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宋清敬虞安瑤
宋清敬虞安瑤 連載中

宋清敬虞安瑤

來源:google 作者:宋清敬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宋清敬 現代言情 虞安瑤

小說名叫《宋清敬虞安瑤小說》,是宋清敬虞安瑤為主角的一部言情類型小說,講述的情節刺激誘人,劇情引人入勝簡介:宋朝陽接了宋南光的電話,讓她回家一趟,在電話里也沒說什麼事嚇得這姑娘還以為是鍾文清又不舒服了,匆匆忙忙去請了假,一路騎車狂奔回來,路上還想了各種鍾文清不舒服的樣子,越想越難受,眼圈都泛着紅一口氣到家,車都顧不上停好,往牆邊一靠,就飛奔地衝進屋裡,見到客廳的人時,愣在了原地特別是看見陸見森,驚訝之餘,心口有些悶悶的難受鍾文清看見朝陽回來,站起來走了過去,拉着她的手:「這是展開

《宋清敬虞安瑤》章節試讀:

  胡耀宗心裏一個激靈,有些不明白宋清敬為什麼會突然問着問題。
  乾笑了兩聲:「我也不是很清楚,據說已經過了終審,我姐身體不好,我們也不敢去打聽,沒想到宋陸明竟然這麼狠毒,害你們一家都不能團聚,而我姐也是受害人,可憐了兩個孩子,以後可怎麼辦呢。」
  說著滿眼傷痛的嘆息。
  宋清敬突然就換了個話題:「你之前來過龍北。」
  胡耀宗還沒從上一個話題中回神,又被宋清敬問了新問題,一時脫口而出:「你怎麼知道?」
  說完才反應過來,上了宋清敬的當,趕緊改口:「我連京市都沒出過,怎麼可能來過龍北,沒來過。」
  說完乾笑起來:「我最遠就去過天津港,我倒是想來這邊呢,那會兒也不讓亂跑啊,而且我這邊又沒親戚,也就沒來過。」
  絮絮叨叨解釋了半天,心裏卻着實慌得不行,也不知道宋清敬會不會相信。
  這個男人看着風輕雲淡,心思怕是比大海還深。
  胡耀宗不了解宋清敬,卻知道這個男人一點兒也不輸給宋巒城,甚至比宋巒城更有心機。
  心裏忍不住嘀咕,宋家這都是出了什麼怪物!
  宋清敬也沒深究這個話題:「也是,這邊窮鄉僻壤,很少有外鄉人來這裡討生活,更不要說城市人往這邊跑了。」
  除了那些迫不得已下放的知青。
  胡耀宗連連點頭:「是啊是啊,大哥,我可是聽了你不少事迹,你可真厲害,是我們該學習的榜樣。」
  宋清敬沒什麼表情:「我只是比較幸運活了下來。」
  胡耀宗就不知道這個話題該怎麼往下聊了,在京市時聽說宋家找回來的兒子,從小生活在農村,沒什麼眼界也沒上過幾天學,就憑着一股莽勁兒走到今天。
  現在看,完全不是這麼回事啊。
  乾巴巴笑了幾聲,生硬地把話題扯開,又熱情地邀請宋清敬帶虞安瑤去京市參加他和宋北傾的婚禮。
  ……  而虞安瑤和宋朝陽此時蹲在郵局門口,拿着快要化掉的冰棍吃得着,等着郵局開門,宋朝陽要領工資。
  虞安瑤還挺喜歡吃現在的冰棍,水果香甜十足,沒有那麼香精和甜蜜素,味道還是非常的純正,只是在家屬院沒人去賣冰棍。
  鎮子上才能遇見推着板車用大棉被捂着賣冰棍的。
  宋朝陽邊咬着冰棍,並跟虞安瑤講胡耀宗多不是東西:「他以前就喜歡我姐,有一次差點**了我姐,那時候才多大,十八九歲?
他還給我和我姐看那種不要臉的書,我就拿磚頭砸了他腦袋。」
  「砸開一個大血口,還去醫院縫了幾針,他爸媽就帶着他去我家,要討個公道,我媽才不慣着他們,說一個大男人被小姑娘開瓢了,還有臉帶着爸媽找上門,還讓胡耀宗爸媽把大院人都喊出來,問問我為啥打胡耀宗。」
  「雖然我媽經常打我,但是有人帶着孩子找上門,我媽肯定就會找對方的錯,讓對方理虧灰溜溜地離開,轉過頭再打我一次。」
  虞安瑤忍不住樂起來:「你小時候是有多淘氣啊。」
  心裏卻挺感動,感覺鍾文清真是不錯,該護着孩子時候一點兒不含糊,該收拾也不慣着孩子。
  宋朝陽有些無奈:「我們那時候都分幫派啊,空軍大院和我們不玩,還動不動找我們的事情,我們肯定不能忍,而且還有幾個小混混,總是攔着我姐,那我肯定要保護她。」
  也有一些時候,就純屬她性格衝動,別人剛動嘴,她已經動手給人打挂彩。
  她也知道,鍾文清打她不是因為她出去打了別人,而是擔心她打架輸了,傷到自己。
  也怕她被人套了麻袋,扔進河裡。
  所以還經常叮囑宋巒城,要看緊宋朝陽,別被人欺負了。
  虞安瑤聽宋朝陽說以前的生活,竟然還有些嚮往:「感覺你們小時候很熱鬧啊,生活得很精彩。」
  宋朝陽點頭:「我也覺得小時候很有意思,天天睜開眼就出去玩,一直到我媽滿大院找我,她可是拎着棍子滿大院找我,我才回家。」
  說完自己咯咯笑起來。
  虞安瑤對比了下,論淘氣,宋朝陽比她更厲害,主要她小時候出生開始,身邊就沒有離開過人,父母還總擔心她會被人販子抱走。
  所以她也沒機會像是宋朝陽那樣滿大院瘋跑。
  宋朝陽咬着冰棍棒,眯眼看着馬路上灼灼陽光,有些懷念:「要是我們一直不長大就好了,二哥不會出事,我媽也不會這樣,我姐也不會鬼迷心竅,非要嫁給胡耀宗,我就覺得那個王八蛋肯定拿捏了我姐的把柄,不行,我不能讓我姐就這樣嫁給他。」
  虞安瑤也是這麼認為,可是宋北傾不肯說啊。
  而且她一點也不同情

《宋清敬虞安瑤》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