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若我曾在你眼中
若我曾在你眼中 連載中

若我曾在你眼中

來源:google 作者:桐哥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沈溪行 陳眠 霸道總裁

我喜歡沈溪行,默默地跟在他身後五年我了解他的一切,可他的眼裡從未有過我的存在我嫁給他,整整五年我們的關係,只比陌生人多了一層合法展開

《若我曾在你眼中》章節試讀:

「糯米的病拖不得了,再這樣下去……」
醫生頓了頓,用着憐憫的語氣說著世界上最殘忍的話,「沈太太,再沒有臍帶血……她最多還有一年的時間,這還是最好的結果。」
聽見醫生的話,我身體下意識的顫抖了一下,是發自心裏的冷以及絕望,我恍惚的盯着病房裡的孩子,一時之間不知道該怎麼辦。
我像失去主心骨似的,慌忙的取出手機給沈溪行打電話,那邊傳來忙音,我再次撥打過去,他接通先提醒我道:「陳眠,我在開會。」
「溪行,糯米她……」
「嘟……」
他直接掛斷了電話……
我怔在原地,無措的望着醫生,很快讓自己鎮定下來,說:「醫生,我會想辦法的,你用最貴的葯,一定要讓我的糯米好好的。」
我偏頭望着病房裡剛化療完睡熟乖巧的孩子,心裏像是被壓了一座巍峨大山喘不過氣。
我從未想過,我生的孩子,那麼可愛的小女孩,會在半年前得罕見的血液病,而與她血脈相連的新生兒臍血帶才能治癒她。
但我一直都懷不上孩子……
懷不上孩子,糯米的病就是死局。
……
是夜,沈家別墅。
床上亂糟糟的一團。
我下意識的悶哼一聲,為了讓他感到愉悅,在配合著他的節奏低低的叫喚。
動作戛然而止,帶着風雨過後的靜謐,男人嗓音漠然的諷刺了一聲,「你可真賤啊。」
對我說這話的,是我的丈夫沈溪行。
我嫁給他,整整五年。
我們的關係,只比陌生人多了一層合法。
除此之外,我甚至連個人都算不上,只是個生活中的工具。
我勾唇,對他魅惑的笑了笑,從床上爬過去蹲在他身邊,伸手握住他的掌心放在自己胸口,輕輕的咬了咬唇道:「我還想要你。」
聞言,他起身去了浴室洗澡,就像是碰了什麼不幹凈的東西,我起身跟進去,水流順着他健碩的身體而下,帥的驚心動魄,我咽了咽喉嚨,過去從後面抱住他的腰,整個人貼上了他的後背。
男人是下.半身思考的動物,
哪怕是他也不會拒絕主動送上門的女人。
沈溪行的動作毫不憐惜,可我沒有辦法,我現在迫切的想懷上他的孩子救糯米。
從浴室出來,沈溪行精神抖擻的穿好衣服要離開,我喊住他想告訴他糯米的情況,可在對上他那雙無所謂的眸子,我苦澀的將話都咽了回去,叮囑道:「溪行,明天記得接糯米放學。」
他冷清的應道:「嗯,我知道了。」
我提醒說:「明天是糯米……」
沈溪行的電話突然響了,他擰眉,拿着電話離開了房間,我起身站在落地窗前,看見他打着電話進了那輛黑色的賓利徑直的離開。
我回身取過手機給他發了一條消息,「明天是糯米的五歲生日,你記得給她準備一份禮物。」
沈溪行突然打電話過來,嗓音低沉的問:「她喜歡什麼?」
他連自己女兒喜歡什麼都不清楚,而且直到現在,他都不知道糯米的病情,他從不關心我,也不關心我生下的孩子是什麼情況。
從半年前發現糯米的病情之後,我有好幾次想告訴他,每次都是因為這樣那樣的原因被打斷,最後還是糯米讓我別告訴他。
我清楚的記得,那時她剛知道自己的病情,她第一時間問我,「爸爸知道嗎?」
我流着淚,搖搖頭說:「等晚上爸爸回家後媽媽再告訴他好嗎?糯米你別害怕,有媽媽在,相信媽媽,你的病一定會好起來的。」
糯米沉默很久,小腦袋裡也不知道在想什麼,只是把目光放在窗外,很久很久之後才祈求的語氣問我,「媽媽,能不告訴爸爸嗎?」
我抱緊她問:「為什麼不想告訴爸爸?」
「爸爸他不喜歡糯米,如果他知道糯米病了會更不喜歡糯米,你別告訴他糯米病了好嗎?」
因為我的關係,我的糯米受了他爸爸不少的冷遇呢。
她至今都沒享受過來自父親的溫暖。
一直都是她,小心翼翼的討好着沈溪行。
那天,我抱着懂事的糯米哭的泣不成聲。
我沒法告訴她,爸爸只是不喜歡媽媽……
沈溪行對糯米從不上心,我也就沒有告訴他糯米的情況,因為告訴了他也不會在意,直到白天醫生說糯米最多還有一年時間我才忍不住的,慌亂無措的給他打了電話,沒想到他直接掛斷了我的電話。
我掩飾住難過,在電話里說:「糯米喜歡……你。」

《若我曾在你眼中》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