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神醫相師
神醫相師 連載中

神醫相師

來源:google 作者:楚南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張德華 楚南 現代言情

救了特種兵王一命的楚南選擇低調生活,高科技的東西,咱不懂,咱只發揚華夏的傳統國粹一盒妙手銀針,一部風水相書,一手失傳古武,且看楚南如何縱橫花叢,光耀華夏!楚南,我華夏兵王的孫女可是國色天香,你怎麼就看不上眼呢?老爺子,我喜歡自由!楚南,對我這堂堂世界選美小姐冠軍的投懷送抱都不為所動,你是不是死基佬?美女,我喜歡自由!楚南,其實你爺爺當初說你必須永保童子身的事情,是騙你的…………楚南,怎麼不說話了?楚南?喂?——等等!你去的是女生宿舍啊喂!---------------------------------------據可靠消息稱,這是一個非常好看的故事我是左手,我為好書代言展開

《神醫相師》章節試讀:

火車嗚呼馳騁。

列車裡售貨員推着小車,喊着百年不變的那口對聯。

「香煙啤酒礦泉水烤魚片了啊!」

「白酒飲料即食麵火腿腸了啊!」

橫批——「腿收一下!」

……楚南挎着一個布包,坐在硬座的一個角落之上。

作為一個救了華夏特種兵王李霸道一命的神醫世家的單傳子嗣,他深諳低調做人高調做事的道理。

楚南此時低調的和一個進京報名上大學的普通鄰家大男孩絲毫無異。

他甚至是比一個普通男生還要不起眼。

他當然要低調了,火車上人多眼雜,自己這布包裏面可是放着一萬塊錢的生活費和學費。不怕賊偷,就怕賊惦記,剛一上車,楚南就一眼看出來了這個車廂裏面,有三個騙子模樣的傢伙。

當然,他還看到了自己身旁這位胸圍恐怕足足有36D的大美女。

這位大美女身穿簡單的白色休閑裝,相對保守的裝束卻絲毫都不影響她那一對傲人雙峰耀武揚威般吸引着這節車廂大部分男性的眼光。

包括那三個騙子模樣的傢伙在內。

楚南閑來無事,一隻手托着臉腮,就這麼大大方方的打量着身旁的這位大胸美女。而這位大胸美女,也是忽然注意到了一雙火辣辣的視線正在注視着自己……

「……」大美女一雙秀眉微蹙,有些反感的提了提自己的衣領,然後一雙胳膊很有自知之明的交叉在胸前,輕盈的抱着肩膀。似乎是想要遮掩住這讓自己一直都感覺到很困擾的一雙完美的胸部。

「美女,你有病。」楚南打量了半天,忽然冒出了這麼一句話。

這大美女聞言稍稍頓了頓,隨即便詫異的扭過頭來,用她那美艷動人的精緻面龐對着楚南,一雙顯得有些冷艷的美目顯得有些不悅的盯着楚南:「你……在跟我說話?」

楚南露出一副人畜無害的天真笑容,點了點頭:「整個車廂就你一位算得上是美女,當然是在跟你說話。」

聽到眼前的這個笑起來似乎很陽光的大男孩,稱讚自己,這位大胸美女還是挺開心的。人都喜歡聽好聽的,無論是多麼好看的美女,也都不會反感別人的稱讚,至少比別人說她是個醜女要來的舒服吧。

心中有些欣喜,但是轉念一想不對……這個男生,剛才是在說自己有病???!

「……你才有病!」這美女愣着思索了半天,才發現似乎是被眼前這個大男生給耍了,才忽然俏顏一紅,慍怒道。

「美女,你真的有病。」楚南此時依舊是那副人畜無害的笑容。

「喂,我說你這個小子,你才有病吧?你眼睛長到腳底板子上了?你哪隻眼睛看到這位美女有病了??」這個時候,坐在楚南和這位大胸美女對面的兩個上班族模樣的男人說話了。剛才這兩個男的就一直跟楚南一起大量這位美女的一對美艷雙峰,但是他們兩個要猥瑣的多,偷偷摸摸的,其中還有一個人,早就偷偷拿起手機偷、拍上了。只不過沒有被這位美女發現罷了。

正愁着該怎麼跟眼前這位看起來性感美艷,但是眼神卻有些冰冷難以接觸的美女搭訕,結果楚南的沒事兒找抽的行為,就給他們提供了一個絕好的機會。

另外一個男的也藉機搭訕:「這位女士,我看你身旁這個傢伙應該是一個農村小子,瞧他那打扮就知道一身地攤貨,和這種充滿濃郁鄉土氣息的布包,估計是腦殼有點兒問題,女士你別放在心上,跟這種人,犯不着動氣。」

這位大胸美女顯然是沒有想到會有兩個陌生男人為自己說話。

此時她雖然不太喜歡兩個人說話的語氣和嘲諷的口吻,但是楚南這個傢伙說話太有毛病了,挺解氣,所以她出於禮貌,輕輕的點了點頭,道:「謝謝~~」

「美女,這兩個人從剛才就一直色迷迷的偷看你,你怎麼還跟他們說謝謝?而且我很友善的提醒你,你有病,你怎麼反倒是謝謝侮辱我的人啊?」楚南露出一個非常無辜和驚訝的表情。

這美女被楚南一句話給說愣了。無理取鬧的人多了去了,但是像楚南這種一臉無辜委屈的罵著你還讓你感激他的奇葩,還真是第一次見。

另外兩個男的此時也是不由一怒:「你小子,你剛才說誰色迷迷的??!」

「色迷迷的偷看這位美女看的,是你吧?!」

楚南此時歪着頭笑道:「更正一點,我不是偷看,而是大大放放的欣賞。你們才叫偷看。而且……我也沒有猥瑣到偷偷拿手機偷、拍,不是么?」

聽到用手機偷、拍的這番話,其中一個男的面色刷的一下就紅了!

他下意識的就挪了一下放在背後的那隻手,眼神中有些尷尬和難堪。

而這個細節,則是被一旁的大胸美女看的清清楚楚,她此時心中一陣嘀咕,秀眉微蹙,看眼前那個男人的反應,似乎……是被這個大男孩給說中了??

哼,這些臭男人,沒有一個是好東西!

「美女,別聽這個精神有毛病的窮小子瞎說。我叫張德華,這位是我的同事好友,叫做劉國榮,請問美女該怎麼稱呼?」一旁那個沒有拿手機偷拍的男人心中暗暗欣喜,自己的朋友也被這美女給討厭上了,那麼自己也就成了在座這些人中最正經的男人了!

張德華,劉國榮。

楚南恨不得站起來狠狠給這兩個傢伙十個耳光,怎麼起的名字?!侮辱娛樂圈偶像!

「葉瑤。」這大胸美女感覺周圍三個男人沒一個是好東西,一個有毛病,一個偷窺狂,還有一個是衣冠禽獸。所以,她的語氣也冷了下來,隨口道。

這倆男人見問出名字了,但卻收聲了,很顯然,這大胸美女不耐煩了。

而就在這個時候,楚南這小子卻是絲毫都不解風情的繼續對大胸美女進行騷擾:「美女,我說的真的,你真的有病。我看病向來很准,從你氣色上就能看出來。不信的話,你可以按一按你的左手虎口處,和你的右耳耳垂後方以及你的左側鎖骨凹陷處,是不是有些酸痛?」

剛才一直就懶得理會楚南的大胸美女,此時終於被騷擾的有些不耐煩了,她扭過來美艷精緻的面容,冰冷的道:「是不是我按了之後,你就會閉嘴?」

楚南想了想,點頭道:「當然,前提是你別主動找我說話。」

乖乖,這貨臉皮真厚!——旁邊那倆哥們目瞪口呆,這朵奇芭到底是打哪來的?

「好!」葉瑤眉頭微皺,按照楚南所說的位置,緩緩抬手起輕按。

然而……

三個地方按完之後,她美艷的面容便緩緩的變得古怪起來……

到了最後,她眼神中閃爍着一絲驚訝和複雜,重新看向楚南那一副人畜無害的笑容。

PS:開書第一天,十更!!兄弟姐妹們火速來支持哈~第二天也會繼續爆發~

看到這位叫做葉瑤的大胸美女驚訝的樣子,楚南露出一個意料之中的表情。

一旁的這兩個男的似乎是看出了端倪,也是有些驚訝——乖乖,別真是被這個奇葩傢伙給說中了吧?

「這位女士,你可千萬別相信這個小子說的話,現在社會上有很多這樣的騙子,其實只不過是一些旁門左道的小常識罷了!有些人過度勞累,身上就會有些穴道出現酸痛,別被他忽悠住了。」

「……」此時葉瑤微皺眉頭,面色複雜的看着楚南。

其實楚南說的沒錯,她葉瑤的確是有病,而且是打從青春期就有的毛病,只不過這病有些難以啟齒,其實說白了,只不過是痛經和月經不調罷了,但是她似乎是遺傳了母親的體質,即便不是在經期的時候,她也會出現類似於經期時候的難受癥狀,算是一種頑疾怪病,不過無傷大雅,不會影響人的整體健康,所以,在幾次尋醫無過之後,她便不那麼在意了。

而此時楚南說自己有病,並且說出了三個穴道讓自己按了,之後感覺到了酸痛,這才讓她後知後覺的聯繫起了自己身上的那個難以啟齒的頑疾。

她現在看着楚南那童叟無欺的笑容,還真的有股詢問一下的衝動。

但是一來自己的這個頑疾太**,不方便在大庭廣眾之下詢問,二來……就是這個楚南說話的方式太欠揍了,什麼叫你有病,什麼叫你別主動跟我說話??

然而,就在這個美女猶豫的時候,忽然,在十點鐘方向,傳來了一陣騷亂和叫嚷爭執。

「我……我沒有碰你的手機!!你的手機是自己從桌子上掉下來摔碎的!跟我沒有關係!」一個衣着樸素的老漢此時面紅耳赤的反駁道。

在他的身邊,已經站立起三個男人,其中一個男人拿着一個破碎的手機,似乎很生氣的樣子。

「老頭子!你也別在這裡跟我胡攪蠻纏,我這IPHONE5是前天剛買的花了我六千多塊錢!我看你也不像是有錢的樣子!我就網開一面,這個數,這個事兒就這麼算了,你看怎麼樣?」那個手拿破碎手機的男人伸出兩根手指,說道。

老漢見狀倆眼一瞪,委屈道:「兩百??」

「兩百你罵了隔壁!是兩千!!少一分都不行!!」這男的當即大吼,氣呼呼的道,「少給我打馬虎眼兒,趕緊給錢,不然我自己從你身上搜了哈!」

說著,就似乎準備動手從這老漢身上搜。

其實這老漢在上車的時候,就被這三個騙子給盯上了,他特別小心翼翼的將自己口袋裡的那封麻布包好,顯然是放着不少現金。

而此時楚南眯着眼睛看向三個騙子,心中一陣煩悶——這才三年沒有在外面溜達,怎麼現在的人變得更加的冷酷無情?就連這種一看就知道辛辛苦苦一年到頭也賺不了多少錢的老漢也下得去手?

然而,還沒等楚南站起身來過去幫老漢解圍,自己身旁的那位叫做葉瑤的冷眼大胸美女,卻是忽然站起身來,快步的走到了老漢的方向。

「你們……別太過分。」

葉瑤此時冷眼面對那三個騙子,絲毫都不畏懼。

忽然有一個大胸美女殺來,這三個騙子稍稍一愣,隨即齊齊吹了一個口哨,張口就調侃着打黃腔:「這位美女,你這是想幹什麼?瞧你那廣闊的胸襟,是想來幫我們哥幾個主持公道是怎的?」

廣闊的胸襟……

葉瑤聞言面色瞬間赤紅,她當然知道這人什麼意思了,感受着車廂里滿是旁觀和湊熱鬧的人盯着自己那一對宏偉胸部目光,她感覺臉頰像是被火燒。

但是她知道,面對這樣的無賴,自己不能退縮。

「你說這位大爺摔碎了你的手機,是不是?」葉瑤硬着頭皮,正義凜然的說道。

這男的其實也不想過度糾纏,玩笑開過,他抬起手中破碎的手機說道:「美女這麼大眼睛,不會自己看?」

「好,那我問你,你的手機是有多不經摔?從桌子掉在地上,就這麼短一段兒距離,一下子就摔成了這樣?」葉瑤指着這男人手中摔得連裏面的銅片都露出來的IPHONE5說道。

「摔得巧了,別問我,問這老頭!」這男人眉頭一皺,這個時候才後知後覺的發現這大胸美女不是一個善茬。

「摔得巧了?」大胸美女葉瑤冷哼一聲,隨即從身上也掏出了一部手機,「那好,我的也是新買幾天的IPHONE5,我倒要看看,怎麼才能摔成這個樣子。」

說著,葉瑤將手機放在桌子上,然後隨手一推,「啪嗒」掉在地上。

葉瑤拿起來,然後搖了搖手機道:「看清楚,完好無損。」

這男的緊皺着眉頭:「你這……純屬巧合!」

「巧合?好,我再摔一遍。」說著,葉瑤二話不說,按照剛才的套路重新來一遍,「啪嗒」手機再次掉地,依然是完好無損。

「你認為……還是巧合嗎?」葉瑤問道。

這男的緊皺眉頭,遲遲不語,估摸着正在心中尋找說辭。

「還是不服嗎?」葉瑤冰冷的看了他一眼,再次故技重施。

「啪嗒。」「啪嗒。」「啪嗒。」……

一會兒工夫,葉瑤那可憐的五號大腎機就被摔了不下十次,除了邊緣處有一點點的磕劃,其餘完全沒有問題,要想摔成那男的手中手機那個模樣,估摸着一百次都不一定行。

「現在,你還有什麼可說的嗎?」葉瑤此時輕輕的拍打了一下手中的腎機,眼神中帶着一絲傲嬌的神色,轉念對一臉感激的老漢說道,「這位大叔,他們三個一看就是騙子,這種行騙手段,網上早就曝光了,不用理會他們,如果他們再無理取鬧,你直接喊乘警就行了。」

「謝謝姑娘!」老漢由衷的感激道!

葉瑤微微一笑,轉身便在眾人佩服和敬重的眼神中作勢離開,卻是被那被戳穿騙局的男人一把抓住胳膊。

此時此刻,在不遠處一直默默觀望的楚南,眉頭細不可查的微微一皺。

PS:第二更~今天是4月1號愚人節,祝大家節日快樂~哈哈。今天陸續還有八章更新,第一天十更,明天也會繼續爆發~兌現當時對大家的承諾,各位老讀者,大家速速回歸吧~左手這本新書需要大家的支持~~請大家多投鮮花,多投各種票票多蓋章,祝左手早日衝上新書榜吧~~鞠躬~~

「我說你這大奶牛!你剛才說誰是騙子呢?!」被戳穿騙局,這哥們可謂是惱羞成怒,這趟列車他經驗老辣着呢,根本不懼一個也就胸部有些分量的小妞!

「——有些時候,話可不是隨便亂說的!!今天你要是不給我哥幾個好好道個歉,就別他媽想下火車!」

「!!!」

忽然被這三個無賴抓住胳膊,葉瑤當即面色赤紅!

扭過頭來,嬌喝道:「你們放手,再不放手,我喊乘警了!」

「喊乘警?哈哈!可以!我們被摔壞了手機,還沒拿到索賠呢,乘警難道還會責罰我們不成?大不了哥們老老實實的坐到終點站!但是……」說著,這哥們忽然面色一冷,眼神中閃爍着一絲色迷迷的寒芒,肆無忌憚的在葉瑤那性感火辣的身上上下打量了一下,「下車之後……小姐,你準備怎麼給我們哥幾個交代?」

聞言,葉瑤心中猛然一咯噔,漲紅着臉嬌聲呵斥道:「流氓!」

「哈哈,小奶牛,你罵起人來的樣子,還挺可愛的嘛!」這個騙子無賴猥瑣的笑道。

此時葉瑤被這傢伙死死的拽着胳膊,甚至都感覺到明顯的疼痛,車廂兩邊門緊閉着,想叫乘警根本就喊不應。

「哪位好心人,幫我喊一下乘警?」這個時候,葉瑤向周圍求助。

「姑娘,俺去喊!」剛才被葉瑤解圍的老漢,忽然站起身來。

「喊你罵了隔壁,給我老實坐着!」還不等他完全站起來,就被這夥人其中一個身強力壯的男人一把給按回座位上,然後他很是囂張的對車廂的所有人道,「我看誰敢出這個車廂!」

一時間,整個車廂,鴉雀無聲。

葉瑤此時有些無助的看向車廂其他的人,然而,包括剛才那兩個爭相跟自己搭訕的那兩個男人,也都還無動靜,低着頭,不敢跟自己的對視。

這一刻,葉瑤心沉冰冷的谷底……可悲的現實,可悲的無情社會。

而就在這個時候,一直在一旁煞有介事看着事態發展的楚南,終於是慢騰騰的打了一個哈欠。鴉雀無聲的車廂里,只有楚南一個人懶洋洋的聲音:「我說你們三個,能不能整點兒新鮮的?除了恐嚇和拿老人女孩下手,還會幹什麼?」

說著,他還緩緩的踱步,朝葉瑤的方向走來。

看到剛才那個奇葩大男生朝自己走來,葉瑤心中稍稍一暖……看來,現實還沒有那麼殘酷……儘管,這個見義勇為的男人,和自己心目中的英雄形象,有着姚明和曾志偉一般的差距,但好歹,在自己最無助的時刻,只有他一個人站了出來。

「我說小朋友,這裡沒有你說話的份兒,不想倒霉就給我老實的滾回座位上去!」那一直拽着葉瑤胳膊的無賴皺眉道。

奇了怪了!這個世界是怎麼了?竟然還有人會如此愚蠢的見義勇為?!

「回去,當然回去。不回去難不成我還要站着去京城是怎的?」楚南聳了聳肩,「不過,前提是你們放開這位美女。還有,你們不應該稱呼這位美女為大奶牛。雖然她那裡的確很大,但是,你們這麼稱呼她,是對這位美女的嚴重不敬。第一,她不是牛,第二,牛的奶,可不止一對。你們這是嚴重的常識性錯誤。」

聽到這話,葉瑤差點兒沒有氣昏過去!——這奇葩小子到底是來幫自己的,還是落井下石順便來埋汰自己的?

此時此刻這三個無賴騙子也是丈八和尚摸不着頭腦。

這是哪裡蹦出來的奇葩?

看到這三個人遲遲沒有反應,楚南有些不耐煩的道:「你們不準備放是嗎?我可不想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兒動手,有失我妙手仁心的風度。」

「小子,我不管你是哪家精神病院里跑出來的傻蛋,我只警告你一次。趕緊滾回你的座位,不然,後面少不了你的苦頭吃!」那男的也是不耐煩了,冷聲道。

楚南再次打了一個哈欠:「真想我動手?那我就數三聲哈。」

「三。」

「二。」

騙子頭頭面色越來越難看:「小子,你真的腦子有問題?」

「一。」

數完最後一個數,楚南忽然就動了!

只見他走到騙子頭頭的面前,二話不說,「咚!咚!咚!」三聲沉重的悶響,他的右腿一場迅捷的挨個將這三個傢伙的蛋蛋給照顧了一個遍兒!

「嗷!」「嗷!」「嗷!」

三個騙子被猝不及防的狠狠踢中重要部位,當即就面色煞白,嗷嗷直叫的捂住襠部,痛苦的掙扎,一個疼得轉圈,一個疼得在地上打滾,一個疼得連蹦帶跳!

「唔!!——」車廂里的人看得真切,剛才那腳踹蛋的沉悶的「咚」的聲音彷彿還在耳畔,男人們甚至下意識的捂住了自己的蛋蛋,感同身受啊。

葉瑤此時也是被鬆開,第一時間,她就慌忙退卻,退到了楚南的身後。

嗯,儘管楚南剛才那三腳攻擊有些下三濫,但是不得不稱讚,這效果可是立竿見影,整個車廂也就楚南這麼一個奇葩願意站出來救自己,甭管這小子是個什麼樣的怪胎,就憑藉這份情操,也值得葉瑤感激了。

「謝……謝謝你……」世界真是太奇妙了,葉瑤做夢也無法想到,就在幾分鐘之前,自己還討厭的甚至不願意多看哪怕半眼的大男孩,轉眼就成了讓自己好感倍增的活雷鋒。

「別愣着了,趕緊去喊乘警吧。」對於這位大胸美女的柔聲感謝,楚南毫無反應,而是丟了這麼一句話。

一盆冷水澆在頭上,葉瑤幡然醒悟,奇葩,終究是奇葩,別指望這怪胎能跟你說什麼窩心的話。

葉瑤很快就把乘警給喊來,結果還真是如同那騙子頭頭所說,被訓斥了幾句就沒事了。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人家行騙又沒有成功,也沒啥犯罪證據,只好作罷。

但是在接下來的路途上,這三個人可算是徹底老實了,沒有再做出過分的舉動。

除了這三個騙子時不時朝自己這邊投來的可以殺死人一百遍的兇狠眼神,楚南再也找不到任何可以令他引起注意的事情。

而在接下來的路途上,葉瑤也是時不時的偷偷朝楚南這邊偷瞄幾眼,似乎是想好好的重新打量一下這個剛才救了自己的大男孩,其實別的不說,如果這個楚南安靜下來不說話的時候,看上去……還挺令人心生好感的嘛。

就這樣,火車一路行駛到了燕京站。

車一到站,楚南就挎起自己的布包下車,然後徑直朝出站口走去。

但是在他就快要離開車站的時候,卻忽然被剛才的那位大奶牛……哦,不,被剛才的大胸美女葉瑤給喊住了。

「喂!那個誰……那個……活雷鋒!請等一下!」想了半天,愣是讓葉瑤給憋出了這麼個稱呼來喊住楚南。

楚南聞言停下腳步,扭過身來。

看到是之前在火車上邂逅的大胸美女,便隱約猜到了對方為什麼追過來。

「美女,我是有名字的,不是什麼活雷鋒,隨便給別人起名字,是不禮貌的行為。要是我喊你大奶牛,你樂意不?」楚南此時臉上竟然莫名其妙的掛着一絲不悅。

本來是興沖沖一臉微笑快步追來的葉瑤,瞬間就被楚南這番話給一下子打悶了!

老天啊,上帝啊,能不能告訴我,這傢伙到底是什麼奇葩品種?才能有如此反人類的邏輯思維?!

雖然被楚南一句大奶牛喊得面色一紅,但是已經基本了解一些楚南言行風格的葉瑤,也就勉強免疫了。

「抱歉,之前在火車上忘了問你的名字,重新認識一下,我叫葉瑤,請問你叫?……」在基本搞清楚了楚南的言行風格之後,她倒顯得比較豁達了,顯得很有禮貌的伸出一隻纖纖細手。

「我叫楚南。」楚南這次倒沒說什麼奇葩言辭,很自然的上去和也要握手。

「嗯?」葉瑤聞言面色一紅,以為自己是沒聽清,「你叫什麼……處……處男?」

她心中一絲明悟!果然是個奇葩!只有如此奇葩的名字,才能配得上這如此奇葩的怪胎!

楚南聞言竟然一不小心臉紅耳赤,眼中滿是尷尬……

打小起,楚南就特在意自己的這個名字,整天處男處男的,就跟個魔咒似的,楚南想好了,如果自己這名字真成了一輩子都無法擺脫的魔咒,那麼他立馬就烏江自刎,然後跑陰間找那給自己起這倒霉名字的爺爺大戰三百回合去!

看到葉瑤彷彿是恍然大悟的模樣,楚南慌忙解釋道:「別想歪了!楚是楚河漢界的楚,南是南方的南。」

「咯咯咯~~是是,沒有,沒想歪。」葉瑤看到眼前這奇葩傢伙竟然面紅耳赤的尷尬解釋,她感覺很有意思,甚至是還有一絲絲難以言狀的勝利感的喜悅。

楚南深吸了一口氣,終於擺脫了方才的窘迫,說真的,活這麼大,還真是第一次有一個美女,還是一個胸部疑似有36D的性感大美女發現了自己名字上的烏龍問題。

而這個時候,葉瑤依舊是一臉竊喜的笑容,也不知道是不是腦袋抽風了,她竟然追問了一句:「那……楚南……」

「嗯,你說。」

「你……還是不是處男?」

唰!

瞬間,楚南的臉面再次赤紅,比剛才還要紅!!

而此時根本不用楚南回答,他窘迫的表情就已經告訴了葉瑤答案。

雖然葉瑤也是一名光榮的處女,但是她好歹比楚南大上幾歲,這方面聽得也多了,自然有笑楚南的資本咯。

這問題特么的問的也太突然了吧!楚南一點點的心理準備都沒有!看到葉瑤此時一副竊喜嬌笑的模樣,「咯咯咯~」的聳動香肩還順便帶着她那對傲人雙峰顫悠悠的晃動着,彷彿是在嘲笑鄙視自己一樣,楚南就恨不得立刻就把這大奶牛給就地正法了順便摘去這處男的帽子!

「處男怎麼了?處男又不是我的錯!我叫楚南並且是個處男,也完全是個巧合,我能有什麼辦法?啊?有什麼好笑的!」楚南生氣了。這番話他本想對葉瑤說出來的,但是最後也就藏在心裏吶喊了一遍。

「沒什麼事的話,我走了。」楚南也不知道該怎麼面對眼前的這位大胸美妞了,乾脆腦袋一扭,拍屁股走人!

「誒,等等!處男,啊不是,楚南!我不開玩笑了!」葉瑤上去一把拉住楚南,然後轉念認真的道。

楚南沒什麼大毛病,就是平時說話不按套路出牌,其實他還是一個很善良的人的,不然他也不會從十二歲開始,就已經走鄉串戶的行醫去了。

「你說的,不準再開玩笑了!」楚南故意做出一副認真的表情,嚴肅的道。

「是是是。」葉瑤想笑不敢想,隨即深吸了一口氣,面色微微泛紅,雙頰有些炙熱,當下壓低聲音道,「那個……楚南,你之前在車上,說我有病……你感覺,我是什麼病?」

楚南當然是知道葉瑤是為了這個而來,所以,他也沒有打算隱瞞,直話直說:「氣血問題,比如你月經不調,痛經,間歇性小腹疼痛,都和這個有關係。」

楚南還真是開門見山,被他直接一口氣說出了自己的頑疾問題,葉瑤心中猛跳,驚訝不已!

光看氣色就能知道病症!這個奇葩……看來還是很有水平的!甚至是比自己這麼多年所走訪的所謂名醫都要有水平!不過……被一個才剛認識的大男生說中自己認為屬於女人的**問題,的確是讓人有些尷尬。

葉瑤面色紅暈的道:「那……有什麼辦法可以治好么?難不難?」

「有,很簡單。」楚南倒是很乾脆,困擾了葉瑤這麼多年的頑疾,到了楚南這裡,竟然是如此輕描淡寫的存在。

「有紙有筆么。」

「有!」葉瑤眼中閃爍着驚喜,慌忙從包里掏出紙筆。

楚南結果紙筆,刷刷刷龍飛鳳舞的寫了一些草藥的名稱和劑量以及熬制方法和輔料等等,然後遞給葉瑤。

「回去之後,按照我給你寫的這個藥方採購,熬制,服用,不出三個月,你身上的頑疾就會完全康復,永絕後患。」

隨**代完畢,楚南便轉身走人,一點兒徵兆都沒有,連個告別的招呼都不打。

「誒,等等!——能不能給我留個電話,萬一……哦,我是說,萬一我的病沒好,還可以再聯繫你詢問一下……」其實葉瑤也有些私心,不只是頑疾的問題,她竟然心中不想和這個奇葩怪胎就此無緣天涯再不相見。

「放心,一定會好。」楚南頭也不回,很有信心的道。

「那留個手機號吧?我又不會沒事騷擾你。」

「我沒手機。」

葉瑤看着越走越遠的楚南,氣的心裏直跺腳,什麼沒手機啊!怎麼可能!現代人怎麼可能沒有手機?!想着,葉瑤低頭看了看自己傲人的胸部,暗自嘀咕道:難道是自己不夠吸引人,還是說……這個傢伙,是個基佬?

想到這裡,葉瑤有了一絲安慰,當即一口咬定楚南就是一個死基佬無誤!

而就在她心中思索的時候,忽然,楚南的聲音在自己身前響起。

「那個,葉瑤。」

「嗯?」葉瑤抬起頭,有些驚訝的道,「怎麼回來了?」心中也是暗暗得意,哼,看來也最多就會裝裝清高罷了!姐姐我的魅力,哪能是你這樣的小傢伙可以抵擋的?

哪知道,此時楚南竟然一點臉皮都不要的伸出一隻手,道:「給你看病,忘了收錢了。——一百塊錢,人民幣,不要支票。也別給我零錢,要整一張紅票子,不然收起來麻煩。」

這一刻,萬籟俱寂。

至少在葉瑤感覺,自己身邊的世界都完全安靜下來。

眼前只有楚南腆着一張厚臉皮伸手要錢的模樣!

瞎眼了……真是瞎眼了。

從最初對眼前這個楚南的反感,到後來的好感倍增,再到現在楚南伸手要錢的行為,將他好不容易在葉瑤心中矗立起來的高大形象,瞬間就毀於一旦,泯滅得連渣都不剩。

葉瑤這個時候才發現,自己剛才竟然很傻很天真的對這麼一個奇葩,隱約生出了一絲好感……自己真的是太二了。好險,好險,還好這傢伙的行為,讓葉瑤關鍵時刻懸崖勒馬,看清了眼前這奇葩的真實面目。

「一百……塊錢……」葉瑤神色變得有些無奈和可笑的道。

你說這傢伙想收錢就收錢吧,且不說這個藥方回去試了之後,能不能成功的治好自己的頑疾,就單說楚南他不留下手機號碼這一條,就很清楚的昭示出一點欺騙的色彩。

但是騙就騙吧,這小子竟然就要一百塊錢!

一百塊錢啊朋友們,在這個物慾橫流的社會,尤其是現在兩人腳底下站着的京城,一百塊錢在某些環區甚至是連一天的飯錢都不夠!這小子竟然還給惦記上了!

說句難聽的,這一百塊錢,其他騙子根本就懶得正眼兒瞧!

真是的,就連騙子都會感覺這小子沒出息。

「是的,一百塊錢。這是我們家的規矩,是祖訓,不能壞。」楚南非常認真的說道。

他可沒有說瞎話,從自己太爺那裡,就定了這麼個規矩。在太老爺子楚天那時,給人看病就收取一個大洋,甭管是大病小病,看到管好,就是一個數。現在時代不同,一個大洋也成了一百塊錢。

當年在龍骨特種部隊,給華夏特種兵王李霸道看病的時候,算上之前那一個星期的緊急救治,直到後來三年的調養護理,前前後後楚南也就總共收了李霸道一百塊錢,實際上,李霸道足足給楚南準備了五百萬的支票,但是人家楚南死活不要,一口咬死了一百塊錢,當時怎麼勸都不行,彷彿是人李霸道多給楚南一個子兒,楚南就要蹦起來干架似的。

知道這是楚家的規矩,後來李霸道便不再強求,在這三年期間,他可是好吃好喝的招待着楚南,而且他早就下定決心,楚南救他一命的恩情,憑藉他的手段和身份,顯然可以從未來各種渠道上償還。

說到底,楚南願意,人家李霸道也不願意啊。

開什麼玩笑,華夏國特種兵王李霸道的一條命才值一百塊錢?這說出去還不讓人笑掉大牙?

而葉瑤當然是不信楚南口中所謂的什麼祖訓,就看準了這傢伙是一個腦筋不正常有些貪圖小便宜的傢伙,所以此時有些氣呼呼的從包包里掏出一張紅票子,塞到楚南手裡。

「喏,一百塊錢,滿意了吧!」葉瑤微蹙秀眉,生氣的道。

楚南收過一百塊錢,往兜里一揣,便再次扭頭離開,連個招呼都不打,而這一次,楚南走出車站,就再也沒有回頭。

此時死死攥着那紙藥方的葉瑤,愣在那裡半天,心中怎麼梳理也想不通這個楚南到底是個怎麼樣的人物。到最後,乾脆氣呼呼的跺了跺腳:「算了,不想了,這麼在意一個神經病做什麼……這藥方到底管不管用?不會吃死人吧?」

深諳楚南奇葩行事風格的葉瑤,此時竟然懷疑起了這個藥方的效果。

要是被楚南知道,這個世界上竟然還有人會懷疑他楚門後代的藥方,恐怕能無語凝噎。這個世界上,不知道有多少身患頑疾的富豪想找他們楚家的人看病卻找不到,想當年人家李霸道也是廢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找到了他楚南。

…………

來到京城之後。

楚南坐在公交車專線里裏面,默默無語的看着車窗外眼花繚亂的高樓大廈和繁華的街景,心中暗嘆這不愧是京城,現代社會發展的也夠快……在公交車上,似乎每個人都人手一部大腎機,楚南摸着自己空空的口袋,心裏尋思着,到了學校報到之後,是不是也該考慮入手一部手機。

但是之前在火車上,聽那幾個騙子說一部五號大腎機,竟然需要六千多塊錢,這可不是一筆小數目。

甚至是比楚南他第一年的學費還要貴上一些。

「哎,令人蛋疼的祖訓……」楚南無奈嘆了一口氣,顯然是對於無法接受李霸道當年的那五百萬支票而感到分外的遺憾。

楚南雖然是名門之後,但是楚家這個名門,顯然是很特殊,歷史上沒有記載,難聽的說,當年的楚天就算是個所謂的神醫,那在那個亂世,也是被一些自以為出入上流社會,崇洋媚外格外推崇西方學術包括西醫在內的人物們,當做是一個只會坑蒙拐騙的江湖郎中。

反倒是一些地方傳說,和一些傳統幫派記載里,記載着楚家太老爺子楚天的光輝傳奇事迹。

楚天當年走南訪北,結交了不少江湖能人和英雄豪傑,更是在很多當時如同不少傳統幫派里載有響亮的名頭,而這些,在如今迅速發展的華夏國中,顯然是已是被遺忘的差不多了。

更重要的一點,楚家沒錢。

楚南看病,按照祖訓,一個人頭就是一個數,更不可能攢多少錢。想着自己布包里那可憐的一萬塊錢,楚南無語凝噎。

「楚南是吧?」

報名處是一個帶着框架眼鏡的男人進行報名統計,念到楚南的名字,他眼底隱隱含着一絲笑意,顯然是發現了楚南名字裏面的奇特含義。

「是的。」楚南點了點頭。

報名操場上很熱鬧,周圍有不少人聽到了楚南的名字,輕輕的傳來一陣無傷大雅的鬨笑。這些學子們,排除那些有背景的子嗣不說,大多數是在高中緊繃神經學習了三年才考入理想的最高學府,壓抑的青春氣息釋放出來,此時笑聲也會傳染,有些人甚至不知道在笑什麼,也跟着呵呵的傻笑。

「拿着你的入學手續,去二樓教務處蓋個章,然後去宿舍區門口的布告欄上查詢你的宿舍號,明天去你的班級報到,軍訓服裝會在明天發給你。」

「謝謝學長。」第一天進學校,楚南還是很老實的,衣着樸素的他,挎着布包,就這麼拿着入學手續朝教學樓入口走去。

然而,就在他剛剛走了沒有多遠的時候,忽然,他敏銳的聽覺就聽到了不遠處的一條長龍隊伍之中,就傳來一個驚艷和顫抖聲音:「李……李夢茹?」

此話一出,周圍大部分報道的新生,都一陣錯愕,同時看向一個方向。

李夢茹!

這個名字,即便是對這些第一天報到的新生來說買也是絲毫都不陌生了。

為什麼?

京華大學這麼多年歷史,李夢茹,是第一個還沒有來學校報到,就被所有高年級的學長一致評定為,絕對是今年新生中最耀眼的校花!

更重要的是……

這李夢茹就是華夏特種兵王李霸道的孫女!——楚南的未婚妻!

…………

一條條長龍隊伍,很快就隱隱有一種包圍的趨勢,眾星捧月般集中在一個方向。

在報名處的前方,一個出落得亭亭玉立的美麗少女出現在眾人的眼球之中。

清純,靚麗,氣質動人,身材玲瓏有致,一身淡藍色的碎花連衣裙,一張俏麗又帶着一絲青春活潑氣息的面龐令在場無數的男生悄悄的吞咽了一口口水。

尤其是這位美女那一雙白皙筆直高挑的雙腿,更是吸引了不少自以為風流不羈的男生的眼球。

楚南在這個時候,甚至是可以隱隱嗅到一股子瀰漫了整個操場的雄性荷爾蒙味道。

「我靠……至於嗎……不就是一個美女嗎,人群馬上就成了狼窩。」楚南站在不遠處張望,看向那眾星捧月般存在的李家千金,心中暗暗嘀咕了一句。

其實嚴格來說,李夢茹並不是楚南絕對的未婚妻。因為當時李霸道李老爺子提起這個婚事的時候,純粹是對方一廂情願,人家楚南是堅決不同意。說是什麼喜歡自由……其實,楚南是有一些難言之隱……那家傳的該死的什麼體質。

當然了,其實楚南也是不太敢觸碰這個燙手山芋,這李夢茹,去年一腳踹的趙家三公子差點兒這輩子都無法人道,那刁蠻任性的脾性,其他人可能不知道,但是楚南作為華夏特種兵王李霸道的救命恩人,可是非常清楚的。

而在場的新生們,大多數也就是聽過李夢茹那美貌與氣質的傳聞而已,沒多少人知道她是華夏國大名鼎鼎的李家眾星捧月的千金公主。倒是很多高年級的,還有一些身份背景不一般的富二代,官二代的公子哥們和千金小姐們,知道李夢茹其實就是華夏國特種兵王李霸道的孫女。

要是被這些新生們知道李夢茹的真實駭人的背景,那些此時已經悄悄在心中算計該如何跟李夢茹搭訕,甚至是怎麼騙出去喝酒的男生們,恐怕能立刻嚇尿。

楚南知道李夢茹是個刁蠻公主,這從之前李霸道的面相就能看出來。

李霸道的面相充滿正氣,註定一生成就不凡,這輩子不會屈服於任何人,但是晚年卻是會溺愛子嗣,雖然沒見過李夢茹,但是楚南但是聽聞傳言和觀李霸道的面相,便知道這小妮子可不是那麼好降服的。

其實楚南除了醫術繼承了楚家真傳,還繼承了其他的寶貴傳承。

楚家一共有三寶。

第一寶,當然是楚家妙手回春的醫術了,而這第二寶……則就是風水相術。

儘管……

此時那李夢茹表現的是如此大家閨秀,如此的文靜清純,但這都是表象啊……

「別說,這李夢茹……果然是一個大美女,李老爺子還真沒有騙我。但是好看又怎麼樣,就算我自身沒有問題,但若是娶了這麼一個刁蠻公主,那以後本帥哥的人生豈不是提早完蛋了?」楚南此時乾脆站在遠處不動了,托着腮幫子品頭論足起來,「嗯,雖然說是美女……但是論起身材吧……跟我之前在火車上遇到的那位大奶牛,還是有着不小的差距的,嗯,其實放在李夢茹的身材也算不錯了,主要是年紀還太小的原因。倒是李夢茹的樣貌,跟那大奶牛算是不相上下了,一個清純動人,一個成熟冷艷。」

不遠處,在一片簇擁和圍觀之下,李夢茹顯得很知書達理的微笑面對和自己說話的每個人,領取完錄取通知書,便轉身離開,不過卻沒有去教學樓,而是轉身走向不遠處的一輛黑色商務奔馳之中,很快,就離開了大家的視線。

《神醫相師》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