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虐死夫人以後傅總整晚哭着撞牆小說
虐死夫人以後傅總整晚哭着撞牆小說 連載中

虐死夫人以後傅總整晚哭着撞牆小說

來源:外網 作者:斐明月傅西樓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斐明月傅西樓 都市言情

【虐戀+男小三+出軌+金絲雀+雙潔】 斐明月天生斷掌,命犯孤星,親情愛情求而不得,傅西樓是她唯一的救贖。然而,傅西樓才是一切悲劇的始作俑者。 爆出酒店視頻毀她名聲的是他,步步為營逼她嫁給渣男的也是他,設計陷害送她入獄的還是他,斬草除根害她慘死的又雙??是他……傅西樓,老娘上輩子刨了你家祖墳嗎? 斐明月手起刀落,決定去父留子。 直到某天助理前來哭喪:夫人,二爺這次真的被你虐死了! 斐明月:升官發財死老公,人間樂事。展開

《虐死夫人以後傅總整晚哭着撞牆小說》章節試讀:

「孽障!」
斐明月剛到病房,還沒站穩腳就被她的親生母親周雅潔甩了一耳光。
「欣欣喜歡的人也是你配搶的?」
斐明月微微側頭,特意整理好的頭髮被打得散亂,舌尖抵着上頜,嘗到了淡淡的腥味。
挺可笑的,無論她怎麼強撐着,安家人都總能打碎她的自尊。
「媽媽,這不是姐姐的錯,你不要怪她,」安欣走到周雅潔身邊挽住她的胳膊,紅着眼睛小聲道,「奶奶還躺在病床上呢。」
陸夫人把陸景衡從安欣身邊拉到自己身後,然後看着病床上的安老夫人冷笑:「老夫人,斐明月來了,您儘快給我們陸家一個交代吧,我實在沒空看你們家這場大戲。」
安老夫人本就在病中,身體不舒服,現在被陸夫人這樣下臉,心裏更不痛快了,於是所有的怒氣都發泄到斐明月身上,一點面子不給地怒罵。
「不要臉的掃把星,我早知道你是個晦氣的煞星,現在給我們家丟了這麼大的臉,你還有臉出現在我面前,你是嫌我老太婆活得太長了嗎?咳咳咳,早知今日,我就不該把你們這一家喪門星接到帝都來,咳咳咳——!」
說完她直接拿起旁邊柜子上的燒水壺朝斐明月砸去。
這一水壺的熱水可是剛燒的,她想都不想的就直接朝斐明月砸去,而在場的居然也沒一個人攔她,眼睜睜地看着這一壺熱水砸在斐明月身上。
斐明月其實是想躲的,但是被周雅潔按住了:「你還有臉躲,奶奶的教訓你只能受着。」
於是一壺滾燙的熱水盡數砸在斐明月身上,怕,燙的她發出了痛苦的尖叫,再怎麼咬牙也止不住眼淚大滴大滴的落下。
「明月!」
也就陸景衡還有點良心,反應過來以後立刻把她拉着去找醫生。
她穿的是裙子,露在外面的皮膚肉眼可見的發紅浮腫。
陸景衡沒想到周雅潔作為親媽能狠到這種地步。
陸夫人也愣住了,她知道這個二小姐在安家不受待見,但是沒想到安家根本就沒把她當人看。
一個在娘家沒有地位拿不出手的兒媳婦,現在又害她兒子鬧出這麼大的醜聞,她去年真是被安欣氣糊塗了才讓她兒子和斐明月這種女人訂婚。
「阿衡哥哥,我和你一起陪姐姐。」
看到陸景衡要帶斐明月去找醫生,安欣紅着眼也要跟出去。
但是被周雅潔拉住了:「你去湊什麼熱鬧,她這麼不要臉的搶了你男人,你還關心她做什麼。」
安欣心疼地反駁道:「媽媽,她是我親姐姐,我不關心她關心誰。」
「什麼姐姐,你只有小軼一個哥哥,」周雅潔直接把安欣扯到自己身邊,在老夫人看不到的地方對她使眼色,「她不要臉做錯了事,奶奶懲罰她是應該的,你少摻和。」
安家現在做主的是老夫人的親兒子,就是安軼的父親安建。
而斐明月和安欣的父親安離是當年安家老爺子瞞着老夫人在外生的私生子,十幾年前老爺子病重,為了滿足老爺子的遺願,老夫人才忍氣把他們一家接來帝都。
老爺子去世以後,安家的財政大權都在安建手裡,更重要的是安建的兒子安軼,年紀輕輕就已經是少將軍銜,雖然久不回家,但是有這樣的孫子,安家未來一片大好,只會比現在風光十倍。
而她丈夫安離資質平庸,作為私生子,和老婆孩子少不得夾起尾巴做人。好在安欣嘴甜會來事,老夫人比較寵她,連帶着對他們夫妻也還過得去,給了該有的體面。
斐明月卻因為天生斷掌不被老太太待見,周雅潔不能讓她連累安欣。
「景衡,你別多管閑事。」
安欣訥訥地鬆開斐明月以後,陸夫人也開口了。
剛才周雅潔那一下,陸夫人算是看明白了,這一家子都是刻薄寡情的。
龍生龍鳳生鳳,斐明月再可憐也是安家人,指不定身上流着多惡毒的血呢。
這次的視頻門就當她兒子倒霉,及時遠離這一家人才是正理。
「我自己去找醫生。」
斐明月見陸景衡猶豫,主動把他的手從她肩上拿下,和他保持距離。
與其再被他放棄,她不如自己先鬆手。
而且她身上被燙傷的地方真的好疼,現在只想立刻去找醫生。
這些人對她避之如瘟疫,這次找她過來也是為了羞辱她撒氣,完事了她就能走了。
陸景衡看着她被燙傷的地方,心裏不落忍,還想陪她去找醫生。
但是安欣在這時候傷心地挽住他的胳膊說道:「阿衡哥哥,現在更重要的是,大家商量怎麼解決視頻的事情。」
說完,她又看着斐明月說道:「姐姐,燒傷科也不遠,你先自己去好不好,我們先幫你解決視頻的問題,女孩子的清譽最要緊了,我們都希望儘快幫你把那些難聽話壓下去。」
說得比唱的好聽,什麼為她好,明明是陸家和安家的股票撐不下去了。
斐明月冷笑:「你們高興就好。」
她現在身上疼得厲害,只想立刻去看醫生塗燒傷葯。
「站住,我讓你走了嗎?」
然而,老夫人咳嗽緩過來以後並沒有放過她。
安老夫人這話說完,周雅潔就立刻唯命是從的把斐明月重新拉到老夫人面前:「被水潑了一下而已,你裝什麼可憐,給我站在這裡,奶奶還有話沒說完。」
斐明月握緊雙手,忍着眼眶中的淚水不要因為燒傷帶來的劇痛而落下。
陸夫人看着都覺得可憐,立刻對安老夫人說道:「老夫人,這事要不就算了,視頻是怎麼流出去的我也不想計較了,只是有一點,斐明月偷偷錄那種視頻還故意爆給媒體,想藉機脅迫我們家景衡娶她,這種做法實在不要臉,我也接受不了這種兒媳婦。」
「之前說的訂婚也不過是隨口的一句話,並沒有什麼正兒八經的訂婚禮,想必也不影響什麼,我看要不就算了,無非是我們陸家丟一回臉。」
她寧願吃了這個虧也不要結這樣的親家。
真不知道她老公怎麼想的,非要她今天過來和安家談婚事。
她這句話說出來以後,陸景衡的臉色就變了,尷尬地對着陸夫人打圓場:「安奶奶,我媽現在在氣頭上說胡話呢,您不要在意。」
說完,他低聲對陸夫人說道:「媽,你想惹小叔叔生氣嗎?」

《虐死夫人以後傅總整晚哭着撞牆小說》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