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攝政王追妻日常
攝政王追妻日常 連載中

攝政王追妻日常

來源:google 作者:月出驚山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趙時玉 鄭硯

好消息!浙州知府的離魂千金終於正常了!不僅外貌好看,人也十分善良趙時玉醒來就沒有之前的記憶,可她怎麼瞧都覺得那來浙州的攝政王鄭硯十分眼熟直到鄭硯數次入她的夢後,她就像是看戲一樣看完了他與另一個人前十幾年的短暫人生鄭硯:看完了就想跑?公主可曾考慮過本王的感受?趙時玉:沒,怎麼會跑呢?救命,居然被前世的死對頭盯上了!哎?可他卻沒有為難我還把那後位給我了是怎麼回事?展開

《攝政王追妻日常》章節試讀:

趙時玉感覺身邊有人在輕輕的拍着自己,鄭硯和那女子瞬間破碎化為黑暗虛空中的點點星光。

睜開雙眼,趙時玉看到了江沁焦急的神情,同時也感受到了臉上的涼意,是她的淚水。

「阿娘……」趙時玉開口,嗓音微啞。

「杳杳,做噩夢了?怎麼在哭,嚇壞阿娘了。」

趙時玉搖了搖頭:「沒有,不是噩夢,阿娘放心,我沒事。」

做夢夢到鄭硯本來就很奇怪了,更何況還有一個和自己如此相像的女子。可是她看到後卻沒有什麼不舒服,只是眼淚止不住的流。感覺對自己沒有害處,這種事就先不告訴江沁讓她擔心了。

「沒事就好,有什麼不舒服一定要告訴阿娘知道了嗎。」

江沁將服侍自己的侍女丁香叫了過來,給趙時玉梳洗。

早飯後,趙時玉喚來了忍冬,準備去施粥的地方幫忙。

江沁看着她的樣子,睡了一覺,雖然比昨天蒼白的樣子好了很多,可還是不太放心她去粥攤。

「杳杳,要不今日便別去了吧?」

趙時玉收拾妥帖,正準備離開,就聽江沁的這話。

「今日是最後一日了,我再去最後一天。我沒事的阿娘。」

她朝江沁笑笑,見江沁沒有再攔自己,這才與忍冬離開了江沁的院子。

————

忙活了一上午的趙時玉,在送走了最後一個災民的時候,抬起手用手帕擦了擦額頭上的細汗。

今日需要的人比昨日更少,看來父親和攝政王處理得很好。看着逐漸恢復往日生機繁榮的浙州,趙時玉心中也湧起高興。

「呦,這位小美人兒居然在這裡施粥?」

突然的帶着調侃的聲音打斷了趙時玉的思緒,只見此時粥攤前站了一群衣衫有些破爛的年輕男子。為首的叼着一根狗尾巴草,眼睛很小賊眉鼠眼的看着她笑,顯然就是剛剛說話的人。

粗略看了一眼,大概有十幾二十個人。趙時玉一時沒敢說話,只是看着他們。

一旁的小廝和忍冬也看着他們,礙於他們人數眾多,也沒有敢出來詢問的。

「又傻了?」那男子看趙時玉盯着他們不說話,又譏笑着開口:「聽說趙知府的女兒出生就是個傻的,前段時間好了,沒想到又傻了哈哈哈。」

他的聲音很大,粥攤附近還有些沒有離開的災民,聽到這個後也在小聲議論着。

忍冬聽了男子的話,氣不過走了出來想要站到趙時玉前面,卻被趙時玉拉住了。

「嘖,雖然是個傻子,可這模樣卻是不錯的……」

男子的話越來越放肆,趙時玉實在忍受不了他的話,開口:「這位公子?是來喝粥的嗎?這邊還有,給你盛上?」

「好啊,美人盛的粥,一定很香!」

趙時玉強忍心中噁心給他盛了一碗粥,端着遞給他。

男子伸手摸上趙時玉的手,她一驚,直接將粥碗扔了下去。

有些粥灑在了那男子的手上,他像是終於找到了正當理由一般,想要跨過桌子去拉趙時玉。

那些小廝看到男子這樣,終於鼓起勇氣,拿起身邊的長椅或是木棍去將趙時玉擋在了身後。

那男子身邊的人也瞬間抄起附近能用的東西,逼近那些小廝。

兩邊的人瞬間撕打起來。

因為最近知府府的人都被派去治理洪水,在這裡施粥的大多是力氣不大的人。人少且弱,很快趙時玉這邊就落了下風。

看着被那些男人打暈的小廝,趙時玉微微發抖。這個人到底是想做什麼?為何會來找她的茬?

男子走到趙時玉身邊,一把將渾身發抖護在趙時玉身前的忍冬扯到一邊,接着又要去扯趙時玉。

就在他要碰到趙時玉的手腕時,一塊石頭從一側快速飛來,正中這男子的額頭。

男子慘叫一聲,捂住自己的額頭。手下漸漸有鮮血冒出,蜿蜒了他的一張臉。

趙時玉愣在了原地。一旁那群人也不明白髮生了什麼,像是一群吵鬧的鴨子被按了暫停。

「愣着幹什麼?快找啊,誰暗算老子!」男子氣急敗壞的大叫着,又要來扯趙時玉。

「啊——」

趙時玉看到鄭硯突然出現在了自己身前,他伸手擋住了男子來扯趙時玉的手,接着飛踢一腳,直接將男子踢倒在地。

剩下的人一看他們頭頭被打倒,也拿着東西想要衝過來。只可惜他們雖然人多卻都不會武功,再加上鄭硯身邊帶了不少護衛,瞬間便將他們制服。

「你們是什麼人?」鄭硯看着那個被他踹倒的人,開口問道。

「呸,老子是你爺爺!」男子心有不甘,奈何打不過鄭硯,索性開口罵人。

這樣,就是什麼都不想說了。

鄭硯叫來一名護衛,吩咐道:「將他們帶到趙知府處,說明今日的情況。」

「是,王爺。」

護衛應下,帶着幾個人準備把這群人押走。

鄭硯又叫住了他們:「等等,告訴趙知府後直接押到牢里,本王親自去審。」

鄭硯看着那群人被帶走後才轉過身來,看着趙時玉:「趙姑娘,沒事吧?」

趙時玉這才感到一陣後怕,她這是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原來並不是所有人都會心存感激的道謝,還會有這種故意找事的人。

看趙時玉不說話,鄭硯猜到她估計是被今天這事情嚇到了,想要抬手摸摸她的頭髮,復又想到不太合適,攥拳到唇邊清咳了一聲:「本王剛好要回知府府,不如趙姑娘此次就隨本王一同回去吧。」

趙時玉這才回過神來,點點頭,帶着忍冬上了鄭硯的馬車。

馬車很是寬敞,中間有一小桌。鄭硯抬手,分別給自己和趙時玉倒了盞茶水。

「壓壓驚。」他把茶盞放在對面趙時玉的手邊。

趙時玉端起水低頭吹了吹,輕輕抿了一口。微微苦澀的味道在口中劃開,她抬起頭,又看到鄭硯在看着自己。

她又想到了晚上的那個夢,鄭硯此時的眼神,竟與夢中鄭硯看那與自己長相相似的女子有些相似。

趙時玉心中疑惑,不禁開口問出:「王爺,是在看故人?」

《攝政王追妻日常》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