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權傾天下之姐的商業帝國
權傾天下之姐的商業帝國 連載中

權傾天下之姐的商業帝國

來源:google 作者:瓜藤月下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白華苒 青璃月

【穿越種田爽文古言萌寵空間】21世紀平凡女白華苒穿越到陌生時空她含玉而生,擁有精神空間她出生富貴,坊間流傳得此女便得天下在這異世,群雄逐鹿,誰娶到她就有雄厚的財力她豈可任人擺布?本可以靠臉吃飯,她卻偏用聰明才智在商界馳騁……這些死對頭總是針對她白家她抱着從空間里找到的寶貝金蛋,一邊看書想對策,一邊拿金子戀愛?男人影響她的拔刀速度誰知道這些男人都存了什麼心思,畢竟她灰常灰常有錢…她一心想帶領白家老小發家致富,怎奈一重又一重身份砸的她蒙圈青國風頭最盛的王子非她不娶…風國王儲為她一眼誤終生…說好的不戀愛,怎麼這些美男都往身邊湊?展開

《權傾天下之姐的商業帝國》章節試讀:

第二日午時,流觴風塵僕僕地趕來:「大小姐,您交代的事兒都辦妥了。」

「流觴你辛苦了,白福友究竟為何背叛我白家。」

「屬下打探到,這白福友在外面欠下巨款,據他鄰居說,白福友前段時間被追債追到了家裡,債主揚言到要讓他唯一的女兒白霜兒抵債。」

白華苒好奇的追問:「這白福友在白家經營這麼多年,白家也從來沒有虧待過他,按理說他即便不是富甲一方也絕對不會缺錢的。」

流觴聽到這兒頓了一下,臉頰飛上兩朵粉色的雲朵,略帶羞澀地答道:「屬下還打聽到,白福友養了個美艷動人的外室,這女人花銷極大,久而久之白福友就欠下了不小的一筆。」

「哈哈哈哈哈…流觴你羞澀的樣子好可愛。」白華苒笑問道:「如果我猜的不錯,這女子的身份絕對不僅僅是個外室那麼簡單!」

流觴點了點頭,遞給白華苒一張寫滿字的紙,上面清楚的描述着這外室與林家的關係。

「這女子控制住了嗎?」白華苒抬起眼眸,眼神中充滿了狠厲。

「已經在屬下手裡綁着呢!」

「昨天,那幾個被看管的夥計中,有兩個試圖逃跑,嚴刑逼供後也他們也承認參與了美妝盤偷減份量這事。」

白華苒起身上前拍了拍流觴結實的肩膀:「好好…流觴你這東風到的太及時了。」

她走到房門口,看着門外的桃樹已經碩果累累,是時候收穫了。

「流觴,帶好人和證據。我們去玉顏軒!!」

「小蓮,去叫白叔,畢竟白福友是白家老人兒,還是白叔在場的好。」言罷,她們幾人便往玉顏軒趕去。

玉顏軒內,白家老人兒幾乎都到場了,屋內密密匝匝的人但是卻沒有一絲聲音,空氣中瀰漫著讓人喘不過氣的肅穆感。

「白福友,你可認錯!」一瞬間白華苒眼眉含上厲色。

白福友梗着脖子,高高揚起頭,聲嘶力竭喝道:「沒有證據,憑什麼就認定是我出賣白家!」

白華苒輕轉腰肢,裙擺隨着動作擺出好看的喇叭形狀。「流觴,把白掌柜的借據拿上來,讓大家瞧瞧!」

聽到借據二字,白福友臉色青一塊紫一塊,那叫一個精彩。白華苒看着這精彩的一幕心想,這才哪到哪,這遠遠不夠!

白華苒厲聲喝道:「外室媚兒何在!」

一位美艷少婦被推上前來,白福友看見美人被綁來怒目着喊起來:「白華苒,你綁媚兒來幹什麼!」

白華苒聽見他叫我大名也不惱怒,她只覺得他可憐,被人蒙蔽欺騙至今,一生的奮鬥與名聲都化為烏有。

「白福友,你好好看看!」白華苒把流觴調查的密信甩在了白福友臉上,他急忙拿起查看,一臉不可置信的表情看着媚兒。

「媚兒,這是真的嘛,你居然是林家派來的!」白福友眼睛瞪得溜圓。

媚兒捂嘴輕笑道:「白福友,你還以為我真愛你不成!?」即使現在如此狼狽,那種妖艷感也在媚兒身上體現的淋漓盡致。

「我從未覺得你會真的愛我,所以你想要什麼我都滿足你,這些年我掏空了積蓄,更是在外借了錢來滿足你,你怎麼能這麼對我!」白福友滿臉怨恨地譴責着。

媚兒眉眼一立,帶着十分輕蔑的語氣說道:「怎麼能這樣對你?呵呵…白福友,且不說林家是我的家主,就算沒有這層關係,我也不會愛你,你也不照照鏡子,看看自己那副惹人厭的嘴臉!」

「呸!賤人!」白福友聽到媚兒這番言語瞬間變了臉。「我好吃好喝的養着你,金銀珠寶堆向你,你這個不生蛋的,肚子一直沒有動靜,你還蠱惑我偷白家貨品低價賣給林家,美其名曰:多一條路走!」

媚兒仰天大笑,眼淚從美眸中滑落:「哈哈哈哈…你蠢還能賴得了別人?!為了林家,我豁出去一身剮,值!」

這時有兩人急匆匆趕來,白華苒定睛一看,是白福友的妻女。

「爹!」白霜兒喊道。

白霜兒咬緊嘴唇,在人群中看見了這一幕,小小的年紀不僅沒有絲毫慌亂,眼神中卻有常人沒有的堅毅。

白福友妻子楊大嫂看見自己平日高高在上的丈夫如此真實又醜陋的嘴臉高聲呼喊:「造孽啊!」便一頭暈了過去。

白福友看見自己妻子暈死過去,大罵道:「沒有出息的婆娘!要不是因為你生不出個帶把兒的!我能落到如此下場?!」

白霜兒眼眸深邃略帶狠厲怒斥道:「爹!要不是因為娘,你早就凍死在路邊了,還有現在的錦衣玉食?」

白福友見自己的女兒都敢頂撞自己,氣憤的想去扇白霜兒的臉,被下人們死死按在地上。

他不停的嚎叫着:「你個狗娘養的小雜碎還敢教訓起我來,要不是你現在在白家做事,我早就把你賣了,你個賠錢貨!」

白華苒聽到這污穢言語實在沒忍住,腳上運起了功,一腳踢向白福友。

白福友一口老血噴了出來,癱軟在地。

白華苒看向眾人:「今日已證實,白福友偷買貨品,勾結林家,馬上送官!還有一眾夥計參與此事,一併送走。」

「禍不及妻兒,念在都是在白家出過血汗的,你們的妻兒我們白家會照看好。」

眾人一陣歡呼,長輩們對白華苒也是連連稱讚道:「華苒,哦不!該叫你白家家主了!哈哈哈…白家有你,何愁不更上一層樓!」

底下的夥計、小廝也紛紛議論:「這大小姐真是巾幗不讓鬚眉,對背叛者不心慈手軟,又體恤下人。我們真是跟對了人!」

白華苒聽到這些議論,又回想起前兩日眾人對她的質疑聲,一切都彷彿沒發生過。

她絕美的臉上勾出了一絲微笑。

白家家主,她做到了。

這沉顛顛的四個字,她終於名副其實。

這是多少個日夜,多少個和工匠、下人們一起趕工的日夜顛倒。是頂着多少質疑聲,她一步步走到了人心臣服的境地。

白華苒想到這裡不禁眼眶濕潤,一扭頭看見了白霜兒仰着小臉用清澈的雙眸看着她。

想到了她那該死的爹,白華苒不由得心疼起這個孩子,其實這孩子也就比白華苒現在這個身體小三四歲。

白華苒牽起白霜兒的手,鄭重其事的問:「霜兒,從今以後,你跟我學賬,你可願意!」

白霜兒瞪大了眼睛一副不可置信的樣子,她心想着在這之前她只是一個做雜活的小丫頭,自己的爹還做出了背叛白家的醜事,她怎麼配!

白霜兒弱弱的問道:「大小姐…我真的可以嗎?」

白華苒握緊霜兒的手,承諾着:「當然可以,只不過這賬房、掌柜可不是好當的,霜兒可要吃着苦頭。」

霜兒激動的眼眶通紅,撲通一下跪在地上,重重的朝我磕了幾個響頭,面色凝重的說道:「大小姐,從此霜兒,生是大小姐的人,死是大小姐的鬼,如有背叛百世不得輪迴!」

白華苒感覺扶起霜兒,面向眾人大聲宣布:「從此以後,想離開白家的,我白華苒必重金歡送,想留在白家的,只要有能力、做出成績,我必不虧待!」

她話音一轉,帶着強烈的威壓怒聲道:「但是背叛白家者,無論處在什麼位置,我白華苒絕不姑息!」

也不知道是誰高聲呼了一聲:「跟隨大小姐,白家萬歲!」

大家都跟着喊了起來,在這振奮人心的呼喊聲,白華苒偷偷捏緊了家主印章,心中暗下決心,她一定可以讓白家在這異世中大放異彩!

《權傾天下之姐的商業帝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