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魔帥之戰無不勝
魔帥之戰無不勝 連載中

魔帥之戰無不勝

來源:google 作者:陳德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柳生 陳德

他踩着敵人的屍體和鮮血,建立了一個強大的赤龍帝國,終成為了大陸上的一代光輝戰神展開

《魔帥之戰無不勝》章節試讀:

等塵霧消散後隱約看見兩個人影,斯巴達很隨意地把巨劍扛在肩上,而陳劍雄面色凝重,左手成「牙突」,右手則成火龍帝國皇家刀法「獅斬」。

兩人就這樣對峙着,雙方都在等待下一次出手的最佳時機,台下的觀眾也紛紛屏氣凝神,睜大眼看着這場精彩的決鬥,怕錯過了什麼。

兩人互相對視着,目光在空中碰撞着交織出火花,一個如巍峨的大山,另一個如正在等待機會嗜人的野獸。

突然陳劍雄快速移動,左手的「牙突」如一道閃電向斯巴達的要害刺去,斯巴達橫握大劍,用劍身擋住了陳劍雄的「牙突之狼牙閃」。只見陳劍雄又一個轉身,右手的「獅咬」帶起一道火光,由四十五度角向斯巴達的腰部砍去。斯巴達雙手一轉劍身向下正待擋這一招,突然陳劍雄一個變招,左手的「蒼狼刃」發出道道白光。

「牙突之群狼亂舞!——」

斯巴達招式用老,來不及變招,只能用起全身的護體氣勁硬接這一下,陣陣白光在金色的氣勁牆上閃過,道道火星四散綻開。

「好!」斯巴達打得興起。自己堂堂一個軍團長,要是被個新兵打得沒有還手之力,那哪還有面子?

想到這裡,斯巴達立即加強真氣,內力不足的陳劍雄立即被彈開。斯巴達一個回身切,巨大的劍身直直地向陳劍雄斬去。

眼見陳劍雄就要死在這一招下,斯巴達也一個心驚。畢竟對方是個年輕人,要是自己失手殺了他,不是讓王國少了個年輕將領了嗎。但是現在已由不得他,想收也收不住了。

陳劍雄一咬牙,右腳在地上用力一點,身體凌空來了個三百六十度橫轉,總算用雙刀架住了斯巴達的攻勢。不過畢竟對方几十年的功不是白練的,強大的力量還是把陳劍雄震出老遠。

兩人在這一輪交手後都停下手來。

「將軍的武技在下難望項背,將軍能光用氣勁就擋住我全力的殺招毫髮無損,我甘拜下風。」陳劍雄頭上冒着虛汗,腰部微微覺得有些疼痛,他知道可能是剛才用力過度拉傷了。

「哈哈,你小小年紀能有此等功力真是令人稱奇,能使我不得不用我壓箱底的護體金牆,我想全國上下也沒幾人,你當大隊長真是綽綽有餘,等會來我的營帳,我有些事要和你說一下。」斯巴達說道。

「好了,現在大家對這位小兄弟的武技沒什麼不服了吧,下面開始小隊長的選拔。」斯巴達說道。

台下一片叫好聲,顯然很滿意陳劍雄的武技。

陳劍雄彷徨地走到台下,范時傑等一眾朋友們紛紛上來祝賀。但是陳劍雄似乎不怎麼會表達高興,一臉的尷尬。

一個衛兵突然過來招呼陳劍雄,說是軍團長在營帳內等他。

陳劍雄跟着衛兵走進一個營帳。

「這難道就是將軍的住地嗎,除了寬敞一點和我們住的沒什麼不一樣啊。」看着裏面簡單的擺設,陳劍雄想道。

「你一定很奇怪吧。」斯巴達突然從外面走了進來,「剛才看你沒來,我出去轉了轉,沒久等吧。」他和藹地說道。

「沒有沒有,大人太客氣了。」斯巴達的態度讓他很難適應,連話都不怎麼會說了。

似乎是看透了陳劍雄心中所想,斯巴達說道:「身為將軍一定要身先士卒,不能有優越感,雖然在軍隊實力說明一切,但是沒有威信和人緣你是沒辦法建功立業的。」

「大人說的是,屬下受教了。」

「你學過兵法嗎?要知道大隊長有五千人的指揮能力,擁有準將軍銜,可是個中等軍官。」斯巴達問道。

「兵法沒有學過,不過一些討論各國戰事的書和戰法評論到是買來看過。」陳劍雄來法蘭已經有幾個月了,平時就靠在森林中打些野獸賣賣過日子,閑來無事就跑去舊書攤,一蹲就是半天,那是在皇宮時養成的習慣。

「那你看得懂嗎?」斯巴達問道。

「應該沒什麼問題吧。」陳劍雄自信地回答。

「這麼小的年紀可以看懂那些兵法大家的手筆,我可不怎麼相信。」斯巴達有些不相信。

「我問你個問題,如果敵方有一萬兵,我方有三千步兵,兩千弓箭兵。地形是在平原地帶,要是你是統領你該怎麼對付。」斯巴達開口問道。

這個問題確切地說有些不切實際,在平原,騎兵對步兵佔有絕對的優勢,而且數量又是少於對方一半。在這個條件下就算斯巴達自己也很難想出個完美的戰略來。而斯巴達的用意,則是想看這個年輕的小夥子出臭,畢竟新兵不能太狂。

陳劍雄略想了一下後說道:「我會用一千步兵主動進攻,使敵人部隊無法立即靠近我軍主力陣地,把弓箭手放在剩餘的兩千步兵前面……」

「哈哈,小夥子,你這叫戰術?先把一千步兵拿去送死,再把兩千弓箭手送給對方。嘿嘿,你這樣的戰術不死光才怪。」斯巴達以軍事大家的眼光審核陳劍雄的戰術。

「大人請聽我把話說完,沒錯那一千步兵的確是去送死,目的是延緩敵方騎兵的進攻速度。而兩千弓箭手放在前面的原因是,利用不斷的射箭影響對方對我方步兵的進攻,進一步延緩敵軍進攻速度。剩餘的2000步兵則在後面挖陷坑,因為是急用所以不必挖太深,但是高速衝擊的騎兵只要連環三個坑就可以絆倒。第一排的倒下會影響後排的,再……最後,大人,你想想失去坐騎,摔得七葷八素的騎兵會是驍勇的步兵的對手嗎?」陳劍雄的侃侃而談,聽得斯巴達呆得眼睛都直了。

斯巴達吃驚地看着陳劍雄,「的確,在平原上騎兵對戰步兵,數量上又不少於對手,在心理上難免有些輕敵。以一千步兵送與對方,更可以囂張敵方的氣焰,同時消弱對方防範的心理。接着用陷阱的方法將敵人的優勢剝奪,騎兵雙腳着地就不是步兵的對手了。」他靜靜地分析陳劍雄的戰術。

「好!的確是個好的戰術,也只有這樣才能給敵人最大傷害。不過你考慮過我方的傷亡嗎?」斯巴達看着陳劍雄問。

「當然,首先一千步兵是一定不能活了,兩千弓箭手估計也不會留下,餘下兩千步兵至少損一半。剩餘不會超過一千人。」陳劍雄冷靜地說道。

《魔帥之戰無不勝》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