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恐怖靈異›龍血神醫
龍血神醫 連載中

龍血神醫

來源:外網 作者:雲弈沈輕雪 分類:恐怖靈異

標籤: 雲弈沈輕雪 恐怖靈異

三流學校畢業的小人物雲弈被美女總裁算計,惹怒無數大人物,危險接踵而至。幸得太極龍玉中被困三萬年的龍族至尊洗骨伐髓。誰都別惹我,覺醒龍脈的我誰都招惹不得。展開

《龍血神醫》章節試讀:

雲清河的身形比較瘦削,性子溫和,被那壯碩男子拎着衣領根本無法掙扎。
雲清河說:「你們將人送來的時候,她的情況已經非常不容樂觀了,我們這裡只是鄉村衛生站,本就沒有好的搶救器材,心肺復蘇是我能做到最有效的搶救了。」
「放屁。」
壯碩男子憤憤道:「庸醫就是庸醫,少找借口,我告訴你,我舅舅是人民醫院的主任,人救不回來,你非但做不成醫生,我還保證讓你吃上人命官司。」
「太過分了,你怎麼可以這樣對雲醫生?」
「你們這些有錢人就是吃飽了撐的,到那深山野嶺去冒險,出了事竟然還拿雲醫生出氣,實在欺人太甚。」
村民們紛紛為雲清河說話。
「你們都給我閉嘴。」
男子咆哮起來,「你們知道我是誰嗎?我叫周恆,是恒生化工家族的人,你們得罪我,我保證讓你們這些賤民吃不了兜着走。」
所有人噤若寒蟬,恒生化工在青陽市很有名。
「你這庸醫救人不成,還將人給害死了,我打死你。」周恆說著,拳頭往雲清河臉上砸。
最終,他的拳頭落在了雲弈手上。
「你是誰?敢管我周恆的事?」周恆瞪着雲弈。
雲弈冷笑一聲,「你算什麼東西,竟然敢打我爸?」
周恆發狠,想要教訓雲弈,雲弈一巴掌甩在周恆臉上,頓時將他打了個暈頭轉向。
「我去你大爺……」
周恆哪有吃過這樣的虧,穩定下來又是揮舞拳頭打過來,又被雲弈輕鬆抽臉,啪啪兩聲,周恆臉上紅腫,布滿了血絲。
他的嘴裏鮮血湧出,牙齒也被打掉了幾顆。
「來人啊,打人了。」
周恆沒想到自己竟然打不過這樣一個小子,乾脆撒潑起來,「你們害死了人竟然還打人,簡直無法無天了。」
仙桃村的人也都驚訝不已,雲醫生的兒子以前多溫順的一孩子啊,怎麼現在變得這麼狠了呢?
雲弈道:「你說我們害死人,誰告訴你人死了?」
周恆說:「你爸都親口承認人救不回來了,你還想抵賴嗎?」
「我爸的意思是缺少急救器材救不回來而已,現在我能把人救回來。」
「你以為你是誰?死人還能救回來?」
雲弈不和周恆爭執,現在還是救人要緊。
他連忙將地上的女人抱起,走進檢查室中,關上了門。
雲弈將女人放在診查床上,雖然只是匆匆一瞥,可雲弈看得出來這是一個非常美麗的女人,臉龐五官好看至極,身材修長卻又玲瓏有致,要是死了還真可惜了。
「對不起了。」
雲弈說著,將女子衣服微微扯開,手指緊貼着她的皮膚,良久,一絲微弱的脈動划過手指。
「還能救。」
雲弈咬咬牙,雙手交叉按壓在她胸口上,掌心雷慢慢凝聚。
「一下。」
「兩下。」
「三下。」
……
和昨天救陸長天的情況不一樣,現在這女人只剩下一絲絲心脈維繫生命了,他這掌心雷的力量一次次如除顫器一般電擊着女人,也不知道經過了多少次,汗水將他身上衣服汗濕了,突然一陣虛弱的咳嗽聲,女人睜開了朦朧的雙眼。
「是你救了我?」女人聲音虛弱地問。
雲弈連忙用自己的外套將她的身體蓋住,在她耳邊輕聲說道:「你活下來了。」
然後雲弈直接用診查床將女人推了出去。
「看,她醒來了。」
「太厲害了,這雲家小子竟然將一個死人救回來了。」
仙桃村人歡呼起來,周恆等人傻眼了,誰都沒想到一個沒有了氣息的人,竟然被這小子給救回來了。
雲弈大聲說道:「不想你們的同伴再死一次的話現在將人送去大醫院。」
那些一起進山的驢友連忙將女人送上車,周恆也是連忙跟上,卻被雲弈一把抓了回來,「我說過讓你走了嗎?」
「你還想怎麼樣?」周恆明顯心虛了。
雲弈哼聲道:「傷者差點因為你的胡攪蠻纏錯過了最佳的救治時機,你還污衊我的父親,現在你不道歉就想走嗎?」
「對,道歉。」
「雲醫生是我們仙桃村最敬重的醫生,怎能任由你污衊?」
「道歉!」
「道歉!」
仙桃村人義憤填膺,周恆此時也慫了,只好說道:「我道歉,對不起,行了吧?」
雲弈這才沒有為難周恆,揮手哼聲道:「滾!」
周恆咬咬牙,說:「小子,這次我認栽了,不過你給我等着,這事沒完。」
「是嗎?」
雲弈神色冰冷地說:「你還有什麼本事儘管使出來,不過我事先和你說清楚,要是再有下次,你的結果就不再是被打掉幾顆牙齒這麼簡單了,作惡,是要付出代價的。」
周恆發出一聲冷哼,而後鑽上車,狼狽離開。
「爸,我回來了。」
雲弈轉向雲清河,與方才面對周恆時候的冰冷果決不同,此時面對父親,雲弈更多的是對父親的愧疚。
「回來了就好。」雲清河露出欣慰的笑容。
這讓雲弈心裏更難受,自己任性離家三年,父親卻從未責備過自己半句。
雲清河接著說:「既然回來了,那爸今天就早一點關門,我們回家去,爸給你做你喜歡吃的醬豬手。」
「好。」雲弈點頭。
而後沈輕舞走過來,「你就是雲叔叔啊?果然是虎父無犬子,雲弈的醫術都是傳承於你的吧?」
「這位是……」雲清河一臉疑惑。
沈輕舞拉上上官飛鳶,道:「我們是雲弈的朋友。」
「哦?」
雲清河大有深意地看了雲弈一眼,道:「既然是我兒子的朋友,那就一起上我家去吃飯,叔叔給你們做幾道拿手菜。」
「好啊好啊。」沈輕舞連忙答應下來。
而後雲清河關了衛生所的門,和雲弈幾人往家裡走。
看着雲清河那臉帶微笑的樣子,雲弈就知道自己這老爸肯定也誤以為沈輕舞是自己的女朋友了。
沈輕舞和上官飛鳶則是走在後面,竊竊私語起來。
沈輕舞問:「上官,雲弈方才打周恆那幾下看來,你覺得他是練家子嗎?」
「是的,而且他隱隱有內勁的感覺了。」上官飛鳶說。
沈輕舞嘿嘿笑道:「有內勁的練家子,而且醫術驚人,這傢伙明顯就是扮豬吃老虎,連我姐姐都被他騙了,這件事是越來越有意思了呢。」

《龍血神醫》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