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四合院放映員
四合院放映員 連載中

四合院放映員

來源:google 作者:哲旭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周銘 哲旭 都市小說

重回就是年代,成為一名放映員,奇葩的四合院鄰居,讓周銘的生活多姿多彩彩蛋系統,讓周銘從放映員開始,一步步走向影視大亨展開

《四合院放映員》章節試讀:

都住在一個院子里,周家賈家就幾步遠,走到水池邊,秦淮茹蹲下身去,扶着小槐花的肩膀,說道:「槐花,剛才媽媽跟你說的話,你記住了嗎?」

呆萌的小槐花,點了點頭,奶聲奶氣的說道:「媽媽,我記住了,周奶奶,小槐花肚子餓,家裡沒有東西吃了。」

秦淮茹想了下,又小聲的說道:「槐花,一會周奶奶給你的肉肉,回家前你自己吃一塊,只吃一塊,回家不要跟爸爸哥哥說,知道嗎?」

秦淮茹終究心有不忍,她知道哪怕小槐花帶回再多的肉,都沒有小當跟槐花的份。

「淮茹,這麼晚了,你跟小槐花在院子里幹什麼?」

秦淮茹光顧着跟槐花說話,沒注意到一大爺兩口子,攙扶着老太太正好出門。

秦淮茹一陣臉紅,也不知道剛才的話,一大爺他們聽見沒有,期期艾艾的說道:「一大爺,你們這麼晚出門,是送老太太回後院。」

晚上燈光太暗,一大爺沒有注意到秦淮茹臉上的尷尬,笑着說道:「這不是周銘弄了兩隻野雞,還專門找了南師傅下廚,讓我們兩口子,跟老太太一起嘗嘗味道。」

聾老太太的兒子,跟周銘的父親一起參軍,又在同一個連隊,在那場立國之戰中,犧牲在異國他鄉,骨灰是周銘的父親,親自帶回國的。

所以聾老太太,跟周家的關係不一般,連帶着一大爺兩口子,跟周家的關係也不錯。

周家遭逢變故,趙桂花卧病在床時,一大爺的態度有點冷淡,讓周家母子有些失望。

可是一大媽是個好人,在周家最困難的是,她伸出了援助之手,在周銘出差的時候,都是她在照顧趙桂花母女。

冷眼旁觀的聾老太太,看到小槐花手裡的瓷碗,就明白了秦淮茹的用意,嘆了口氣搖了搖頭。

以前老太太只是看不上賈東旭母子,認為秦淮茹也不容易,現在看來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下午鬧了那麼一出,但凡有些羞恥心,也干不出這事。

秦淮茹的修鍊還沒到家,羞恥心還是有的,可是想到家裡哭鬧的棒梗,顧不上要臉了:「小槐花非要找寧寧玩,這麼晚了,玩一會早點回來啊。」

秦淮茹說完這話,轉身就離開了,這話說的她臉都發燙,有些不敢面對易中海他們。

看到小槐花手裡的碗,易中海兩口子也明白了,相對無語嘆了口氣。

一大媽過去攙着槐花的小手,柔聲說道:「小槐花,跟着一奶奶一塊走吧。」

跟在後面的聾老太太,小聲的問道:「中海,上次你說的事情,你考慮的怎麼樣了,賈家的情況,你們要是收養了槐花,也是幫他們家減輕負擔。」

易中海點了點頭,小聲說道:「老太太,這事要尋找好的時機,到時候還要老太太你出面。」

老太太把易中海當成親兒子。他們兩口子的心病,老太太心裏很清楚,其實她不是很贊同,易中海收養小槐花。

一個院里住了這麼多年,賈家什麼德行,老太太早已一清二楚,她怕將來易中海兩口子竹籃打水。

小寧寧今天開心死了,有這麼多好吃的菜,還有這麼多人一起吃飯。

看到一大媽拉着小槐花走進來,蹦蹦跳跳的走了過去,拉着小夥伴的手,說道:「小槐花,你來了,我跟你說今天我們家有好多好吃的,一會我們坐一起好不好。」

小槐花喜歡跟小寧寧在一起,年幼的她還不知道,為什麼奶奶爸爸都不喜歡她,有什麼好吃的,都是哥哥不吃了,才輪到她跟姐姐。

在小寧寧家就不一樣了,家裡有什麼好吃的,總是先給小寧寧,有時候還分給自己。

看到小槐花手中的碗,趙桂花什麼都明白了,這樣的事情也就賈家做的出來。

可是稚子無辜,小槐花又是寧寧的玩伴,趙桂花拿了兩塊糖給小槐花,柔聲說道:「小槐花,你先跟寧寧玩一會,南師傅他們還要忙一會。」

小槐花低着頭說道:「周奶奶,我媽媽讓我把肉肉帶回家,哥哥在家等着呢。」

周銘過來,摸着她的頭說道:「槐花,你是寧寧的朋友,我們歡迎你來做客,你可以隨便吃,就是不能帶回去。」

看着桌上的野雞肉,小槐花嘴饞的舔舔嘴唇,帶着哭腔說道:「可是我要是不帶回去,我爸爸會罵我的,哥哥也會打我的。」

明知道小槐花將來也長歪了,可是這麼小的孩子,在自己面前可憐兮兮的,周銘做不到視而不見。

可是就這樣讓賈東旭秦淮茹得逞,只怕他們以後會變本加厲,永遠不會低估白眼狼一家的底線。

周銘想了想,從盆子里挑了雞頭雞脖子雞屁股,將小槐花帶來的碗堆滿了,放到旁邊的桌子上,說道:「小槐花,這樣你可以放心吃了吧,這些都是專門讓你帶回去的。」

傻柱看着碗里的雞頭雞屁股,忍不住說道:「周銘,這兩隻野雞挺肥的,要不給賈家幾塊好點的肉。」

要不是看在何雨水的面子上,周銘根本不想搭理他,冷冷的說道:「傻柱,那兩口子這麼缺德的主意,都能想出來,連自己的女兒都利用上了,雞頭雞屁股都便宜他們了。」

情竇初開的何雨水,可是對周銘一直都有想法的,以前上學不好意思表示,現在自己工作了,可以大膽的去追求了。

傻柱對秦淮茹那點小心思,四合院里大多數人都看在眼裡,何雨水也勸過,只是何雨柱聽不進去。

吃人的嘴短,易中海說道:「柱子,這事秦淮茹兩口子不地道,前腳剛跟周銘吵了一架,後腳就跟着算計人家,換誰都不樂意。」

《四合院放映員》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