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龍江
龍江 連載中

龍江

來源:google 作者:生活艱難又無限好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魏忠賢 魏晨,小楠

龍江國積弱百年,受盡欺壓,穿越者魏晨化身帝國紈絝,原本只想享受生活,在面對異族的不斷欺凌和暗中顛覆帝國朝野的敵人時,終於奮起反擊,譜寫世間新格局展開

《龍江》章節試讀:

口嗨一時爽,嗨完火葬場。

魏晨搜腸刮肚也沒在身體記憶中找到類似的詩詞記憶,不過記憶里總共也就記住了兩首詩,都是青樓女子的常用的風月詩詞。

不能確定這個世界是否有相似的詩詞,魏晨本想說是從一本古籍中看來的,可是在如此可愛的曦月小蘿莉一臉希翼的目光注視下,鬼神差的就點了點頭。

剽竊可恥,是要付出代價的。魏晨很快就要為無恥的剽竊行為付出代價。

「揚州路在什麼地方?京城有這麼一條路嗎?我怎麼不知道?」

魏晨在心裏吶喊:小祖宗,能不能別問這些細節,鬼知道揚州在什麼地方?前世都沒去過。

忽然腦子裡靈光一閃,想起小時候被魏忠賢抱着玩耍的時候,有下屬來彙報情報時提到過與楊州相同發音的地名。

當時魏晨正好肚子餓了,就抓着魏忠賢的耳廓對着裏面喊,揚州是用羊肉煮的粥嗎?好不好吃?

「哎喲,你個小淘氣,為父的耳朵都要被你震聾了」魏忠賢把魏晨放下來,掏了掏耳朵。

「陽州城呀,是個很美麗的地方,在很遠的南方大海邊上,可惜啊,以後就沒有這個地方了。」

「什麼是大海?大海能吃嗎?」

「哈哈哈,你這個小饞蟲就知道吃,大海可不能吃,那裏面的水可都是鹹的,會壞嗓子的,走,今天帶你去醉香樓吃去……」

往事的片段如閃電般在腦海中閃過,魏晨努力的回憶當魏忠賢當時說到揚州城沒有了時的那唏噓表情道。

「陽州城呀,是個美麗的地方,在很遠的南方大海的邊上,可惜呀,世上再也沒有這個地方了。」

曦月一臉錯愕「為什麼?一座城池怎麼會沒有了呢?」

「這個就留給你自己去查吧,相信以你公主的身份,很容易就能查出來。」說完魏晨在心裏打定主意,回頭就找便宜父親打聽清楚陽州城的情況,以備不時之需,他總覺得自己和眼前這個仙子一般的蘿莉有不淺的緣分,必須得有所準備。

上輩子魏晨也經常覺得自己和很多心儀的美女有不淺的緣分,準備總是做的非常充足,可是事實證明,他與美女之間的緣分,都止於一次借錢。如果連借錢的緣分都沒有的話,那其他的緣分就更沒戲了。

曦月認真的點點頭「嗯,這個問題也算你過關了,那下一個問題是……」

一聽小蘿莉還有問題,魏晨急忙出言打斷道「公主殿下,求您遲些再問吧,草民急着趕回去候召啊。麻煩您先帶小民回偏殿吧,真要錯過了召見,草民腦袋搬家,也沒嘴回您的問題了。」

「那行吧」曦月意猶未盡的點點頭「就算你欠我一顆豆蔻吧,以後記得還我。」

魏晨一呆,我怎麼就欠你一顆豆蔻了?美女欠我的多了去了,可是欠美女的,這還是兩輩子來的頭一遭啊,而且這個也欠的有點太莫名其妙了吧。

正想發問,就見曦月小蘿莉一邊抬頭看天,一邊用手比劃方向,嘴裏嘀咕着「候旨的話,一般都是在奉天殿的偏殿,奉天殿應該是在這個方向吧。嗯,應該是這個方向。」

魏晨突然有一種不太靠譜的感覺,前世就流傳着一個詭異的魔咒,越美麗的女人越路痴。要是這個魔咒在這個異世界裏也會應驗的話,那按小蘿莉的魅力級別,路痴的程度只怕會是災難性的。

「喂,你快跟上來啊」曦月邊比劃已經邊走遠了。

魏晨只能快步跟上去。

半個時辰後。

魏晨已經看不見周圍有任何房屋了,而前面的小蘿莉也已經處於暴走的邊緣,脾氣更是極端惡劣。

「公主殿下……」

「閉嘴……本主馬上就能找到方向。」

「這次准沒錯……」

「肯定是這邊……」

又走了半個時辰。

謝天謝地,總算是又看到了房屋,前面還有幾個宮女。

此時魏晨不敢面露任何喜色,而是小心翼翼道「公主殿下,您看那邊,是不是有兩個宮女?這一路您這麼辛苦,她們卻還無所事事,要不要讓她們過來帶個路?也好體驗體驗您的辛勞。」

之前就遇到過幾次宮女宦官,那時魏晨說的比較直接,惹的小蘿莉大怒,把人給趕走了,非得自己找路不可,這次吸取了之前的教訓,這次用詞極度委婉,就怕引起小蘿莉的反感。

此時小蘿莉其實也是騎虎難下,本來就方向感不好,平常要去哪都有宮女或宦官引路,稍遠的地方就坐馬車。

只有回亡母故居哀悼的時候,她才會獨自出行,通常都是趁着夜色御劍飛過去,其實也有大內高手在暗中指引方向,才能每次都那麼順利。

這一個時辰,曦月已經把自己能想到和做到的辦法都試了一遍,可惜事實證明,她的想法都是一廂情願。

而最可惡的就是那個魏晨了,每次見到生人都像看到了救世主,雙眼放光,歡呼雀躍的樣子,一副總算能解脫的樣子,弄的她想去問個路都拉不下面子,不得不借故發飆,把人趕走,真真的可惡致極。

幸好這次魏晨沒露出那種雀躍的樣子,說話也算中聽,曦月正好就順坡下驢。

「嗯,那就給她們一個機會吧。你去叫她們過來吧。」

……

在兩名宮女的引領下,不到一刻鐘就找到了那處候旨的偏殿,不過那可不是什麼奉天殿的偏殿,而是一處宦官開會時常用的會議室。

是魏忠賢動用了自己在宮內的關係找的地方,要真是在尋常候旨的奉天殿偏殿,只要魏晨敢走進去的同時,消息立馬就會被魏忠賢的政敵們知道。

儒家千里傳訊的手段,可不比前世的手機通訊差,只是沒有那麼普及而已。

回到偏殿,傳旨官還沒有到,魏晨總算是鬆了口氣。

曦月一副得意的樣子「我就說吧,誤不了事,好了,路已經帶到,我記得你還欠我一顆豆蔻,記得還我,嗯,對了,那首詩的名字我已經想好了,就叫送曦月之豆蔻。就樣吧,你就在這候旨吧,本主走了」

曦月公主身影慢慢消失在視野,魏晨只覺得一口老血卡在咽喉,我有一句,麻埋皮,不知當講不講。

《龍江》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