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仙俠修真›陸少的隱婚罪妻小說
陸少的隱婚罪妻小說 連載中

陸少的隱婚罪妻小說

來源:外網 作者:陸見深南溪 分類:仙俠修真

標籤: 仙俠修真 陸見深南溪

隱婚兩年,陸見深突然提出離婚。南溪捏緊了手中的孕檢單:「沒有轉圜的餘地嗎?若是我說,我有了寶寶呢?。他眉眼冷淡:「南溪,我一向有做措施,就算真有意外,我也不會留下這個隱患。」他大婚那日,寶寶早產,車禍染了一地的紅,南溪躺在血泊里,拚命護着肚子:「求求你們,救孩子!」後來聽說,陸見深拋下新娘,抱着前妻冷透的身子,守了七天七夜也不願下葬。陸見深瘋了,直到那日,她牽着一對可愛的寶寶和他擦身而過。展開

《陸少的隱婚罪妻小說》章節試讀:

, [] 「她醉成那樣,我又不是禽獸。 」霍司宴說。 陸見深挑眉:「那你覺得我是?」 霍司宴:「……」 這麼多年了,別看着陸見深很多時候一副紳士極了,斯文儒雅的模樣,其實嘴毒起來的時候簡直要命。 和他在一起那麼多年,霍司宴也只想到一個詞語:斯文敗類。 「拿了東西快走。 」霍司宴開始趕人了。 「放心,我對真人直播沒興趣,而且也沒觀賞的癖好。 」陸見深慢斯條理的回了一句。 就是這一句,讓霍司宴直接飆了髒話,隨即推着他:「快給我走,趕緊滾遠點兒。 」 陸見深已經走到門口了,突然,腦海里想到南溪口中的話。 「念念,我覺得你手機里那個小鮮肉身材好好,比陸見深的好多了,你就介紹那個給我吧!」 什麼小鮮肉,大叔…… 首發網址 他瞬間眯起眼睛:「不過我覺得,以你的身材,在林念初眼裡有些寡淡無味。 」 「什麼意思?」 「她喜歡身材好的男人。 」 霍司宴不以為意,嗤笑了一聲:「我身材還不夠好?」 「夠好。 」陸見深點頭,隨即笑道:「不過,應該比不上她手機里的小鮮肉和成熟大叔。 聽說她相機里,內容豐富,各種風格,應有盡有。 」 反應過來後,霍司宴頓時就黑了臉。 陸見深剛離開,正巧這時,林念初洗了澡,圍了一條浴巾,光着兩條白皙的大長腿,擦着濕潤的頭髮就走出來了。 因為洗完澡的原因,她的小臉還濕潤潤的,透着一抹抹紅暈。 本就長的傾城絕色,被這天然的胭脂妝一染,愈發顯得嫵媚至極。 霍司宴當即覺得口乾舌燥,但想到陸見深說的東西,他周身又迅速凝起一片冷氣,黑眸變得高深莫測。 讓人完全揣摩不透。 突然,他伸手,大掌一把捏住林念初的小下巴,聲音就像從喉嚨里發出的一樣,低沉的冷哼着:「小鮮肉?大叔?」 「嗚嗚……」林念初疼的小臉幾乎都皺到一起了:「霍司宴,你幹什麼,你放開我。 」 「念念……」他的聲音,纏在她的耳垂,認真又嚴肅:「除了我,我勸你任何人都不要想。 」 「我當然不想,我現在只想睡覺。 」 說完,林念初迅速跳到床上,鑽進被子里抱緊自己。 看着她,霍司宴勾唇笑了笑,心情舒緩了不少。 陸見深回去時,兩個人正好給南溪洗完澡。 他找出睡衣遞了進去。 給南溪穿好睡衣後,兩個人才打開浴室的門。 陸見深見狀,直接走過去將她抱起來,然後放到床上。 洗了澡,身上輕鬆了許多,南溪在床上翻了個身就睡著了。 直到第二天…… 嚶嚀了一聲,南溪翻了個身。 「念念……」她輕聲喊道。 結果沒人應她。 「念念……」南溪又喊道:「念念你頭疼嗎?怎麼回事?我頭好疼啊!」 嘴裏雖然在說話,但南溪並沒有真的醒來,眼睛還閉着,只是在下意識的喊着。 見說了幾遍都沒人回答,她伸手,摸了摸。 這一摸,摸到的是陸見深身上的棉睡衣,所以南溪也沒覺得有什麼異常。 「念念,這個床好舒服啊!」她說著,一個翻身,突然將陸見深抱進了懷裡。 同時,伸出雙腿將他夾住了。 又往他懷裡擠了擠,南溪找了舒服的姿勢,很是心滿意足。 同時,小嘴裏輕輕念着:「念念,我怎麼感覺你長高了,還有……你身上的肉好像變結實了,你最近是不是在健身,在練什麼馬甲線啊!」 「聽說馬甲線很性感,我可羨慕了,你讓我摸一下好不好?我保證,就摸一小下。 」 話還沒說完,南溪的小手就像已經鑽進了陸見深的睡衣里,然後精準地摸到了腰上。 那一刻,陸見深整個人就像觸電了一樣,渾身一個激靈,他張開唇,用力的喘息着,呼吸着。 早上本來就是荷爾蒙旺盛的時候,被她這樣一撩,他體內某些壓抑的情緒再度被喚醒。 而且一次來的比一次猛烈。 南溪閉着眼,嘴裏發出一陣喟嘆:「哇,念念,你這效果也太好了!」 「你怎麼練的,回去我也練練。 」 準備收回小手時,南溪的手忽然像是碰到了什麼。 她也沒有多想,立馬收回自己的手。 就在這時,一陣天暈地旋間,她好像被人抱在了身上,又被人壓進了床上。 她的手,再一次強烈的感覺到了身邊人的力量和健碩,驟然,她意識到了什麼,立馬睜開眼。 當看見眼前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面孔時,她幾乎以為自己看錯了。 陸見深? 怎麼可能? 他……他……他……? 他怎麼會在這裡。 南溪直接被驚的連話都說不出來了,好一會兒,她才找到自己的聲音:「你……你怎麼來了?而且還在我的床上?」 「我為什麼不能來?」陸見深反問。 隨即道:「昨天晚上到的。 」 「什麼?」南溪再次震驚了。 雖然她昨晚醉的厲害,喝的也有些斷片兒,但是這睡了一覺,她精神又充沛了很多。 而且對於昨晚她也不是一無所知,好像還有點印象。 「念念,你知道嗎?我剛剛竟然見到了一個假的陸見深。 」 「念念,我覺得你手機里那個小鮮肉身材好好,比陸見深的好多了,你就介紹那個給我吧!」 「大叔也可以,成熟穩重又疼人。 」 「壞蛋,走開。 」 「趕快走開。 」 一些斷斷續續的片段開始在南溪的腦海里出現。 頓時,她咬住了紅唇,恨不得直接找個地縫鑽進去。 天啊,那些話都是她說的嗎? 她竟然當著他的面吐槽他身材不好? 還讓念念給她介紹新的男朋友? 老天,這些竟然是她說的,她還要不要活了? 忽略了兩人之間曖昧的姿勢,南溪一心放在了另一個問題上。 「你怎麼來的?還有……你怎麼知道我在這裡的?」 陸見深剛要開口,南溪立馬道:「你可不要說什麼出差正好遇見了我,我才不信這樣的巧合。 」 「的確不是巧合。 」他答。 「那是什麼?」

《陸少的隱婚罪妻小說》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