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憑欄望橙余
憑欄望橙余 連載中

憑欄望橙余

來源:google 作者:禕澄布丁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余嵁飛 劉禕橙 現代言情

校園戀愛|校霸✖️學霸|暗戀|甜寵|霸道|救贖母胎solo的劉禕橙在大學遇到校園男神趙峻男和校園大哥余嵁飛一向高冷的趙峻男和劉禕橙相互吸引,與此同時,劉禕橙和余嵁飛又互相誤會三個人在學校擦出不少火花,最終劉禕橙在校園裡擁有了甜甜的戀愛,實現了學業事業愛情三豐收,可正在她沉浸在幸福中時,意外卻發生了若干年後,劉禕橙和余嵁飛再重逢,故事還在繼續着「我頭一回發現,看日落也如此浪漫我永遠忘不了那個地方,那個只屬於我們的地方,伴着夕陽,我將初吻給了他」「在那裡你曾答應我,就算將來你老了,不明白數字的含義了,也不會忘記我的手機號可你剛才看見我的號碼,為什麼裝作不認識我?」他們平凡,愛也簡單展開

《憑欄望橙余》章節試讀:

M大學軍訓比較短,一個禮拜,早上八點到晚上六點,每一次訓練完,大家都恨不得一頭栽到床上。一日三餐都在離宿舍最近的一個小食堂買回寢室,軍訓期間她們也懶得去探索學校的食堂。離寢室最近的5號食堂以家常菜為主,她們每天就換着花樣吃,估計得吃一段時間才會膩,番茄炒蛋,蔥爆羊肉,紅燒茄子,四喜丸子……學校食堂真心便宜,而且味道也很不錯。

「我看了,一班和咱班沒有帥哥,三班有個黃頭髮小伙挺帥的,但他有點兒胖,不是我的風格。」單珊吃飽了躺在床上慵懶的說,「咱的教官也不是我喜歡的類型,哎每天一點兒動力都沒有。」

「大一沒有看好的你可以往高年級發展。」周小然給她支招。

禕橙說道:「這是個好主意,我找對象肯定找比我大的,比我小一秒鐘都不行。」

「這你不用愁,你差不多是班級甚至年紀最小的。」周小然接着問溫然,「溫然,你喜歡什麼類型的男生啊?」

「其實什麼類型都可以。」

「得嘞,408三位美女的『終身大事』就交給我這個媒婆了。」

「算了吧。」禕橙急忙拒絕,「我不喜歡介紹,我想自己去認識了解,那樣更有緣分。」

「看看人這境界!」單珊說。

「咱班有個叫郭瑤的女生長得挺好看。」周小然轉移了話題。

「對對對!第一次班會我就對她有點兒印象。」禕橙說。

單珊一臉懵地問:「哪個呀?誰啊?」

「站在你右邊的右邊的右邊那個女生,挺會打扮的。」

「這麼說有點兒印象,這幾天留意一下。」

408四個女生身高相差不大,軍訓排隊也就站在一起,剛上大學大家不熟悉,幾乎都是寢室抱團。今天是軍訓第三天,劉禕橙和溫然依然一個同學都不認識,單珊站在她們四個的邊上,零星認識幾個,而周小然,趁着每次訓練休息的功夫,幾乎把班級同學熟悉個遍。

軍訓休息的時候,教官總喜歡隨機抽同學表演節目,這對於內向的禕橙來說簡直是噩夢。幸運的是,前三天她都沒被叫到,周小然和單珊都被叫起來唱歌。今天是軍訓倒數第二天,禕橙還是被隨機抽到了。禕橙唱歌一般她選擇跳舞,於是她在班級同學面前跳了一小段現代舞,408其他三人都看呆了,一致認為禕橙跳舞特別好看。

下午訓練結束,四個女孩結伴走出操場,突然身後有人喊了禕橙的名字。

禕橙詫異地回頭一看,露出了難以置信的表情。「盧娜!」兩個女生緊緊抱在一起。

盧娜和禕橙是初中同班同學,初中畢業後雖然沒見面但兩個人一直保持聯繫,沒想到三年後居然考進了同一所大學同一個專業!他鄉遇故知,這對於剛上大一的新生是多麼幸運,在一個陌生的環境遇見一個熟悉的人。

「沒想到在大學遇見你!」禕橙高興地說。

「是啊,太巧了,我在一班。」

「給你介紹一下,這是我室友們,周小然,單珊,溫然。」禕橙迫不及待把室友介紹給盧娜。盧娜也簡單介紹了她的室友。「找時間聚一下!」

接着408所有女生特意來到了學校最大飯菜種類最多的食堂——香山食堂。倒數第二天軍訓結束了,她們打算去食堂好好吃一頓,便穿着軍訓服來到了食堂。

香山食堂的佔地面積快趕上半個操場了。食堂四周環繞了一個個窗口,有日料店,麻辣燙店,旋轉小火鍋店,炸串店,拉麵店等等。來自五湖四海的美食應有盡有,你能想到的菜譜幾乎都能在香山食堂找到。她們四個簡直眼花繚亂了,之前覺得5號食堂已經很不錯了,沒想到這裡才是M大學的「天堂」!

香山食堂每天都人潮爆滿,飯菜便宜又好吃。禕橙點了一份日式便當,溫然點了牛肉麵,單珊要了一份鐵板海鮮炒飯,周小然點了一份麻辣燙,每個人還點了一杯奶茶。

香山食堂果然名不虛傳,禕橙的日式便當超級好吃,四個人也互相品嘗了別人的食物,每一樣都好吃,她們四個吃得飽飽的。

每個人吃完飯,都需要把自己的盤子里的剩飯倒進一個大垃圾桶里,再把餐具放到回收處,如同初中高中的食堂。四個人吃完了便端着托盤小心翼翼地向垃圾桶走去。

倒飯的大垃圾桶圍着很多人,有將要倒飯的,也有倒完飯準備放盤子的,一片混亂。她們四個緊緊拿住托盤,和人保持距離,生怕被人撞到或者自己的飯蹭到別人身上。禕橙有一點兒後悔點了日料,大大小小的盤子好多,得一個個把湯倒進垃圾桶再放到回收處,其他三個人很快就倒完了,在洗手台等着禕橙。

禕橙終於把最後一個盤子放到回收處,如釋重負,轉身離開,卻突然感覺到什麼東西重重地磕到她胸脯上,她花容失色叫了一聲,軍訓服正面被澆上了菜湯。

禕橙猛地一抬頭,發現一張熟悉又可恨的面孔,我天,這不是余嵁飛嗎?!真是冤家路窄,報道第一天他箱子從坡頂滑下險撞到自己,前兩天拿書還不小心和他對視了,沒想到在這麼大的香山食堂也能碰見他,還被他撒了一身飯湯。

「對不起啊,我弟剛才跟我鬧,我沒看見你。」

「這是玩鬧的地方嗎?」禕橙沒好氣的說。

「不是他的錯,剛才我推了我哥一把。」余嵁飛身後一個穿軍訓服的黃頭髮男生說道。

禕橙懶得搭理他倆,也不想原諒他倆,轉身來到洗手台找她們三個匯合。

「怎麼辦啊,剛才被人撞到了,菜湯撒我衣服上了。」禕橙急忙把軍訓外套脫下來用水沖洗,穿着短袖軍訓服。

「誰不長眼睛撞到你了。」單珊氣憤地說。

余嵁飛聞聲趕來。「我撞到她的,你衣服給我,我去給你洗,或者賠你一件。」

「明天就是軍訓最後一天,方隊展示要穿外套。」禕橙用水衝著外套,頭也不抬地說。

「要麼咱拿去洗衣店烘乾一下吧。」周小然提議。

「行。」禕橙勉強同意。

「我帶你們去吧!我知道洗衣店在哪。」余嵁飛自告奮勇,「這好這錢我出。」

「不用了,我們能找到。」禕橙拉着她們三個走開了。

「我加你微信吧?我把洗衣服的錢轉給你。」

「不用。」禕橙寧可自己出錢也不想加他微信,她不想和這個人再有任何交集了。

「沒事你別生氣,去洗衣店很快就能搞定,不會耽誤明天。」周小然安慰她說。

「我不是生氣這件事,我是煩這個人。」

「他誰啊,你們認識?」

禕橙不緊不慢地和她們說:「他叫余嵁飛,我報到第一天就碰到他了,他箱子從宿舍樓那山坡上滑下來撞到我。」接着禕橙和她們講了趙峻男對她說的關於余嵁飛的事情。「沒想到開學不幾天又碰到他了,真是倒霉。」

「余嵁飛,聽你這麼說我就有印象了。」周小然說,「記得我剛進群那陣子群里簡單討論過他,說留級好幾年。」

單珊說:「這個人一看就是和咱完全不是一路人,禕橙你離他遠點兒是對的。」

晚上,負責2班的組織部部長在班級群里發了消息:九月三十日為學校一年一度的運動會,歡迎各位同學積極報名,此次運動會主要以大一新生為主,每個項目限報三人,多人報名會先通過院內選拔……

「運動會!你們打算報名嗎!」周小然興緻勃勃地問。

「我想報趣味項目。」禕橙說。

「我也是,我田徑類不行,我合計報點兒趣味項目,拔河之類的。」確實,微胖的周小然不太適合跑步。

「我報個二人三足吧,和禕橙一起。」單珊發起提議,「溫然你呢?」

「我就算了吧,我在體育方面沒天賦。」

最終,禕橙和單珊報名二人三足50米接力,周小然報了多人拔河。

禕橙躺在床上回想今天發生的事情,她突然想到要是趙峻男知道了今天她和余嵁飛發生的事情會有什麼反應,他會安慰她,和她一起說余嵁飛壞話,還是……從軍訓到現在,他們一直沒有聯繫,軍訓期間禕橙就遠遠看到他一次,是來找導員。禕橙挺想和他聊天的,她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一向和男生保持禮貌距離,為什麼總想着趙峻男呢?自己主動和趙峻男說這件事會不會很尷尬呢?萬一趙峻男不喜歡自己在他面前提起余嵁飛呢?總之她突然很想和趙峻男聊天,但又不敢主動找他。

面對這些顧慮,禕橙放棄了,無聊刷起朋友圈。

單珊在朋友圈發了四個人在香山食堂的飯菜還有四個人穿軍訓服的合影,禕橙給她點了贊。禕橙想到自己從開學到現在還一直沒有發朋友圈。確實,禕橙屬於不愛發朋友圈的女孩子,現在大多女孩子的朋友圈都是吃喝玩樂或者多角度自拍,再搭配雞湯類文字和Emoji。禕橙也拍了許多照片,但她發朋友圈的頻率很少。

於是禕橙也破天荒的發了個朋友圈,和單珊內容差不多,學校飯菜的照片,四個人合影,還有穿軍訓服的照片。室友們興緻勃勃地給禕橙點了贊,盧娜看到了也點了個贊。

趙峻男看到這條朋友圈會點贊嗎?趙峻男總發動態,大多都是宣傳學校學院的,極少發自己的生活。禕橙突然很期待這一個特殊的贊,每次一有新消息提醒,她都急忙拿起手機查看,結果都不是趙峻男,幾次之後禕橙有些失落。

過了會兒禕橙查看手機,差點兒發出尖叫!趙峻男點贊了,還評論這家日式料理特別好吃。禕橙正思考如何回復他,突然收到了新消息。

「運動會開始報名了,你報什麼項目了嗎?」是趙峻男發來的消息。

「報了個二人三足。」

「參加運動會,明年評獎學金還可以加分。」

「真的嗎?」

「多參加點兒活動挺好,這幾天軍訓累不累?」

禕橙跟他說自己晚上在食堂碰見了余嵁飛。

「又碰見他了?」

「他把菜湯撒我軍訓服上了。不過他應該不是故意的,而且我衣服也洗乾淨了。」

「哈哈,那就行。最近學生會挺忙的,我接着去做統計表了。」

「嗯,好,再見。」聊天結束,禕橙滿心歡喜。

最後一天的軍訓進行得十分順利,每個班輪流展示,軍訓閉幕式,大一集體合照……大學軍訓圓滿結束。可大家似乎沒有如釋重負,因為下個周一他們便開始了真正的大學生活。

周末兩天,她們四個都宅在寢室,沒有出去玩,一想到那麼多課她們就頭疼。禕橙做了張課程表貼在牆上。大一總共有七門課:金融課,會計課,英語寫作,英語翻譯,英語口語,英語聽力,高數課。她們是商務英語專業,因此一半課都和英語有關。

單珊和禕橙這兩天一直忙着布置自己的書桌,把牆紙貼好了,小柜子安置好了。禕橙是樂高積木的忠實粉絲,她特意在行李箱裝了幾盒全新的樂高過來打算過陣子拼好擺在書桌上,除此之外還擺了一些比較有收藏價值的潮玩。東西收拾完了,她就坐在寫字檯前拼樂高打發時間。溫然忙着整理她的衣服,她居然把羽絨服也一口氣帶來了,她說她打算一直住到學期末,期間不回家了。而周小然,她居然已經開始預習新課!她這兩天拿着金融課本開始記筆記,早上起來就開始預習,只有晚上才看視頻放鬆。禕橙心想:不至於吧,這是大學哎,何況才剛開始,難道就要這麼努力學習?禕橙一點兒想學習的衝動都沒有,不對呀,她想學也沒法學,她的書都在趙峻男的書櫃里。

「課程難么?」單珊看周小然周日一早就起來預習,不禁問她。

「還行吧,主要咱之前都沒接觸過。我合計提前看看,怕上課跟不上。」

單珊不禁感嘆:「我真的一點兒學習的**都沒有。」

「我也是。」禕橙說,「感覺高考完了再也不會有高中的學習狀態了。」

「你倆聰明,我不行啊,我得笨鳥先飛。」

「聰明是假的,懶惰是真的。」快十一點了,單珊依然還在床上躺着,仍然無法面對明天就是周一的事實。

《憑欄望橙余》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