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盲少暗寵神秘小助理
盲少暗寵神秘小助理 連載中

盲少暗寵神秘小助理

來源:google 作者:嵐有風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樂逢 現代言情 陸君然

【先虐後甜,再虐再甜】十四年前,兩人被捲入一場陰謀,一人眼睛被毀,一人寄人籬下十四年後,再次相遇,是救贖?是陰謀?是上天再次開的玩笑?「陸少,我要毀了你的公司」「好」「我要你的所有財產」「好」「我要天上的星星」「好好好」「你要什麼都給你」「我要男人」「你敢?看我不打折你的腿」展開

《盲少暗寵神秘小助理》章節試讀:

樂逢好像聽了一個天大的笑話一樣,一時竟不知說些什麼。

白天心也湊了過來,長發散落背後,露出一副人畜無害的樣子,看着樂逢,笑了笑,說道:「對不起,是我誤會了。」

一句輕描淡寫的的誤會,就結束了?

「誤會,什麼誤會,難道不是你下的葯嗎?」樂逢跪坐在床上,扯着白天心的衣領。

「沒有,我沒有。」白天心掙扎着,邊否定邊望向陸君然求救。

「樂逢,我會補償你,這件事就到此結束了,好嗎?」陸君然沒有回應白天心求助,而是轉頭看着樂逢,他對樂逢是有愧疚的。

回嵐園的車上。

「天心,怎麼回事?」陸君然從未用如此嚴肅的語氣和白天心說過話。

白天心裝起傻來,想矇混過關。「什麼怎麼回事?」心虛的看着窗外。

聽着白天心裝傻的話,陸君然竟有一絲厭惡,「你應該知道的,我能聽出你的緊張。」

自從眼睛失明後,陸君然就刻意訓練五感,他的聽力,嗅覺,早就遠超於普通人,能通過心跳聽出其他人的情緒,通過腳步聽說來人是誰。

「我···我只是還沒做好成為你妻子的準備。」白天心繼續狡辯,眼淚在眼眶裡打轉兒,任誰看了都心生憐憫。

陸君然的語氣略有緩和,「然後呢?」

白天心用手抹着眼淚,委屈巴巴。「我又害怕拒絕你,你會生氣。就···」

「就下藥?」眉毛輕挑,眼神一點點冷了下來。

「我真的知道錯了,你們什麼也沒做,我發誓。」白天心試圖撒嬌挽着陸君然的手晃了晃,陸君然還是很吃這套的,他對白天心永遠都不會真的討厭。

「補償?怎麼補償,也廢了她一隻手?」說著樂逢趁着白天心毫無防備,翻身騎在白天心身上,一把掐住她的脖子按在床上,右手抓起床頭柜上的花瓶。

「砰」花瓶摔得粉碎。

抓起碎片抵在白天心的手腕上,輕輕一壓,疼得白天心吱哇亂叫。

「天心。」陸君然有些茫然的伸手去阻攔,樂逢突如其來的反抗讓陸君然有些措手不及。

「別動,再動白小姐的手就廢了。」樂逢厲聲喝到,手裡的花瓶碎片又近了一分。

陸君然臉色鐵青,說道:「放手,樂逢。你開什麼條件,我都答應。」

樂逢看着陸君然有些慌亂的神情,竟還是沒用的心軟了,她竟然還是心疼這個曾經救過她,現在又傷害她的男人。

就在樂逢晃神之際,沈齊抓住時機奪下她手裡的花瓶碎片,擒住樂逢的左手往後用力一背,樂逢就動彈不得。

「怎麼?陸少想把我的左手也廢了?」樂逢斜眼看了看抱在一起的兩個人高聲嘲諷着。

「放了她吧,樂逢,是我們對不起你。你想要什麼?我都可以滿足你。」

我們?就算白天心犯了錯,也不曾受任何懲罰,果然愛就是偏袒。

樂逢咧了咧嘴,忽然覺得自己好可笑。

「我要離開這鬼地方。」樂逢甩了甩被沈齊弄疼得手。

「好,派車送她走。」

樂逢拖着疼痛的身體回了房間收拾東西,門口幾個保鏢把守着。

門口幾個好事的傭人,嘰嘰喳喳的討論着。

「看着老實巴交的,不知道是這種人,」

「對唄,往少爺床上爬,也就是白小姐心地好,不然依少爺的脾氣早就打死了。」

「是呀,現在的小姑娘真是不要臉呀。」

樂逢本來行李就不多,簡單的收拾了一下,就拎着行李往外走。

路過那些嚼舌根的人,本來想着忍一忍,反正現在也要走了。

轉念一想,反正也要走了,怕誰呀?忍什麼忍?

樂逢用力把行李一扔。

「嚇了我一跳,你幹什麼呀?」其中一個女傭拍着胸脯沒好氣的說道。

「這就嚇到了?更嚇人得還在後頭呢?」說著樂逢突然逼近其中一個女傭,齜牙咧嘴說著。

「就這點能耐,還在背後說閑話,也不怕風大,舌頭被我割了?」樂逢學着養母江楚玉在平民窟囂張跋扈的樣子,果然人都是欺軟怕硬的,那些說閑話的都閉了嘴。

樂逢路過樓梯,抬眼一看正對上站在樓梯上的白天心的目光,想着自己無辜背鍋,遭人陷害,現在陸君然為了偏袒她,什麼也不解釋,氣就不打一處來。

斜着眼瞥她,「白小姐,你不光看着像個小姐,這做法也像『小姐』。你這種『小姐』平民窟也有的是。」樂逢故意大聲的說著,引得傭人們頻頻探頭。想讓她背黑鍋,想得美,傷不了你,也膈應死你。

「你···」白天心氣得牙痒痒,礙於陸君然在房間休息,又不好發作。只能咬牙咽了這口氣。

陸君然的聽力極好,早就從樂逢嗆那些傭人第一句起,他就聽見了。

但他並不想阻止,白天心這次做得確實是過分了,該有些教訓。陸君然轉了轉拇指上的戒指,小丫頭還挺瘋,要不是這件事,說不定能委以重任。

「走了。」沈齊拽了一下樂逢,還鬧,一會兒少爺出來了,想走都走不了了。

樂逢跟着沈齊坐上了車。

坐在副駕駛的沈齊,透過後視鏡看到樂逢直勾勾盯着自己看,「看什麼?」

「你也不是好人,挑我手筋。」

「我那也是奉命辦事。」

「哼。剛見你時,還覺得你人不錯,沒想到你也不是什麼好人。」說完,樂逢就看向窗外,不打算再開口說話。

「無所謂,反正我們也不會再見。」這丫頭是屬瘋狗的,得誰咬誰。沈齊也別過身去,不再理樂逢。

轎車緩緩的駛入貧民窟,引來路上行人的側目,樂逢住得區是A國的數一數二的貧民窟。狹窄的街道,到處都是矮小的平房。

「師父,在這停一下就好。」樂逢拿起行李,頭也不回的走了。

看着樂逢的遠去的背影,沈齊一整個無語,小丫頭還挺記仇,早知道樂逢這麼對自己,就不找全市最好的醫生接她的手筋了。

咚咚咚···咚咚咚···

「爸,爸?」都怪當時跑得太急,也沒帶鑰匙呀。

嘩的一下,隔壁的門被拉開,「樂逢?」隔壁的李嬸端着水盆走了出來。「你這幾天去哪了?」邊說邊把水盆里的髒水潑到馬路上。

「李嬸,看見我爸了嗎?」因為眼盲,陸鐸很少出門,最多是在附近走走。

「你不知道呀?」李嬸端着盆,叉着腰說道,「你爸住院了,前天的事了,你媽和你妹也不知道去哪了。」

「住院?怎麼會住院呢?你知道是哪家醫院嗎?」

「知道,知道,江北的鼎豐醫院。」

《盲少暗寵神秘小助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