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磨刀不誤砍柴工
磨刀不誤砍柴工 連載中

磨刀不誤砍柴工

來源:google 作者:拉sol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吳潤 張包澤 現代言情

「走啊弟弟哥哥帶你玩」「你擦擦鼻涕」小學的潤潤子被拒絕「走啊弟弟哥哥帶你玩」「你還沒學習」中學潤潤又被拒絕「走啊弟弟哥哥…」「哥哥?」大學話還沒說完就被打斷「誰是哥哥?『』所謂慢工出細活,磨刀不誤砍柴工~1V1純愛文厭者勿翻雙潔竹馬竹馬但小時候的劇情不多介意的在這邊避個雷展開

《磨刀不誤砍柴工》章節試讀:

吳潤的屁股並沒有安穩落在床上

它微彈了一下之後,陷了下去….

張包澤走了過來「果然是這樣」

見人還是一臉懵,他解釋道

「之前就聽說,一般像這種情侶房,為了給客人增加一些….咳,體驗感,會配有這種水床,剛剛想跟你說來着,還沒來得及你就」

「原來是這樣,你聽誰說的?我怎麼不知道」吳潤隨口一問站起身去收拾行李

「就…我也忘了,反正這床睡覺的話對身體還蠻多好處的,對了還有,那個椅子最好不要坐」張包澤立馬轉移話題,指了指不遠處的椅子,反倒引起了吳潤的興趣

「這個椅子?長得怎麼這麼奇怪,為啥不能坐」他走到椅子前面,有點躍躍欲試

張包澤適時地澆了一盆冷水

「簡單來說就是情*趣椅」

……..(沉默)

「我先去洗澡」

浴室傳來水聲,張包澤才發現他忽略了一個重要的點

這該死的磨砂玻璃,真是,要命的折磨啊

張包澤想轉過頭不看,奈何根本控制不住自己

鼻子怎麼感覺熱熱的

完了,人要出來了,張包澤手忙腳亂地打開手機假裝看視頻

「呀,包子你怎麼流鼻血了」

張包澤回過神摸了一手血

「應該是水土不服,你洗完了吧,那我去了」匆匆走進了浴室

哎?好奇怪,水土不服會流鼻血嗎,怎麼著急得手機都不關

吳潤拿起手機準備幫他關掉,正巧看到了重複播放的視頻內容,這好像是最近流行的純*欲風?一個清純臉的大熊美女在跟着音樂扭*胯,包子不會是,,看這個流鼻血的吧

也是,雖然自己一直覺得他是弟弟,但是這孩子天天老氣橫秋的樣子,雖然不想承認,但是也確實感覺比自己懂得多,現在的孩子也都成熟的挺快的,有些個春心萌動啥的也挺正常,在學校拒絕了那麼多小姑娘,原來是喜歡這樣的

屁的水土不服,居然還找借口,吳潤有些嫌棄地向浴室方向看,這一看才發現居然是磨砂玻璃的,裏面人看的不能說一清二楚,卻也讓人浮想聯翩

吳潤不自覺地吞了吞口水

這弟弟,身材好像還不錯

張包澤出來後就發現吳潤用一種別樣的眼神看着自己

兩人都躺下後,張包澤知道了此眼神不正常在哪

「包子啊,大學女孩類型就多了,你肯定能找到喜歡的,咱不着急啊」

「???誰說我着急了?」不對,誰說我要找女孩,什麼情況

「別說了,兄弟都懂,快早點睡吧明天肯定一天都閑不下來」

「不是,我…」張包澤剛起話頭就被拍了拍腦袋

…語塞,張包澤怎麼也想不通為什麼突然說那個,見旁邊人真睡了,乾脆也不想了,睡吧睡吧,明天肯定不好過

*******

不出所料,兩個媽媽又是大掃蕩,一天下來除了張包澤也累的夠嗆,別說剩下的那兩個大男人了,只剩絕望

吳潤回來直接癱在床上一點都不想動了

「我跟叔叔累得要死,你怎麼看起來沒啥大事的樣子」

要去洗澡的張包澤頭也不回

「以後多鍛煉」

……焯

「天理不公啊!!!」

等吳潤去了之後,張包澤突然覺得有點口渴了,想了想還是去樓下便利店買吧,遂敲了敲浴室門

「我下去買水」

只聽裏面水聲停下「我要可樂!百事的」

「知道」

拿了一瓶水一聽可樂準備去結賬,想到了什麼搖了搖頭無奈一笑,又轉回去多拿了一瓶水

走到門口,兩個男人從他旁邊匆匆走過,一個還差點撞到了他肩膀,還好他及時避開了

張包澤皺皺眉往前走了幾步,不對勁,一回頭果然看到在那兩個人前面似乎還有一個女孩

張包澤轉身回了便利店把東西放下說過會兒來拿就追了上去

女孩走得悠閑,似乎並沒有發現危險就在身後

前面兩人好像在交流什麼

張包澤眯了眯眼,他看到其中一人意有所指地偏了偏頭

前面有條小巷,對他們來說是最佳動手地點

兩人腳步加快似要有動作

屁股上突然感覺到壓力,張包澤一個重心不穩,直直趴下

「我….去」

迅速爬起來後發現前面兩個人也倒在地上,其中一個身上還壓着一個看起來分量並不輕的書包,那個女孩已經被拉着跑遠了

呦呵,自己這是被當成同夥了?

見兩人要爬起來,張包澤又上去補了幾腳,從人身上搜了搜果然發現了繩子,分別綁住兩人手腳

含着濃濃的報復心理又重重給了兩人屁股方向幾記重擊

「要不是因為你們!哼!老實待着吧」

把人交給**後,張包澤取了東西回去就發現吳潤在門邊雙手抱胸靠着牆站着

定了定神,張包澤走了過去

「在這站着幹嘛」

「在這站着幹嘛?也不知道是誰買水買兩個小時,不知道的還以為你離家出走了呢」

張包澤「一小時四十七分鐘」

「…….你要氣死我是吧,剛剛到底幹嘛去了!」

張包澤無辜「見義勇為」

吳潤一下子就站直了「怎麼回事?」

張包澤也不怕丟人,事無巨細地交代清楚,只是沒想到小孩比他還生氣

「怎麼現在還有這種事情!女孩子自己在外面好危險啊」

「男孩子獨自在外面也很危險的,都要多注意點」

「太可怕了,還好最後沒出什麼事」

「嗯哼」

「就是那個人也很過分,怎麼好人壞人都分不清!」吳潤一臉氣憤

張包澤攤了攤手「事情都過去了,我再去沖個澡,給你可樂,感覺不解渴的話還給你買了瓶水」

看着手裡的水吳潤有些恍惚,這人,是一直這麼細心吧,是吧?

他一定是失憶了,怎麼之前沒有注意到呢

《磨刀不誤砍柴工》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