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人到中年:青雲直上
人到中年:青雲直上 連載中

人到中年:青雲直上

來源:google 作者:肖毅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杜鵑 現代言情 肖毅

人到中年的肖毅,因為一筆違規貸款被判刑入獄,三年後,當他走出監獄大門時,曾經擁有的一切化為烏有,事業、家庭、老婆……都離他而去誰知道一通電話徹底改變了他的命運,重新回到曾經的單位,步步為營,連連高升從此人生轉勢,逆水行舟,瀟洒人生!展開

《人到中年:青雲直上》章節試讀:

肖毅默默地聽着,一言不發,只是悶頭喝酒。 小石紅着眼圈說道:「哥,回來吧,不為別的,就為了一口氣。」 肖毅這才抬頭看着小石,默默地搖頭:「不可能,你聽說過銀行犯罪人員刑滿釋放後又回到原單位上班的嗎?」 「可是我聽說,王輝跟你有君子協議,你承擔責任,不論判幾年,出來後還可以回到單位。」 「這個你也信?他還跟我保證,會善待我手下的人呢,結果怎麼樣,你們還不是都受到了衝擊?何況他現在都調走了,這個協議更不可信。」 「他調走了,他的心腹徐守寧接他的班,濱海支行當家人還是王輝,徐守寧只是他的傀儡,那個曹小東有什麼本事當信貸客戶部的副主任,還主持全面工作,誰都知道這是他們提拔親信的捷徑,多半年都不給信貸部派主任,卻弄個副主任主持工作,還不是為了曹小東年底轉副提正嗎?他不就是給王輝當了幾年司機現在又巴結上徐守寧嗎?什麼業務都不懂,還有徐守寧,他當年給你當副手,沒少干損人利己的事,但就是人家站對了隊,你走後,一年一個台階,先是信貸客戶部主任、副行長,三年時間就做到了行長位置,如果你不出事,他今天的位置就是你的。」 肖毅冷笑了一聲:「就因為不會讓我到那個位置,我才有了牢獄之災。」 「哥,振作起來,去找找他們,就當為老周、為小范、為我們幾個,行嗎?你不試怎麼知道?」 肖毅紅着眼看着小石,說道:「好吧,我試試。」 小石一聽,激動得拿起酒瓶,對着瓶嘴就把剩下的一點酒喝乾了。 為了安慰曾經的手下和死黨,肖毅仗着酒勁拿出手機,調出徐守寧的號碼。 說真的,他打這個電話,純粹是為了給小石一個安慰,加之受了酒精的刺激,別說徐守寧做不了這麼大的主兒,就是他能做主,也不會讓自己回去上班的,當年徐守寧給自己當副主任,肖毅沒少壓制他,他早就恨他不死,再有王輝也不會同意的,如果他同意肖毅回去上班,當年就不會讓肖毅去頂雷了。 電話好半天才接通,不等肖毅說話,對方直接叫出他的名字:「肖毅,是你嗎?」 「是、是的,徐、徐行長好。」 「你找我什麼事?」 肖毅一聽,對方連問他在哪兒都懶得問,就直接說道:「我、我出來了,現在要、要求回去上上、班。」肖毅舌頭有點不聽使喚。 「上班?肖毅,是我聽錯了還是你喝多了?」 「都、都不是。」 「這麼說你真的打算回來上班?」 「是的,我知道你做不了主,你請示你的上級,到時給我一個答覆。」 哪知,徐守寧說道:「我現在就給你答覆,你是有職業污點的人,別說咱們這私企銀行,就是所有和金融、財務有關的大大小小的機構都不會用你這樣的人,這個夢還是別做了。」 肖毅:「徐守寧,你不必這麼快答覆我,我說了,你請示你的主子後再給我答覆,否則,我就直接找他去!」 肖毅說完就掛了。 一旁的小石突然有些後悔,支支吾吾地說道:「哥,其、其實你不回來也好,眼不見心不煩,嫂、嫂子也不會同意你回去上班的,他們走得很近。」小石也喝多了,有些口齒不清。 肖毅的那根神經突然被人刺中,他一機靈,酒就醒了一半:「你聽到什麼就直說,少跟我啰嗦!」 小石小心地說:「其實,你入獄之前背就人風言風語的,你入獄之後,有些話更難聽了……有人說,丈夫入獄妻子升職是有人一手操辦的……」 肖毅打住他的話,他不想聽了,喝完最後一口酒說:「改天再喝,小石,我先走了。」說完,也不等小石結賬,就走出飯店。 他默默的走在大街上。,對於「丈夫入獄妻子升職」這件事,他以前還真沒多想,一直認為是王輝覺得對不起自己,對自己家人的一種補償,他現在才明白,王輝這一步棋走的是一箭雙鵰,既讓他為一筆違規貸款頂雷毀了他大好的前程,又奪走妻子杜鵑,還不信守當初的承諾,對他的手下打擊報復…… 這一切,都讓肖毅氣憤難平,此刻,他突然有了要奪回一切的想法,可這一切,又談何容易?正如徐守寧說的一樣,有了職業污點的人,哪裡還有可能回到銀行系統?別說奪回一切,現在就是回到行里做個基礎職員,也是痴人說夢…… 剛剛下肚的酒,慢慢地在身體內發揮着效應,心沉谷底的肖毅一個踉蹌,摔倒在地。四仰八叉的躺在地上,苦楚的淚水奪眶而出。 「如果你出獄後的人生,遇到了過不去的砍,你就給這個號碼打電話,他能幫你問題,但你如果遇到的砍可以過去,就別打這個電話,最好一輩子都別打。」 昏沉絕望之際,獄中老胡曾經的一句交代,閃現在肖毅的腦海。 老胡是個老頭,是他曾經的獄友,兩人是忘年交加生死交,亦師亦友、亦兄亦父,雖然關係如此,但在老胡當初說這番話時,肖毅只是應付性地記下了號碼和老胡的交代,並沒有往心裏去,因為老胡這個人平時是有些瘋癲的。 可現在,他已不想再想那麼多,憑着記憶,憑着酒勁兒,他撥出了號碼。 如果肖毅沒有喝酒,如果他不是走投無路,他是絕不會打這個電話的,他這個電話,完全是在昏沉絕望之際打的。 肖毅徹底醉了,對方最後說了什麼,怎麼掛斷的電話他都記不清了,更沒當回事,當初他跟王輝的君子協議都靠不住,何況一個連對方是誰都不知道的電話? 肖毅回到家時,發現正門沒關死,他一推就開了,迎面就看見門口的腳墊上扔着他那隻從監獄裏帶回來的提包,他想起來了,這隻提包是上午丟落在丈母娘家柵欄外面的。 杜鵑回來了,丈母娘也在他家,看到他滿身酒氣地進來,母女倆誰都沒搭理他,不約而同地別過臉,不看他。

《人到中年:青雲直上》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