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七零:帶着空間養崽,糙漢寵翻了
七零:帶着空間養崽,糙漢寵翻了 連載中

七零:帶着空間養崽,糙漢寵翻了

來源:google 作者:萌祖騎大魚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徐諱 李南歌 現代言情

李南歌算了一個命,於是穿到了七零年代文的傻子身上一胎五個,甚至遇到了寵妻狂魔,村裡每天能掙十個工分的糙漢徐諱她身帶空間,開始掙錢養崽的生活她拳打原女主,腳踢原男主她改變全家炮灰的命運,順道奪走原文女主的氣運她抱緊親親老公,帶領全家走上生活正軌只是,徐諱愛的是傻子,還是她?多年後李南歌才明白,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展開

《七零:帶着空間養崽,糙漢寵翻了》章節試讀:

李雲梅心生疑慮,這個傻子難道懷疑她了?但是再一想,一個傻子哪裡會懷疑。

於是她直接說道:「你記得徐諱是個壞人!你當初要是聽我話,不被他騙了就不用生這麼多的孩子,你知道小孩子是什麼嗎?小孩子是怪物,會吃人的!」

說著,李雲梅還齜牙咧嘴地扮鬼臉嚇她。

李雲梅心道自己為了堂姐脫離苦海,當真是用心良苦。

李南歌心情複雜地看着李雲梅。原來這就是被人當傻子的心情?

再一細想李雲梅的話,李南歌恍然大悟。難怪後期的原身十分抗拒親生孩子的靠近,也因此在幾個小孩的心裏落下了心理陰影。

「徐諱不是壞人,你是騙子!」李南歌尖叫喊道。她現在可是傻子。

既然李雲梅敢挑撥離間,那麼就不要怪她不客氣,把這遮羞布扯開公佈於眾!

旁邊的牛梅花一聽,頓時來了精神。

好啊!李雲梅這知青,感情在攛掇徐家的媳婦呢,徐家媳婦還是個傻子,這李雲梅真是沒有安好心!你看她平日里愛穿一身白色襯衫,灰色西服樣式的褲子,一身乾乾爽爽,顯得人冷冷清清柔柔弱弱,現在看來不簡單啊!

其實牛梅花這份猜測多少藏了私人的羨慕嫉妒意味。李雲梅這個知青和她名字都有一個梅字,但是可受歡迎了,而她……

「你亂說什麼,我這是為了你好,你怎麼就是不懂!」李雲梅眼看旁邊的幾人都聽到了,還一臉想聽更多秘密的樣子,於是她着急了,站起來不由分說就要推搡李南歌。

李南歌沒躲開,心生一計。

她忽然咧嘴,陰測測地笑,說:「姐姐身後有個阿姨喔。」

李雲梅被這眼神嚇了一跳,李南歌黑眼珠多,這麼直勾勾看的人的樣子真嚇人。

「你說什麼,給我說清楚!」李雲梅害怕了地停下來,不敢靠近李南歌,她忽然想到了一個可能。

「阿姨濕噠噠的。」李南歌的聲音輕飄飄地。

李雲梅雞皮疙瘩直冒,當初她不小心拿了堂姐的糖激怒了她,被她推下水裡,後面伯父提出讓堂姐代替她下鄉贖罪。當初她沒多想那水裡淹死過人,現在卻害怕了。

她不禁想,不會是自己給跟了吧!

「阿姨在跟你說悄悄話哩。」李南歌見狀故意盯着她肩膀的地方嘿嘿笑,然後用奇怪的語調輕聲唱:「黑髮發,濕噠噠,在和姐姐說悄悄話!」

「啊!」李雲梅嚇得臉色發白,尖叫着逃走。

牛梅花見狀,將手裡的菜丟開,幾步走過來說:「和大姐說,剛才你說啥了,那李雲梅嚇成那樣?」

「她騙人,徐諱不是壞人。」李南歌說完,轉身進屋。

「我怎麼覺得今天傻子正常了不少?」牛梅花道。

「那個李雲梅不是個好的。」趙嬸子多活幾歲,心中自有一份計較。

……

二丫四丫今天也不願意出去玩耍了,就呆在家裡看着李南歌,然後睡著了。

一覺醒來發現李南歌不見了,於是着急地要出來找,卻在門口撞在了李南歌的大腿上。

「阿娘,你不能亂走!」二丫走過去牽着她的手進屋裡。

這時候大娃從門外進來:「叫你們照顧阿娘怎麼睡著了?」

大娃剛剛去田裡偷了一小截甘蔗,在田埂看見李雲梅尖叫着從他家跑出去,於是趕緊跑回家,看到李南歌沒事才小大人一樣拍拍胸口。

「阿娘,甘蔗給你吃!」大娃將甘蔗遞給南歌。這時候的甘蔗細細有些發青,但是卻是稀罕的零嘴。

李南歌接了過來,一來是孩子的心意,二來她也好奇這年代甘蔗的味道。

她咬了一口,差點沒把牙磕掉。但是口腔里頓時都是甘甜清香的味道。

大娃坐在炕上說道,「阿娘,甘蔗地里有一個人,渾身髒兮兮的,和我一般大!」

李南歌頓了頓,想起原文里何添的第一次出場就是在甘蔗地里,於是有了猜測。

那個人怕不是那個小白眼狼何添!

「你給了他吃的嗎?」李南歌顛顛手裡的甘蔗道。

大娃這孩子就是太善良了。

何添是突然出現在村子裏的,沒人知道他從哪裡來的,有人猜測這孩子是逃荒來的,有人猜這孩子是家裡遭了難。

何添白天就躲起來,晚上才四處去地里找吃的。在徐家還沒有收養何添的時候,大娃看着他有些可憐,經常拿出不捨得吃的窩窩頭投喂他。

「阿娘,他好可憐。」

「不可憐。」李南歌搖頭。

原文里徐家看見何添一個孩子躲在甘蔗地里,心生憐惜,就將他接到家裡。何添的成長因此少了很多的磨難,直到後來他對徐家幾個孩子下手,都沒有心軟,他還以為沒有徐家,他也一樣會這麼順利長大。

這一次,李南歌不願意做那冤大頭,也不想讓幾個孩子做那冤大頭。

大娃睜着圓眼睛不太明白:「阿爹不是說,我們要幫助有需要的人嗎?」

「我們要善良,但是也要保護好自己。」她拍拍大娃的頭說道。

大娃似懂非懂,他現在年紀小,只是覺得今天阿娘和他說了好多的話,以前阿娘都是自顧自玩耍,他喜歡今天的阿娘!

忽然一陣小孩的哭鬧聲打斷了平靜。

李南歌這才看見床上的小娃。小娃排行最小,當初原身一胎五個營養有些跟不上,所以打小就羸弱,發育不良。五歲的娃娃看着和三兩歲的差不多,和奶糰子一樣,到現在還不會說話。

大娃道:「弟弟又哭了。」

小娃身體不好,常常都在床上躺着,吃的都是徐諱吃飯帶來的米粥。現在還是吃大鍋飯的時候,不到飯點根本沒有糧食吃,只是徐諱念着家裡的小娃,有時候會幫隊里養羊的村民上工賺工分,村民就通融一下,給他擠點羊奶回來喂小娃。

李南歌走過去看那個孩子,這是她第一次認真看那孩子,這孩子個子很小,瘦瘦弱弱的,顯得眼睛黑亮亮的很大。

這時候小娃看見她,也不哭了,顫顫巍巍地向她爬過來。

她忽然想起穿書前自己不是囤了很多物資嗎?抬手一看,自己的食指有一條細細的紅線一樣的紅色疤痕纏繞一匝,心裏安定了不少!再閉眼查看自己的空間,果然還在!

這個空間還是前世一樣大,現在被囤積的物資放得滿滿當當。

不過,之前那個矇著霧氣的牆面出現了一扇門!

她想着找個時間再探索一下,然後她從空間拿出一罐奶粉,卻發現暖壺裡的水沒有了。

於是就去廚房裡看看,發現廚房的爐子上溫着一鍋水。

「爹離開前煮好的。」大娃說,說罷就登登登跑過去要去端水。

「我來。」她說。

「不行,阿爹說不能讓你碰熱水!」大娃說道。

李南歌聞言心裏暖暖的,徐諱這個糙漢還是蠻貼心的,知道原身心智不全,孩子還小,就特地先煮好水。又吩咐孩子不要讓她碰熱水不要燙到。

她忍不住想,如果原身是個正常人,那還會不會聽從李雲梅慫恿要和徐諱鬧離婚?

《七零:帶着空間養崽,糙漢寵翻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