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請讓我愛半生
請讓我愛半生 連載中

請讓我愛半生

來源:google 作者:筱落星沉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向川 唐柚 現代言情

他向川這輩子幹什麼都不行,就是眼神兒好看什麼都準兒,恰恰不長眼看上了唐柚她唐柚這輩子對什麼都不上心,偏偏她對向川動了心……展開

《請讓我愛半生》章節試讀:

誰都沒有想到唐柚會做到這個地步,向川伸手拉她起來,唐柚全身發軟,只是在哭。

「孫熠。」向川使了個眼色,深沉的目光鎖定藥房。

「走。」孫熠反應過來,意會,一把拉起唐柚,往藥房里走。

藥房的門上掛了一把鎖,這個門緊緊鎖住,這個時候他也不會等什麼藥劑師來,抬腳就往那個門上踹。

一個資歷較老的護士聞聲趕過來看見這一幕嚇壞了,跑到孫熠身邊就來攔,想要拉開他阻止。

孫熠手上力道很大一把掀開護士。

護士摔在地上,手肘撞到堅硬的地上,久久沒能夠起身,手似乎脫了臼,痛的她在地上打滾。

一腳、兩腳、三腳、

上鎖的木門搖曳。門幾腳就被踹開。

「要什麼葯,快去找。」

唐柚說了一個名字就跑進去。

巨大的聲響引來了不少人圍觀,有住院湊熱鬧的病人,還有匆匆趕過來的醫院工作人員。

「你們知不知道,你們的行為已經嚴重影響到我們醫院的聲譽!」趕來的工作人員看見一個坐在輪椅上的也不敢上去動手,對着他怒道。

向川攔着不讓他們靠近。他雖然還只是一個十幾歲的男生,但是在氣場上絲毫沒有畏懼,他冷冷睨了一圈周圍的人,咬着牙一字一字的吐出來,「這件事情我會負責到底。」

「呵,你多大成年了嗎,一個只會說大話吹牛的小混混。」一人看不下去想都沒有想,說出自己的內心最真實的想法。

「事就是老子做的,老子就是沒成年,怎麼了!」向川就tm煩別人對他指指點點,他一沒殺人二沒搶劫,別人那樣子就像是他睡他家女兒一樣。

「你爸媽是怎麼教你的,這麼沒有教養!」那人也是被他一口一個的粗口惹得不耐。

一個上衛生間的功夫,男人再回到病房,兩個臭小子就不知道溜到哪裡去了。他無奈的搖頭。

那邊似乎發生了爭執,男人找不到倆人,看着一圈圈圍觀的人群,深感不妙。疾步跑過去,大力巴拉開人這才看見圍在裏面和人吵架的向川。

「老子就是有人生沒人養,你他媽素質好不分青紅皂白的和老子瞎叫喚!」向川雙手握在輪椅的把手上,青筋暴起。

男人擠進來,就聽見這樣一段對話。心裏很不是滋味。

是的從小除了物質方面上沒有對他有過欠缺,只要活着就沒人管他。

這次是代替他的父親過來看看他的傷勢,每次他的父親都是以公務繁忙這種借口推脫,一而再再而三的,兩人的關係僵持不下,就算現在能見上一面都已近不能好好說上兩句話就會吵起來。

看出來他在努力壓制怒意。

可能下一秒他就會衝上去把那人按在地上拳腳相向。

向川有暴力傾向,一般在這種情況下早就控制不住撲上去打人了。他在控制說明他也在慢慢改變……

男人按上向川的肩,細微的力量似是讓他不要衝動。男人擋在向川的前面。說實話,向川不管是說話的語氣還是字眼讓尋常人都是難以接受的。

他也不想他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出事,「有什麼事好好說,年輕人說話沒把門兒。」

男人好聲好氣的緩解,避免這次真的發生什麼肢體上的衝突。

「我找到,找到了。」唐柚喊了一聲,她提醒那個佝僂着腰還在細細尋找的人。話音剛落,就跑了。

唐柚知道這件事情鬧得很大,向川在外面說的話她也一字不落的聽見了。可是現在時間緊急,繞過人群往外跑去。

向川當然一眼就看見了那個嬌小的身影。她在和時間賽跑,由此可見,家裡人出事了,很嚴重。

是哮喘,但是他這個不學無術的人也不懂。

「李叔叔,我沒求你過什麼,你幫我送送她。」

男人有點遲疑,眼見的這邊的麻煩……

「你不用擔心我。」

「這裡有我,您幫幫她吧。」孫熠幫着說話。

很難見到向川對一個人這麼上心,男人還是點頭,追上去。

「不能讓那個女孩跑了!」還是那個和向川起爭執的工作人員。

孫熠一把勾住那人的脖子,將他攬着,「叔,得饒人處且饒人。」

那人的年紀看上去有四十來歲,但是個子不高,勉勉強強到孫熠的肩部,他輕而易舉將他制住。

「要是她的家裡人因為你們這些人的疏忽出了什麼事的話,你們會付出代價的。」這是向川不冷不淡的一句,剛剛的憤怒逐步消散。

那人忍不住抖了一下,看他這語氣家裡是有背景的?

轉念一想家裡背景大的會縱容自己的孩子是個混混?

不過那人還是沒敢再硬碰硬的和他們叫囂。

男人追上去拉唐柚,唐柚以為是醫院裏的人來抓她不讓她走,她甩手掙扎。

「我是向川的叔叔,我開車送你走,快一點。」

「……」不知道為什麼,她也沒有猶豫。

男人把她送到家門口。

他也不放心,跟着唐柚一起進去看情況怎麼樣。

「我回來了,快點吃藥,吃了葯就不難受了。」她手抖得厲害,拿什麼做什麼都是僵硬的。男人看不過去,幫着唐柚給唐媽喂葯。

看着唐媽漸漸緩和,她的理智終於恢復些許。一隻手扶着牆,回想剛剛發生的一幕幕還是不禁讓她後怕。

「謝謝。」唐柚道謝。

男人咧嘴笑了。唐柚這也才注意到這個向川的叔叔。他個子很高很大很壯,一頭毛寸加上一張圓臉看起來是讓人安穩的長相,沒有一點危險。

「你可以跟着向川一樣喊我李叔叔,我也是力所能及。」

「既然事情解決了我就先回去了。」向川那邊也不知道怎麼樣了,他還要趕緊回去看看。

唐柚手疾眼快一把抓住李叔叔的衣角,請求道,「我能跟着您一起去嗎?」

這件事情的原由都是經她而起的,事是她惹出來的,向川已經這麼幫了自己,她也不能夠把這些爛攤子留給向川來解決啊。

李叔叔經過這麼一番周折,大致也知道是怎麼回事。向來向川的性格,就喜歡打抱不平,愛管一些與自己無關的事。

這一次他隱隱感覺有那麼一絲絲的不正常,向川似乎對這個女孩不一樣。

這個時候的醫院裏,公安的已經聞訊趕來,閑雜人等通通已經被趕走。

大半夜的**也只是想稍微調解一下就趕緊回去。這個年紀不大的男生坐着輪椅行動不便加上外面下着雨挺冷的。

醫院這邊的人不是主要負責人,沒人敢擅自做主。那個資歷較高被孫熠推倒後手脫臼的護士不依不饒,第一個站出來說不願意和解。

向川坐在輪椅上手裡把玩着打火機,神色沒有絲毫的慌。

正好他也沒有想就這麼輕易算了的想法。和解怎麼可能要他掏錢善後,可憑什麼,錯不在他。

孫熠無所謂,身子靠在牆上半眯着雙眼打盹兒。

「**同志就是她!」工作人員見到那個讓人一眼見了就很難忘記的面孔。唐柚剛剛跑走本該就是不能走的,要不是向川怒聲威脅……

說來奇怪他們都是三四歲年紀的人怎麼會被十幾歲半大的初中生給唬住。

這時一名領頭的**接到一個電話,本就嚴肅地臉上更是凝重。

「是……」

「好……」

「一定會拿出一個滿意的答覆。」

「那好,既然涉事的人都到了,去一趟公安局吧。」掛斷電話**沉這一張臉,掃了一眼在場的人道。

剛剛接到局長的電話,讓把人帶到局裡去。這件事情這麼快就傳到局長耳朵里,想必是院方這邊找了關係。

唐柚心裏一緊,她害怕,害怕牽連他們,害怕因為這個有案底。

向川看見唐柚暗暗不爽,既然把她送回去了幹嘛又帶來。不過表面上沒有顯露,還對着她笑着打趣,「你又沒有做什麼,怕什麼。」

不得不說,向川的心是真的大。禍到臨頭還笑得出來。那個李叔叔滿臉黑線,就他覺得不妙。

他看見那個**接電話以後態度的變化,心裏也有底,這件事情不可能輕易解決了。

今天過來是替領導來看看他的傷勢,就是因為雨大了開車不安全才沒有及時回去,在這個空閑時間他又惹事了。

不過他在這裡看見了,也是他的運氣,至少他能在他父親面前幫着說說好話。

剛剛在開車期間打了一個電話,簡單的講了一下情況,單單就是那麼一說,領導已經氣的不輕。

「就當老子沒有那個逆子,別管他,讓他媽的去坐牢!」這是氣急掛電話的最後一句話。

結果就是,唐柚、向川、孫熠三個人被帶到**局了。

雖說是將事情參與人員都帶回去詢問,但是就只有他們三個。

李叔叔不放心,怕向川吃虧自己開着車追過去。

「哈切——」唐柚覺得鼻子有點癢,打了一個噴嚏。一切都來的太突然,剛剛神經緊繃,現在緩過來她才感覺自己背脊發涼有點冷,這種冷到骨子裡的感覺。

被這麼送回去一趟,居然連提醒她換一件乾的衣服都沒有,還有那一頭黑髮也依舊是濕漉漉的。然後又馬不停蹄的帶過來。

他有點氣這個李叔叔不會憐香惜玉,一點也不貼心。本來這個事兒他就是想着自己解決算了,不再把她牽連進來的。

「唐柚。」向川脫掉外套,遞給孫熠。

唐柚還沒轉身,一件黑色的棒球服搭在她的身上。她一怔,衣服還帶着那個人的餘溫。

但是他裏面也只是穿了一件白t恤啊,他就這樣把衣服脫下來給她穿。她伸手要脫,「不許脫。」

孫熠強硬的命令,這是這麼久第一次他用這種語氣和她講話。

「今天天氣很冷,你全身濕透了,你是傻子嗎,回家了連衣服都不換又出來,生病了怎麼辦!我有點熱,就當你幫我拿着。」

「……」這麼蹩腳的謊話也只有他才會說得出來。說實話,她真的沒有注意那麼多,冷也是這會兒才感覺到的。她還是接受了他的好意,現在向川說這些話都是在關心她的。

而且今天的事要不是他,葯不可能那麼快就能拿到。

欠他的已經不只是一件事了。

「你怕嗎?」趁着唐柚步子緩下來,他與她並排問道。

怕嗎?她在心裏問自己。當時很怕,怕的是母親出事,現在不怕了。

「一會去了你不要亂說話啊,一些事情口供對不上搞不好要出事啊。」向川還是嬉皮笑臉,但是很明顯壓低聲音,用着只有兩個人才能聽見的聲音提醒道。

「不許交頭接耳!」一個國字臉面色嚴肅的**厲聲呵斥。

這大晚上的又累又冷,換誰心情會好,還要來處理一些破事。

「你知道你們的性質已經嚴重影響到公共治安,還有你的行為是搶劫,你那個朋友是蓄意滋事,打傷工作人員!」三個人被分開關着,不同的人對他們詢問。

「我媽媽有哮喘,我去買葯那裡沒有人,他們才幫我的。」這是事實,唐柚並沒有胡亂捏造,她如實回答着。

在之後他們不管是任何人再問其他的問題她就一句話不說,不管別人問她什麼她只是會回答三個字不知道,沒看見。

似乎是在恐嚇,逼供的樣子,想讓他們承擔今天所有的責任。醫院裏的問題全部被推的一乾二淨。

當然,他們兩個也是一樣的措辭。

後來向川被搞得不耐煩,「不就是有關係想讓我們就認了這個栽唄,老子就是說,不可能,這件事醫院不願就這麼放過我們,我也沒打算放過他們!」向川他是學習成績不好,那隻能證明他不是學習的料,但不代表他是個傻子,到哪兒都能被唬住。

外面有一個跟着過來的人說是他的叔叔,那個人着急一直在打電話,看來是在找關係。

想來這也是眼前這個男孩硬氣的理由。

沒人敢把他怎麼的。

鬧到最後才知道被帶來的這幾個還是沒有成年的半大孩子,更是煩的。年輕氣盛,覺得說這些猖狂不知天高地厚話也正常。

況且這麼長時間過去了那個一直在打電話的男人也似乎沒有找到什麼人。

《請讓我愛半生》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