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歷史軍事›隋末之群英逐鹿
隋末之群英逐鹿 連載中

隋末之群英逐鹿

來源:外網 作者:銘啟小郎 分類:歷史軍事

標籤: 歷史軍事 銘啟小郎

大業十二年,李密虎踞中原,竇建德雄霸河北,李淵盤踞太原野心勃勃,大隋王朝已是千瘡百孔,覆滅似乎已經是必然!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身為隋煬帝楊廣之子的趙王楊杲站了出來,手握超級武將系統,戰李密,滅李淵,重整大隋江山,問亂世群雄誰敢與之爭鋒?展開

《隋末之群英逐鹿》章節試讀:

「宇文智及?」楊杲愣了一愣,當即問道:「宇文智及為何來找孤的親兵衛隊的麻煩,嗣業,究竟是怎麼回事?」
李嗣業臉上寫滿了憤怒的表情,語氣略有些激動地說道:「啟稟殿下,事情是這樣的,當日殿下任命末將為親兵統領整飭親兵衛隊中的不良風氣,末將依令而行,那裨將軍竇遠不聽軍令,三番五次故意鬧事,末將便遵趙王之令將他逐出了軍營!」
「不錯,此事確實是經過了孤的許可!」楊杲點了點頭。
李嗣業恨恨地接著說道:「這竇遠也不知道用了什麼法子,結識了宇文智及,為向末將報復,便鼓動宇文智及前來鬧事!」
楊杲冷冷一笑,一拍桌子厲聲說道:「他宇文智及好大的膽子,孤平日里就聽聞他宇文智及仗着他宇文家的勢力橫行鄉里,魚肉百姓,今日居然還敢欺負到我的頭上來,李將軍,我們走,去看看這宇文智及敢不敢在我這個王爺面前也這麼放肆!」
李嗣業拱手說道:「末將遵命,殿下,請!」
。。。。。。。。。。。。
古時帝王最為疼愛的就是小兒子,而楊廣本人又極愛搞排場,所以為楊杲這個小兒子編製的衛隊有兩千五百人,遠遠超過了朝廷對於親王衛隊的限制。不過這支衛隊的將領大多都是些花花公子,只懂得風花雪月根本不知道練兵是什麼事情。上樑不正下樑歪,下層士卒看樣學樣,整支軍隊瀰漫著一股歪風邪氣,兩千五百人的戰鬥力可能還比不上五百精兵。
楊杲穿越之後深知在這亂世軍隊的重要性,便派遣李嗣業訓練這支自己名下唯一的軍隊。李嗣業身為中唐第一名將,訓練士卒當然是一把好手,但是衛隊原來的幾員主將竇遠、獨孤明早已過慣了錦衣玉食的日子,如何受得了李嗣業如此嚴厲的訓練方式,幾番鬧事之後李嗣業便將此事上報給了楊杲,楊杲當即進宮稟明楊廣,將這幾人逐出了軍營。
而被逐出軍營的竇遠從此便懷恨在心,費勁心機巴結上了當朝權貴宇文智及,宇文智及也是個腦缺貨,喝了幾杯酒再被竇遠輕輕地挑撥了幾句,便帶着一群狐朋狗黨浩浩蕩蕩地前來鬧事。
按道理來講,這些人就算十個加在一起都不是李嗣業的對手,但是這些人個個都是高官子弟,背景複雜,若真打壞了一個恐怕李嗣業自己也是吃不了兜着走,萬般無奈之下李嗣業只能讓人關閉營門,自己走後門出去找楊杲。
「李嗣業,你不是很牛嗎,出來跟爺爺來玩兩招啊!」
一群醉醺醺的大漢趾高氣揚地圍在趙王府衛隊的營門之外,為首的一個大漢看起來已經有了八分醉,一身白色錦緞長袍上染了不少酒漬,長着一張大馬臉,鼻孔朝天氣勢洶洶地對着營門大吼道:「李嗣業,你個王八犢子,趕緊給老子滾出來,不然老子一把火把這裡燒成平地!」
「真是好大的膽子,我倒要看看是誰敢燒孤的營房!」
伴隨着一聲凄厲的冷喝,楊杲和李嗣業、薛仁貴等幾十騎騎兵由遠至近,將宇文智及等一干人包圍在了中央。
這員氣焰囂張的馬臉大漢正是宇文述的次子宇文智及,此刻他已經喝的半醉,根本沒認出來的是趙王楊杲,對着楊杲極其囂張地喊了一句:「我,小兔崽子,你誰啊,也敢來管爺爺的事?」
這一行人中也就最開始就不懷好意的竇遠還保持着幾分清醒,他緊忙走上前來低聲稟報道:「宇文公子,是趙王殿下來了!」
「哦!原來是趙王殿下啊!」宇文智及應了一聲,晃晃悠悠地拱手說道,「微臣將作少監宇文智及參見趙王殿下。」
楊杲不屑地瞥了宇文智及一眼,冷冷說道:「宇文智及,看在你是撒酒瘋的份上,孤饒了你這次,帶着你的人給我滾!」
「讓我滾!趙王殿下真是好大的口氣啊!「宇文智及本來就是個天不怕地不怕的主,再加上此刻幾杯酒下肚,做事根本不經過腦子,氣焰囂張地說道:」殿下,要我走也行,不過你得等我辦好事呀!「
」什麼事?「楊杲冷冷地看着他。
」額「,宇文智及張嘴打了個飽嗝,笑嘻嘻地說道:」殿下,你的新任衛隊統領李嗣業他他看不起我,在背後說說我壞話,還借故把我的好朋友竇遠逐出了軍營,只要殿下你你把李嗣業逐出軍營,再讓竇遠官官復官復原職,我我這就走!「
楊杲聞言頓時勃然大怒,馬鞭一指怒喝道:「宇文智及,你好大的狗膽,我趙王府衛隊的事情何時輪到你做主了!」
宇文智及臉一沉,不滿地說道:「殿下是不願意了?」
楊杲突然往遠方望了一眼,眼神中露出一絲詭異,裝作一副義憤填膺的樣子說道:「孤當然不願意,宇文智及,你別以為你可以仗着你宇文家的勢力來威脅本王!」
宇文智及聞言哈哈大笑道:「趙王殿下,不是小人冒犯,現如今江都內的二十萬驍果大軍都由我父親掌管,微臣還是建議殿下三思啊!」
楊杲冷哼了一聲,「宇文智及,你父親只是替父皇統領驍果軍罷了,沒父皇的旨意,你焉能調動驍果大軍!」
「哈哈哈!」宇文智及狂笑一番,面目猙獰地說道:「趙王殿下也太小看我宇文家了吧,信不信,我現在就可以調動上萬驍果精銳滅了你的衛隊!」
「孽子,住口!」
宇文智及話音未落,卻見背後突然衝上來一人,抬手對着宇文智及的馬臉就是一個大耳刮子。
」誰,誰敢打我?「
宇文智及被這突如其來的一巴掌扇的眼冒金星,使勁晃了兩下腦袋,睜大了眼睛看向那個扇自己耳光的人,卻一下子熄了火,顫顫巍巍地說道:「父親大人,你你怎麼來了?「
「宇文愛卿,聽令郎剛才的口氣,似乎已經把我大隋精銳驍果軍看成是你宇文家的私軍了嘛!」
這個時候,在宇文智及的身後又響起來一個冷冷的聲音,宇文智及聽到這個聲音大驚失色,一臉驚恐地轉過身去,卻見楊廣正負手而立,面色陰沉地盯着自己。
宇文智及頓時感覺一陣天旋地轉,兩腿一軟當即跪倒在地磕頭求饒道:」陛下恕罪,陛下恕罪!「

《隋末之群英逐鹿》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