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沈月喬徐懷瑾現代文
沈月喬徐懷瑾現代文 連載中

沈月喬徐懷瑾現代文

來源:外網 作者:我夫君是反派大佬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我夫君是反派大佬 玄幻魔法

沈月喬穿成小說里反派大佬的惡毒原配,原主丑且蠢,天天被人當槍使,做下錯事一籮筐,最後還被做成沒手沒腳的人彘。沈月喬信奉好死不如賴活着,每天忙着洗白苟活。今天給反派大佬的親娘看看病,明天給反派大佬做做飯,後天給反派大佬做做衣服,全力以赴刷好感度。可是這……我就是想退個婚,誰能告訴她反派大佬他怎麼肥四?他為什麼開始嚶嚶嚶?展開

《沈月喬徐懷瑾現代文》章節試讀:

「你打聽他做什麼?」
不是說懷瑾的事情,怎麼說到老趙頭上了?
小姑娘低下頭,咬着下唇,半晌才支支吾吾的道,「……孫女這不是,當初年少無知,見識淺薄,衝撞了趙大夫嘛。」
「現在孫女兒想明白了,想跟趙大夫當面道個歉,不知道……趙大夫都有些什麼喜好。」
沈老爺子:「……」
好傢夥,說了半天是雞同鴨講對牛彈琴呢。
他說的徐懷瑾,她說趙老頭。
「爺爺,是不是孫女兒當初把趙大夫給得罪慘了,您也覺得,趙大夫絕對不會原諒孫女兒了?」
沈月喬好像要哭出來似的。
「……倒,倒也不是。」女娃娃要哭不哭的,看着就怪讓人不忍心的。
永康看老爺子一臉無奈,忙添了茶水又遞過去,「老太爺,您今個兒喝了不少酒,一定會口渴,再喝口茶水潤潤嗓子吧。」
沈老爺子接過茶盞,也明白永康是在暗示他,心急吃不了熱豆腐。
行吧,與徐家的親事一時半會兒也急不得。
只要小喬能認識到自己的錯誤,從現在開始改,也是來得及的。
沈老爺子深吸了口氣,「姓趙那老頭子啊,金銀財帛全不愛。」
「那……」
「他這一生醉心醫術,鬧到最後,連妻兒都離他而去了。」
沈老爺子說起來也頗為感慨,「去歲你還那麼說他,當時可把他的心跟自尊狠狠給傷了。」
趙大夫醉心醫術?
那可就好辦了!
「謝謝爺爺!我先走了,回頭請您吃飯啊!」沈月喬高興的無以復加。
「愛你喲!」沖沈老爺子比了個小心心,就提着裙子跑了出去。
沈月喬滿腦子想的都是,搞定了趙大夫,就等於搞定了徐夫人,搞定了徐夫人,就等於安撫住了徐懷瑾這個反派大佬。
那也就等於她不用死了!
哈哈哈,她要時來運轉了!
「……」沈老爺子給她這一出整懵了。
等到沈月喬的身影消失在門口,他才緩過神來。
剛才他的寶貝孫女兒說「艾尼喲」是啥意思?
不管了,管它是啥子意思,只要小喬沒有記恨他,心裏還是有他這個爺爺的就好!
太好了。
沈老爺子笑的嘴角都要咧到耳朵後面去了。
永康:「……」
簡直沒眼看!
出了寧福堂,沈月喬的腳步都輕快了許多。
一路往回走,一路想的都是。
要是研究所里珍藏的那些中醫的古籍孤本醫書能跟她一起穿過來就好了。
趙大夫學的中醫,那些東西對他來說,簡直就是無價之寶。
「姑娘,您屋裡怎麼有這麼舊的書啊?」
剛走到房門口,就見小芹捧着本書從裡頭走出來。
陳舊的封皮,一下就把沈月喬的目光吸引住了。
這書……
怎麼看着如此眼熟?
封皮上的字也十分的熟悉。
「姑娘,您是從哪兒借來的這麼舊的書?」小芹把書在她面前揚了揚。
扉頁隨風飄了起來,她赫然看見書頁右下角有個紅色的小圓圈。
沈月喬小心翼翼的把書接了過來。
扉頁翻開,果然看見那一頁的右下角,有個紅色的小圈圈。
但仔細看就會發現,紅色小圓圈裡還有紅色的字跡,那都是私章的一部分,只是因為年代久遠而褪了色。
這真的是從研究所里出來的書,章是研究所第一代負責人的私章。
「小芹,你是從哪兒拿到這本書的?」沈月喬忍不住激動。
「就在姑娘您房內,在梳妝台上看見的。奴婢是見它很舊,想拿出來晒晒太陽的。」小芹訥訥的往裡指。
沈月喬一聽立刻往裡走,剛邁進門,又突然想起來什麼,轉頭吩咐小芹道,「以後你要是再在我梳妝台上看見類似的書或者其他東西,別動,跟我說一聲,我自己來收。」
「對了,也不要對外說起。」
「是。」
小芹不懂古籍的珍貴,要是不小心弄破了哪裡,可就是一大損失。
而且,古籍能過來,說不定研究所里的醫療器械也能跟着一起穿過來。
那些器械在認識的人眼裡是救命的,小芹不認識,搞不好就要嚇出人命了。
嘖嘖。
這要都一起穿過來了,那她憑着一身醫術,在這個世界裏簡直橫着走啊。
沈月喬越想越上頭。
但圍着梳妝台在房間里上上下下都找了好幾遍,也沒有找到她以為一直穿過來的醫療器械。
就只有古籍么?
沈月喬翻開看了看,這本醫書里主要講的是開刀的。
開顱,開胸等……
正是他們研究所多方搜集才補全的那本《青囊經》!
居然是這本過來了。
簡直是天意啊。
她還怕自己學的西醫,在這個時代不能結合中醫呢,有了這本《青囊經》,簡直是如虎添翼。
沈月喬激動的都要坐不住了。
她去寧福堂走了一遭,這會兒天色已經徹底給了下來。
要不是她一個未出閣的少女這個時候出門會受人詬病,她肯定直接帶上那本醫書,讓下人備車往趙大夫醫館的。
……
翌日。
沈月喬起了個一大早,今日要去徐家,她還得先擺平了趙大夫還行。
小芹一如往常要給她梳下來一大截劉海,被她給阻止了。
把滿頭長發一紮,梳成個乾淨利落的馬尾,把左半邊臉上的紅斑全都大大方方露了出來。
「姑娘,您以前不是……」都要把頭髮梳下來擋着的么?
「你也說了那是以前了,今時不同往日,我想換個活法。」沈月喬淡淡道。
「這塊胎記並不會我因為擋着它就不存在了,別人還是會看,與其遮遮掩掩,不如大大方方露出來,讓他們看個夠!」
小芹眼裡的四姑娘,頓時就高大上起來了。
原主平日里往臉上塗的那些亂七八糟的鉛粉胭脂,也都被沈月喬給否了,就這麼素着臉。
也不知是不是錯覺,小芹覺得,今日的姑娘變得好漂亮啊!
明明眉眼一點都沒變,那塊紅斑也還在,可就讓人覺得,她……好像變了一個人!
小芹看的呆了。
「走了。」
沈月喬爽朗地沖她一揮手,揣着包了《青囊經》的絲綢,大步流星往外走。
該去會會趙大夫了。
她能不能靠一身醫術在這個世界闖出名堂,今日趙大夫這一關很重要呢!

《沈月喬徐懷瑾現代文》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