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全家人都在等着我守寡
全家人都在等着我守寡 連載中

全家人都在等着我守寡

來源:google 作者:白夢鸞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葉北北 霸道總裁 顧君逐

葉北北一時不防被算計,嫁給坐在輪椅上的顧大少本以為從此成了豪門少夫人,有錢又有閑,哪知道天天被顧大少指使的團團轉葉北北憤怒拍桌:騙子,我要離婚!顧大少將萌寶推到身前:孩子都有了,還想離婚?老婆大人你醒醒!「……」葉北北看着和她一模一樣的萌寶一臉懵圈誰能告訴她,她什麼時候生過孩子!?...展開

《全家人都在等着我守寡》章節試讀:

  當年,白夢鸞想母憑子貴,嫁給顧君逐,卻出了意外沒嫁成。

  如今,葉北北倒是成了顧君逐的妻子。

  而她……千般算計、萬般籌謀,只嫁給了一個沒有繼承權的私生子!

  老天爺真是太不公平了!

  她掩飾着內心的驚恐和不甘,勉強笑笑:「北北,一年前,我受了一次重傷,忘記了很多事情,你說的孩子是什麼孩子?我不記得了。」

  「就是你污衊我和野男人生下的孩子!」

  葉北北目光如寒箭,冷冷釘在她的身上:「你把孩子丟給我就跑了,我養了那個孩子兩天,四處找你,想把孩子還給你,還沒等我找到你,江家人忽然闖進我租住的地方,說那個孩子是我的野種,他們說我敗壞了江家的門楣,把我趕出了江家,趕到了國外!」

  她咬緊了牙,「我被迫離開我的哥哥,被放逐到從未去過的異國他鄉,獨自生活。」

  白夢鸞像是被她嚇到了,眼中浮起淚光,「對、對不起,北北你是不是弄錯了?我不知道什麼孩子,我不會做那種事……」

  「小嬸兒,」顧遠方忽然站起身,恭敬說:「您大概旅途勞頓,記錯事情了,夢夢身體不舒服,我先帶她回去了。」

  他握住白夢鸞的手,帶着白夢鸞起身離去。

  葉北北望着他們離去的背影,咬緊了牙。

  走?

  走的了和尚走不了廟。

  如今,她回來了。

  害過她的人,她會一個一個清算。

  欠了她的債,她會一筆一筆討回來!

  直到再也看不到顧遠方和白夢鸞的背景,她才收回目光,踢了踢顧君逐的椅子:「快想辦法,我們趕緊離婚。」

  顧君逐慢條斯理的喝完最後一口粥,優雅的拭了拭唇,「沒時間想。」

  葉北北氣的要吐血,這男的是昨晚吃她上癮了嗎。

  葉北北氣的拍桌子,「反正我不承認你是我丈夫,我要搬出去住!」

  「剛好,讓你出去吃吃苦也是很好的。」顧君逐瞥她一眼,「不過,兩天後回來!」

  「憑什麼?」葉北北氣結。

  「回門。」

  「這是江城的習俗,新婦不回門,夫家娘家諸事不順,」顧君逐勾勾手指,暗影處閃出一人,走到他身後,為他推動輪椅,「如果你不怕我強行將你綁到江家去,你隨意!」

  「你……」葉北北已經氣的說不出完整的話了。

  這個男人……確實有病!

  神經病!

  *

  一個小時後。

  星宗國際娛樂集團江城分部。

  星宗國際掌門人的弟弟葉星離,站在寬大的辦公桌後沖葉北北那三個保鏢拍桌子:「廢物!統統都是廢物!怕北北出什麼意外,特意派了你們三個去保護北北,結果你們居然還能把人給弄丟了!等着我哥打折你們的狗腿吧!」

  三個大漢低着頭,神情羞愧,狼狽不堪。

  昨天,葉北北上了江家人的車,他們三個坐江家保鏢的車,跟在葉北北後面。

  也不知怎麼的,迷迷糊糊就睡了過去。

  早晨醒來,發現他們睡在酒店裡。

  問過前台,說是江家人送他們過來的,房錢已經付過了。

  他們連忙去江家找人。

  結果,在大門外就給攔了。

  說葉北北正在和家人敘舊,不見客。

  他們是客?

  到底是葉北北的家,他們不敢硬闖,硬着頭皮來找葉星離彙報。

  毫不意外,一頓劈頭蓋臉的臭罵。

  葉星離抄起車鑰匙,大步往外走,「還不快召集人手,北北可是星宗的搖錢樹,北北要是丟了,你們就等着我哥扒你們的皮吧!」

  葉星離剛走到門口,手機響了。

  葉星離摸出手機看了眼,大喜過望,接通手機:「北北?你沒事吧?」

  「還好,」葉北北說:「我在星宗樓下,被前台擋了,你和前台說聲,放我上去。」

  「你站着別動,」葉星離急急說:「我這就下去接你!」

  很快,葉星離乘坐專用電梯抵達大廳。

  電梯剛一打開,他一眼就看到了站在前台邊的葉北北。

  傾國傾城的葉北北站在那裡,如同一道炫目的極光,美的讓人目眩神迷。

  「北北!」葉星離三步並作兩步急衝過去,一把抓住葉北北的手臂,上下打量:「怎麼樣?哪裡受傷沒有?你那渣爹後媽沒欺負你吧?」

  葉北北掙開他的手,搖頭:「沒有。」

  她的渣爹後媽倒是沒欺負她,就是一晚上過去,老母雞變鴨,她好端端一個黃花小姑娘成了什麼「顧家少夫人」。

  最可氣的是,名分定了,清白也沒了。

  想到床單上那抹刺目的落紅,她就氣的五臟六腑一起絞着勁兒的疼。

  她臉色實在不好,葉星離咬牙切齒:「江家那些人渣,肯定欺負你了!北北,你別忍着,走,二哥給你出氣!」

  他抓住葉北北的手,轉身往外走,要去找江家人算賬。

  葉北北拽住他,「算了,以後再說,公事要緊。」

  葉北北這次回江城,不止為了私事,還有公事。

  上個月,星宗江城分公司總監離職,一直沒找到合適的人選。

  既然決定回江城,她向星宗國際的董事長葉星闌討了這個位置。

  作為有「音樂精靈」之稱的天才詞曲家、星宗最大的搖錢樹,做星宗江城分公司總監,綽綽有餘。

  上周內部郵件已經宣布今天她會來公司任職,與各部門負責人見面,她不能第一天上班就翹班。

  「行,」葉星離點頭,攬住她的肩膀:「那我就先陪你轉轉,回頭再陪你看看給你安排的住的地方。」

  他巴不得葉北北趕緊把工作接起來,那樣他就可以做甩手掌柜,四處去逍遙快活了。

  他帶着葉北北往外走,葉北北歪頭看着他問:「二哥,小樹呢?」

  小樹,大名葉熠陽,就是5年前,被白夢鸞強行塞入她的懷中,害的葉北北被趕出江家的那個孩子。

  她想把那個孩子送到福利院,可是不知道為什麼,她捨不得,明明已經把孩子抱到了福利院門口,她又抱了回來。

  後來,她遇見了葉星闌和葉星離,他們收養了葉北北和小樹。

  小樹和別的孩子不太一樣,從小格外早熟,特別聰明。

  聽葉北北提到小樹,葉星離臉上笑容更燦爛了幾分:「我給小樹苗找了家小學,送他上學去了,三年級哦!」

  葉北北無奈:「二哥,小樹才五歲,你太急功近利了!」

  說起寶貝外甥,葉星離眉飛色舞,兩人一邊走,一邊說,很快到了大會議室。

  大會議室里,此刻坐滿了星宮的高層和能在星宮排的上號的藝人。

  由她空降星宮總監,只有人羨慕嫉妒,沒有人不服氣。

  在會議室最末尾的位置,江思悠和江陵語正在竊竊私語。

  她們悄悄議論的,正是今天的焦點人物:星宮的空降總監,以後江城星宮最大的BOSS,Asterism。

  從個人簡歷上來看,Asterism和江思悠同歲、比江陵語大一歲。

  可是,Asterism如今已經億萬身價,她們兩個卻因為她們父親決策失誤,江家公司陷入困境,不得不簽了星宮,以姐妹花的身份出道,想從娛樂圈拼出自己的前途。

  她們長吁短嘆,哀嘆自己命運不濟的時候,會議室的房門打開,她們看到在葉星離的陪同下走進會議室的葉北北,兩個人全都傻了!

《全家人都在等着我守寡》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