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女神的近身護衛
女神的近身護衛 連載中

女神的近身護衛

來源:google 作者:蕭正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紅姐 蕭正

一次『意外』,蕭正被大眾眼中的冰山女BOSS倒追逼婚並順利成為號稱女兒國的新奧公司一員,從此展開萬花叢中過的精彩人生冰山女神、暴龍霸王花、溫柔女上司、俏皮學生妹——喂!我可是有婦之夫!請你們放尊重點!溫馨提示:本書爆笑、熱血,偶有溫馨,宜男宜女,宜猥瑣宜正派,歡迎收看!展開

《女神的近身護衛》章節試讀:

「結婚?我還不知道她什麼星座呢…」

蕭正置身在熙熙攘攘的路口,迎着烈日眺望街對面的明珠大廈。腸子都悔青了。

這都什麼年代了?睡一覺就要負責?還逼婚?

擱在封建社會,這種水性楊花的女人就該浸豬籠!

明珠市的七月又潮又熱,轉了兩趟公車的蕭正遍體大汗,皺巴巴的襯衣如保鮮膜死死黏在身上,難受之極。

嗓子冒煙的蕭正擰開礦泉水,一口氣灌下大半,又從兜里抽出幾張被汗水打濕的報紙,反覆確認招聘板塊實在沒有自己能夠勝任的工作,這才淋上水,蹲在地上拭擦擠公車時被人踩髒的皮鞋。

明珠大廈別名帝國大廈。高達一百零八層。是明珠市最富盛名的精英集中地。市民以在帝國大廈工作為榮,企業也以能在大廈租幾個單位彰顯財力。蕭正頭一回踏足帝國大廈,不想被那群優越感爆棚的商界精英看扁。努力完善着自己的外形。

「誒。那誰誰誰。」

蕭正剛到大門,一名身穿制服的中年保安閃身而出,轟趕道:「這裡不是你乘涼的地方。趕快離開。」

眼神輕蔑,滿臉鄙夷。如同趕蒼蠅,不耐煩揮着手。看來在這炎熱的夏季,已經不止蕭正一人試圖混進去蹭冷氣。

「乘涼?」蕭正雙眼一瞪,訓斥道。「你長眼睛沒有?我像這麼不要臉的人?」

保安恥笑道:「那你來做什麼?上班?談生意?收購企業?」

保安見多了渾水摸魚的傢伙。還真沒見過混得這麼恬不知恥的。忍不住揶揄了兩句。

「佳人有約。」蕭正一本正經的理了理衣領。一副成功人士做派。

「喲。就你這模樣還佳人有約呢?說說都約了誰?」保安不留情面的嘲諷道。「要不要我幫你把林畫音和沈曼君叫下來陪你喝杯凍飲,聊聊人生。順便指點一下江山社稷?」

保安所提二女是帝國大廈公認的冰火雙嬌。一個冷若冰山,生人勿近。另一個則熱情似火,狂野妖魅。滿足了大廈職工對女性的所有渴望。還能單雙日交叉幻想。

聽保安這麼一說,蕭正歪着頭髮呆:對我死纏爛打的會不會就是其中之一呢?

天地良心,前晚蕭正喝的心臟都快停止跳動。一覺起來連女人的長相也沒記住。酒吧的燈光昏暗模糊,更不可能看得清。

可偏偏就是這麼一個稀里糊塗的夜晚,非但終結了蕭正回國後的初夜,還惹上在道德層面無法拒絕的麻煩。冤到姥姥家了。

「想什麼呢!?」保安怒目圓睜。一副鐵杆粉絲的正義嘴臉。「趕緊滾蛋!否則別怪我動粗!」作勢去拔別在腰間的橡膠棍。

「怎麼回事?」

爭執間,一名身穿銀灰色OL裝的妙齡女郎走了過來。

步伐沉穩凌厲,迅捷卻不顯急促。光聽腳步聲,就能判斷此女心性驕傲,精神世界強大。

抬頭一看,只見這位OL女郎以一副居高臨下的姿態瞥視二人。臉蛋白凈如玉,高挺精緻的鼻樑下擁有一雙熱情似火的紅唇。胸脯飽滿高聳,直欲破開襯衣。

「紅姐。」保安點頭哈腰的解釋道。「這小子想混進大廈,被我識破了詭計還在狡辯。我正要把他趕出去。」

氣勢冷厲的紅姐也不吱聲,面無表情的打量被攔在門外的蕭正。

形象邋遢,氣質頹廢,彷彿幾天幾夜沒睡好似的,雙眼布滿血絲,臉色呈現病態白。就連最能體現男人品位的手腕上,也只是戴着一塊不超過一百塊的白色電子錶。整體看上去如同一個困頓已久的落魄大叔。置身於精英成群的帝國大廈內,顯得極為格格不入,令人沮喪。

「你是蕭正?」紅姐提心弔膽的問道。

「嗯。我就是。」蕭正不着痕迹的收回逗留在紅姐胸部上的視線,禮貌的問道。「小姐貴姓?」

前晚共度良宵的女人就是她?

身材火辣,臉蛋也不錯。雖然和蕭正幻想中的傾國傾城有較大出入,但領出去也不算丟人。更不擔心被人惦記。

嗯。算是中規中矩的對象吧。

蕭正努力緩解着巨大落差帶來的失衡心理。

「你不必知道,跟我走吧。」紅姐心灰意冷的轉身,朝大廈內的**電梯走去。似乎失去了最後一點耐心。口吻生冷如冰,令人不適。

「看見沒有?」

蕭正順手點了一支煙,趾高氣昂的斜睨保安:「她就是和我有約的佳人。收拾一下行李吧。明天你會收到一封沉重的辭退信。」

保安呆若木雞,三觀盡毀。

叮咚~

電梯在八十八層停下,紅姐搶先一步鑽出電梯。彷彿一秒鐘也不想與電梯內令人絕望的蕭正相處。

緊隨其後的蕭正雙手抄兜,為了防止即將到來的尷尬,他若無其事道:「這就是你工作的地方嗎?環境不錯。一個月能賺一萬塊嗎?」

「我拿的是年薪。」紅姐也不回頭,凌亂而急促的步伐出賣了她不堪的心情。

「年薪多少?」見對方肯配合,飽受找工作之苦的蕭正故作輕鬆道。「怎麼也有五萬吧?現在市場萎靡,工作越來越難找。像你們這種年輕女孩要找一份不受歧視的工作更是難如登天。」

「兩百萬。」紅姐口吻冷漠的說道。

「兩百萬!?」蕭正虎軀一震,瞠目結舌。

不用回頭,紅姐也猜得出蕭正複雜的面部表情。心中更生出一絲報復的快-感。

落魄成這樣也敢瞧不起女人?讓人發笑的大男子主義!

紅姐心頭正舒爽着,身後卻毫無徵兆的傳來一把蘊含著惱怒與憤恨的質問:「你都富成這樣了,還讓我墊付房錢。有你這麼辦事的嗎?現在你就摳成這樣,以後這日子還怎麼過?我對你太失望了!」

紅姐嬌軀一顫,險些一個跟頭栽倒在地。

墊房錢?

過日子?

紅姐羞惱之餘,更為受人敬仰的總裁即將和這種奇葩男人在一起而感到絕望。

「首先,我瞎了眼也不會看上你。」紅姐緩緩轉過身,目光冰冷無情道。「其次,要見你的人不是我。而是我們的大老闆。」

《女神的近身護衛》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