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離生之我在瀛洲撿了個婿
離生之我在瀛洲撿了個婿 連載中

離生之我在瀛洲撿了個婿

來源:google 作者:遇光的錦鯉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呂橙 現代言情 酆巍

你相信前世今生的緣分嗎?相不相信,我們的故事都不涉及這些,我們想講的,是一個有關偏執、宿命的愛和觸碰不得展開

《離生之我在瀛洲撿了個婿》章節試讀:

昨天母上大人的話到底還是刺激到了呂橙,半夜兩點才睡覺不說。中間被魘住好幾次,每次都是那個男人的身影站在窗邊一言不發地看着她,壓迫感和恐懼一如既往壓着她喘不過氣。

再一次從夢魘中醒來,呂橙再也睡不下去,不是害怕,主要是覺得繁瑣。拿起手機,看了眼時間,將將五點二十,又是同樣的時間。她起床拉開窗帘,太陽還沒出來,東邊只是有一點白光。

等太陽爬上城市邊緣的高樓,呂橙已經收拾妥帖準備去公司談辭職的事情。

她知道自己現在的狀態,再去公司上班遲早會在項目上出問題。再者,辭職之後,也可以專心寫小說,將早些年的過往和那些無法解釋的超自然現象都寫下來。

可心中無形的排斥和莫名的恐懼,還是將呂橙在房間內困住了好一陣子,出門的時候已經比往常晚了太多。

天空一碧如洗,萬里無雲。

經過小區保安崗亭,呂橙照例和保安大叔打了招呼。

「大叔,早啊!」

「早啊,今天上班這麼晚啊?」

「今天出門晚了,這下得抓緊跑着去!」

呂橙說完就跑向了公交站,最近她的車子和蔣蔣的電動車一樣,總是出現故障,為了不耽誤事,便決定坐公交,幸好距離不遠,不會遲到。

不過一出小區,那種被人盯着的感覺如影隨形,她假裝不經意回頭看了好幾次,都沒看到躲避或者慌亂的身影。

緊趕慢趕到公司,在辦公室和領導談完離職事宜,呂橙表示後期的項目會有新同事跟進,她已經把工作交接完畢。領導語氣滿是惋惜「呂橙啊,你是個好苗子,既然身體不允許,我也就不留你了,後面有什麼需要,直接和公司說。」

呂橙點頭致謝「感謝曾總的栽培和信任,也祝願公司越來越好!」

之後呂橙和項目組同事一一道別,並送上了自備的小禮物,拒絕了同事離職聚餐的提議。

回家的公交車上,呂橙找了個靠窗的位置,長長出了口氣,最近壓力太大,她已經明顯感覺到了跟其他人正常溝通的障礙。

呂橙拿出耳機聽經常聽的電台開始靠在椅背上閉目養神。她聽的是一檔情感互動類直播節目,由於每次直播都在晚上,她只能第二天聽前一天的回放,但一集都不能落下。因為這個電台每次都會預留十分鐘的時間講養生小知識。她小說里的情節,就是從她經常聽的電台里有的靈感。

不知過了多久,呂橙抬頭看了眼車窗外,下雨了,街道上迷濛一片,只能看到模模糊糊的汽車影子。

手機亮起,屏幕上「周天來複診」的字樣閃現,瞬間又黑了下去,呂橙按了幾下電源,發現手機沒電了,索性收了手機。

廣播報站,呂橙拿起傘下了車。

小區門口,呂橙照例和保安於大叔打招呼。於大叔看着呂橙手忙腳亂找鑰匙的舉動欲言又止,末了看了眼攝像頭將門打開。

呂橙連聲道謝後離開,雨更大了。

呂橙的身影隱沒在大雨里。

回到家,呂橙泡了一杯蒲公英茶,這是她最愛聽的電台里提到過的養肝茶。

是的,呂橙肝不好,但也不是什麼大毛病,就是肝火旺盛,煩躁鬱結,再加上近期生悶氣太多,各種癥狀都顯現出來了。

這個情況已經困擾她很久了,但是每次她和家裡人聊天就會因為情緒不穩導致癥狀加重,她也找不到辦法緩解。

呂橙前些天去醫院檢查拿着結果去了時情那裡,時情告訴她許是最近壓力太大,催婚的壓力加上身邊的事情一直沒調查清楚,生活不規律導致的肝火旺盛,注意休息的同時每隔一天泡一杯蒲公英或者薄荷茶,能很好地緩解這些癥狀,但也僅僅是緩解。

蒲公英茶不比薄荷茶,沖泡的水溫和時間都有講究,開水沖泡五分鐘左右為最佳。

泡茶的時間,呂橙打開電腦繼續看網站評論,網站打開,好幾個眼熟的粉絲都在關心她最近的身體狀況。之前那個被她刪掉評論的催更粉絲,破天荒沒催更,而是在評論下給她說了好幾次謝謝。

樓道里傳來熟悉的開門聲,呂橙下意識看了眼門口。想起離職前帶新人培訓的種種,和她小說故事裏的蔣蔣一樣,她也是在培訓會上笑出了聲。

而那個無意中看到的蒼白手指的主人,就是她的新同事,上次看到時她就心下一驚,暗想這人果然睚眥必報。

培訓會一個月的時間,她沒忍住笑的時間在離職的前一周,短短一周的時間就摸清了住處,果然有預謀,興許那一周的時間在小區門口跟蹤她的人就是那個新同事。

但那次遇見,那人只是站在樓道看了一眼呂橙家的門,轉身就進了呂橙的隔壁。

呂橙這才想起來隔壁上一戶人家一個月之前剛搬走,之後隔壁住了什麼人她也沒有再關注,隨後就出了她上班路上的事情。

呂橙思前想後也沒想起來她除了在培訓會結束那天笑了一下,到底還有什麼地方和這個人產生了交集。

電光火石間,呂橙想起來,那個人叫酆巍,北陰酆都大帝所統鬼域的酆,巍巍乎堯舜之有天下也的巍。

手機倒計時結束的滴滴聲拉回了呂橙的思緒,呂橙才想起來自己五分鐘前還泡了蒲公英茶。

呂橙看着手中的茶,自嘲地笑笑,最近走神的次數越來越多,時間也越來越長。更可怕的是,她發現自己開始忘事情了。前一秒放的東西、要做的事情,後一秒就什麼都想不起來了。

她知道自己必須避免這些情況的發生,她這一生,還有重要的事情沒做,她必須克服。

蒲公英茶入口清香中帶着一絲苦味,呂橙關上了電腦。

這一個星期雖然沒有發生什麼,但是每到小區附近就有人盯着的感覺怎麼都散不去,只不過小區安保工作做得很好,沒有門禁卡是絕對進不了小區的,所以說那個盯着她的人一定是小區里的人!

可是準備離職的這一個星期內,呂橙每天都會趁着酆巍出門的時間在貓眼觀察,並沒有發現酆巍有特別關注她這裡。

呂橙決定單刀直入問一下酆巍是不是還記着在公司的事情。

為了壯膽,呂橙捧着新加了水的蒲公英茶敲響了隔壁的門,保險起見還把自己的門擋上了,以防萬一的情況下,可以迅速開門。

門開了,酆巍臉色泛白,整個人彷彿下一秒就會倒下,抬眼看着她有點驚訝但很快恢復常態,問她「有事嗎?」

「你……你沒事吧?要不要去看醫生?」

沒有得到回答,那人虛弱地彷彿下一秒就會倒地。

呂橙強自鎮定說自己就住隔壁,無意中看見他也住這裡,想着來打聲招呼,沒想到酆巍皺眉說了句不記得在公司見過,只記得他正式入職那天有個人因為連着一星期遲到一個半小時而被公司開除,遲到的原因竟然都是因為電動車壞了,就好像她那一周的上午都在重複。

實際上只有呂橙和領導知道,電動車壞了導致遲到一個半小時而被辭職只是明面上的原因,她還是病了。

她又神遊了,冷不丁這時候酆巍卻又開口了。

「不會就是你吧?」

呂橙拿着茶的手一抖,不自然搓了下衣角,點了點頭。

「是我,是有點奇怪哈!」

見酆巍沒什麼反應,呂橙又開口。

「對了,你什麼時候搬過來的,也沒見搬家公司幫你運東西。」

酆巍將門開大了點,給她看了眼沒收拾利索的房間。

「我是你離職前一天搬過來的。」

呂橙暗自心驚,但看酆巍不像說謊便打了個岔準備回家了。

酆巍看着呂橙的背影說了句「血壓低,這茶還是少喝為好。」

呂橙猛地回頭,酆巍已經將門關上了。

呂橙愣了一秒快步進屋將門關上,手裡的茶因為動作幅度過大灑出來大半。

隔壁,酆巍靠着門滑倒在地,閉上眼之前,嘴裏還在喃喃念叨。

「你再不認出來我,我就真的沒辦法留在這裡了。」

呂橙後怕地給時情打電話說酆巍的事情,時情只當她是最近壓力太大所以疑心疑鬼,酆巍興許是在公司的時候聽到同事們談起來的,不要想太多,實在害怕的話,時情可以過來陪她住兩天壯膽。

掛電話之前,時情催她最近的小說怎麼還不更新,也許寫小說可以轉移注意力,每次寫小說的時候,都是呂橙精神狀態最好的時候。

呂橙幽怨地給時情撒嬌「我的時大醫生,我最近好累的,我可是你的病患誒,你同情我一下好不啦!」

「周末來我這裡,保證讓你好好放鬆!」

呂橙聽着電話那頭戲謔的語氣,輕輕笑了聲,好像下雨的陰霾也驅散了點。

「儘快儘快啦,周末一早就去見你,煩死你!」

掛斷電話,已經是晚上九點,呂橙閉上眼睛開始數羊。

窗外雨停了,天沒晴。

《離生之我在瀛洲撿了個婿》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