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秦羽陳初夏
秦羽陳初夏 連載中

秦羽陳初夏

來源:外網 作者:戰神令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戰神令 都市言情

為家庭辛苦奔波,一場車禍導致全身癱瘓。 妻子一家人卻決定放棄治療,奪他的賠償款,占他的房子,將癱瘓的他掃地出門。 萬念俱灰之下,秦天覺醒祖上醫聖傳承。 從此,一針奪陰陽,一針定生死。展開

《秦羽陳初夏》章節試讀:

這些人都是華宇葯業的高層以及許欣如的家人。
他們從昨晚到現在一直聯繫不上許欣如,以為出了什麼意外,這會兒見到許欣如都如釋重負。
「你出什麼事了,這傢伙是誰?」一名俊朗青年斜眼看着秦羽。
他是許欣如的親弟弟許世勛,也是華宇葯業的副總,可業務能力和許欣如比那真是天壤之別。
許欣如再不出現,那就只能由他出面去參加,這次業務基本上就是十拿九穩的失敗了。
「這事以後再說,是他救了我,你去取十萬塊現金給他。」許欣如做事幹練,能力出眾,帶着一群人風風火火的往宴會廳趕去,不斷詢問安排各種事宜。
許欣如在宴會包廂外面的大廳給秦羽安排了一桌飯菜,讓他在這裡等她弟弟送錢過來。
從被馮玉一家人趕出家門到現在已經二十多個小時,加上兩次搏鬥,秦羽也確實餓得不行,完全不顧形象的狼吞虎咽。
自從癱瘓以來,他還從未如此酣暢淋漓的吃過一頓飯。
在秦羽將飯菜一掃而光之際,許欣如弟弟許世勛正好帶着一包現金走過來,看到一片狼藉的桌面,眼中閃過一絲鄙夷。
將一包現金隨意丟在秦羽面前,他淡淡說道:「拿了錢趕緊走人,以後兩清了。」
秦羽皺眉凝視着一副高高在上姿態的許世勛,心中有些不爽,他懷疑這些富家公子哥是不是都有眼高於頂的通病。
秦羽道:「你是不是覺得每個人都對你們家圖謀不軌啊?」
許世勛雙手撐着桌面,鄙夷的打量着一副落魄形象的秦羽,冷笑道:「難道不是嗎,像你這種窮人,不就是覺得幫了我們家一個小忙,想以此攀附我們許家,獲取更大的利益?」
秦羽淡淡說道:「你想多了。」
許世勛譏諷道:「像你這種窮人思維是融入不到我們這種上流社會的,更不要覺得幫了我姐一次,她就會對你有什麼好感。」
「癩蛤蟆吃天鵝肉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巔峰那是童話故事,畢竟你的形象和能力還不如我們公司的保安。」
「不知所謂。」秦羽不想與這種紈絝子弟過多糾纏,這些人唯我獨尊的思維和高高在上的姿態會讓他很暴躁。
秦羽拿上錢便起身準備走人,他現在只想回去找馮玉一家人討回公道。
「來人啊,快救人。。。」
這時,宴會包廂的門被霍然推開,裏面傳來一陣慌亂吵雜的驚呼聲。
秦羽驚疑不定的跑到包廂門口查看,包廂中足有數十人之多,此時已經亂作一團,每個人都滿臉駭然之色。
一名老者躺在地上,竟是七竅流血。
幾名身穿統一黑西裝的男子警惕的圍着地上的老者,旁邊還有一名一名老中醫。
那老中醫俯身查看老者的情況,似乎對此束手無策,焦急的拿起手機撥打了急救電話,隨後又不斷撥打着電話,似乎在通知老者家中。
「直接送去醫院吧。」一名大腹便便的胖子看到門口聚集了一群助理、司機,大喊道:「你們趕緊過來,把李老抬上車送去醫院。」
「不能動,這是突發腦溢血,而且是腦幹部位出血,貿然移動,造成腦部震蕩,他會立刻死亡。」
這時,一道洪亮的聲音在包廂中響起,一瞬間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卻只見一名身穿廉價衣衫,頭髮亂糟糟,鬍子拉渣的落魄男子站在許欣如身邊。
秦羽得到先輩陰陽醫聖的傳承,一眼便看出來那名老者的癥狀,七竅都在往外流血,可見腦部出血量相當嚴重。
那胖子驚道:「那還是不要動,在這等救護車過來吧。」
秦羽道:「這麼嚴重的腦溢血,如果得不到及時救治,最多還能堅持十五分鐘。」
「現在是午高峰,最近的醫院到這裡都需要四十分鐘,等救護車過來屍體都涼了。」
那名老中醫自然看出了李老的癥狀,可是他自認為沒有能力處理這種突發病症。
畢竟淤血在腦部,容不得絲毫差池,他沒想到眼前這個年輕男子居然也看出來了。
他驚異道:「你懂醫術?」
秦羽點頭。
老中醫又問道:「你能救嗎?」
「能。」秦羽堅定點頭。
科倫葯業的總裁方林偉已經從兒子方明浩那裡得知秦羽的事情,故意大聲說道:「這傢伙是跟華宇葯業的許總一起的,如果因為這個傢伙亂來導致李老出了什麼事,這可與我們無關啊!」
他心腸很是歹毒,竟是打算將整個華宇葯業拉下水。
他可不信眼前這種傢伙還能治病,到時候李老真的病故,就可以把責任全部推給他,讓這傢伙和華宇葯業去承受李家的怒火。
許欣如親弟弟許世勛見狀,急忙跑進來,厲聲道:「請你擺正自己的位置,一個開車的,你懂什麼醫術,萬一把李老治出個好歹,你想讓所有人都給你陪葬嗎?」
又對其他人說道:「還是趕緊送醫院吧。」
隨從老中醫聽秦羽只是個司機,頓時大失所望。
秦羽凝視着許世勛,皺眉道:「人命關天,患者現在的情況貿然移動,腦部造成一絲震蕩都可能喪命。」
「你還知道人命關天啊?」許世勛鄙夷道:「幫我姐開個車都要十萬塊,像你這種唯利是圖的窮人,不過是想藉著這個機會翻身。」
「誤打誤撞治好了是你的功勞,萬一治出了事,有大伙兒幫你承擔責任,你的如意算盤打的可真響。」
秦羽道:「我只是想救人,出任何意外,都是我的事。」
許世勛蔑視着秦羽,喝道:「你算個什麼東西,你這種窮人的想法我很了解,不就是知道李老的身份,想用自己一條賤命賭一場榮華富貴嘛?」
「許副總言之有理,這種人趕緊趕出去,不要讓他在這裡胡說八道。」
「萬一把李老治出個好歹,誰負的起這個責任?」
其他人也都憤慨的瞪着秦羽,紛紛揚言將秦羽趕出去。
畢竟如果李老真的死在這場宴會上,在場的人都是要付法律責任的,而最讓人害怕的還不是這個,而是李家的怒火足以將他們燒的灰飛煙滅。
見大伙兒群起而攻之,許世勛眼中滿是蔑視,他不可能讓這種唯利是圖的小人得逞的。
許欣如瞪了許世勛一眼,嗔道:「秦先生不是那種人。」
許世勛氣急敗壞的說道:「姐,這種窮酸傢伙還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的,幫你也只是為了從你這裡得到一些好處而已,估計也就是懂點皮毛,想搏一把,成功了他自己飛黃騰達,失敗了我們遭殃啊。」
許欣如氣道:「你閉嘴。」
「再拖下去就真的救不回來了。」秦羽也有些焦急,畢竟是一條人命,要是因為這群人勾心鬥角耽誤了最佳的搶救時機,就真的可惜了。

《秦羽陳初夏》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