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氣!掀了冥帝棺材後,他喊我夫人
氣!掀了冥帝棺材後,他喊我夫人 連載中

氣!掀了冥帝棺材後,他喊我夫人

來源:google 作者:杜杜周周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楚白白 楚黎

【女玄+雙萌獸+女強男強+爽文+虐渣】楚黎,十六年前被魔界至尊帶走神魂,原身成為痴傻兒,眾人踩踏,算計,欺辱,還要讓她成為最低等下賤的女奴一朝歸來,再睜眼,她勾勾嘴角,眼神輕蔑,小樣兒,跟誰倆呢?若不鬧個天翻地覆,她便不姓楚!若不讓仇人哭爹喊娘,她名字倒過來念!有結界壓制了她辛辛苦苦練來的修為?她呵呵一笑,就這她左手拿紫珠,右手握靈根,強勢歸來,成為眾人眼裡的數百年難出的天才,耍賤人除仇敵,能引天雷助陣!只是……她一不小心掀了人家的棺材「真是不小心?打擾了本座的美夢」某人看着她,步步逼近楚黎尷尬:說實話,我只是想知道孩她爹什麼樣……冥帝圈她入懷:兩個孩子,一男一女,都是你生的,不管本座什麼模樣,你都跑不了楚黎:嗯,不跑這……此等絕色,她腿都軟了展開

《氣!掀了冥帝棺材後,他喊我夫人》章節試讀:

在楚黎這般「大顯脾氣」之後,一旁的侍衛非但沒有露出害怕,反而挺直了腰板。

他一個月前,在昭帝的身邊,是見了大公主的靈獸的。

即便是跟昭後說的一樣,那是妖獸,他也認了。

人靈一族,對靈獸族有着天生的敬仰和畏懼……不管是靈獸還是妖獸,都說明了一個問題,那就是大公主可以契約獸類!

「走吧。」楚黎看着遠處跑了兩步又停下的中年男子,心裏平靜無波。

這副身子受盡折磨的時候,他並沒有護着她,而是滿心的厭惡。

覺得女兒是個傻子不說,又是個廢物。

毫無疑問,這丟了他的臉。

只是……楚黎嘴角勾出淡淡的笑意,沒有這個便宜爹,遊戲就不好玩了。

「父皇。」

楚黎站定在他的面前,靜靜地看着他,不說話。

她越是這樣。

昭帝的心裏驟然而起的一絲心疼,伸着手上前,滿是激動,「楚……」

只是念了一個楚字,他便神情一僵。

這個大女兒,叫什麼來着?

楚靜?楚月?楚……

「楚黎。」楚黎心裏連罵了好幾句,但是臉上還是笑開了花,「父皇,最近想女兒了吧?」

「父皇自然是想着黎兒的。」昭帝見有了台階,想都不想就順着下來了,「若是你早些讓父皇知道你有了靈獸,說什麼父皇都要將你帶到身邊親自撫養。」

「……」該說不說,楚黎也是被這一番話雷的差點糊了。

他真敢說。

當時在那測靈台下面,她又不是聾子。

「靈獸是稀珍之物,女兒若是早一些帶出來,萬一……被人搶了。」楚黎拿袖子裝模作樣地擦着自己的眼淚,「父皇說是不是?」

誰能搶,誰又敢搶?

還不是那個老妖婆!

「黎兒放心,有父皇在,沒人敢搶你的靈獸!」昭帝立馬拍起了自己的胸脯,給她做保證。

楚黎等的就是這一句。

她雖然只用了一個月的時間,便直接過了氣靈境,但是那個老妖婆,畢竟是化靈境的高手,不好惹呀不好惹。

不好惹,她總有別的法子嘛!

在昭帝在位以來,整個昭靈國境內就沒有出現過可以契約靈獸的人,他自然是激動的。

還是他的女兒!

就在昭帝安慰楚黎多年來受盡了委屈時,一個極其冷漠的聲音出現在了門口處。

「真是恭喜陛下啊。」昭後不陰不陽地邁了進來,看了楚黎一眼,壓下自己湧上來的驚訝。

她居然有靈氣!

難怪啊!

只怕是那天她看錯了,或者是說這個死丫頭用什麼法子遮住了自己的靈氣,才在那一日的眾目睽睽之下逃脫。

「妖女還敢回來?」楚姣姣忍不住張口就道。

剛才守衛跌跌撞撞地跑進華清宮,說楚黎回來了,還殘害了那領頭的守衛,手段極其惡毒。

她當時還不信。

母后手底下的守衛頭頭可都是人靈境的高手!

「妖女?」楚黎輕飄飄地瞥了她一眼,想都不想直接看向昭皇,嘆了口氣,「父皇,你看,我都有了靈獸,可妹妹還是不喜歡我。」

「……」

「父皇,女兒如今的靈珠,也是青色的。」楚黎又道。

她神情恍恍,一副生怕被人搶的模樣,可憐極了。

「青色?」昭皇心裏猛地震了一下。

在昭靈國,青色的靈根就已經算是罕見了,他也不過是青色而已。

其實若是放在靈珠這,哪怕是最差的赤色呢?

也是十分讓人驚喜的。

可黎兒說是青色!

「若是青色,可你的妖獸為何是白色的?」昭後也愣了一下,但很快就冷靜下來,轉而笑道,「黎兒,空口無憑,讓母后看看你的靈珠可好?」

說著她給旁邊的楚姣姣使了個眼色。

一會她擋住昭帝,然後楚姣姣直接上手搶過來就是了,而且……剛才她進來的時候已經將左右護衛都支開了。

既然楚黎這個小妖女回來了,那就不能讓她跑了。

「不讓看。」楚黎看她一眼,直接拒絕,「若是你個老妖婆搶了我的靈珠,我找誰說去?」

「大膽!」楚姣姣恨不得上來撕了她的嘴。

之前的時候,這個賤人只會匍匐在她的腳底下喊饒命,被她可勁地羞辱。

如今站在她面前,竟然這般猖狂?

她還是青色的靈珠?怎麼可能!

嫉妒之色在她臉上蔓延開來,幾乎是要扭曲了一般。

一聲聲的老妖婆,落在昭後的臉上,像極了那日在測靈的時候,被撕掉的那塊肉。

「……」昭皇似乎也沒想到他的女兒會如此硬,一時倒是有些感慨。

他平時自己都忌憚這個女人,娶她的時候,她還比自己低着三重修為。

後來,不知道怎的就趕超了。

「父皇,咱們不怕她。」楚黎雖然不知道旁邊的人具體在想什麼,可是即便是猜,也能猜個八九不離十。

「父皇!」楚姣姣忍不住跺腳,急急道,「父皇,這個賤人只如此說,你便信了?」

她不想相信,不信那楚黎輕易地長出了青靈珠。

她的青靈根還是母后給餵了許多聚靈丹,這才長出來的!

「姣兒,她是你的姐姐!」昭皇突然覺得賤人這個詞實在是刺耳,怒斥道,「你身為公主,絲毫沒有公主儀態,素日里也就罷了,居然當著本皇的面也如此!」

「……」楚姣姣愣住,似乎是沒想到從小慣着自己的父皇會突然翻臉。

即便是她隨着娘親,從未真正看得上這個男人。

可是……可是……

「昭皇決意為了護着這個妖女,與本後宣戰了?」

昭後到底心思深沉,她雖然臉色不好看,但是並不會跟楚姣姣一樣露在臉上。

他護着這個妖女倒是情理之中,可是讓她意外的是,楚黎真敢如此猖狂,她以為昭皇能護住她?

「不是宣戰……」昭帝當即就有一絲慫了。

剛才的時候,他訓斥姣兒已經有些不自在,這會兒聽了這話,就有些後悔。

「父皇,宣戰就宣戰,咱們何必怕她?」楚黎在旁邊大聲道,「您才是昭靈國地位最高的人,若是傳出去您怕一個女人,那些世家大臣們,他們又如何看您?」

《氣!掀了冥帝棺材後,他喊我夫人》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