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神醫毒妃傲天下
神醫毒妃傲天下 連載中

神醫毒妃傲天下

來源:google 作者:昭妍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昭妍 洛蘭羽

作為21世紀最優秀的隨軍醫生,洛蘭羽活的那叫一個肆意張狂怎料一朝穿越,她竟成了肅南國的短命妖妃認命,那是不可能的!說她災星降世,克母?呵……她不光克母,還克妹克夫好不好?!庶妹太嬌,這是病,得扎!渣男太作,這是毒,得以毒攻毒!樂極生悲遭雷劈,她竟被賜婚給一個殘廢她舉着明晃晃的銀針準備先下手為強,哪知殘廢顫巍巍的拉着她的手撒嬌:王妃輕點,我,怕疼……展開

《神醫毒妃傲天下》章節試讀:

「只怕,起了這心思的不止太子殿下一人,其他的不過是躲在暗處蟄伏着以待時機罷了。」蘇允初說著看看洛蘭羽:「怕嗎?」

聽到這話,她愣了一下笑了:「怕什麼?他們覬覦的也不過是護國公府的兵權罷了。想是我剛回京城就有人盯着了,否則我前幾日才送了拜帖來,怎麼碰巧太子今日就問起了?倒是蘭羽連累舅舅舅母們掛心了。」

「一家人說什麼連累不連累的話,要連累也是護國公府連累了你才對。霜兒還小,護國公府又只你一個外甥女,他們不算計你又算計誰去。」

「若不是表妹你在洛府的折騰的動靜大了點,只怕那些夫人早就踏破洛府的門檻了。」看着眼前的洛蘭羽,蘇允初總覺得有什麼地方不一樣了。

也是,在莊子里的幾年,楊氏一直動作不斷。便是個泥人,也該有幾分脾氣了。上次若不是琉雲來報信,蘇允初都不敢相信那楊氏居然喪心病狂至此。

「哪裡就動靜大了,羽兒這做派才像是咱們護國公府的表小姐。咱們護國公府幾位將軍,怎麼就出了你這麼個文弱書生?!難不成是我懷孕時拜錯了菩薩?」黃月娥看着眼前一襲白衣文質彬彬的長子,總覺得哪裡出了問題。

蘇允初:這天沒法聊了。

「呃,聽說大表哥劍法不錯。」洛蘭羽忍住笑努力打圓場。

「他那也叫不錯?!劍法再好也只能是單打獨鬥,在軍中得懂得如何排兵布陣……」

洛蘭羽看了一眼蘇允初抱歉的笑笑:大表哥,我真的儘力了。

玩鬧了一天,臨走時幾位舅母還捨不得,各種吃食和新鮮玩意又裝了一車。

看着他們姐弟倆帶着滿車的東西回來,洛蘭雪嘴上說著不稀罕,可心裏卻嫉妒不已。

那蘇家三郎蘇允言,年紀輕輕便頗有手段,永昌城裡的生意,大到珠寶首飾,小到胭脂水粉他都有涉獵,特別是他的奇寶閣,裏面的各種玩意新鮮有趣,還都是孤品。永昌都里的世家小姐們,誰不以能有一件奇寶閣的小玩意為傲?

別的不說,就拿最近正火的水菱鏡來說,看着不過巴掌大小,可是照出來的人影,比那水中的倒影還要清晰,比那銅鏡不知要好多少倍。

然而就是這巴掌大的水菱鏡也不是有錢就能買的,就是她身為戶部侍郎家的嫡小姐,也排了好久的隊才買到那麼小小一塊。

可是她剛剛看到了什麼?幾個家丁從馬車上抬下一個一人多高的梳妝台,那台上的居然有個大如圓盤的水菱鏡,鏡子邊緣除了有雕花,上面還鑲嵌着一粒七色琉璃珠。

一想到站在那樣大如圓盤的水菱鏡前,便可以照見整個髮髻。洛蘭雪便恨不得讓人把那梳妝台抬進她的芙蓉院。

也許是她的目光太過,連着站在一旁的洛蘭茵也覺察到了幾分:「哼,不過就一個桌子罷了,還捂得那麼嚴實,真當誰稀罕?!」

「那個水菱鏡大如圓盤,別說咱們洛府,便是皇家的公主,也不一定有?」盯着那越抬越遠的水菱鏡,洛蘭雪攥緊了帕子:洛蘭羽,不要以為你有了護國公府撐腰就萬事大吉了。我會讓你知道,誰才是洛府最出眾的嫡小姐。

「水菱鏡?」

一聽到這個,洛蘭茵就像是被踩了尾巴的貓,一下子就炸毛了:「她不過是個鄉下回來的土包子,也配擁有這麼好的東西?!憑什麼?!」

想到自己在奇寶閣排了幾次隊也沒能買上,而她卻不費吹灰之力便一下子就擁有了那麼大的一面水菱鏡,洛蘭茵便恨不得將她撕碎。

「憑什麼?自然是憑她是護國公府唯一表小姐!」洛蘭雪冷笑着看着她的傻妹妹:只要有護國公府在一日,她們就休想壓倒那個賤人,除非……

想到這裡,她忍不住笑了。

「姐姐,你笑什麼?難道你就甘心看着她以後在洛府作威作福嗎?」想到她回府當日的羞辱,洛蘭茵一刻都不想忍,恨不能立即衝進芷蘭小築,將那面水菱鏡砸碎,看着她傷心難過。

「在洛府作威作福算什麼本事?總有一日,我要讓她匍匐在我腳下,為奴為婢!包括護國公府!」

聽着姐姐的話,洛蘭茵一下子睜大了雙眼:「姐姐,你是想……」

「閉嘴!我什麼也沒想,以後管好你的嘴,如果讓我知道你說了什麼不該說的,便是連父親也救不了你!」洛蘭雪說著便轉身朝芙蓉院走去。

看着她背影,洛蘭茵愣了好久,現在她終於明白母親為何總是偏心於姐姐,原來如此。不過不要緊,反正只要能讓那個賤人低頭受辱,她就覺的開心。

想到那面鏡子,洛蘭茵眼底閃過一絲算計:這面鏡子,我得不到,你也別想得到。哼……

打定了主意,她轉身換了方向朝挽花苑走去,見着嬤嬤便問:「榮兒回來了嗎?帶我去看看他。」

《神醫毒妃傲天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