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獸人他外凶內慫還是個嚶嚶怪
獸人他外凶內慫還是個嚶嚶怪 連載中

獸人他外凶內慫還是個嚶嚶怪

來源:google 作者:我鍵盤好看嗎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程逸安 程野

二十一世紀微胖宅女程逸安,誤入異世獸人大陸,被凶神惡煞的狼人抓回家,靠着自己的一身天賦,從儲備糧升級成儲備哄睡神器做工具,圈地盤,蓋房子,種糧食,養寵物……程逸安逐漸適應獸人大陸的生存規則,和狼人也逐漸培養出了默契經歷了幾次生死一線的獸人爭鬥後,一直以為自己和狼人已經建立了堅不可摧的革命友誼的程逸安,卻發現這頭惡狼似乎有了點崩壞的跡象惡狼躺倒,惡狼打滾,惡狼凝視:「快摸我」展開

《獸人他外凶內慫還是個嚶嚶怪》章節試讀:

今天是第四天,天氣依舊陰沉沉的。

天地間彷彿充斥着如有實質的灰色霧氣。

程逸安蜷在樹上。

這個地方的樹比她在紀錄片里看到過的百年古樹還要更粗壯,軀幹目測得要十個人才能合抱得住。

而她藏身的這根枝幹足可以躺下兩三個成年人。

「咕嚕嚕——」

一片寂靜之中,突然響起的聲音顯得格外刺耳。

程逸安心跳都停頓了一下。

她兩手死死勒住不爭氣的肚子,驚恐的往四下看去。

好在這一聲之後四周便恢復了寂靜,沒有什麼異常的響動。

程逸安這才鬆了口氣,心有餘悸的咽了口口水,從口袋裡摸出一個青色的果子來。

這果子看起來像青蘋果,可咬下去卻是軟的,沒什麼味道,並不好吃,但卻是程逸安如今唯一能找到的可以果腹的食物。

她已經餓了很長時間,飢腸轆轆,悔不當初。

狠狠咬下一口青果,程逸安舉目四望,看見的是一片不見盡頭的樹海。

遮天蔽日,沒有一絲陽光透進來。

一如她此刻陰霾密布的心。

她是真的後悔了。

像她這種沒有什麼荒野生存能力的死宅,就不該心血來潮去探索未知世界,跟着那幾個不靠譜的驢友,來這場說走就走的旅行。

她只是太累了,坐在路邊的石頭上歇了會兒,再往前走時,就再也找不到那幾個人了。

明明只有一條路,可越往前走,路邊的景色越詭異。

所有東西都在逐漸變大,甚至在眼前出現這座遮天蔽日的原始森林時,程逸安恍惚以為是她自己變小了。

往裏面走兩步,零星的幾朵花,花盤比她臉還大,呈現妖冶的泛着紫色偏光的紅。

有風吹過,那些花搖晃起來,花盤齊齊轉向程逸安的方向。

彷彿是幾張沒有五官的人臉,在沉默的盯着她。

程逸安被自己的腦補嚇得渾身汗毛炸起,慌不擇路的扭頭就跑,可順着來時路跑下去,沿途的景色卻依舊陌生而詭異。

「唰!」

樹林中似乎有什麼東西竄了過去,程逸安嚇得手腳都僵住,一聲尖叫即將脫口而出時,被理智阻止,卡在了嗓子口。

等了許久,沒再有別的聲音,她轉動眼珠看着四周,半晌才緩了過來。

她不敢再跑,她也根本找不到之前休息的那個地方。她看着黢黑的樹林深處,總覺得那裡蟄伏着兇殘的野獸,在窺伺着她這個獵物。

程逸安那害怕得不大靈光的小腦袋艱難的轉了兩轉,就開始往附近最大的樹上爬。

她不是攀爬高手,得虧這樹足夠大,枝幹足夠粗壯,樹皮足夠粗糙,雖然累了個半死中途還幾次差點摔下去,最終她還是坐在了這根能躺下三個人的枝幹上。

這棵樹的樹葉有股奇異的氣味,清冽好聞。程逸安在這香氣中平復了因為恐懼而急促的心跳,四下觀察了一下,沒發現什麼蟲子。

樹葉寬大,足夠將她嬌小的身體完全遮擋住。在她伸直了手臂能夠得着的地方,掛着幾個青翠欲滴的果子。

程逸安一開始沒打算吃這果子,這地方出現的離奇,裏面植物也都是她沒見過的樣子,這果子雖然長得一副引人垂涎的樣子,但誰知道咬一口會不會讓人就地歸西呢?

她因為沒有那幾個驢友強壯,行李都被那些人好心的背着了,以至於她這會兒真是山窮水盡,連口乾糧都沒得吃。

餓得頭暈眼花,這果子又在伸手就能夠到的地方,程逸安是走投無路,幾乎是抱着死就死吧的決心,摘下了一顆果子,戰戰兢兢的咬下了第一口。

柔軟的果肉包裹住牙齒,清涼的汁液潤澤了乾涸的口腔。

程逸安眼睛一下子亮了,等咽下這一口,空空如也的肚子驟然得到了食物,吃的動作就再也停不下來了。

哪還管什麼有毒沒毒呢?這莫名其妙的世界,死也不能做個餓死鬼。

她連着吃了三個果子,餓到發慌的感覺才漸漸消散。

又把能夠到的所有果子都摘了下來,寶貝的抱在懷裡。

她沒有在原始森林生存的能力,也不知道這座憑空出現的森林裏有什麼可怕的野獸怪物,這棵有着能讓她裹腹的青果的樹給了她些許安全感,她便暫時不打算離開這個地方了。

這一待就是四天。

程逸安半步也沒有離開這個藏身之處,她沒有手錶和手機不知道時間,只能通過樹葉間光影的變換來判斷朝暮。

這座森林安靜得可怕,白天幾乎沒有生物存在的跡象,只有晚上偶爾遠處會傳來窸窸窣窣的聲音。

她口袋裡的青果已經吃完了,要想補充存糧,只能離開現在的枝幹,轉移到這棵樹的另一面去。

但程逸安仍舊蜷縮着沒有動。

她有點害怕。

雖說這四天安然無恙,但就在昨天晚上,她隱約察覺到一絲不對勁。

她前三天神經一直緊繃著,夜裡也不敢睡覺,但三天都沒有發生什麼,讓她昨晚稍微有點鬆懈,不知道什麼時候竟然倚靠着樹榦睡著了。

直到頸側的皮膚被一陣熱風拂過,在這微涼的夜裡,那一點熱度就像是裹挾着火星似的,落在她皮膚上。

程逸安猛地驚醒,入眼仍是看似和前三天毫無兩樣的樹葉和枝幹。

她屏住呼吸,小心翼翼的觀察四周,沒有發現什麼異常,卻覺得哪裡不太對勁。

伸手摸摸脖子,那種滾燙的感覺已經消失,入手的皮膚被冷風吹的起了一層細密的雞皮疙瘩。

大概是因為太緊張,出現幻覺了吧。

程逸安兩手抱住膝蓋,朝角落裡縮了縮,最後四下看了一眼,正準備闔眼再睡一會兒的時候,突然瞄到某處,目光猛地滯住了。

距離她藏身之處不遠的地方,有一根枝幹上的葉子,正在微不可察的搖晃着。

程逸安渾身血液都凝固了,毛骨悚然的寒意從腳底直竄上頭頂。

她閉上眼,心底喃喃祈禱着一切都是她的幻覺。

可等她用力睜開眼,視線捕捉到那一處樹葉最後一陣搖晃後,她不自覺的咽下一大口口水。

「咕咚。」

黑暗中這一聲無比響亮,但程逸安卻清晰的聽見了另一個聲音。

《獸人他外凶內慫還是個嚶嚶怪》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