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全能傻妻不好惹
全能傻妻不好惹 連載中

全能傻妻不好惹

來源:外網 作者:安子珩唐詩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安子珩唐詩 玄幻魔法

【替嫁+萌寶+傻女+甜寵+馬甲】安家的閻羅王娶了個來替嫁的傻子,這事兒整個江城的人都知道人人都說閻羅王沒感情,傻子沒智商可實際上呢?安子珩是個十足十的寵妻狂魔唐詩卿是以一敵百的全能大佬某天,安四少摟着懷裡的小嬌妻道:「我家夫人柔弱不能自理,大家多多擔待別欺負。」眾人掰着手指頭數這位四夫人的馬甲:武神、神醫、大明星、投資高手......到底是誰欺負誰啊!展開

《全能傻妻不好惹》章節試讀:

等王媽起來,蒲團和她腿上布滿了血跡,明眼人都能看出緣由。
二太太張雲玲這會兒還假惺惺做出驚訝狀,「誒呦這是怎麼回事兒,這裏面居然還有玻璃渣子,還好侄媳婦沒有跪上去,也罷,這茶就不用敬了。」
王媽痛得不行,還在這兒嗷嗷的說著不合規矩。
「行了,什麼規矩不規矩的,子珩難得回來一趟,就不計較這麼多了。」
輪椅上的男人忽然輕笑,頓時,大廳里的氣氛冷了幾分。
「二嬸這意思是埋怨我極少回來看爺爺?」
「我……」
張雲玲笑的尷尬,「我哪兒是這個意思,咳,你們去看安祖爺吧。」
轉過身的一剎那,唐詩卿注意到了身邊男人渾身的戾氣。
他怎麼會看不出來二房是在有意刁難唐詩卿,欺負新媳婦是假,打他的臉才是真。
不過依照着剛剛這小丫頭的表現,倒是不差。
顏色肅穆的卧室里,安祖爺雙目緊閉躺在床上,垂垂老矣的身形看着有些消瘦。
正巧傭人端過來一碗中藥,打算去餵給床上的安祖爺時,安子珩叫住了她,接過碗遞給唐詩卿。
原本以為這是要讓自己去喂葯,誰知道下一秒安子珩不知道從哪兒摸出一把瑞士刀來。
「拿着。」
「做什麼?」
瑞士刀準確的碰了碰瓷碗邊,發出清脆的碰撞聲。
安子珩語氣晦暗不明的說:「藥引子,聽說過嗎?」
中醫里確實是這個說法,不過都是些迷信的說法罷了,唐詩卿自然不會相信。
見唐詩卿沒有去接,身後的林沐過來,「夫人,耽誤了安祖爺喝葯就不好了。」
「哦。」唐詩卿頷首,從安子珩的手裡接過來那把刀,而後在白嫩如藕的手臂上比划了一下。
就在幾個人以為唐詩卿要割開放血時,她忽然伸手抓住了林沐的。
還沒反應過來,林沐的手臂就被割開了一個小口子,猩紅的鮮血落進碗里。
不只林沐,連安子珩都露出驚訝之色。
這女人腦子裡在想什麼?!
「你!」
林沐氣急,又不能發作,「夫人你這是做什麼!」
動作輕快的把刀子等到了桌子上,唐詩卿拍拍手。
「藥引子,這不是有了嗎。」
安子珩的眼刀冷的嚇人,端着碗的傭人都要被嚇哭了,偏偏唐詩卿一臉的鎮定自若。
也對,她智商有問題,怎麼可能知道什麼是害怕。
「四少。」林沐氣不過扭過頭想要找安子珩理論,可瞧着安子珩動作慵懶的轉着手上的尾戒,她旋即閉上嘴。
這個動作,是四少要發火的標誌。
「出去處理傷口。」語氣冷淡,安子珩似乎未將任何人放在眼裡,沖這裡林沐說完後擺擺手讓屋子裡的幾個人都出去。
只剩下唐詩卿還有床上的安祖爺了。
安子珩冷眼掃過來,強大得威懾力緊緊地逼迫着。
然而唐詩卿還是沒什麼表情,就這麼和她對視。
敢這樣看着他的,要麼是不怕,要麼就是傻的不知道怕。
「呵。」
安子珩冷笑出聲,「果然是個傻子。」
從卧室里出來的時候,正好聽見客廳里安坤夫婦和手下的談話。
「怎麼回事兒,到現在還聯繫不上那個神醫!」
「二爺,不是我們不想聯繫,實在是找不到溪神醫,我們已經按照線索找
了許久了,可……」
話沒說完,手下見着安坤夫婦臉色微變。
他們瞧見安子珩來了。
「要是這麼容易請過來,也不叫神醫了。」安子珩輕描淡寫的說著,「我的人都請不過來,難不成二叔以為面子比我大?」
「你!」
安坤氣的站起來,他好歹也是長輩,這安子珩如此不尊重自己就罷了,還處處貶低!
張雲玲擔心安子珩發火,趕緊拉住了安坤。
一直到安子珩等人離開了,安坤才把桌上的杯子啪的一聲扔到地上。
「沒用的廢物!一個醫生都請不過來。」
萬一老爺子要是被安子珩的人救醒,他的面子往哪兒擱。
這邊,安子珩在回去的路上問起林沐請神醫的事兒。
「我們只能聯繫到溪神醫的徒弟,他徒弟說……」
「說什麼?」
「咳,說溪神醫在旅遊沒空。」
安子珩眼眸冷下來,「沒說我們提出來的報酬?」
林沐低着頭回答,「都說了,可溪神醫好像並不在乎。」
哪怕他們給出的條件足以讓他無憂三輩子。
深呼吸一口氣,安子珩極力的掩飾住內心的情緒,「很好,繼續給我請!請不到,你們看着辦。」
「是,屬下這就去辦。」林沐低着頭趕緊應下來。
回到了安家,唐詩卿正好收到了一條短訊——
「老大,那個安家又要請您去看病了。」
方才在車上唐詩卿就做好了心理準備,這會兒倒是不驚訝。
抬手正要回復,前面的安子珩扭過頭沒好氣開口:「走這麼慢,你是也想嘗嘗坐輪椅的滋味?」
嘶……
話說的這麼難聽。
唐詩卿心頭冷哼,原本打出來的「知道了」三個字這會兒被她一一刪去。
「不去。」
簡潔的回了兩個字,唐詩卿快人一步回了房間。
沒辦法,姐就是這麼記仇。
一直到中午,唐詩卿還沒下來,做好的午飯整整齊齊的擺放在餐桌前,傭人們小心翼翼的在旁邊站着。
「四少,要不然您和小少爺先用餐吧。」
瞥了一眼這些絲毫勾引不起自己興趣的食物,安子珩冷聲道:「推我去電梯,上樓。」
「可……」
林沐抿了抿嘴唇,話到了嘴邊又咽下去。
聽着安子珩的吩咐,林沐推着輪椅到了二樓去,等瞧着他真的去到了卧室時心頭一驚。
房間床上,唐詩卿這會兒正舒舒服服的睡着回籠覺。
「你倒是睡得安穩。」
冷哼一聲說著,安子珩轉動着輪椅上前,揪着唐詩卿的被子掀開。
潔白的睡衣下,女人曼妙的身姿若隱若現,白皙勝雪的皮膚也露出來幾分。
這樣子,任哪個男人看見都會抑制不住的血脈噴張。
只是下一秒,床上的女人睜開眼睛,渾身的氣息咻的發生轉變,冰冷的有些駭人。
「滾!」

《全能傻妻不好惹》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