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神僧傳
神僧傳 連載中

神僧傳

來源:google 作者:雨在六月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惠清和尚 朱三水

朱三水,被家裡拋棄的小和尚,竟然是傳聞中暗月派的傳人,是成為江湖俠客,還是成為流芳百世的神僧,還是在這亂世成為梟雄!一切從朱三水娘的死因寒香毒開始講起,看小和尚如何斗破塵世展開

《神僧傳》章節試讀:

惠清自從三月離家回到嚴廟,總是一言不發,惠能總想法子逗他,不曾見他輕鬆過。

一轉眼,寒冬臘月將至,惠清在廟裡已半年,自從家中變故,明法師傅也不忍催他用功,日子就這樣過着,一日寒冬夜裡,惠清的窗門外,他那下落不明的二哥找了他來。

「三水,開開門」,聽見自己的窗邊聲響,惠清小心翼翼開門引他進來,師傅和惠能的房間隔着廳堂,想必沒有聽見。

講起自己的遭遇,抱着弟弟三水的頭,兄弟倆相互抱擁着,又生怕吵醒隔壁。

”二哥,我以為你被歹人掠走,也被殺害了呢!」

「二哥,爹爹和奶奶他們怎麼就遭遇滅門了呢,你見着歹徒了嗎,還有你是怎麼找到我的?」惠清滿腦子的疑問,想立刻有答案。

二哥看着若隱若現的燭燈,想起那不願想起的深夜。

那日,家裡和往常一樣,吃完飯全家人收拾妥當準備入睡,爹爹看了看夜色漸暗,在門外看着那輪殘月,突然想起什麼似的,進到屋內,告訴奶奶去瘦山一趟,奶奶也當爹爹又想起死去的娘親了,也就沒在話下。

半夜,爹爹轟隆一聲推開門,着急忙慌的讓我們兄妹三人收拾細軟,趕快出門,去水鎮上找舅舅和三水的廟裡藏身。

收拾之間,爹爹拉過二哥和大哥,告訴他們,他和娘親當年都是暗月派傳人。說到暗月派被軍閥追殺,世人只知暗月是當年江湖上擁護皇上和閣老的殺手組織外。還因為暗月派從創立之初其實就有一個驚天秘密,那就是暗月派的初代掌門人即是定林寺的得道高僧,因此誦經之餘,著有一本《神僧傳》,而此本中據說藏有當年金陵城中最繁華的定林寺的皇家密藏。此秘密也正是當年保皇黨們極力隱藏,想藉此財富完成變法的真正目的。

爹爹邊說著,邊捂着胸口,這時候才看清三水爹身上已經被刺了幾個血印,而又不像是刀劍所為。爹爹又說道:「今日我因袖箭袋藏在瘦山中,本想趁着夜色,想去瘦山上取回,沒曾想,在這瘦山上遇上巡捕司和一僧人,巡捕司的人我盡可應付,只是這僧人使得幻術一般,突有一猛獸竄出,將我抓傷!

話音剛落,只見門外飄過黑影,爹爹和大哥躲在門後,臨危關頭爹爹運氣一處,把二哥推出後院外。

」我被推出後,看着屋內響起刀劍聲,哭喊聲,直至安靜下來,黑影閃離。自知家中遭了屠殺,連夜跑上瘦山,這幾個月來輾轉躲藏各處,保住命後,找到這嚴廟,終於找上你來。」

「此番境遇,二哥你打算如何?」

「三水,今夜我就是來告別的。聽說北面戰事紛紛,各地山頭你爭我奪,我打算參軍某處,至少在軍隊里,遠離這地界,沒了巡捕司的追殺,也算有個去處。你我兄弟記着爹的死,他日一定幫爹報了仇!對了,爹那夜還說了,娘親不是死於風寒症,而是被人下了寒毒!只是礙於暗月的身份,不得聲張。我此番遠走,有機會你一定要幫娘查明真相!」

「二哥,你放心,我一定!」

當夜,兄弟二人已不再多言,只是子時已過,兩人在夜色中告別,從此惠清在嚴廟再也不曾見過二哥的身影。

話說,惠天被巡捕司處決之後,冬至馬上也將到來了。嚴廟經此蘇玉一死,在水鎮一時也是議論紛紛,常年的香客也是斷了來往,有的情願去尚因寺和普因寺內還願祈福了。

嚴廟的日子過的越發的緊湊,明通也是沒了辦法,明覺去外採買的次數也是越來越少。

這日冬天的清早,寂靜的嚴廟門口突然鑼鼓齊鳴,人聲鼎沸,惠清正在正殿內打掃,看見這情況,以為是哪位香客請來的鑼鼓隊來祈福,剛走到門口,只見是王府的三公子帶着一群人馬,站在廟外,惠清剛想問來路,明覺先跨門而出,問道,

”王三公子,你們是有何貴幹?如此大的陣仗」

「閃開,沒看見今天王府這架勢嗎,來廟裡自然是來燒香拜佛的!」說著便要提刀進入,身後的隨從們也作勢要帶刀進入。

「王三公子還是不要如此莽撞,佛門凈地,容不得如此羞辱!」方丈明通也走了出來,看着架勢也是氣性不小。

最近廟裡香火平淡,明通和明覺兩人都對之前的蘇府之事後悔不已,沒敲詐到銀子,還因為惠天這小子見色起意惹得嚴廟一身臭氣,自是氣不過,如今不知這王府三公子為甚又來搗亂,自知往日蘇玉失蹤一事已無對症,便更是膽大起來。

王家三公子雖沒預料兩個和尚會如此的斗性十足,不過靠着王府的強大靠山,三公子也是不遑多讓,正你一句我一句之時,明覺突然抄起廟門前的木棒,甩手就運力沖了出去,對面一看,即在廟門前大打一場,明通看勢不妙,返身進廟也拿起長棍,加入戰鬥。

一場死斗,惠清正擔心出了人命,沒想到明通武力出眾,三兩下打的對面滿地爪牙,落荒而逃。到似先動手的明覺身上掛了傷,不過也不嚴重。

惠清這才知道,明通方丈的內家功如此深厚,怪不得每次廟裡遇事都是處變不驚。剛才一仗對於從小習武的惠清看來,明通的武力都超過當年自己的爹娘了。惠清決定小心謹慎,不能透露自己是暗月派的傳人,哪怕是舅舅都不能。

廟裡惹上王府自然沒好果子吃的,三公子這下把嚴廟當成了眼中釘。

方丈室內,明通又想起了主意。

嚴廟的香火斷了,惠能和惠清的吃喝成了問題,不過也是怪事,明法總是能拿出些銀兩扶持着兩個小子,只是明通明覺兩人,他一概不管,甚至是嚴廟的事他也不去摻和,只是每日在後堂作法,敦促着惠清誦經。

這日,三公子又帶人來了嚴廟,這次不是他人,請來的正是蘇家二公子蘇沖,王蘇兩家聯姻後,王府的火槍就是蘇沖在管着,因此只要火槍出馬,在水鎮,就和皇上的尚方寶劍一樣。

這一次,明覺是怯了神,明通還是不急不燥,又是一通爭吵,明通突然騰地而起,飛身繞道蘇沖身後,隨即回身單手壓過火銃的槍頭,一把奪過火銃,空出手來,又再次對準蘇沖,

「不要動,王府兩位施主聽着,三番五次來到此廟鬧事,鄙人已給足王府家的面子了!蘇玉姑娘說到底是遇人不淑,死在了廟外,廟裡的沙彌也正了法,如若再藉此鬧事,休怪我不客氣了」

」方丈大師,有話好好說,我蘇沖也是路遇不平,惋惜自家的妹妹,有話好好說!」蘇沖看着火銃對着自己,有些發怵。

「好你個和尚,倒打一耙了這是,你有本事開槍!」王家這個癮君子倒是不懼。

「我家娘子死於嚴廟弟子,你們得負責到底,現如今我孤身一人,老爺子也看我不上,沒了月銀,要我不鬧事,那你嚴廟每月給我一兩銀元便是!」

好個一兩銀元!明通聽到此,想起之前要挾蘇玉不成,如今這嚴廟也因蘇玉之死落得日漸荒涼,氣不打一處來。

「砰」的一聲,正打在王三公子的腳上,頓時慘叫一片,蘇沖帶着眾人奔走散去

和尚打傷了人,巡捕的司長來後,見王家也不顧這偏房的癮君子,想必也不會大動干戈,而自己又是蘇玉定案的主辦人,索性讓嚴廟收拾一處廂房的房間,讓王三在內修養,養好傷,也就兩清了。

惠清收拾好西廂房的一室,且讓這王三住下。這間房正是當初惠天的房間,惠清見此狀真是唏噓不已。

《神僧傳》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