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首富的心動甜妻
首富的心動甜妻 連載中

首富的心動甜妻

來源:google 作者:葉寧樂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傅司南 葉寧樂 霸道總裁

前二十八年,傅司南的世界裏只有工作,工作某日,一個叫葉寧樂的女孩撩撥了他的心扉,從此一發不可收拾他最大的願望就是以首富的身份光明正大地站在心愛的小女人身邊無往不利的首富發現,要實現這個目標比做首富難多了葉寧樂一心以為自己和傅司南只是大風大雨里一起依偎取暖的兩朵小香菇,不想卻靠了一棵蒼天大樹她一不小心就成了A城無人敢惹的人物當事人毫無所知,天天在外曬老公:我老公很聽話,我指東他從不往西我老公很節約,買衣服絕對不超過兩百塊我老公很勤快,家務全包,就是那方面不肯節制眾人:竟然醜化我們傅神!眾所周知,傅司南只愛工作,從不讓女人近身!傅司南:只要老婆高興,還可以改進!除了那方面展開

《首富的心動甜妻》章節試讀:

「滾!」
寧樂睜眼時,剛好看到呂少帶着一伙人屁滾尿流地跑掉。
她面前,只剩下一個男人。男人的手握在她臂上,溫熱的溫度從他掌心傳來。
剛剛,是他救了自己。
「謝謝啊。」葉寧樂抹着從額際滾下來的冷汗,感激地道。只差一點點,她的手就廢掉了。
她的目光本能地朝他的臉上看去。
這張臉……帥極!
陽剛的臉部線條,兩道如劍的眉直刺入鬢,眼眸像千年古潭,清冽幽深,探不到底。挺直的鼻樑下抿着兩片薄削的唇片,不怒自威。
剛剛呂少叫他傅爺?
本城稱得上傅爺的,只有那一位!
「你是傅司南……」
「的保鏢?」寧樂說了一半的話在看到他手腕上纏着的那根絲帶時,突然轉了向。
那根絲帶是她的。
三個月前,也就是葉淑儀救傅司南的那晚,他們一起進了銀座。
當時葉淑儀和幾個人擁着一個黑西裝男人往老闆專用包廂鑽,隱約間聽到「幸好有保鏢擋一刀才沒傷及要害」的話。
周邊光線太暗,她只看到一群人的背影,連葉淑儀都是勉強認出來的。
而他與那群人離了些距離,到達包廂門口後便沒有再往裡進。
他戴着帽子,穿了黑色的夾克,看不清臉。她只記得血水不斷從他臂上滴落,他站過的地板上很快匯聚了一道血流。
本不想多管閑事,但聽他在打電話叫爺爺,言語中透露出他爺爺得了重病,希望臨終前能看到他結婚。
那一刻,她突然產生了一種同病相憐的心理,強行把他拉到一邊止血療傷。
當時因為沒有止血帶,才臨時扯下絲巾給他紮上,後來忘了取回。
他竟然帶在身上!
沒想到,傅司南的保鏢這麼好看。
讓這樣的帥哥替自己擋刀,傅司南可真忍心呢。
傅司南看着面前這小巧纖細的女人,喉頭狠狠堵了一下。自己幾時……成保鏢了?
「上次我幫了你,這次你幫我,咱們扯平了呢。」寧樂笑嘻嘻地道,朝他伸出手來,「你好,我叫葉寧樂。」
「葉寧樂?」傅司南咀嚼着這個名字,幽深的眸光閃了一閃。他的手不由得伸出來,只覺得掌心一陣柔軟,小小的指頭兒沒有久留,迅速划過,那軟軟的滋味兒直透心底。
「對了,剛剛他們為什麼叫你傅爺?」寧樂突然想到這件事,歪頭打量他。
轉而,又想起什麼般低叫出聲,「傅司南不會讓你做替身了吧!」
這種事兒,繼父葉展雄就干過。
葉展雄當初因為拆遷的事兒鬧出人命,怕人家報復,找了個演員足足演了半年他的本尊。
資本家斂起財來不擇手段,怕起死來也相當可笑。
寧樂立刻把傅司南與葉展雄划上等號,原本對他就沒有好感,現在剩下的只有無盡的厭惡!
她想勸勸眼前這男人不要為了錢太拚命,最後卻只嘆了口氣。但凡有辦法,誰又想過在刀口上舔血的日子呢?
「你自己保重哦。」她輕聲道,眼頭流露出不忍,但還是轉身走了出去。
背後,傅司南的眸光鎖着那道纖細的身影,沒有錯過她離開前那於心不忍的目光。
他這是……被憐憫了?
「總裁。」沈俊走過來,恭敬地立在他身後,「老爺子問葉小姐的事,現在告訴他葉小姐拒婚的消息嗎?」
「不必。」他擺了手。
原本以為老糊塗給他找的是一個無趣的女人,沒想到竟是她。他緩緩抬高自己的手,菲薄的唇瓣貼在腕間那條絲帶上,彎出細微的弧度。
別來無恙,小傢伙!
撇清了和傅司南的關係,葉寧樂的日子漸漸平靜起來。轉眼,蔣國策的生日就到了。
一大清早,蔣國策開始收拾家裡,歡歡喜喜等着程思雅到來。
看到蔣國策開心,葉寧樂的心情也跟着好了起來。
「爸,我再去多買點菜。」她道。
「好,好。」蔣國策連連點頭,不瘋的時候,他對女兒還是很關心的,一個勁兒囑咐她路上多多小心。
葉寧樂才走出來,就看到了站在路邊的程思雅。她手裡拎着個香奈兒包包,一臉貴婦模樣。
程思雅這麼早就到來,葉寧樂心裏一陣欣慰,即使先前對她有氣,此時也煙消雲散,忙迎了過去,「媽,您來得正好,爸正等着您呢。」
她拉着程思雅往住處走。
程思雅沒動,卻反手握住了她腕,「寧樂,你結婚吧。」
「什麼?」葉寧樂一度以為自己的耳朵出了問題,不解地看向程思雅。
程思雅的目光心虛地閃了幾閃,「淑儀聯繫了傅司南,他堅持要娶你,淑儀很難過,在家裡哭了好幾場。想來想去,只有你結婚,傅司南才會斷了這個念想。」
寧樂看着她,像看一個陌生人。她以為程思雅把自己當狗一樣供呂少使喚已經到了極端,卻沒想到還有更無情的。
「你想讓我跟誰結婚?」好久,她才從喉嚨里擠出一絲聲音,胸口已全部堵死,只有硬生生的痛。
「無論誰都可以,立刻,馬上!」程思雅急不可耐。
「您瘋了吧!」寧樂再也按捺不住吼了起來,用無比失望的目光看着她,「我還是你的親生女兒嗎?不如今天先去做個鑒定吧。」
程思雅一次次對她冷酷無情,她早就產生了這樣的疑惑。
說著,就要拉程思雅去醫院。
程思雅臉上閃過一絲慌亂,把葉寧樂拉了回來,「樂樂,說的什麼話?這是要割我的心嗎?」
「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你好啊。」她拉過葉寧樂,一陣往懷裡按,「淑儀的性格你又不是不知道,你不聽話,她不定使出什麼法子對付你,我只是想保護你啊。」
葉寧樂只小小地感動了一下,馬上又清醒過來,「不,您不是想保護我,只是怕自己的好日子受到影響。但凡您心裏有我,就不會任由葉家父女欺負我,從來視而不見!」
真實想法被揭破,程思雅臉上浮起明顯的尷尬和難堪,最後卻一咬牙冷了聲,「總之,你今天必須結婚!這樣吧,我就先不去見你爸了,你什麼時候拿結婚證過來,我什麼時候過來!」
說完,當真扭頭上了車。
寧樂看着程思雅遠去的車子,心底一陣涼透,失望的陰影無限擴大,無止無境!
「那不是你媽嗎?怎麼走了?」背後,突兀地傳來父親蔣策州的聲音。
寧樂驚得臉一陣泛白,猛地回頭,看到蔣策州手裡提着垃圾袋,就站在她的不遠處。他的眼睛紮緊在遠去的車子上,眼底閃爍着疑惑的光束。
「那輛車好貴吧,她怎麼會坐那種車?車是誰的?她到底幹什麼去了?」他慢慢走過來,不停地問問題。
「爸……」寧樂不安到了極點,伸手去拉他,想要說些安撫的話。
他卻一下子推開她衝進車流,狂奔着去追程思雅的車,「思雅,別走,你回來,給我說清楚!」
此時正是車流高峰期,這裡還是國道,車速極快。一輛車子飛速駛來,對着他就撞……
「爸!」寧樂嚇得嘶聲尖叫,整個人泛虛泛軟,一下子跌在了地上。

《首富的心動甜妻》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