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收服女帝,小雜役傲世逍遙
收服女帝,小雜役傲世逍遙 連載中

收服女帝,小雜役傲世逍遙

來源:google 作者:天外春秋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寧清瑤 易珂

【輕鬆爽文】【女帝】【贅婿】【傳統玄幻】【無系統無腦洞】開局一個碗,出手一根棍天意如此?我偏要逆天!一碗砸破師兄的頭,一棍撂倒宗門天才,拒絕太上長老收徒,轉身宗門就來跪舔易珂:「我不爽!再叫我贅婿就分手!」女帝:「夫君大人息怒,送你八個美女……」展開

《收服女帝,小雜役傲世逍遙》章節試讀:

「總有一天,我要把女帝踩在腳下!」

易珂艱難的在地上爬行着,嘴裏死死叼着一個木碗。

那是父親留下的唯一紀念。

身後是大灘的血跡。

「小了,格局太小了!區區個把女帝算什麼?馬上就讓你滿足願望!你對萬古蒼穹有沒有興趣?」

突然一個浩大的聲音在易珂耳邊響起,

「誰?誰在鬼叫?」

「是你在鬼叫好不好?還往碗里吐血?他喵的都把我給吵醒了!」

易珂驚悚的看着嘴裏叼着的木碗,

那裏面有剛才噴出的一碗鮮血……

十年前,六歲的易珂還是大陸中州一個大家族的無憂無慮的大少爺,

那天正在拿着這個木碗玩耍,

驀然天空中出現一隻遮天蔽日的巨大黑手 ,

以無比狂暴的威勢向著家族轟然拍下……

待易珂恢復神智,驚恐的發現自己竟然身在十萬里之外的大陸東域!

當時才六歲!根本無法回去……

十年來基本都是拿着破碗到處乞討為生。

一個月之前,偶然遇到下山辦事的流雲宗外門孫長老,

易珂不顧一切抱着大腿連哭帶嚎,把孫長老纏的心煩意亂,一時心軟帶回了宗門。

隨手便把易珂安排進了雜役處。

卻也因此被誤認為是孫長老的某種關係,成為一些人的眼中釘……

看到木碗,易珂眼裡頓時燃起熊熊怒火:「十年了!我拿着你這個破碗都流浪十年了!你怎麼才理我啊?快告訴我怎樣才能回到中州的家族啊?」

「么事么事,別急嘛,待我先完成一個手續……」

木碗里的血快速旋轉起來,形成一個極為玄奧的漩渦。

小小的木碗裏面,忽然竟出現一種大浪洶湧的氣勢,

無盡的浩瀚星光在裏面熠熠生輝!

驀然碗內一空,所有的易珂的心血被木碗完全吸收!

木碗陡然放射出無比威嚴的紫色光華,倏地飛入了易珂眉心!

易珂頓時大吃一驚,驚惶之下猛然躥起……

「哎呀呀怎麼這麼高……」

居然一下子蹦起了三丈多!

毫無防備的易珂「噗通」扎手紮腳撲到地上……

吐出滿嘴的草葉土沙,

易珂撓撓頭,坐起來獃獃發愣。

我會飛了?

瀕死的傷勢也痊癒了?

啥情況?

忽然感到腦袋裏面有點異樣,趕緊將心神沉入腦海……

一個巨大無比的紫色神碗!

煌煌燁燁閃耀着無上威嚴的紫色光輝,

靜靜懸浮在腦海**,

高居C位。

「難道是神碗?」

「小了,格局太小了!」

浩大而深邃的聲音響起:「木碗只是我用來隱藏的偽裝!其實我是讓宇宙運轉萬萬億年,並演化未來無盡歲月的的『混沌天機盤』!

不懂?算了算了,還是叫我神碗吧!

我在茫茫宇宙已漂流了太久,儲備的能量已全部消耗殆盡,只能陷入沉睡。

既然你用一碗心血喚醒了我的部分記憶,那就是有緣之人,待你的成就達到了足夠的高度,我還有很重要的事情需要你幫忙……」

給你幫忙?我還需要幫忙呢!

易珂頓時想起自己在流雲宗雜役處的慘痛遭遇:

玄清女帝的唯一弟子,流雲宗太上長老林楓,為慶祝圓滿出關,特意發下宏願,要為宗門發掘人才。

從內門弟子、外門弟子、雜役弟子中各挑選一人,親自收入門下!

為爭奪雜役弟子中唯一的名額,雜役小隊長趙凱,便把陰冷的目光對準了易珂……

「趙凱你個卑鄙無恥之徒,竟然以為我跟孫長老有關係?就帶人對我下毒手!不就是想攀上女帝嗎?早晚我連女帝都踩在腳下!」

「不要格局那麼小!請把眼光放在星辰大海好不好?這片大陸還有詩和遠方!喏,這至高無上的『鴻蒙衍天訣』就傳授於你,努力去修鍊吧!」

易珂略略感悟了一下鴻蒙衍天訣功法,忽然發現有個問題:「有沒有武技啊?我怎麼跟人打架?」

「嗯?有有有,你等一下……」

漫長的等待……

易珂忍不住了:「到底有沒有?給句痛快話啊?」

浩大的聲音忽然變得有點難為情:「呃,有一些記憶還沒喚醒,武技想不起來了……」

一個趔趄,易珂直接撲倒……

好不容易爬起來:「那怎樣才能喚醒啊?」

神碗:「其實問題不大,你只需要再弄到一碗武帝之血,就可以了……」

易珂再次撲倒……

雖然知識儲備非常有限,但他也知道,流雲宗外門弟子都是鍊氣境五層以下,達到鍊氣境五層才能晉陞為內門弟子,

突破到築基境一層才可能被二十四峰長老挑選為親傳弟子……

再往上還有初元境、黃元境、玄元境、地元境、天元境、天聖境、天極境!

天極境之上便為武帝境,乃是整個玄月大陸頂峰上的頂峰,塔尖上的塔尖!

而易珂的現狀卻是,他連雜役弟子都是編外的!

「讓我去給武帝放血?瘋了吧你?」

易珂憤憤的結束談話,準備出去。

「哎哎等一下。」

神碗飄出一張紙條:「這是十年前你父親急匆匆寫下的,扔到碗里了,我幫你一直保管着。」

父親的臨終遺言?

易珂慌忙接過,字跡極為潦草,但絕對是父親的親筆:

「家族今日大劫難逃,敵人疑似上古巨魔,我兒若僥倖活命,不要學武,萬勿復仇!

前幾天剛剛為你訂下兩門親事,一位是大羅帝國的公主,一位是太微宗宗主的女弟子,待有機會,就去找她們完婚吧,也許能保你一生平安。

這個木碗是我易家遠祖無意所得,從他傳到我,數萬年無人破解其中奧秘,你就留着做個念想吧。」

看完了信,易珂五內俱焚,放聲大哭。

好半晌才抽抽噎噎的哭道:「那兩門親事都是誰啊?連個名字都沒寫……」

退出之前,「最後一個小問題,為什麼把我帶到如此遙遠的地方?」

神碗:「呃,可能那是一種下意識的緊急避險……其實我一直在沉睡,直到今天才被你喚醒……」

出來後易珂立刻端端正正盤坐下來,按照鴻蒙衍天決的功法嘗試修鍊。

鴻蒙衍天訣第一個神奇之處,便是它無視一切根骨、天賦、資質,統統不重要!

只要讓功法在經脈內運轉,你的體質就會被功法自動改造為『混沌體』!

一動不動的修鍊了兩天。

直到感覺體內丹田鼓脹,經脈內真氣充盈無比,似乎一拳能打碎一座山!

易珂這才收功站起。

「呼」的拍出一掌試試功力……

直打得一丈外沙土飛揚,草葉歪斜!

呃,雖然還不能打碎一座山,

但貌似距離也不太遠,

應該很強了吧……

前面二十里,便是龐大的流雲宗!

凌厲的目光穿透天際,死死鎖定流雲宗那高大的山峰。

卑鄙無恥的趙凱,你給我等着!

甩開大步就走!

神碗:「哎哎,等一下,你幹嘛去?」

易珂:「回宗門,報仇!」

神碗:「你還沒有武技啊,就不能忍一忍?」

易珂:「忍到什麼時候?」

神碗:「忍到能給武帝放血就行……」

易珂直挺挺撲倒……

神碗:「我今後會在你腦海中繼續沉睡,這個拿去防身吧,那個木碗還不錯,也留給你用吧。」

一根黝黑的短棍飛到易珂手裡。

拇指一般粗細,長約二尺左右。

易珂欲哭無淚:「不是破碗就是破棍子……你真的認為我很有前途么……」

《收服女帝,小雜役傲世逍遙》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