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恐怖靈異›蘇白夏淺語最新章節
蘇白夏淺語最新章節 連載中

蘇白夏淺語最新章節

來源:外網 作者:木木魚貓 分類:恐怖靈異

標籤: 恐怖靈異 木木魚貓

展開

《蘇白夏淺語最新章節》章節試讀:

第十章武道宗師!
鷹鉤鼻老者這一爪鋒利無比,唐安國雖然竭力閃躲,但卻依舊被他抓到肩膀。
「撕拉—」
隨着一聲布匹撕裂的聲音,唐安國左臂肩膀上的一塊連血肉硬生生被撕裂,鮮血瞬間染紅他的半截衣袖。
「爺爺!」唐念微眼睛瞬間紅了,連忙衝過去扶住臉色蒼白的唐安國。
唐安國喘了口粗氣,「我沒事,待會趁機和蘇先生離去。先保住性命,才能為我報仇!」
語罷,他深吸口氣,對着蘇白請求道:「小兄弟,拜託了,一定要帶念微走!」他這話語已經從之前的先生,變成了小兄弟了,顯然他這是打算孤注一擲了。
以他的推斷,蘇白的實力強過唐念微不少,只要他拚死拖住邢老鬼和長發青年,相信蘇白能帶唐念微逃過一劫!
蘇白自然明白唐安國的打算,忽然搖頭一笑:「唐老言重了,事情還沒到唐老想的那麼糟糕—」鷹鉤鼻老者實力雖然不弱,但還不放在蘇白眼裡。
唐安國看着蘇白淡然的神情,微微一愣,心裏不由暗暗搖頭,這年輕人怕是那個武道世家的剛入世的愣頭青吧,到這種關頭還如此倨傲?
鷹鉤鼻老者邢遠山一擊得手,對着身旁的長髮青年吩咐幾句,並沒有給唐安國喘息的機會,冷笑一聲,身體在原地拉出一道模糊的黑影瞬間向著唐安國撲來!
唐安國瞳孔緊縮,來不及再說什麼,猛地把唐念微推到蘇白身後,暴喝一聲:「走!」
話音未落,強提體內不多的勁氣,和鷹鉤鼻老者纏鬥在一起,只是他心脈本就有暗傷,又加上修為低了鷹鉤鼻老者一籌,交手短短數招就已經被對方壓的堪堪支撐,臉色從潮紅變得雪白,不知還能撐多久。
唐念微兩行清淚滑落,銀牙緊咬,深深看了唐安國一眼,一言不發,轉頭就走,連一旁的蘇白也沒有理會絲毫!
蘇白一愣,嘴角露出一抹莫名笑意,這丫頭倒是果斷!不過,有長發青年在,她想要脫身,恐怕沒那麼容易!
果然,唐念微還未走出兩步,長發青年的身影就像是鬼魅出現在其面前,嘿嘿冷笑:「唐小姐這是想去哪裡啊?」
唐念微眼裡閃過一絲慌亂,咬牙間一拳向著長發青年轟去。
長發青年嘴角掀起一抹嘲諷笑意,身體一動,居然閃身到唐念微身後,輕飄飄的一掌拍在唐念微後背。
「砰—」
低沉的擊打聲響起時,唐念微身形一個踉蹌,嘴角溢出一絲鮮血,雙眼通紅卻借這一擊向著馬路兩邊的樹林跑去。
長發青年眉頭微凝,冷笑更甚,身形一動,幾個呼吸間就攔在唐念微身前,抬手一拳轟出。
他這一拳,內勁暗蘊,看起來平淡無奇,怕是有千勁巨力,唐念微知道自己是萬萬接不下來的,一個懶驢打滾堪堪躲過這一拳,還未來得及慶幸,就看到長發青年一掌向著自己的天靈蓋劈來!
一股絕望之意升起時,唐念微心底反而平靜下來,只是心裏滿是不甘。
不知為何,她忽然想起了蘇白,隨即嘴角露出一抹嘲諷—恐怕那膽小鬼早就藉機逃跑了吧?爺爺還想讓此人帶自己走,真是可笑!不過轉念一想,那傢伙和她們唐家非親非故,也確實沒必要和她們爺孫一起送死!
唐安國自然也注意到了這一幕,睚眥欲裂,卻被獰笑的鷹鉤鼻老者死死拖住!
唐念微露出一抹凄慘的笑意,認命般的閉上眼睛。
可是,下一秒,香消玉損的畫面卻沒出現,一個修長的手掌擋在唐念微額頭前,兩隻手指輕輕夾住長發青年的手掌,讓其難以動彈絲毫。
長發青年臉色愕然,難以置信的看着鬼魅一般出現的蘇白,驚怒交加喝道:「你到底是誰?」
蘇白淡淡一笑,道:「我是誰你們沒必要知道。兩位可否給我個面子,放唐老和唐小姐一馬?」
遠處的鷹鉤鼻老者面色陰沉,一掌將唐安國拍倒在地,目光陰翳的盯着蘇白,沙啞的冷笑道:「你算什麼東西?也配要我邢遠山給你面子?」
他話音未落,身形忽然消失,下一刻,一道黑影瞬間向著蘇白的眉心襲來!
蘇白嘴角掀起一抹冷笑,隨手一拳轟出。
「轟—」
拳頭攜帶無匹的勁風,在邢遠山驚駭欲絕的目光中,後發而至徑直擊在其手掌上。
「咔嚓—」
一聲清脆的骨骼斷裂聲響起時,邢遠山右臂瞬間折斷,瘦小的身體像是斷了線的風箏一般倒飛出去,砸落在地上,大口吐血,眼神看着蘇白時驚恐交加。
「你居然是—-內勁巔峰?!」
聽到邢遠山的話語,被蘇白制住的長髮青年臉色巨變,眼神閃爍間,眸子深處湧出一抹狠辣,雙腮鼓動間,輕輕一吐,一道細小的銀色寒芒快若閃電的向著蘇白的眉心射去!
長發青年嘴角露出一抹冷笑,再看向蘇白時像是看着一個死人,他確信,這麼近的距離,就算對方是內勁巔峰的高手也絕對躲不開他的銀針暗器。
銀針快若閃電,蘇白臉色第一次變化,瞳孔猛然一縮,暴喝道:「找死!」
他說話的瞬間,猛然吐出一口真元!
「呼—」
勁氣如劍,攜裹着鋒利無匹的真元後發而至,輕而易舉的將銀針摧毀,而後摧枯拉朽的刺.入長發青年的眉心。
一道血線出現在長發青年眉心時,他眸子里的色彩如潮水一般褪去,臉上依舊有着難以置信和不甘驚恐。
隨手將長發青年的屍體仍在地上,蘇白走到目瞪口呆的唐念微身前,道:「唐小姐,你沒事吧?」
唐念微心神震撼,似乎到現在還沒回過神,木然搖了搖頭,看着蘇白的眼神複雜到了極致。
她做夢也沒想到這個看起來如同一個清秀高中生的傢伙,居然是個內勁巔峰的高手!
鷹鉤鼻老者邢遠山,看着長發青年的屍體,臉色猙獰怨毒,死死盯着蘇白:「好好好!看來閣下決心要與我邢家不死不休了!」
「你莫要以為內勁巔峰就能張狂,老夫雖不是你對手,但是待我邢氏宗師老祖歸來,定要你血債血償!」
他撂下一句狠話,毫不猶豫轉身就就走。
蘇白實力太過恐怖,他實在提不起對抗的心思,他怕慢了他也走不了了!
「想走?恐怕沒那麼容易!」
蘇白冷冷一笑,隨手從路邊摘下一片綠化帶上的樹葉,對着邢遠山的背影屈指一彈。
「嗖!」
那綠葉猶快若閃電,瞬間擊到邢遠山的後心。
邢遠山的身體猛然一頓,像是被點了定身穴一般,後心湧出一大片殷紅,眸子里全是難以置信和驚駭,艱難的回過頭,看着蘇白。
「你—你—你不是內勁巔峰—你是……」
他的話語還未說完,眼眸里的生機卻已經消失,直直倒在地上。
不遠處,唐安國內心掀起滔天波浪,眼神閃爍着莫名的色彩,喃喃道:「他當然不是內勁巔峰,他是宗師!「
「飛花落葉皆可傷人—乃武道宗師也!」

《蘇白夏淺語最新章節》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