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神醫娘親她特會講理
神醫娘親她特會講理 連載中

神醫娘親她特會講理

來源:外網 作者:葉婉兮李夜?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葉婉兮李夜? 都市言情

她來自中醫世家,穿越在成親夜,次日就被他丟去深山老林。四年里她生下孩子,成了江南首富,神秘神醫。四年里他出征在外,聲名鵲起,卻帶回一個女子。四年後,他讓人送她一張和離書。「和離書給她,讓她不用回來了。」不想她攜子歸來,找他分家產。   他說:「讓出正妃之位,看在孩子的份上不和離。」「不稀罕,我只要家產」「我不立側妃不納妾。」她說:「和離吧,記得多分我家產」他大怒:「你閉嘴,我們之間只有死離,沒有和離。」展開

《神醫娘親她特會講理》章節試讀:

「這就是王妃姐姐吧?這是小公子嗎?不知……」
「噓。」葉婉兮微笑着道:「這位姑娘,有什麼事等下再說,我先送我兒子回屋睡覺去。為了趕路回府,一整晚都在路上顛簸,他一直睡得不踏實。小孩子不如大人,熬不住夜。」
她也算巧妙的告訴她,李夜璟一晚上都在趕路,幹不了別的,實在犯不着一夜不眠。
李夜璟對原主來說是個寶,但對她來說,屁都不是,放心,她是不會搶的。
葉婉兮直接抱着孩子繞過了白紫鳶,白紫鳶欲言又止,正要說什麼的時候,聽到了身後李夜璟的聲音。
「紫鳶,本王回來了,你回去睡覺吧。」
「璟哥,我……」白紫鳶看到這男子陰沉的眼神,到嘴邊的話又吞了回去。
她不安的看了看葉婉兮的背影,才跟隨着丫鬟回了自己的院子。
她一夜未眠,本該很困才是,這會兒卻是怎麼也睡不着。
原本他一回來就與那個女子和離,卻不想那女子竟然給他生了個兒子,都這麼大了。
就因為那個孩子,原本已經送出去的和離書,又收了回來,他還不辭辛苦的連夜出城去親自將他們接了回來。
白紫鳶緊緊握着拳頭,咬碎了一口銀牙。
……
藍煒將葉婉兮帶去了她以前住的沁芳院,雖說這王府幾年來都沒個主子在,但下人們都沒閑着,院子里乾淨整潔,與她四年前離開時一模一樣。
葉婉兮將葉璽放到床上,他翻了個身便又睡了過去。
她甩了甩酸軟的胳膊,正打算自己也躺下來休息時,便感覺身後一股陰涼襲來,空氣流動的速度都似乎變得緩慢。
葉婉兮知道那煞神來了。
「你在做什麼?」
葉婉兮停下甩胳膊的動作,轉過身看向他。
「三歲的孩子很沉的,抱累了,甩下胳膊罷了。」
李夜璟轉頭看向床上那小小的身子,才那麼小一點兒能有多沉?
他的胳膊不由自主的抬起來,這讓他驚訝。
他想做什麼?莫非想要去抱抱?
不,他是要跟這個女人和離的,他不能因為這個孩子而心軟。
「你想和我談談?」葉婉兮受不了這沉悶的氣氛,主動出聲。
「嗯。」李夜璟淡淡的嗯了一聲。
葉婉兮道:「那出去說吧,別吵着孩子。」
李夜璟正有這意思,不過話從葉婉兮嘴裏說出來,讓他覺得渾身不舒服。
這說明他還得聽她的嗎?
於是,他冷冷丟下兩個字。
「出來。」
這樣更像她聽他的話。
李夜璟先邁着大步先出去了,葉婉兮將葉璽的被子蓋好才到了外邊的小廳。
李夜璟已經坐下了,臉上有着不耐煩的神色。
葉婉兮徑直在他對面的椅子上坐下來,並沒有要站着聽他訓話,或者說見禮的意思。
李夜璟面色一沉,又在她身上貼了個傲慢無禮的標籤。
「誰讓你招呼都不打一聲就坐下的?」
葉婉兮:「你不是要跟我談事情嗎?有話就說,有……咳咳,說事情重要,不要糾結這些細節。」
李夜璟帶着微微驚訝看着她,覺得四年不見,她似乎有些不一樣了。
「孩子叫李葉璽?」李夜璟問。
葉婉兮給他起的名字就叫葉璽,既然李夜璟在葉璽前面加了個李字,那便隨便他吧。
葉婉兮『嗯』了一聲,算是默認了。
「為什麼這麼大的事不告訴本王?」
葉婉兮扯了扯嘴角,樂了。
「王爺出征這麼大的事,也沒告訴我啊。」
李夜璟譏諷一笑,「本王出征憑什麼告訴你?」
葉婉兮雙手一攤,「那本王妃生孩子的事又憑什麼要告訴你?」
李夜璟面色一僵,隨即冷哼一聲道:「你是不是忘了自己是什麼身份?」
葉婉兮毫無畏懼的回懟道:「不,忘記我是什麼身份的,是李夜璟你。」
「你……好哇。」李夜璟氣得拍桌而起,「幾年不見你多了一張伶牙俐齒的嘴,看來你對本王有很大的意見,你恨本王將你丟到山裡去,對嗎?」
「對。」
本來就是事實,她有什麼不敢承認的?
葉婉兮也氣得站了起來,兩人隔着六尺距離,怒目而視。
「你憑什麼把我丟到山裡去?莫非就憑你臉比我臉大?」
李夜璟一臉震驚看着她。
她敢跟自己叫板,還叫板得理直氣壯,這是不要命了嗎?
按照他的想法,她應該回『妾身不敢』才是。
然後他就接『你連給本王下藥都敢,還有什麼不敢的?』
揭她的老底,讓她羞愧難當,才好給她提條件。
但她的反應出乎預料,連最後一點兒臉面也不想給她留了。
「四年了,你還不知悔改。」
葉婉兮一挑眉,「什麼叫不知悔改?」
她笑了,「王爺,不知我犯了什麼錯?」
「你不知你犯了什麼錯?」李夜璟目光森然,燃燒着怒火。
「葉婉兮,你可真是讓本王刮目相看吶,四年來,你不光多了一張利嘴,就連臉都不要了。哦不,你一直都不要臉,不過你以前幹了不要臉的事,都是敢做敢當,現在厲害了,做了還不承認?」
葉婉兮掏了掏耳朵,「麻煩你把話說清楚,我到底犯了什麼錯?」
「你……」她的態度氣得李夜璟臉紅脖子粗,急速向她走來,一把就掐住了她的脖子。
「你找死。」
又是掐脖子?這可惡的男人。
「四年前,有膽子給本王下藥,卻沒膽承認,你能耐了啊,嗯?」
其實這些年葉婉兮想明白了,李夜璟不會殺了自己,他是個孝子,因着原主老娘救他老娘的這份情誼在,就算她捅破了天他也會想盡辦法保住她一命。
可即便如此,窒息感還是讓葉婉兮忍無可忍。
她抬起手,用盡全力往他臉上一巴掌打去。
還敢說?她才是受害者,她是背鍋俠好吧。
李夜璟做夢都沒想到葉婉兮還敢扇自己耳光,伸手去擋時,也順帶着鬆開了她。
此時葉婉兮掙脫了李夜璟的束縛,跌到一旁大口的喘着氣。
李夜璟反應過來,氣惱得他青筋暴起,一把揪着她的衣領將她提了起來。
葉婉兮冷笑一聲道:「你就這本事?哈哈哈,李夜璟,你就這點兒本事?」

《神醫娘親她特會講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