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身為中醫,抓點異獸入葯沒問題吧
身為中醫,抓點異獸入葯沒問題吧 連載中

身為中醫,抓點異獸入葯沒問題吧

來源:google 作者:熱情的亞楠人 分類:都市

標籤: 李樂心 蘇皓 都市

G市醫科大實習中醫師蘇皓無意間進入一間名為振中堂的醫館實習誤打誤撞中捲入一場籠罩G市的陰謀風暴,這場紛爭中有異獸,有人心最終蘇皓能否全身而退?展開

《身為中醫,抓點異獸入葯沒問題吧》章節試讀:

一行人來到二樓。

振中館二樓與一樓裝潢風格一致,布局卻大不相同。

二樓被分為了三間房。上樓後就是大堂只有一張古樸的診桌,一張木質沙發。和一張可供患者躺下的病床。

診桌後有兩扇門,其中一扇門扉緊閉,上面掛着一把巨大的銅鎖。

蘇皓上來後錢多多已被父母放置於病床之上。錢大財夫婦正坐在旁邊的木質沙發上。一臉焦急地望向兒子的方向。蘇皓連忙走到李醫師身後默默看着。

李醫師先抓着錢多多的手皺着眉頭診脈,然後扒開眼皮看了一眼錢多多的反應。似乎是在確認之前蘇皓的診斷是否屬實。

李醫師忙活完之後轉身走到診桌後。也不提筆開方。而是喚來李樂心。在樂心耳邊耳語一陣之後便轉身掏出銀針。同時李樂心向樓下匆匆走去。

「錢總,有勞您幫我按住您兒子」李醫師轉頭對錢大財說道。

錢大財聽聞李醫師招呼自己,連忙點頭應聲上前。按照李醫師的吩咐輕輕地按住了兒子纖細的手臂。

望着病床上臉色發黑的兒子,錢大財也不由得鼻子一酸。

回想夫妻二人背井離鄉打拚多年,什麼苦都吃過。錢多多是自己和吳秀蘭獨子,而且還是中年得子,平時簡直是含在嘴裏怕化了,捧在手心怕摔了。哪裡受過這份罪。現在兒子這樣簡直比拿刀割他的肉還讓他難受。

不過錢大財也是白手起家一路靠自己打拚至今,忍住心疼定了定心神好好地按住了兒子的兩隻小胳膊。

李醫師在診桌上鋪開銀針包,取出幾隻細長的銀針。緩緩地扎入錢多多手臂上幾處大穴。

每一針下去錢多多身體都劇烈抖動。旁邊的吳秀蘭也幫不上什麼忙。只顧得站起來用手捂住張大的嘴。強忍着眼裡的淚花。

正所謂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蘇皓在一旁暗暗吃驚。只因李醫師所扎的幾處大穴均為人體上身關鍵的穴位,通俗來說就是人不行了。通過針灸減輕將死之人的痛苦只用。

正常針灸治療是將人體堵塞的穴位疏通,通則不痛。而李醫師此時則反其道而行之,將幾處大穴封死。這錢多多難道回天乏術了嗎?

李醫師彷彿猜到了蘇皓的想法,頭也不回地輕聲對蘇皓道「阿皓,醫道最忌死記硬背生搬硬套,你若想有大成需融會貫通觸類旁通。我讓你來自有我的道理,你好好看即可。」

語畢這邊針灸也差不多完成了。李醫師頭上已經出現一層細密的汗珠。轉身去診桌旁拿起茶杯大口喝起水來。

錢大財夫婦趕緊圍上來看自己的寶貝兒子。只見此時錢多多眉頭緊鎖,臉色更加難看了,夫妻二人此刻急得眼淚都要掉下來了。

李醫師見狀寬慰道「二位稍安毋躁,治療還未完成。」

二人聽李醫師這麼說,也不好發作。此時樓梯處傳來腳步聲,正是李樂心回來了。只見她將一隻大碗放在診桌邊。碗里散發出濃烈的香味。

其餘眾人連忙伸頭一看,原來是一碗人蔘雞湯。

此刻錢大財簡直哭笑不得「李醫師啊,我理解您年齡大了體力不好,但是現在真不是吃飯的點兒啊。求求您先把我兒子治好吧,您看他現在還不如剛進來的樣子。事成之後G市您想吃啥吃啥,我做東好吧?」

聽到錢大財這麼說,李醫師也不禁有些不悅「錢總,此物乃是救治你兒子所需,老頭子還是分得清輕重緩急的。你現在將你兒子扶坐起來。阿皓你去搭把手,將患者頭固定好。」

知道自己失言的錢大財連忙打着哈哈賠禮道歉,蘇皓對於錢大財的性格也是無可奈何。救人要緊,兩人聽從李醫師的叮囑上前將錢多多扶坐起來,蘇皓則在後面穩穩的固定住錢多多的腦袋。

李醫師喝了口水後端起雞湯,緩緩走到錢多多面前,再次叮囑蘇皓等會注意固定好錢多多的頭。

蘇皓見李醫師如此慎重,雖不知即將發生什麼,但還是手上加了幾分力道。

只見李醫師將雞湯放到離錢多多面前10公分處。錢多多嗅到雞湯的鮮美香味後,突然仰頭。還好蘇皓有心理準備,死死地按住了錢多多的頭。不過卻也驚嘆這個小孩怎麼會有如此大的不自然的力道。

剛剛錢多多突然抬頭那一下若不是蘇皓有所準備,估計錢多多當場就交代了。

錢多多開始劇烈地抖動起來,身上的銀針也隨着他身體的抖動而晃動。此刻蘇皓和錢大財二人更加死死地按住了錢多多的身體。

三分鐘過後,錢多多停止了抖動。突然哇的一口黑血吐了出來。

錢多多恢復了神志馬上哭喊道「嗚嗚嗚...爸爸媽媽....我要回家!」,這麼小的孩子哪裡見過這場面。

在一旁急得椅子都要捏碎了的吳秀蘭眼見錢多多恢復了神志。跟着眼淚就掉下來了,三步並作兩步地衝上來一把拽開錢大財保住自己的孩子。母子倆彷彿經歷了生離死別一般開始嗷嗷大哭。

此等情景也屬情有可原,李醫師默默上前繞開吳秀蘭的身體將小孩胳膊上銀針撤回。轉頭對錢大財叮囑了起來「錢總,你兒子的病其實並沒有治好。」

錢大財驚呼「什麼?」

「不過你也別擔心,今天這麼一弄也算穩定下來了,等回我給你個方子你隨李樂心下樓抓三服藥,每日一服,熬出的葯湯三碗水煮成一碗水然後將此葯蒸兩枚雞蛋給你兒子吃,每天早上六點煮好馬上吃一個熱的,剩下一個放涼後晚上六點吃。其他的三餐只可以吃白粥,其他東西一律不可以吃」

「還有別的辦法嗎李醫師?這孩子這麼瘦三天就吃雞蛋白粥不等病發人可就去了」錢大財可不願意寶貝兒子再吃苦了。

李醫師勞累半晌聽到錢大財這麼說,沒好氣道「目前我只是將他穩定下來,三日之後再來一次方可根治,如你不願聽我囑咐你來我這裡幹什麼?我可告訴你錢總,穩定下來和治好是兩碼事。」

「如果你不按我說的調養,你兒子可不一定撐得到三天」李醫師正色說道。

「錢大財,你他媽的長那個腦袋好像是為了顯得個子高一樣,沒見人李醫師把咱們寶貝兒子治好了嗎?三十多四十歲的人了是不是不知道什麼叫遵守醫囑?」一旁安慰兒子的吳秀蘭聽到這邊二人的對話後忍不住對錢大財叫罵起來。

「李醫師您放心,這家裡里外外還得是我吳秀蘭管事,您的吩咐我回去一定照辦,三天後我再帶兒子過來,其間有什麼事情我給您電話聯繫,謝謝您了」聽到老婆這麼說,錢大財只得耷拉着腦袋不敢還嘴。默默跟着李樂心下樓支付今日的診費了。吳秀蘭罵罵咧咧地抱著兒子跟着下樓去。

看着這兩口子的樣子蘇皓心裏感恩還好丁蕊不是潑辣的女人,自己可不想以後過着錢大財這種耙耳朵的生活。

錢家人下樓後李醫師終於鬆了口氣,端着茶杯喝了口水對蘇皓道「你有什麼疑問現在可以問了」

回過神來的蘇皓趕緊到椅子前坐下問到「李醫師,這患者所患是什麼病啊?別說診治了,我在教科書上見都沒見過。」

李醫師沉默了幾秒回答道「你肯定見過,只是現在沒人把他當真。這孩子中蠱了。」

「中蠱了?」蘇皓差點驚掉了下巴。

蠱這種東西,作為中醫專業的他自然是有所耳聞的。只不過現在學校里中醫的理論知識幾乎都是有西醫的影子。這種東西在學習醫書的時候都是當做神話的。有的甚至都被刪除出課本了。

蘇皓不敢相信「這種東西是真實存在的嗎?」,所有人都認為這是封建迷信的產物。

李醫師無奈的搖了搖頭「稀少不代表他不存在,如果是完全不存在的東西,為什麼我華夏曆朝歷代的古籍上面均有所記錄?所有老祖宗一起騙咱們唄?」

在這一刻,蘇皓終於認識到了在祖宗智慧面前自己的渺小。

《身為中醫,抓點異獸入葯沒問題吧》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