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神道帝尊
神道帝尊 連載中

神道帝尊

來源:外網 作者:蝸牛狂奔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玄幻魔法 蝸牛狂奔

少年秦塵,星門被奪,修為被廢,可卻因此覺醒九生九世記憶,開啟逆天的第十世征途。萬界為書,我手執筆,譜寫大千世界。百域為山,我心為海,走出通天神道。手擎天,腳踏地,這一世,我為帝尊,誰,敢不服?展開

《神道帝尊》章節試讀:

罷免?

秦塵搖頭笑道:「帶我去看看吧!」

「塵哥,你現在……」

秦鑫鑫一句話還未說完,秦塵已經是走出門外。

看着院子內的棺材,秦塵眉宇之間,一抹笑容浮現。

「抬上,跟我走!」

秦鑫鑫丈二和尚摸不着頭腦,不知道秦塵抬着棺材,到底想幹嘛。

一路上,秦鑫鑫更是極力勸說秦塵。

「塵哥,你現在大難不死,先休息吧,五位長老,難為不了族長的,畢竟,族長修為最高!」

「塵哥,你去只會給族長添亂的……」

「塵哥……」

可是不管秦鑫鑫怎麼說,秦塵依舊是朝着議事大廳走去。

走到前院大道上,一道身影哭哭啼啼間,卻是突然撞到秦塵懷中。

「心悅姐!」

「大姐!」

看到那一道身着碧綠色長衫的身影,身材高挑,面容清秀靚麗,如同一朵青蓮一般,可是此刻卻是眼帶淚珠,令人憐惜。

正是秦心悅。

秦心悅,乃是秦塵二叔秦遠山的女兒,也是秦鑫鑫的大姐。

三人可謂自小關係極好,經常一起闖禍,一起嬉鬧。

「姐,你怎麼了?誰欺負你了?老子幫你扒了他的皮!」

秦鑫鑫頓時兇狠狠道。

「還能是誰!」

正在此刻,三人身前,一名中年韻婦出現。

「二嬸!」

「娘!」

看到來人,秦鑫鑫縮了縮脖子,秦塵卻是淡淡拱手行禮。

以前的秦塵,雖然天才,可是對於這位二嬸,心中還是有些許長輩威嚴的忌憚。

可是現在,融合自身九生九世記憶,他待人處事以及心態,完全不一樣了。

那濃妝艷抹的中年韻婦看着秦塵一副風輕雲淡的模樣,卻是眉頭蹙起。

「還不是因為你!」

中年韻婦看着秦塵,喝道:「因為你侮辱了凌菲菲,害的自己星門被廢也就罷了,現在凌家,非要我們秦家賠償凌菲菲名譽損失,楚家也和我們秦家斷絕來往!」

「不僅如此,現在,你更是連累心悅,被沈家退婚!」

退婚?

秦塵眉頭蹙起,

秦鑫鑫卻是頓時罵道:「沈淵這個鱉孫子,他沈家不過是凌雲城二流家族,要不是我們秦家,他沈家早玩完了,我姐姐下嫁,他還敢退婚?」

「這門婚事,當初沈家族長沈乘風那老狐狸哭爺爺求奶奶,族長和爹才答應的,現在落井下石,老子這就去教訓他!」

「哦?誰要教訓我啊?」

正在此刻,幾人背後,一道聲音響起。

幾道身影走出,為首一名青年男子,手持羽扇,身材挺拔,氣宇軒昂,臉上笑容得意。

「沈淵!」

看到此人,秦鑫鑫頓時火冒三丈,便要衝上前去。

「秦鑫鑫,我不想揍你,別自找沒趣!」

沈源哼道,看都不看秦鑫鑫,走向秦塵。

「秦塵,原來你還沒死啊?這抬着棺材,是準備以死明志,來證明自己清白嗎?」

「沈淵!」

秦心悅此刻將秦塵拉在身後,站出身喝道:「塵弟的事情,與你無關,你沈家既然已經退婚,我秦家和沈家再無關係,要滾,趕緊滾!」

「心悅,幹嘛那麼生氣嘛?」沈淵嘿嘿笑道:「你這愚蠢的塵弟,放着楚家的楚凝詩不要,卻對凌菲菲心懷不軌,真是不知死活,活該!」

沈淵頓時攔在秦塵身前,笑道:「秦塵少爺,星門被廢的滋味,如何啊?」

昔日,秦塵乃是秦家第一少年天才,開啟星門,前程大好。

現在星門被廢,已經是廢人一個,他根本沒必要害怕秦塵,甚至,想到曾經對秦塵的阿諛奉承,沈淵就感覺噁心,所以今天,必須全部討回來。

「好狗不擋道,擋道非好狗!」

秦塵看着身前的沈淵,如同看着一個三歲孩子一般,開口道。

「你……」

沈淵哼道:「你還以為,自己是天之驕子嗎?秦塵,現在的你,已經不是天才了,今日,想從這裡過去,可以!」

「從我胯下鑽過去!」

秦鑫鑫頓時呵斥道:「沈淵!你別太過分,這裡是秦家!」

「秦家又如何?凌家和楚家聯手,我們沈家也加入其中,你們秦家,快完蛋了!」沈淵哈哈大笑着,看着秦塵等人,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態。

秦塵現在星門被廢,是廢人一個,而他乃是開啟三門生門境的武者。

今日秦塵若是不願意,他不介意,在離開秦府之前,好好教訓教訓秦塵。

反正這傢伙,也就這幾天活頭了。

「不鑽呢?」

「不鑽?死!」

沈淵強硬道:「要麼鑽,要麼死,你自己選擇吧!」

聽到此話,秦塵搖了搖頭道:「在我看來,還有第三條路!」

「嗯?」

「那就是,你死!」

秦塵話語落下,一步跨出,簡單的一拳,直接揮出。

砰……

這一拳,猝不及防,況且秦塵現在已經是恢復到四門傷門境。

前三門境界,以靈氣衝擊雙手、雙臂、雙腿三處位置穴竅,凝結氣旋,是為引門三境。

到達第四門傷門境,便是以靈氣開闢五臟,凝練五臟,如同鋼鐵一般堅韌。

秦塵這一拳,可以說是蘊含四肢百骸和五臟之力,足足擁有四十馬之力。

沈淵只不過是三門生門境,哪裡能夠承受。

砰……

一拳,直接砸在了沈淵胸口,剎那之間,沈淵只感覺天昏地暗,整個人臉上的笑容,逐漸退散。

「我秦家子弟,沒有退婚之恥,我秦塵的姐姐,更沒有退婚,只有……喪夫!」

咔……

噗通一聲,沈淵的身體,徹底倒地,沒了一絲氣息。

秦塵拍拍手,看了看身後幾名抬着棺材的隨從,淡然道:「把沈淵少爺的屍體,放入棺材,送回沈家吧!」

「順便告訴沈乘風,我秦家的子女,沒有退婚一說!」

話語落下,秦塵彷彿是做了一件如同吃飯喝水的事情一樣,轉身離開。

此刻,一旁的秦心悅、秦鑫鑫,卻已經是徹底傻眼了。

《神道帝尊》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