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鎖春令
鎖春令 連載中

鎖春令

來源:google 作者:塘中魚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塘中魚 楊穎姝

打臉爽文·雙強雙潔·架空·穿書·重生饑荒年代,她為了活着不擇手段,手刃親人帶着秘密成為了侯門千金,卻被一女子告知,自己只是虐文女配,父母懷疑她,姐妹陷害她,而她最愛的男人卻聯合別人殺了她……展開

《鎖春令》章節試讀:

回到府里時已到酉時了,三人運氣好,這雪將下不下的憋了一天,帶的傘竟沒派上用場,到現在才開始慢慢飄起零星的雪花。

因這天氣,侯爺特意差了人準備好了鍋子和醬酒泡過的羊肉涮來吃,香而不膻的羊肉入胃,身體也跟着暖和起來。

外面的雪紛紛揚揚下得大了,襯的屋內燭光碩碩,十分溫暖,安着穎姝的心。

「姝兒,你怎麼又開始發愣,不愛吃嗎?」

阿爹的一句話將她的思緒拉了回來,小姑娘急忙擺手,「不是的阿爹,這羊肉新鮮,好吃的緊,我想阿鈺這兩天為了我的手臂也很辛苦,不如給她送去些。」

男人恍然,一拍大腿急忙差下人裝了一碟子肉送去。

「今日高興過頭了,我都忘了府上有個貴客,還是姝兒心細,考慮的周到。」桌上的男人憨厚一笑沖自家女兒說道。

「這大夫看着年紀不大,還是個女子,倒是很有些本事,據說之前在鄉下有個斷腿,她竟替此人做出了一支假腿,戴上後竟行動如常了,我還想專門去請,沒想到她竟自己上門拜訪,我一高興,送了她許多銀子呢,哈哈。」

老侯爺看着自家夫人,邀功似的說道。

「女子在這世間本就有許多不易,這小大夫定是吃了許多苦頭,才有這一身本事。我看她穿的素凈,又鮮少戴些首飾,應該不是愛財之人,回頭送她些醫學典籍,她應該喜歡。」坐在一旁的張素芝放下筷子建議。

穎姝看着兩人細細盤算着,替自己還着恩情,不由得鼻頭一酸,險些掉下淚來

她移開椅子,往後退一步朝二人跪拜道:「阿爹阿娘,姝兒在此謝過你們了,我往後一定好好聽阿爹阿娘和先生教導,不教你們失望。」

侯爺急忙起身攙起穎姝:「哪裡來的失不失望一說,只要你開心,怎麼都行。」

一邊的娘親看着穎姝,一臉寵溺的笑着。

用完晚膳後,穎姝前腳剛踏進小院,後腳就有春桃叫住自己:「小姐,孟大夫來了,說要謝你的羊肉。」

穎姝一聽,便往主廳走去。她不來,自己也是要去找她的。今日禮佛時,她好像看見了孟晚鈺的身影。這位女大夫平時大門不出二門不邁,只待在藥房里鼓搗藥材,今日居然出城了。

一到廳內,便看見孟晚鈺盤着腿坐在主坐上喝茶,姿勢極不雅觀,見等的人到了,便開始吐槽起來:「我還是喝不慣你們的茶,我喜歡喝肥宅快樂水,就是可樂,你沒喝過你不懂,那喝着可爽了……」

又是這些聽不懂的東西,穎姝聽着只覺得頭大,好不容易等孟晚鈺說完了這可樂,她又一臉無聊的樣子盯着自己,嫌棄自己不陪她說話,悶得慌。

穎姝忍不住打斷她:「你今日出城了?」

孟晚鈺愣了愣,點了點頭。

穎姝給春桃也帶了些羊肉,便將春桃支着吃肉去了,此時廳內只有二人。

「我今天幫你做事去了,你知道嘛?你弟弟沒死透,逃出來了。」

「什麼?!」穎姝猛的起身,不可置信道,自己明明親手拿刀將他殺了,怎麼可能又活過來,是不是來向自己索命的?

「你不必擔心,我幫你把他賣給了一個異域商人,將他送到南方做奴隸去了。」

穎姝震驚的看着她,半天說不出話來。

「他以前不是還要賣了你嘛,我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也將他賣了。賣了二兩,怎麼樣,要不要誇誇我。」

說話的人隨手在桌上甩出幾粒碎銀子,滿臉期待的說道。

孟晚鈺今天挺高興的,自己可是幫穎姝處理了一個大麻煩,這無賴弟弟後來會跟着女主,將她的小姝兒送到牢里,雖說府里那兩位花了大功夫將小姝兒撈了出來,但文中小姝兒又從不解釋。也因這事,小姝兒與她現在的父母親的關係開始急轉直下。

穎姝卻只覺得自己快要瘋了,自己好不容易逃出那個吃人的地方,卻總逃不開那家人的陰影,時不時提醒着自己的卑劣和罪孽。

她望了望桌上的碎銀,讓孟晚鈺拿回去,自己實在是不想碰。仔細想想孟晚鈺確實幫了她一個大忙,穎姝不知道王壯是怎麼跑到京城的,但如果真尋到府里,後果不堪設想。

「也罷,你不願意碰那貨的賣身錢,我就拿來喝酒去,你們這邊什麼都不好,只有酒,釀的香。」

孟晚鈺想着留自己的小姝兒得消化消化,便拿了銀子弔兒郎當的走出去了。只留穎姝一人。春桃進來時,便看見自家小姐緊繃著一張臉,獨自坐着。

「小姐,你哪裡不舒服嗎?」

小丫鬟很不喜歡這個孟大夫,上次不也是這樣嗎?那大夫看完診後,小姐也是這樣,心緒不寧的。許是話多,嘰嘰喳喳吵到自己小姐了。

穎姝強迫自己將心事壓下,沖春桃笑了一下,安慰着說自己沒事。

夜裡,穎姝平躺在榻上,翻來覆去無法入睡,滿腦子都是那家人的模樣:女人按住自己左臂的樣子,男人高高舉起菜刀發狠的樣子,還有比自己矮一頭的弟弟,夥同他人將自己綁了送到老頭身邊的樣子,更有自己逃出的那晚,他們三口安安靜靜躺在一起的樣子。

穎姝坐起身來捏着左邊的肩膀,將頭塞進臂彎里無聲哭泣。她想起孟晚鈺的忠告——「小姝兒,你要學會依靠別人,更要學會為自己辯白,愛你的人會站在你這邊的。」

與此同時,城外一座隱秘的山寨里,一位少女挺直脊樑坐在屋裡,身穿鵝黃色綾羅裙,一襲青絲垂在腰間,身姿纖弱,眉眼清麗,卻一副鬱鬱寡歡的樣子。

《鎖春令》章節目錄: