時自己很佩服他,可是後來他投到了正玄峰,留給落霞峰的只有恨。

諸葛長平思量了一番,緩緩問道:「小師弟,你以後會背叛落霞峰嗎?」

凌雲被這一問驚得目瞪口呆,他不知道師兄為什麼這樣問,一愣過後反應過來,馬上斬釘截鐵地回答道:「不會!」

看着那真誠的眼神,諸葛長平好像看到和唐俊不同的東西,直覺讓他相信凌雲,長舒了一口氣後,諸葛長平道:「好吧,我就給你講講落霞峰的故事……」

原來在二十年前,落霞峰是七峰中實力最強的,師父允劍寒是前掌門永逸真人的得意弟子,也是掌門繼承的最佳人選。

永逸真人羽化後允劍寒準備接任掌門,並和月霞準備結婚的前一天,首座雲松帶領其他五峰首座及弟子齊上落霞峰,對落霞峰大師兄興師問罪。

說到這裡,凌雲突然打斷問道:「大師兄?」

諸葛長平看了看凌雲那驚訝的樣子,搖了搖鶴羽扇道:「此師兄非彼師兄。」

凌雲一臉茫然不知道說的哪個師兄,諸葛長平又道:「那是號稱道玄門第一人的唐智天,他是以前落霞峰大師兄,據說其實力是最接近首座的人,是師父最得意的弟子,除他之外便是那天賦異秉的唐俊,被公認是落霞峰最好的苗子。」

提起「唐智天」一個名字,諸葛長平顯出了仰慕之情,凌雲隱約感覺到他在落霞峰的聲望和實力極高。

凌雲撓撓頭皺着眉問道:「二師兄,師尊們為什麼要問罪他?」

「罪名是:勾結魔道,偷學禁術,殺害同門。」

當諸葛長平說起這些罪名,眼神中充滿了傷感,就是這些罪名讓五峰弟子齊聚落霞峰,同門相殘的往事又湧上心頭。

凌雲學過門規,自然明白這些罪名足以讓人萬劫不復,如果真有涉及,萬死也不能抵其罪,他心中忐忑不安地問道:「這……這不是真的吧?」

諸葛長平搖了搖頭,道:「不知道,但確實有人死於禁術,我們落霞峰所有人都不信大師兄會這樣做,師父當然也極力辯解,可是仍然免不了一場血腥的屠殺……」

《凌雲修仙傳》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