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民國十三年
民國十三年 連載中

民國十三年

來源:google 作者:小青陵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林秋生 錢威

民國十三年,西曆1924年,那年我19歲父親死後隨着母親南遷投靠姨母,也正是在南方的這座小縣城裡,見識到了一些光怪陸離的事情展開

《民國十三年》章節試讀:

說起寶物,我倒又提起了幾分興趣。

盧瘋子絲毫不掩蓋他對劉府的興趣,畢竟現在整個縣城他說一沒人敢說二。對於劉家的財產和女人頗有一些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的意思。

說起劉家的寶物,我姨父也知道,站在劉府課堂里姨父給我講了一些關於那寶物的事情。

姨父叼着煙斗回憶道:「劉文宣剛來林河時沒帶什麼家資,唯挎了一隻花布包裹,裏面一張委任狀,還有就是一隻造型奇特的玻璃物件,當時我們以為只是一件廉價的洋玩意,也沒太在意。」

「玻璃物件?什麼玻璃物件?」我問姨父。

「一隻蛤蟆趴在一條鯉魚背上,有三種顏色,像是一方印璽。當時我就覺得有點像我們老祖宗的唐三彩,不過不是陶土器物罷了。」姨父繼續道,「後來在一次宴席上,趁劉文宣喝高,不知誰問了一句,劉文宣便說了那東西的來歷。」

「那東西什麼來歷?」我緊着問。

姨父繼續回憶道:「當時劉文宣說那東西是唐朝風水大師袁天罡從神仙那裡得來的,能讓廢墟變龍穴,煞地變寶地,擁有它的人也能夠借勢轉運,官財兩通。我猜這東西原本就是前總督張鳴岐的藏物,應該是被他私吞了。」

我正在想盧瘋子是以什麼借口來找這件寶物呢?接着姨父就向我解釋了,盧瘋子請了縣城裡兩個半吊子風水先生,鑒於最近縣城裡頻發的怪事,先生就對眾人說或許可以找出劉文宣手中的這件寶物,然後把寶物埋到祠堂去,好改一改整個縣城的運勢。

鄉紳們對此深表贊同,其實心裏每個人心裏的算盤都打得精明。

這劉縣長壓箱底兒的寶物卻不是說找就能找到的,盧瘋子命人里里外外仔細搜查,我們便在堂**調戲劉縣長的幾個遺孀。

不一會兒阿和歪着帽子跑進來報告道:「稟報團長,里里外外搜遍了,所有玻璃物件都在這兒了。」

兩個隊員搖搖晃晃把能搜到的所有玻璃製品抬進了客廳,我姨父趕緊上前翻了翻,似乎沒有他們想要的。

「找到了嗎?」盧瘋子背着手,他也親眼見過那東西,沒人敢在他眼皮子底下私吞。

姨父搖了搖頭。

盧瘋子頓時破口指着手下罵道:「你媽的個巴子,是不是沒給老子搜仔細?」

阿和顫顫巍巍回答道:「回…回盧…盧團長…所有玻璃物件兒都在這兒了,就連…就連劉縣長雙親的遺像框都…都在這兒了…」

盧瘋子道:「再去給我找,把劉文宣屎坑翻一遍也要給我找到!」

阿和看了我一眼,瑟瑟地領了盧瘋子的命令,又跟着人去搜尋那神秘的寶貝了。

姨父轉過身對盧瘋子道:「盧團長,院子這麼大這樣子找下去也不是辦法,不如叫九叔來吧?」

鄉紳們一聽九叔的名諱接連點頭。

盧瘋子反問道:「九叔不是去省城了嗎?」

「昨兒傍晚回來了。」姨父道。

盧瘋子思量了一下,九叔一貫是不過問也不參與他們這些勾當的,但是找這個神秘的寶物是打着造福縣城的旗號,量九叔也不會拒絕。

盧瘋子點了點頭,差人去義莊請九叔前來找。中午吃過午飯,我們一群人又來到劉府,里里外外站了不少人,都乾等着。

又等了約莫三個鐘頭,接近下午四點,九叔和他兩個徒弟才坐着馬車過來。

九叔依舊是一身灰布長衫,腰間扎着麻布腰帶,收入頗豐的他穿着打扮一向比較樸素,不知道是不是他門派里的教條。

盧瘋子叫我在門口迎接,我便乖乖守在大門口,看見九叔被他徒弟攙扶下馬車,心裏正納悶,今天九叔的臉色蒼白,像是生了一場大病似的。

我沒敢問,把九叔師徒三人帶到客廳時,姨父倒是關心了一下九叔的身體。

「九叔你來了。」姨父拱手作揖,不等九叔回禮,便關心道,「九叔你?」

林秋生和林文才,相看了一眼,林秋生幫他師父答道:「哦,昨日變天,我師父染着風寒了。」

盧瘋子也走上來看了一眼,假惺惺地關愛了一句:「九叔這麼大歲數了,風寒可不是小事,那洋醫院治風寒厲害的很,待會兒找見了東西我讓兩個人送九叔去醫院。」

九叔笑了笑,轉而便僵着臉道:「不勞煩盧團長了。」

緊接着我便聽見林秋生站在九叔身後陰陽怪氣對他師弟道:「這姓盧的真是命大,害死了劉縣長,他自己倒什麼事兒沒有。」

林文才捂嘴道:「還不要臉,轉過身就來找縣長家的寶貝。」

林秋生又說:「昨天要不是師父,現在在場的,不知道要死多少…」

「就是,我看林河的鄉親早晚得被他害死。」林文才道。

我兩條眉毛一抬,扶了扶眼鏡,打着維護我上司的腔調:「你兩個小子在那兒說盧團長什麼壞話呢?」

盧瘋子一皺眉,還沒問我他們在說什麼,九叔回頭瞪了他兩個徒弟一眼,然後拱手轉移話題道:「盧團長,我們開始找那東西吧。」

「對對,先找東西,九叔來了,東西一定找得到。」鄉紳王老闆道,似乎迫不及待想再睹那東西的光澤了,他曾經看了一眼,便莫名其妙地牽腸掛肚。

盧瘋子也不在意兩個姓林的在說什麼,點頭示意九叔可以開工了。

九叔抬頭看了一眼廳堂**的藻井,一眼便發現是個八卦圖,又環看了一眼四周,才發現布局井然有序,是有學問在裏面的。

九叔先是用手掐算,後來林秋生告訴我那叫「小六壬」,一般尋失物都能掐算,但是那天九叔掐了半天也沒掐出個頭緒,所有人幾十雙眼睛全聚集在九叔一個人身上,不知道是不是讓他老人家緊張了。

九叔的眉毛本來就挨得近,一皺眉更是連成了一條線。

「怎麼了師父?」我又聽見林秋生悄悄對他師弟道。

九叔說:「這座宅院是竟然是陰宅布局。」

「怎麼會是陰宅布局呢?」二徒弟林文才問。

九叔道:「陽宅應坐北朝南,這座宅子卻面朝西南開門,而西南又屬坤宮死門。房屋按山勢龍脈布局,兩側廂房高聳如青龍雙擁,院中假山起伏如筆架三峰,縱觀整個宅院,背後是屏風走馬,前頭是水口重重。」

話說到此處,眾人已經不得不佩服九叔的眼力。

「那照這樣子說?那寶物一定在龍穴上呀?」林秋生道,他也知道假設這座宅院是陰宅的風水格局,那藏寶的地方一定是這座宅院最核心的龍穴上。

《民國十三年》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