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奶爸戲精
奶爸戲精 連載中

奶爸戲精

來源:外網 作者:麵包不如饅頭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都市言情 麵包不如饅頭

我有一個奶娃她很萌萌噠從今天起,做一個全職奶爸掙錢,寵娃,給娃追回媽我也是一個戲精心中有牽掛不管啥時候演戲,寫(chao)書,養活一大家各位書友要是覺得《奶爸戲精》還不錯的話請不要忘記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薦哦!奶爸戲精最新章節,奶爸戲精無彈窗,奶爸戲精全文閱讀.展開

《奶爸戲精》章節試讀:

花了一分鐘,關蔭才接受一個事實:「我『重生』了?」
是的,關蔭重生了,重生到另一個時空的自己身上。
這他媽也可以?
事實證明,這他媽真可以!
窗外車水馬龍,隔音玻璃窗子開着,有提籠架鳥的大爺在跟人打招呼:「胡大媽,又來收房租啊?」
房,房租?
關蔭打了個冷顫,連忙從地上一個鯉魚打挺跳起來,瑪德,胡大媽,就是來收他房租的,可他他媽沒錢!
一摸口袋,不,不是沒錢,而是不敢花錢。
關蔭很明確地知道自己重生了,在另一個時空的地球上,他被來自這個時空的自己的靈魂融合,而自己在那個時空的靈魂,則瞬間轉移到這個時空,跟這個時空的自己融合了。
兩個自己的融合,完全沒有任何負影響,就好像做了一個真真切切的夢,多了一段記憶而已。只是,這個時空的自己,比原來那個時空的自己要強的多,不僅僅只是一個用小公司老闆之一的身份偽裝的絕世武夫。
「二十七歲,身高至少一米八,比那個時空年輕五歲,高至少五厘米!」站在床邊鋼琴旁邊的大落地鏡前,關蔭摸摸自己的臉,嗯,這個沒什麼改變,「還有就是,老子居然不是爸媽親生的?」
嗯,這個時空的關蔭,跟那個時空的關蔭一樣,有同樣的家庭,只是這個時空的關蔭,不但有一個老欺負他的妹妹,還有一個跟妹妹雙胞胎生的弟弟,比關蔭小六歲,都在老家上學呢。
但不是親生的是什麼鬼?
關蔭明白這個時空的自己為啥暴走,從而引起內勁不受控制,造成兩個時空的對接,兩個靈魂完成了完美互換的原因了。
換他他也會暴走。
不是親生的?老天爺來說也不相信!
相信也不認!
關蔭揮舞了一下拳頭,驚喜地發現,這一「走火入魔」,他居然突破最後的境界,從半步內勁宗師,一躍成了名副其實的大宗師了。
什麼叫獨步天下?
現在才是獨步天下!
但這驚喜並不足以讓他平息胸中的不爽,瑪德,這身體的原主,跟自己基本上沒有什麼區別的那個傢伙,那就是個王八蛋,既然不是親生的這個事實的確是存在的,你也不能因為不認,所以想到要拉我來給你頂缸,你去另一個時空逍遙自在去啊,你丟下這麼一個爛攤子,我怎麼給你收拾?
你想要平靜的生活,你自己找個旮旯里去就行了,別讓權傾天下的親生父母家找到就是了,為啥讓我給你頂缸?
「還好,老爸老媽都好好的,關苗那小丫頭也好好的,還多了一個關圃,要不然,我,我他媽再走火入魔跟你玩命!」嘴裏嘀咕着,關蔭在脖子上撓了兩下,漬泥有半寸厚,味道很難聞,這是內勁突破的表現,跟腦洞大開的武俠小說里說的一樣。
嘖,多個時空,多個不同的人生啊!
然後,他臉又黑了,床頭柜上,一張照片,引起關蔭的頭疼,照片上是一個牙牙學語,衝著他露出可愛笑臉的小女孩,關蔭不但帶着自己的思想,還完美融合了這個時空自己的靈魂,自然知道,那是他的寶貝女兒,大名還沒起,小名豆豆,是他的命根子。
那傢伙不是要逃避,不然早逃離京城了,大概只有把自己在另一個時空的靈魂拉過來,那小子才放心大膽地逃跑吧,不過,這只是關蔭的猜測,那傢伙對寶貝女兒疼愛的很,讓他拿命去換都會毫不猶豫。
所以,這次雙重生只是一個意外,不存在誰主動誰被動。但又沒法解釋!
瑪德!
可讓關蔭頭疼的是,他根本沒有帶孩子的經驗啊——倆人都沒有。
可孩子馬上就要來了,因為,孩子媽昨天打電話說了,他這個當爹的要再不負起責任,她這個當媽的,就要徹底把孩子帶走了。
怎麼辦?
為此,關蔭賣掉了自己的小工作室,手裡攥了十多萬塊錢,那是給豆豆準備的,現在的關蔭也不打算花。
隔着照片,哪怕心裏再慌張,關蔭也能感受到寶貝女兒的可愛,彷佛是血脈當中的牽絆,一股熱潮從心中湧起,涌到胸膛,又衝上喉嚨,關蔭有點眼睛發燒。
我有孩子啦,還是可愛到逆天的女兒!
「不過,該花的錢還是要花,娛樂圈估計是混不下去了,反正咱一個粗人,就別去跟小白臉兒搶資源了,打道回府,回西北老家去!」關蔭稍微一想,馬上有了決斷,「對,就回家去!十來萬,夠生活一段時間了,回頭讓老爸老媽幫着帶娃,哥們出去掙錢養家去,老天爺不餓小家雀兒!」
蹲在床頭櫃前,關蔭猶豫着,遲疑着,伸出手在照片上輕輕摩挲着,心裏那股熱潮難以平息。
突然,手一抖,關蔭一拍大腿:「不好!」
他想起來,小孩子的感覺都太靈敏了,萬一小豆豆察覺到她爸爸跟以前不一樣,不親近他了怎麼辦?
「要不找她媽……算了!」一想起娃她媽,關蔭更頭疼了。
那就是原來的自己的噩夢!
倆人並沒有結婚,而是在一次偶然的情況下,倆人都喝下被人下了葯的酒,然後就……
很狗血,之後並沒有「互不負責」,兩年多之前,那女孩悄悄找到剛剛京師大考古學碩士研究生畢業,剛跟找揍的打了一架的關蔭,二話沒說,塞給他一個嬰兒:「你的!」
然後,關蔭就有了一個可愛的女兒,關鍵是,那是親生的!
頭一次打把就命中了目標,關蔭倒沒自得,而是苦逼地夭折了「縱馬天涯,四海為家」的理想,全身心地投入到自己的小奶寶的照顧上去了。
至於豆豆的媽,嗯,反正情況很複雜,關蔭想都不願意想,跟原主一樣。
至於原因……
嘆了口氣,關蔭正要搖頭,門外傳來咣咣敲門的聲音,還有房東胡大媽的大嗓門:「菩薩,開門,施主來了!」
京油子,衛嘴子,哪怕是兩個時空,這「真理」還是顛覆不破的,想起這位胡大媽,關蔭又打了個冷顫,他服了這位刀子嘴豆腐心的京城大媽了。
這麼說吧,每天能跳八小時廣場舞的胡大媽,第一厲害的不是舞技,而是那張嘴,攻擊力可想而知。
剛要起身去開門,啪一聲,一塊黑乎乎的東西掉在地上,關蔭定睛一看,差點一頭撞房頂上——房頂距離地面足足有三米!

《奶爸戲精》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